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98 燃灰
    乔尼的超能可以让他化身为燃灰,在燃灰的状态下,大部分的物理攻击对他所造成的伤害是十分有限的,他甚至可以穿过狭窄的缝隙,或是催动火力产生强大的爆发力,让自己在短距离内完成高速冲刺。他对自己的超能应用得十分熟练,虽然在和我的攻防中,并没有施展出强力的攻击手段,但我可不觉得他不懂得使用——大概他察觉到我的左眼有问题,以及其他方面的考量,而做出退走的决定。

    我可以想象,他利用燃灰超能究竟可以实现怎样的攻击,这种燃灰可以让他获得短时间内的强大爆发力,将这种爆发力转化为直接的攻击力量也未尝不可。只是,他的大意让自己在短短的交手中,就落入了绝对下风。这场战斗体现出来的,绝对不是乔尼真正的实力。

    乔尼无法在**和燃灰状态之间自由转换,如果换作其他人,未必可以抓住他转换状态的这短暂的时间,然而,我的速掠超能,足以让我将他人眼中短暂的时间变成漫长的时间,从而抓住那一般情况下,并非为破绽的破绽。

    ky1999的体积和重量比ky3000还要大,而其中的魔方系统能够转换成武器种类却有所缩减,这是技术上的问题,不过,对我来说,沉重的质量配合超绝的速度,本就是得心应手的攻击方式。乔尼的**受到这一记重击,一时半会都没能回过气来,如果不是魔纹使者的体质,恐怕在那一击中,就会胸骨粉碎,被刺穿心脏吧。现在他同样不好过。

    我来到他的身旁。对正试图爬起来的他说:“看着我的眼睛。”

    乔尼低垂着头,用力喘息几下,猛然翻开手掌,一股燃灰已经在凝聚,继而爆发出来。在那之前,我已经打了他的手。从他手心射出的火弹击中不远处的地面,顿时掀起一片炙热的烟霾。在灰蒙蒙的视野中,乔尼再一次转化为燃灰状态,窜离十几米,这一次他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就像是原地分解了自己,再从目的地重新凝聚起来,这片炙热而令人窒息的烟霾,成为了他自身最好的载体。

    我在他行动的一瞬间。也用夸克披风包裹自己,沉入阴影中,再次钻出来的时候,仍旧在他的身后。这个时候,乔尼正捏起手掌,就像是紧紧握住什么般,扭动一下,被烟霾所笼罩的地方。霎时间发成剧烈的爆炸。熊熊的火焰和无比剧烈的冲击波,一下子就将平台上所有的家居设备全都吹翻了。

    在乔尼喘息的时候。我在他的耳后说:“为什么不愿意谈谈呢?我已经表达了足够的善意,如果我要干掉你,连一秒都不需要。”

    乔尼顿时向前打了个趔趄,仿佛看鬼般转过头来,好一会才勉强收敛表情,那强自镇定的样子。显得有些扭曲,他说:“你如果杀了我,就什么都不会得到。”尽管口吻一如既往的强硬,但是内容却显得不那么坚决了。我和他之间的差距,明明白白地烙印在手腕内侧——我是三级魔纹使者。而他只是二级。

    一个等级的差距,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弥补的,每个人的超能,都不可能让自己变得全能,我也有自己的短板,但是,乔尼已经用事实证明,他无法抓住我的短板,却被我抓住了他的短板。

    他的眼神十分复杂,有着浓浓的戒惧,也不缺乏战斗的意志,但是,这些东西,都被更一种更加主观的判断压下来。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话了。

    “我可以压制你,我可以强行夺取你脑子里的念头,如果你真的油盐不进,我一定会这么做,你可以想像,自己的意识被暴力破开的后果。”我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向他示意。

    乔尼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啐了一声,咕哝到:“果然是意识行走者……魔纹使者中可以诞生意识行走者吗?”他有些疑惑,但是,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反抗行为。

    “你想问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别想对我的意识做手脚。”他谨慎地说:“如果你真的可以随便就解决我,却选择了一个更加麻烦的方法来交谈,那么,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吧?无论是能力的限制,亦或是是自己的原则。”

    “不要用我的自我克制当作你的筹码。”我平静地回答:“我不喜欢蛮干,但是,并不代表我不会蛮干。我也不需要你的回答,我不相信你,我也不了解你,乔尼。”

    “你知道我?不,你应该知道我,否则就不会找上我。”乔尼说着,抬起手,周围的滚滚浓烟顿时入倦鸟归巢般涌入他的手心中,他身上的擦伤和淤青在短短的几秒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疲惫的神情,也顿时振奋起来。

