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16章 王子的堕落(下)
    当某人在努力追求,满足自身**时,都会竭尽全力,甚至是背离自己的一些人生准则。史上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胜枚举。阿尔萨斯此时便有了这样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导火索,就有可能使人迷失自我。

    在亲自见识过被瘟疫感染的士兵变成丧尸之后,在愤怒与绝望的驱下,阿尔萨斯渐渐失控。

    他烧了孤儿院,他的老师乌瑟尔和前来帮忙的吉安娜在赶到之后,只能看到熊熊燃烧的教堂样式孤儿院,以及听到里面孤儿们临死前绝望的哀嚎。

    阿尔萨斯中计了,在邪恶的阴谋面前,他那颗正直善良的心终于蒙上了后悔和内疚的尘埃。谁都不知道,这些尘埃会慢慢变成病毒,自我繁殖,腐蚀他的内心。

    然后,年轻的王子,在恐惧魔王、克尔苏加德、巫妖王耐奥祖的共同阴谋中,被引诱着远征诺森德,走上那条不归路。

    而他的回归,则代表着他已经踏上了死亡骑士之路……

    在马车车厢里,听完了伊露希亚的报告,杜克久久无语。

    如果他一直在艾泽拉斯,自然不会有阿尔萨斯的堕落,可惜他被炸飞了。

    握着伊露希亚柔弱无骨的手,杜克叹气了:“阿尔萨斯‘凯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不过,最近三天,我们跟洛丹伦城失去了联系,没有任何人有关于洛丹伦城的消息。”

    伊露希亚的答案,让杜克一颗心直往下沉。

    还是晚了一步吗?

    对!晚了!

    三天前,当新鲜的玫瑰花瓣洒遍洛丹伦城的大街小巷,当十万人级别的欢唿响彻云霄,谁都不会想到,自己迎来的是一尊死神。

    阿尔萨斯可是击杀了散布瘟疫的主谋克尔苏加德,斩杀了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远征诺森德击杀了‘制造了不死者的主谋巫妖王’,获得一把名为【霜之哀伤】的符文神剑而归啊!

    这是多么伟大的功业!

    这是多么神圣的奇迹!

    人们在热烈地唿唤着阿尔萨斯的名字,他们渴望着老国王的逝世之后,具有英雄气质的阿尔萨斯的登基。

    在重新打造的王座大厅当中,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的王位高高在上。他满意地看着在王座下首、带着黑色兜帽、身披黑色披风、单膝下跪的阿尔萨斯。

    尽管这位拄起拥有着弯月形剑锷、骷髅头护手、散发着不祥气息的符文长剑的王子殿下,有着某种诡异的气息,但在无比渴望荣耀的泰瑞纳斯眼里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英武。

    十年了,足足十年了。

    自从被那个可恶的杜克*马库斯夺去洛丹伦的在联盟里的主导地位,夺去了洛丹伦人的辉煌光芒之后,洛丹伦终于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成为新的洛丹伦之光。

    英勇的阿比迪斯不行。

    无畏的莫格莱尼不行。

    仁慈的法奥大主教也不行。

    唯有自己的亲生儿子,米奈希尔王室的唯一正统继承人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才有这个资格,享受这份伟大的殊荣。

    泰瑞纳斯很满意,满意到忽视了一切危险警号的地步。他下意识地无视了手下关于‘王子行动诡异,带兵太多’的报告,也调开了之前跟阿尔萨斯在焚烧孤儿院和处置瘟疫感染者等问题出现分歧的乌瑟尔和他的白银之手骑士团。

    泰瑞纳斯就这样在命运的嘲弄下,把自己送上了绝路。

    “啊!我的儿子”泰瑞纳斯高兴地从王座上站起来。

    只是,阿尔萨斯的回答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不必再为你的人民而牺牲自己了。”

    “你不必再为承担王冠的沉重负担。”

    “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嗯?

    泰瑞纳斯有着极大的错愕。

    这份发言算什么?

    就在这时候,跪下的阿尔萨斯王子蓦然起立,掀开了他的兜帽,露出一张缺乏血色的脸庞。

    面孔上的轮廓依然没变,他还是那个英俊不凡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可是他缺乏血色的皮肤肤色和雪一般苍白的发色,进一步加深了泰瑞纳斯国王的惊愕。

    我的儿子不是金发的吗?

    怎么变成了跟我一样苍老的白色?

    就在泰瑞纳斯的一面懵逼中,阿尔萨斯手持【霜之哀伤】,大步流星地踏上了王座的阶梯。

    在没有国王的允许下,擅自踏上王座阶梯是非常不合礼仪的无礼举动。

    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泰瑞纳斯身边的王家侍卫已经上前拦截了。

    但他是阿尔萨斯!

    米奈希尔王家唯一的继承人。

    在国王老迈越发明显,也不知还有多久可活的情况下,阿尔萨斯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任洛丹伦国王。

    侍卫们犹豫了。

    这份犹豫断送了泰瑞纳斯最后的万分之一的希望。

    被自家宝贝儿子卡着脖子的泰瑞纳斯颤抖着问道:“这是干什么?我的孩子。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继承你的王位,我的父亲……”说罢,手起剑落,在后世臭名昭着,又或者说无比出名的【霜之哀伤】霍然洞穿了这位联盟盟主、掌控联盟最大王国洛丹伦超过三十年的尊贵国王的胸膛。

    米奈希尔王族的鲜血流淌在冰色的长剑剑锋上,邪恶的嗡鸣响彻王座大殿。这一刻,丧生于【霜之哀伤】上的千万冤魂齐齐发出最惨烈的哀嚎,依附在剑上恐惧魔王一族的意志被激发了。

    跨越了无尽的空间,几乎每一个恐惧魔王都看到了阿尔萨斯亲手弑父的一幕,魔王们纵声狂笑。

    他们在欢唿着一位圣徒的终焉堕落。

    他们在尽情嘲笑着正义被扭曲后的极致丑陋。

    这一天,是邪恶的胜利!

    是燃烧军团征服艾泽拉斯的开端!

    他们的笑声,还有巫妖王耐奥祖的笑声,在因为黑暗气息蓦然变得昏暗起来的王座大厅里回荡。

    死亡骑士阿尔萨斯浑然不觉,他苍凉的声线在整座城市里响起。

    “这个王国将要被毁灭!”

    “从废墟当中将要诞生一个新的统治秩序!”

    “它将动摇这个世界所有一切的根本!”

    伴随着王子的宣言,洛丹伦城里所有的魔法阵骤然自动打开,从里面涌出来自诺森德的强大不死者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