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98章 爆表的逼格
    伊露希亚非常勇敢。

    现在还是一个十分讲究血统的年代,几乎每一个贵族都以索拉丁大帝的后裔自居。实际上,哪怕现在人类七国的王族,大多也只是2800多年前跟索拉丁大帝并肩作战的小伙伴。比如泰瑞纳斯的先祖洛丹,又比如索拉斯*托尔贝恩的先祖是被大帝赐姓托尔贝恩。

    谁都不能否定,一份高贵血统在人类世界里的重要性。

    大家都知道,既然杜克敢保下伊露希亚,那么在久远的将来,巴罗夫家族就一定不会断绝。

    某种意义上,伊露希亚只要还顶着巴罗夫之名,哪怕被定义为叛逆(尽管这个叛逆之名大家都有待考究),她就依然是个贵女。在杜克不肯娶七大王国的公主这个前提下,哪怕娶了伊露希亚并改姓巴罗夫,都不会有人觉得杜克有什么不对。

    反而杜克胡扯出来的马库斯才是一个贵族眼里的贱姓。

    而伊露希亚宣布放弃姓氏,其实也是出于好意。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杜克把人类最强王国洛丹伦得罪到死。

    低头不见抬头见,这就是艾泽拉斯贵族的思维。

    就在伊露希亚说出那个宣言时,泰瑞纳斯是松了口气的。在很多国王和上级贵族的眼里,杜克这边等于还是服软了。放弃姓氏,就算断了传承,哪怕留着所谓高贵的血,在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贵族再去承认你这份血统的。

    谁知道……

    杜克不干了。

    “闭嘴!伊露希亚,你的两个弟弟应该被绞死,但你的父亲是无罪的。剥夺封地已经是对你和你父母最大的惩罚。既然米奈希尔殿下的最终判罚中没有剥夺巴罗夫的姓氏。你没必要,也没那个资格自己选择放弃她。我麾下的伯爵只能是伊露希亚*巴罗夫,而不是一个没有姓氏的女子。”

    此言一出,王座大厅里简直是地动山摇。

    疯了!

    要疯了!

    杜克这是要跟泰瑞纳斯硬刚到死的节奏啊!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一般来说,没有什么杀父夺妻之仇,又或者两国是世仇什么的,不可能有这样的对立情绪。

    杜克到底在干什么?

    如果是私底下,泰瑞纳斯绝逼是火山爆发,破口大骂了。

    可现在是王座会议啊!

    你判刑的是巴罗夫公爵,人家册封的是女儿,理论上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泰瑞纳斯仿佛中了杨叫兽的电击治疗,浑身剧烈颤抖着。

    杜克现在何止是打他的脸,简直是抽他耳光,扒他脸皮,然后吐口水撒泡尿,最后在他祖坟上头玩蹦迪。

    倘若他今天没有什么举动压过杜克一头,那真是以后都不用混了。

    唯有莱恩和安度因知道,杜克是一点机会都不留给泰瑞纳斯了。他们看了看身后的四位‘护卫’,选择了沉默。

    “带你父亲离开,伊露希亚伯爵。”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了伊露希亚,让她扶着几乎走不动的巴罗夫老公爵离去之后,杜克再度把视线投向泰瑞纳斯。

    泰瑞纳斯终于放大招了,他站起来,高高举起了高贵的国王权杖:“今天,是联盟获胜的大喜日子。我们驱除了联盟内部的大叛徒巴罗夫。今天也是联盟十一国的大喜日子。我认为,十一把王座上不应该有空缺,所以,我向诸位高贵的王者隆重介绍,奥特兰克王室后裔普瑞斯托领主。”

    首先,偏殿大门打开,一队洛丹伦王家侍卫鱼贯而入,每一个人都捧着一份证明普瑞斯托领主的身份证明文件的拓本。

    这个时代,证明贵族高贵血统,最关键的就是族谱,一套经过魔法处理、保存完整、可以考究的族谱是最宝贵的证据。

    然后,若是再有个所谓的‘先祖传承遗物’,配合简单的血液验证程序,把贵族之间通婚的对象跟别家的王室族谱对上,那基本上就会被100%认定为贵族后裔。

    看到这里……杜克目瞪口呆。

    尼玛,这就是所谓的绝对证据?

    别说dna了,连个滴血认亲都没。

    杜克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装逼原来就是这么简单,早知道小爷我也去弄一份逼格十足的族谱,然后把自己名字胡扯为当年跟着索拉丁大帝混的凯撒二帝什么的。

    杜克默默地看着一群国王点头,接着在千唿万唤中,今天的主角终于出场了。

    好多人以为,这位普瑞斯托领主脸上的表情会更加愉悦,毕竟不是每天都有人成为国王的,当然世袭的不在此列。

    当五米高的正殿大门在一阵小号声中轰然打开,从完全开启的华丽大门中步出那位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时,不少第一次见到这位领主的人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洛萨在人类当中已经是很高大魁梧的,这位普瑞斯托领主比洛萨更高大,在目测之下,起码有两米一零。

    对人类来说,这无论如何都是巨人的领域了。

    他不胖,却也绝不是瘦长型的身材。他穿着非常合体的黑底银边的两色礼服,深沉的黑色给予旁人一种高贵典雅的印象,而银线勾勒出来的腿线和臂线则把他完美的身材全都凸显了出来。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左胸前那个狰狞的龙头刺绣,那种跃然扑出衣服的凶悍感,比暴风王国的狮子纹章更为威勐,此刻的他,明明没有参与过对部落的战争,偏生有种怎么看都像个威武战争英雄的感觉。

    难得奥蕾莉亚在这种时候都可以调笑杜克:“杜克,人家比你更像联盟英雄哦。”

    “像而已。”杜克淡淡回答。

    普瑞斯托领主首先向泰瑞纳斯敬了一个礼,然后优雅地鞠了一躬,从正北面,到东,到南,到西,朝王座大厅里每一个方向都重复了一遍这样的动作。

    无与伦比的礼仪动作,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几个动作,就好像唯有这位年轻的贵族在的时候,那些柔软光滑的幕帘,金色的吊灯,甚至是纯白的大理石阶才能够使这王座大殿显出足够的富丽堂皇。

    “达瓦尔*普瑞斯托向诸位陛下、统帅致敬!”没有多余的言语,在问候众人之后,普瑞斯托如同标枪般伫立在大殿的中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