    “你看,就算你可以恢复,我也没有动手。”我说:“我已经释放了足够的善意。我只是要确定,你是不是我的敌人,以及,你了解这个城市的多少。”

    “敌人?我不觉得,像你这样可以保持自我克制的人,会是我的敌人。”乔尼不动声色地说:“我的敌人只有期待末日来临的疯子,你是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并非末日真理教的人。”我说:“但也不是网络球或其他组织的人,我只代表我自己。”

    乔尼听到这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以为,只有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的人,才有可能在这个城市找到我。”乔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我已经十分小心翼翼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让你认为我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不要对我说,仅仅是因为这个。”乔尼抬起手腕,指了指上边的魔纹,继续说到:“这个城市里,正不断涌入圈内人士,你知道的。我混在其中,就如同木头藏在森林里。”

    “果然,这个城市有问题。”我对他说:“虽然很感谢你说了那么多,但是,我仍旧需要用你的意识进行验证。看着我的眼睛!”

    乔尼的神情一震,和我注视之后。立刻发出一声惨叫:“不!”他用力扭开头,那种别扭的动作,就像是要拗断自己的颈脖般。他就要分解为燃灰,但是,这一次我已经不打算再好言相劝了。在他的身体冒出火光的瞬间,我已经用速掠抵达他的跟前,用双手紧紧固定他的脑袋,强行对上他的眼睛。

    他的瞳孔中,倒影着我的瞳孔。我所看到的他的眼睛中,倒影着我的身影。我推开通往心灵的一扇扇大门,在仿佛定格的时光中,走进他的意识深处。我似乎看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一直走在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道路上。

    然后,在某一刻。自我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中,松开了紧紧箍住乔尼脑袋的双手。我后退一步。呼吸有些急促,那种行走在他人意识中的感觉,其实并不怎么好。我的精神,同样要承受着相当的负担。我不知道其他的意识行走者,在行走于意识态世界中时,是否会有和我类似的感受。但是,我却觉得,自己的情况,一定不是正常的。

    虽然有些辛苦,但效果还是挺不错。来自乔尼的记忆资讯。好似杂草一样在脑海中生根发芽,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草原。我只是行走在这片草原中,而并非连自己都变成了草原的一部分,这让我十分确定,自己不会被这些外来的资讯所吞没。这些资讯,同时又像是拥有智能检索的图书馆,我所想要知道的答案,如果存在其中,便会浮现出来。由此,我看到乔尼成为魔纹使者后,所经历的种种事情。

    乔尼成为魔纹使者的过程,充满了波折和痛苦。他并非自愿的,也不是奇遇所造就,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和爱人,都因为这个魔纹而死去——末日真理教的人在一场特殊实验中改造了他,他本该成为巫师,但是,巫师的力量机制和魔纹的力量机制产生冲突。削弱乃至消除这种冲突,本是这个实验的目的,然而,末日真理教的人失败了,魔纹的力量,吞噬了巫师的力量,一下子就将魔纹推入第二等级,自行制造出燃灰超能。和我一样,乔尼的超能,并非是最符合他的觉醒,而是魔纹强行构建的力量。

    一级魔纹强化体质,二级魔纹唤醒才能,三级魔纹构造超能,这是最普通的魔纹使者的进阶,但是,巫师的力量,却让本该只是普通魔纹使者的乔尼,完成了天才魔纹使者才能做到的事情——他在第二级别就拥有了超能。然而,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超能失控了。

    暴走的力量,杀死了监管乔尼的巫师们和乔尼的亲人和家人,他无比地痛苦,因为,这是无论重复多少次,在同样的情况下,就无法避免的事情。

    之后,乔尼一直生活在悔恨中,成为了一名巫师猎手。他要的不是复仇,而是平静,但是,只有复仇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过去的痛苦经历,让他不愿意再接近任何神秘组织,也不打算和任何其他拥有类似力量的人成为同伴,他视拥有神秘的人为怪物,正如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怪物。这样的他,不被任何神秘组织所接纳。

    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份情报,情报讲述了各个神秘组织将要在伦敦聚集,完成一次史无前例的会盟。他不清楚这份情报的提供者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将这份情报送来,他知道,这或许是一个危险的陷阱,但是,他仍旧来了。因为,他也察觉到了,伦敦的异常对自己的吸引力,他决定遵循自己的内心和直觉,去那个城市看看。

