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63 蜉蝣废墟
    无可计数的炮火以各种形态,各种物性,各种现象,各种能量反应,各种看似熟悉实质未知的变化,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落下,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哪一个方向袭来,无论是有线性的轨迹,亦或者是非线性的轨迹,其落点都集中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身上。它们的密度是如此的惊人,乃至于彼此之间相互干涉,有的产生了促进反应,有的则彼此湮灭,剧烈的动荡和冲击,华丽的光色,就好似向浩瀚的宇宙虚空泼洒颜料。或许巨大的空间最终会稀释这些颜料,但是,当它们集中在某一点时,那一点似乎必然染上浓郁的溃灭之色。

    然而,昊天镜一如既往地悬浮在这片虚空中,那镜子般的轮廓在自身流淌的光华中看不真切,只觉得那蜂拥而去的各种物质崩坏、变化和各种现象发生的过程,都被无形的漏斗吸入,沿着一个巨大的曲面,灌注到镜子中,而这理所当然十分巨大的能量反应,却一丝一毫都没有从镜子里泄露出来。

    这个光华流转的镜子轮廓就如同饕餮一样,源源不绝地“吃尽”所有试图破坏自身的力量,又同一个仿佛不守恒的神秘方式,将这些性质和状态各异的充满了破坏性的物质、能量和现象过程,全都转化为一种看似万用且本质的力量,以一种矛盾的看似可以理解实则让人的知性无法接受的方式存储起来。

    在那个比起数学更显得理论化和哲学性的“有无”之中,这种被高川理解为“万用之质”的力量正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它仿佛是可以使用的,也能通过三仙岛的资讯去大概明白其使用方法,但是,这个使用方法能够催动万用之质的原因,却让高川想破脑袋都无从了解。

    倘若任何事物存在和事物变化都有其根源,有其道理,那么,这所谓的“万用之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其运作的原理是什么?其存在性和不存在性同时具备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一定有答案吧。反过来说,只要能够知晓其答案,那么,理论上人造“万用之质”以及开发出更多的应用,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然而,理论之所以只是理论,就在于它并没有足够的因素变成更实际的东西:也许是缺乏实践,也许是缺乏知识,总而言之一定是缺少什么。而“一定缺少了什么”这一点本身,就是高川认为的,人类在面对恶意时所必须面对的最大敌人之一。

    人们想要生存下来,所需要跨越的不是自身和目标之间的距离,而是自身要抵达目标所必须具备的条件,而这个条件在很多时候,残酷到了人们自身永远是“缺少一点什么”,一直处于“缺少了这一点或更多”的状态,而偏偏无法在找到这缺少的部分时就倒下了。从宏观角度去看待,这个残酷甚至是人类本身的“自觉”和“遗传”等等社会性因子和个体素质所无法弥补的鸿沟。这种残酷更可以上升到哲学层面才能窥之一二:

    倘若成长一定可以解决问题,倘若成长需要时间,那么,不具备这个时间该怎么办?

    在高川所经历的神秘事件之中,神秘程度越高的事件,和人当前极限所能企及的程度,往往有着莫大的差距,而这个差距倘若用“时间”来衡量,那往往只能得到“缺乏时间”这么一个结论。而到底缺少多久?一年?十年?百年?千年?上亿年?完全无法估摸清楚,理论上,差距在“万亿年”也是有可能的——这意味着,按照人类个体和社会的成长速度,无论这个速度是否增加,都需要至少地球从生到死的四十亿年重复上万次才能达成。

    这是用“时间”计算,在理论上会趋向的差距,而超过这个差距的可能性也仍旧存在。这个答案太过于让人感到无力,而让人难以去想象,毕竟人类从有文明的纪年开始,到如今也不过几千年,连地球寿命的四十分之一都不到。人类的实践也仅仅是抵达“让飞船脱离地球”的程度,哪怕理论上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但实际上,就算集中全球力量,摒弃所有的矛盾,齐心合力,要在外星上建立一个可供人长期居住的环境,也至少需要十几年——然而,人类并没有十几年,在末日幻境里,从高川知晓神秘到末日降临,只有短短的一两年时间。

    一两年的时间,能够让当前文明下的人类做到什么事情?这是所有知晓末日将临的人们,所必须面对的最实际的问题。

    因此,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神秘的,无法理解的,超过人类认知的东西,就成为了人类最好的选择。不使用这种从无限未知中诞生的神秘力量,人类注定要灭亡,使用了也无法保证可以避免,更有种种情况让人觉得,人类越是靠近这种神秘,就越是把自己推近末日。即便如此,倘若只能在最坏的选择中选择一个,那么,选择表面上看来有希望的那一个,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吧。

    而这个让人觉得并不稳妥,超过了人智的选择,至少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升上宇宙,面对同样神秘的敌人,一步步开始反击,在那庞大得难以想象是如何建立的纳粹舰队面前,将所有恶意的攻击全都转化为了让这次反击更有把握的底牌——同样是无法理解的方式,无法明白其本质和运作过程,却让人不得不依靠的底牌。

    万用之质在昊天镜状态下,被三仙岛激发,这个激发的原因和过程,就连高川也无从知晓,他只是单纯想要“更高、更快、更强”而已,想要在纳粹的疾风涌浪中奋力而上,会否是这个意志调动了三仙岛,进而调动了昊天镜,直达万用之质,则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只是,哪怕无从知晓,一部分万用之质变成了存在的可以利用的状态,这个结果却是不争的事实。三仙岛得到新力量的反馈,自发运作新力量的调动,一个个的光圈从宇宙联合舰队的镜子轮廓上弹出,将整支舰队圈在中心。

