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1545章 宫主到来
    炼器、阵法包括很多领域,都非常惊人?

    而且,很神秘?

    这令剑无双瞬间想起了自己的师尊玄一来。

    他的师尊,同样来历成迷,神秘无比。

    且在炼器、阵法等等个个方面,都有着不可思议的造诣。

    这跟无悲真神口中所说的那位高人,竟是惊人的相似。

    “难道真是师尊?”剑无双眉头紧紧皱起。

    不过他也无法确定。

    或是仅仅只是巧合。

    但也有可能真的是。

    而若无悲真神口中的那位高人真是他师尊玄一的话,那玄一的神秘感可就越来越强了。

    “不管是不是师尊,我也无法探寻。”剑无双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全部给你了,记住我们的约定,若是有实力了,便替我杀了魔心国主,去吧!”无悲真神道。

    剑无双目光微眯,深深看了无悲真神一眼,微微躬身,旋即也跨入了那条通往外界的空间通道。

    随着剑无双离去,这莫大的洞府内,便只剩下无悲真神一人。

    无悲真神站在那里,目光却缓缓抬起,看着上方苍穹。

    “哈哈~~~”

    带着癫狂的笑声突兀从无悲真神的口中响起,震动天地。

    “老家伙,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到了,我无悲从此……不再欠你的了!”

    “哈哈!!!”

    癫狂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洞府内,而这莫大洞府也在这笑声当中开始疯狂震颤起来,下一刻整个洞府却是直接坍塌粉碎。

    而洞府内的无悲真神,也被那坍塌的洞府彻底淹没,身形缓缓消散开来。

    ……

    无悲洞府之内,那座恢弘大殿依旧悬浮于岛屿上空。

    大殿之内,众多强者也依旧聚集在那里。

    但此刻,这些强者大多目光却都凝固在雷朝的身上。

    “两棵白炎果树啊,都被星辰一脉的那小子给得到了!”

    “这星辰一脉也不知道从哪走来的大运!”

    被众多强者,包括一些大能者盯着,纵然是雷朝心底也有些毛。

    可就在这时……嗡!大殿当中凭空多出了一道人影来。

    这是一名银白头老者,老者面容苍老,身上的气息很平凡,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垂暮老人一般。

    可就是这样的一名‘垂暮老人’,当他出现时,却令这恢弘大殿内众多强者都立即安静了下来。

    那些大能者的目光也瞬间朝这垂暮老人汇聚而来。

    而之前那些还有些毛的雷朝看到来人,却是大喜。

    “宫主!”

    雷朝立即出现在这名银白头老者的面前,恭敬行礼。

    “是星辰一脉创始者!”

    “星辰老怪?”

    “这老家伙,竟然亲自到来了?”

    不少大能者都皱起了眉头。

    不过他们也知道,剑无双在那无悲洞府内得到了足足两棵白炎果树,如此大事,自然也令这位星辰一脉创始者惊动了。

    他亲自赶来,也是应当的。

    “起来吧。”银白头老者,也就是星辰宫主看了雷朝一眼,同时问道:“我星辰一脉那小家伙呢?”

    “他还在那无悲洞府内,应该快出来了。”雷朝连道。

    “嗯。”星辰宫主微微点头,随后目光却是朝大殿前方那些大能者们看了过去。

    “哈哈,星辰老怪,好久不见了。”

    爽朗的笑声出自大殿最中央那名额头上有着独角的红老者,这红老者还有旁边不少的大能者都站起身来。

    不过除了这红老者之外,其他那些大能者在面对星辰宫主时,明显带着一丝敬畏。

    大能者,跟界神、真神一样,实力也有强弱之分的。

    而在场大能者虽然众多,足足二十多位,但其中能够跟星辰宫主相比的,也就那红老者一人而已,其他的大能者,像天剑山主人、祁副楼主都比星辰宫主要弱上一筹。

    “火幽,你也在这?”星辰宫主看向那红老者。

    “我这段时间刚好在赤龙圣地内,知道无悲洞府出世后,便赶过来看看。”这红老者火幽淡笑着,“星辰,过来坐吧。”

    火幽一挥手在他身旁立即出现了一张条案来,跟他并排而立。

    星辰宫主也不客气,身形一晃便出现在那条案前,随后坐了下来。

    “星辰,这一次你星辰一脉麾下的那位小家伙可着实替你争了口气,那么多界神只为争夺三棵白炎果树,结果他一个人就得到了两棵,倒真是令我等都为之羡慕啊。”火幽赞叹着。

    “这小家伙运气的确不错,但也就因为他得到了两棵白炎果树,难免便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盯上,所以老夫才亲自赶来,接他回去。”星辰宫主淡漠道。

    这话一出,周围不少大能者的面色都微微一变。

    在之前,这些大能者当中有些人的确是想打剑无双的主意,毕竟两棵白炎果树,这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可现在,星辰宫主一到,这些人的念头立即就打消了。

    他们可没胆量从星辰宫主的手中抢夺东西,且他们也没那个能耐。

    “哈哈,话别说的那般直,大家心底清楚就行。”火幽微微笑着,“对了,你星辰一脉的那个小家伙应当快从洞府内出来了。”

    “嗯。”星辰宫主点了点头,随后意念一动,在他与火幽的周身便立即出现了一重无形禁制。

    这无形禁制仅仅只是阻碍别人听到他们谈话的一重手段而已。

    “星辰,你莫非是想跟我说什么?还刻意屏蔽了周围时空?”火幽诧异的朝星辰宫主看了过来。

    “老夫的确有一事想要你帮个忙。”星辰宫主开口。

    “什么事?”火幽询问道。

    “待会我星辰一脉那小家伙出来后,不管你从那小家伙身上看出了什么,还请你不要说出来。”星辰宫主道。

    “哦?”火幽眉头一挑,“难不成那小家伙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星辰宫主道。

    “哈哈,听你这么一说,我对那小家伙倒是非常好奇起来,放心吧,既然你亲自开口,我自然不会拒绝,待会不管我看出什么,我都不会说的。”火幽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