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91章 劳斯莱斯飞艇
    加文拉德望了望自己的钢铁战靴,再看看那个没小上多少,却浅得多的脚印,发现的确如此,他吹了吹口哨:“好吧,有个好消息,看起来那条黑色大蜥蜴曾经以贵族的礼仪招呼过我们的马库斯阁下。又或者说,他企图徒劳地向我们的公爵阁下学习贵族的礼仪?”

    这个略带俏皮的笑话,让众人一阵哄笑,心底轻松了不少。

    “还有龙语魔法。”玛丽安仔细检查着围绕杜克曾经坐过的地方那一圈可怖的灼烧痕迹。

    没有蔓延扩散的火焰,只有最为精纯的火焰控制能力,死亡之翼对于毁灭力量的控制力可谓登峰造极。

    这个发现,又让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拔凉拔凉的。

    “他想让马库斯阁下干什么?”罗宁咕嘟着。

    玛丽安摩挲着杜克曾经坐过的地方,指着一个痕迹:“这里显然有过一行字,用魔法写出来的字,不过那行字被火焰的力量抹去了。”

    温雷莎的眼瞳骤然缩小:“或许就是杜克留下的这行字,小小地触怒了死亡之翼,他才用龙语魔法示威。”

    不过,温雷莎立马发现更多的重要线索。那是一个白印,看似是指甲掐出来的白印。她不知道杜克是怎么做到的,当她集中精神看向那个白印的时候,白印放大了至少三倍,上面有着清晰无比的两行字:

    ‘我很安全,死亡之翼要我救阿莱克斯塔萨,至少这点我们是一致的。我需要你们的力量,但请至少与我保持一小时以上的距离,死亡之翼很可能就在我附近。’

    本来,这已经是结束了,可是温雷莎赫然发现,那两行字下面还有一行用风之力刻出来的更浅,更小的字体。

    除了她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其他未经过风暴祭坛强化的人能看到。

    第一句话赫然是‘你私下让罗宁通知他那位指导者,破局的关键在那一位的身上。’

    看到第二句话之后,温雷莎更是蓦然一惊。

    温雷莎深呼吸一口气,终究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大家来看看这个,我不确定你们的眼力是否能看到。”

    在罗宁提供了一个放大镜之后,大家总算看到了杜克的留言。

    “怎么办?”

    “当然是……跟上去。”

    回到杜克这边。

    杜克很蛋疼。

    唯有接触过才知道,死亡之翼是一个很高明,又很拙劣的导演。

    高明,是指他精神正常时候的阴谋。如果没有系统,光是带着他送的护符,杜克就会最终被洗脑。最让杜克战战兢兢的是,他还必须要把这场戏演下去,否则死亡之翼老人家掀桌子的话,杜克绝对是接不下的。

    拙劣,是指他精神病发作的时候做出的选择——死亡之翼居然嫌弃他走得太慢,给他找来代步工具了。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椭圆物体,看上去像个橄榄球,整个球体由各种糟糕的皮革缝制而成,那个手工实在让杜克不敢恭维,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漏气了。

    其次是椭圆尾部那个冒着烟雾的蒸汽机,显然是一个推进器。

    没错,展现在杜克面前的,就是一个齐柏林飞艇的劣化版——地精作死飞艇。

    艾泽拉斯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既有主流的剑与魔法,也有非主流的机械文明。在这个时间节点上,粗糙的蒸汽机已经算是高大上的高科技了。

    哪怕飞艇上画着明晰的部落徽号,杜克也知道,这就是死亡之翼的礼物了。

    地精——他们的节操跟金钱是等价的。

    只要出得起钱或者他们想要的价码,节操什么的绝对是给钱就卖。

    所以这些明面上为部落效力的地精,实则都是死亡之翼小弟的小弟。

    正当杜影帝假装是否要躲起来的时候,他脑袋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用害怕,他们效忠于我,地精飞艇会为你节省大量的时间,你和我都渴望着红龙女王的早日解救,不是么?”

    “为什么伟大的死亡之翼陛下不直接送我过去呢?要不,把那里的空间坐标告诉我也可以。”杜克反问着。

    “我在避免不必要的争斗。而且格瑞姆巴托底下有着极强的神秘力量,那里抗拒一切的空间传送。”

    杜克嘀咕着:说得好像你昨晚宰掉的两头红龙只是山坡上的野牛似的。

    “好吧,我宁可用尽魔力使用【闪现】赶路都不会坐地精的飞艇的。”杜克斩钉截铁。

    “上去吧,地精飞艇很安全的。”

    杜克赫然发现,死亡之翼这一句话用上了命令格式。在系统提示里,明晰写着:“死亡之翼正用强制性精神命令,迫使你服从。”

    杜克蛋疼了,他若是要继续他的影帝之路,那么就必须服从,否则就穿帮啦。

    杜克的脸庞曲线柔和了点,眼神也陷入了短暂的空洞,他的声音近乎呢喃:“好吧,坐飞艇的确会快很多。”

    结果,杜克还是上贼船了。

    嗯,左手捏着法师跳楼专用的【缓落术】施法道具【轻羽毛】,然后心中默默地将【寒冰屏障】的施法咒语背了一次又一次。

    地精虽然不靠谱,杜克还是有点庆幸的。看着脚下的森林早已转变成乱石嶙峋的山脊,杜克意识到,如果想躲开十万部落扎营的要塞西面,自己独自走这条路的话,很可能用的不是两天,而是足足一周。

    走捷径也不全是好事。

    比如地精作死飞艇的表现,让杜克的神经一刻都无法放松下来。

    飞行的途中,就是各种各样的事故。

    往往前一次空中维修过后,他们又得去对付刚出现的紧急事故。

    “嘭!”一声巨响,把杜克吓得跳了起来。

    特么这次是主蒸汽箱漏气了。这飞艇是用水和油来共同驱动的,而如果其中一部分在正常工作,那另外一部分肯定是瘫痪之中。

    每一刻都不例外。

    当然,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的相似度出现问题还是中了那21%,杜克这时候才发现,这艘飞艇的名字居然是——劳斯莱斯的螺丝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