    来到伦敦的乔尼,结识了达芙,他并没有意识到,达芙是一个妓女,他对她的在意,只是因为达芙在某些地方,就像是他的女儿,他的妻子,他的妹妹,这些相似的地方,让乔尼不由得沦陷。他将自己的遭遇,去除“神秘”因素后,对达芙倾诉,向达芙忏悔。并在达芙的身上,得到了心灵的慰藉。

    然而,不久后,他在一次追查伦敦的末日真理教的线索时,嗅到了一些不安的气息,这种不安让他觉得。有什么危险可能会波及到达芙身上。虽然他明白网络球对这个城市的统治力有多强,也清楚,末日真理教的发展,在这个城市被压制得是何等厉害,但是,这种不安就像是低气压一般席卷了整个城市。

    乔尼认为,有可能是末日真理教在网络球的高压下,即将迎来一次反弹,一旦整个城市都被卷入漩涡中。就有可能导致城市的崩溃,生活在伦敦中的人们,包括达芙在内,都有生命危险。他试过劝说达芙离开这里,但是失败了。所以,他必须要行动起来,将隐藏在黑暗中,有可能发生反弹的末日真理教布置彻底摧毁。

    乔尼是巫师猎手。他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战斗。对如何揪出末日真理教的人,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这个城市中的末日真理教藏得实在太深了,他的进度,并没有自己最初认为的那么理想。而这样的情况,也似乎更让他觉得。末日真理教的反弹,一定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他尝试过联络网络球,希望可以得到支援,但是,网络球的精力被其他方面牵扯住了。人手和精力,都无法集中在处理藏于暗中的末日真理教上。这让他放弃了,继续请求支援的想法,另一方面,他也觉得,网络球的行动,或许有着更深刻的政治因素,而政治因素,往往会让一件原本很简单的东西,变得无比复杂。

    乔尼并不喜欢这种复杂,既然网络球不做,那就自己做吧,他抱着这样的心态,继续向深处挖掘。于是,在今天,一名线人,给他提供了一些有用的线索……

    “原来如此,组织会盟,网络球,地下交易……”我自言自语,借助乔尼的记忆资讯,我终于对自己所生存的时代,有了一个更具体的认知。毫无疑问,如今的网络球,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我过去所加入的那个网络球的前身,并且,正处于一个质变的状态。而这种质变,同样也是整个世界风云动荡的一面侧影。

    被强行插入意识态的乔尼发出呻吟声,他发动燃灰超能,重新离开我身边,好似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壁。

    “你这个混蛋!”他痛苦地瞪着我。

    “我说过了,如果你不配合,就要吃点苦头。”我说到。

    “……你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赶紧离我远点!”乔尼咬着牙说。

    “也许我们可以合作。”我平静地说:“我也在寻找那些藏起来的老鼠,我和你拥有同样的预感。”

    “我才不会和你这个家伙合作!”乔尼的情绪十分激动。

    “好吧。”我没有勉强,这个家伙今晚受到的打击,似乎强烈了一些。

    我转身就走,乔尼并没有挽留,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和我结伙了。我走在平台边,扭头对他说:“我们还会见面的。”

    “滚你妈的蛋!”乔尼咆哮起来。

    我笑了笑,翻身跃出,用夸克披风包裹着自己,栽入楼下的阴影中。

    从阴影中浮起的时候,达芙正在眺望我和乔尼发生战斗的地方,不过,我们之间的高速追逐,早已经偏离了那个方向,最后交谈的地方,更是从这个楼顶所看不到的位置。达芙仍旧一如既往坐在平台边,将双腿伸出平台外,就如同享受着夜风般平静。

    我搭上她的肩膀时,她似乎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你回来了!”随后,一骨碌站起来。我托着她落在后方的地面上,她皱着眉头盯着我看了一会,说:“你没追上他?还是没杀死他?”

    “我有那么穷凶极恶吗?”我反问,但达芙只是抱着肩膀盯着我,于是,我说:“我们不怎么友好地交谈了一下,然后,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你们……”达芙一副有很多东西想问的东西,但是,踌躇了一会,却放弃了般,说:“像你们这样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吗?”

    “比较全世界人类的数量,只是很少的数量,但是,集中在一起的时候,远比你想象的要多。”我说。

    “真没想到……”达芙咕哝着,“你和乔尼说了些什么?”

    “关于一个反人类邪教的话题。”我没有避讳:“叫做末日真理教,听说过吗?”

    达芙竟然点点头,说:“我听说过。我有好几个姐妹都是教徒。”她耸耸肩:“虽然是邪教,但是,只要不出人命,没有那么多教条,不需要付出什么就能洗礼,还能带来金主的话,有大把多人愿意入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