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61章 大主教病危
    杜克脑门上挂着一个旁人看不到的大写问号。

    杜某人满脸都是懵逼。

    在游戏中,任何一个势力的声望都需要玩家刷得吐血。甭管是不是顺便,起码要投入大量的时间。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如果自己还在地球的小伙伴知道自己就用一盒雪糕和一只烤全牛就收买了阿莱克斯塔萨,不知小伙伴们是否会破口大骂……

    这其实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杜克亲手在耐萨里奥的阴谋里把阿莱克斯塔萨救了出来,并协助四龙王击杀了耐萨里奥。这才是双方关系真正牢不可破的基石。

    至于雪糕,那只是水到渠成的一个小引子罢了。

    龙眠神殿作为杜克来到艾泽拉斯世界之后,第一个声望【崇拜】的超凡特殊势力,对杜克来说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游戏里的声望,更多的只是赤果果的利益,比如能换取更好的装备。在真实世界里的声望,则代表着该势力对杜克的支持度。

    看着系统提示里,自己守护者权限变成了‘在守护战里,可以任意按需要指定数量无上限的上古红龙协同作战,蓝龙、绿龙、青铜龙军团必定会响应你合理的号召’,杜克开始明白声望【崇拜】所代表的意义。

    声望【崇拜】,代表着那个势力已经对自己两肋插刀,绝无二话。

    一如之前的暴风城声望【崇拜】之后,莱恩甚至不介意杜克划出暴风王国的地盘自行立国,士兵和人民都愿意跟杜克对半分。何况在杜克明确表示自己只想当个大公爵,为暴风王国和艾泽拉斯戍守边疆之后,莱恩更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能给一个金币,就绝对不会少半个子。

    现在的龙眠神殿亦是如此,只要被龙眠神殿定性为‘艾泽拉斯之敌’的势力,必定可以招来龙族的援军。

    看了看其它势力,杜克忽然觉得,自己在艾泽拉斯混得也不赖。

    累计【崇拜】的有:暴风城、铁炉堡、激流堡和龙眠神殿。

    【崇敬】的有:库尔提拉斯、诺莫瑞根和鹰巢山。

    其它王国基本是尊敬,唯有洛丹伦和奎尔萨拉斯是【冷淡】。

    洛丹伦是因为杜克反复打了泰瑞纳斯国王的脸。奎尔萨拉斯嘛……杜克挖了人家最强的三个游侠将军,不跟杜克翻脸已经是给面子了。

    杜克此时只有一个问题,天灾军团算不算龙族眼里的外敌?

    当杜克问起女王的时候,女王侧了侧脑袋,很不舍得地停下嘴巴:“嘛,罕有恶魔力量的异族或者堕落的人类?其实,这要看目标的危害性到底有多大。我们定义中的绝对敌人,在撇除了陨落的耐萨里奥之后,只有两批,一是燃烧军团的恶魔,二是艾泽拉斯上古之神麾下最强大的部下。”

    “哦?”

    “其余的,都要开会才能确定。要知道,除非是非常紧急的状况,我才有权下令召开紧急会议,否则要等那几个经常沉睡或者不干正事的家伙,很麻烦的。”阿莱克斯塔萨耸耸肩,下一秒她发现一小块雪糕掉了。女王伸出舌头企图抢救雪糕,却意外让雪糕掉到自己胸甲里的龙之谷……

    完全没有人类女士应有的矜持,女王居然就这样用两根手指头把雪糕捏出来,重新放到嘴巴里,嗯,还吮了一下手指头。

    看着半融化的雪糕液滴顺着龙之峰滑落到深谷里去,杜克慌忙转头,心中默念咒语:那货是一条龙!那货是一条龙!

    吃雪糕配烤肉什么的,只是小插曲,最让大家高兴的是己方在没有什么损失之下,挫败了燃烧军团又一次阴谋。

    杜克收复了整个卡拉赞法师塔,而一众英雄则得到了大量的史诗装备。

    比如埃德温又弄到了一把史诗单手剑【怨恨】和一条【潜藏者的腿甲】。

    本尼迪塔斯是【忏悔长裤】。

    穆拉丁弄到一个防御战士的【亚米拉米斯护肩】。

    平均下来,竟是每个人都弄到了两件超越了这个时间节点的史诗装备,这对于英雄们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即使连踏入英雄领域的他们都无法彻底发挥出这些装备所蕴含的神秘威能,这无碍于为他们立下一个努力的方向和标杆。

    一行人当天晚上就回到了洛丹伦,当穆拉丁那个大嘴巴将卡拉赞里发生的事传开之后,整座洛丹伦城又仿佛经了一次大地震,大家均是一阵哗然。

    恶魔又来了?

    这么快?

    萨格拉斯侵蚀控制前代守护者麦迪文并不是那么久远的事情,突然又来一次针对艾泽拉斯的阴谋?

    曾有些鸵鸟派的家伙还想否认这是一次入侵,认为是杜克捏造出来的虚假阴谋。可惜这次去卡拉赞的人不多,却很好地涵盖了整个联盟高层。

    除了暴风王国的人之外,还有来自各个领域的英雄。

    麦格尼自然相信自己的弟弟穆拉丁。

    本尼迪塔斯也代表着圣光教会。

    提里奥*弗丁的品格和他身为白银五圣的身份,很自然得到洛丹伦人和圣骑士们的认可。

    一时间,又把杜克再次推到风高浪尖上。

    跟前一次协助四大守护巨龙击杀耐萨里奥相比,弄死一个燃烧军团的指挥官似乎无法刺激人们的感官,唯有联盟高层才清楚杜克此举的意义所在。

    正当莱恩国王准备再次为杜克举行庆祝晚宴的时候,一个消息让整座洛丹伦城的热烈气息都消弭无踪。

    乌瑟尔来到了暴风王国的国宾馆,见到杜克、莱恩和安度因之后,噼头就是一句:“圣光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阁下病危,他在临终前希望见到三位,特别是马库斯阁下一面。”

    杜克和莱恩一下子蒙了,他们姿势僵硬地定在椅子上。

    跟阿隆索斯关系最好的安度因更是霎时间站了起来,双拳紧握。这位经了亡国之痛,袍泽战死之痛,自始至终都奋战在抗击部落第一线的汉子,第一次公然哭了。

    泪水,无法自控地从那张坚毅而阳刚的脸上滑落。

    “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