    一环紧接着一环的光圈就像是发廊的旋转彩灯般,以宇宙联合舰队的镜子轮廓为核心,呈向上旋转的错觉,因为,这些光圈哪怕一直在上升,也没有超过镜子轮廓的顶部。然后,高川感到,自己所在的这片宇宙空间歪斜了。

    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代表纳粹舰队不计其数攻击的轨迹线也开始倾斜。

    一切都在偏移原来的轨道:月球以更大的轨道在地球外侧绕行,难以计数的不规则多面体就如同追逐在它身后的沙丁鱼群,也在沿着一个从来都没有过的巨大轨道回旋,它们的攻击则以另一个不同的角度,绕过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其运动轨迹最终会和月球,以及沙丁鱼群般的庞大不规则多面体舰队群集交汇。

    这个交汇地点,三仙岛也已经做出预测了:一小时三十三分后,在距离地球两百万公里的地方,这些由不规则多面体发射来的攻击,将会击中不规则多面体舰队群和月球。可是,一小时三十三分的时间长度,足以让任何有能力的人或非人反应过来。

    高川根本不敢奢望会达成这种理论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效果。只是,无论是吸纳攻击还是偏转攻击,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争取到更进一步的时间。

    当高川再一次速掠,将整支舰队带到此时月球的移动轨迹上时,舰队距离包裹着月球,不露出一丝缝隙的不规则多面体,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万公里的距离。不规则多面体的数量一直都在膨胀,但却未能立刻弥补它们的运行轨迹改变后留下的空余地带。

    速掠的力量能让整支舰队抢占空间,却无法阻止纳粹的计划——月球和不规则多面体舰队群的转移,并不是要逃走,而是为了腾出位置给新来者,而这个新来者绝对指的不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高川试图抢先一步,再次利用舰队所搭载的神秘力量撕裂不规则多面体舰群,再次开辟出足以速掠的空白之地时,他的视网膜屏幕中的月球坐标陡然增加了十个月球直径的数值。

    月球和不规则多面体舰群的偏移已经是用肉眼都能清楚看到的了,不规则多面体舰群也仿佛跳过了一段移动过程般,陡然完成了另一个宏观形态的变化。它们在宇宙空间中腾出了足以让高川驱动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完成三次速掠的巨大范围。而三仙岛完全没能侦测到这个过程。

    高川有一些紧张,但却没有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的其他人那般吃惊,“忽略移动过程”在他过去的经历中,在过去那些高川的经历中,可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如今纳粹的“跃迁”和过去已知的“跃迁”,差别仅仅在于“数量”而已。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许不规则多面体舰群加上月球质量的“跃迁”,已经是在本质上不同于过去高川所遇到过的生命个体跃迁吧,但是,倘若用神秘的视角去看待这个情况,就可以理解这并不是被移动的事物从量变到质变时,所产生的负荷差距问题,而是让事物存在发生变化的力量所拥有的神秘性高度的问题。

    量变到质变,质量越大的事物发生改变,所消耗的能量就越多,这是当前科学视角的理解,而在无限未知中诞生出来的神秘,则是从当前科学所未知晓的视角来促成这种变化的,并且,不是“能量”和“质量”的变化,或者说,所谓的“能量”和“质量”概念在这个视角中,可能是不存在的。

    就如同在各国的神秘学中,会出现一些“世界是由灵气构成”而非是“粒子或能量构成”的论述,这个论述当然是不科学的,但是,“灵气不是粒子,呈现能量性质只是其表面现象,其实质并非能量,更没有质量,同样没有正反之分,它是某种构成世界万事万物的基础”这一点,却是那个论述所遵循的视角。用当前科学视角来强行解释,只会愈发让人感到疑惑。

    不可思议,就是其之所以被称为神秘的原因,倘若其存在了,那么,其存在的客观性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认为它是粒子是能量或是别的自己可以理解的某种东西,和它到底是什么毫无关系。

    月球和不规则多面体舰群的不可思议的移动,的确已经发生了,其过程看似人类科学可以世界,但其本质并非人类科学所认为的那样——倘若将其称为神秘,神秘便是存在的,倘若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也不过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精神活动”的一种变化。

    只是,高川一直认为,后者看待末日幻境的角度,其实是十分狭隘的。这个视角虽然否认了“末日幻境中有神秘存在”和“末日幻境中存在无限未知”这两个重要的基本点,将一切变化都归于纯精神活动,却忽略了,哪怕在病院现实中,也有无法直接观测到的“病毒”在活跃,而这个“病毒”更是构成末日幻境的直接原因——这个“病毒”难道不是神秘的吗?

    从无限未知中诞生的神秘,其力量贯穿人们所认为的客观和真实,贯穿了人们对世界的理解范围,贯穿了人们居高临下的视角,直达人们自以为的幻觉中。

    神秘,在末日幻境中膨胀,到了如今,已经是地月系范围的宇宙战争都无法阻止的了。

    在月球原来所在的位置上,巨大的轮廓在宇宙中投下不应该存在的阴影,它从虚无中游出,宛如一条吞食天地的巨蟒。而这条巨蟒浑身灰白,仔细望去,每一块鳞片其实都是无比巨大,深不见底的建筑,仿佛整条巨蟒就是由无数个这般巨大而深不见底的建筑群堆积而成的,毋宁说是“在虚空中游行的废墟”。

    高川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忽略巨蟒的轮廓,其细节部分是如此的熟悉:全都是构造体接续而成的建筑群。

    这是他所见到的,最大规模的统治局遗址。不,甚至让人觉得,仿佛整个统治局遗址已经从那不知名的存在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移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