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69章 忽然苦笑
    这不是普通的冻结,而是有目标,有计划,有操纵的完美冰封。

    没有多少人可以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生资质出类拔萃的精灵王子凯尔萨斯;主角气运加身、用区区十年一口气练到辉月**师的吉安娜;曾经守护艾泽拉斯近千年的前代守护者麦格娜,连这些在艾泽拉斯史上,都可说是绝世奇才之人的家伙,都无法立刻理解现在的情况。

    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些冰刚出现的瞬间,就已经有了最完美的造型。

    如果说,单纯把视野范围内的一切完全结冻,那只能证明施法者的强大。凡人的确是无法想像如此巨大的海面会整个冻结,不过,这不包括最强的那些法师,以及曾经了解过杜克以冰船救人神迹的那些人。

    但现在,不光是触目所及的东西全覆盖着闪亮的寒冰,而且还有着一个个完美的造型。

    码头!

    从沙滩边一直延伸到百米开外深水区的巨大冰封码头。

    足足三十六个!

    宽阔的码头,足以让三辆马车在上面并行奔驰而不会掉到水里。

    码头不是那种很光滑,人走在上面就会滑倒的那种样子货。即便不铺上干草,早已有着小小凹凸不平的冰面,随便谁都在上面都不会站不稳。

    下一瞬,码头之间的冰块轰然爆碎,露出宽阔的水道来。

    别说在远处观看这个近乎神迹一幕的洛丹伦民众和洛丹伦士兵,哪怕是来自达拉然的落难法师和学徒们,在一番左看右看之后,跟那些之前被他们看不起的普通民众一样瞠目结舌,张大的口中发出各种失魂落魄的声音。

    杜克清朗的声音响起:“这三十六个码头全划为民用。安排船只以预定的分类入港,吉安娜的船停泊最南的五个码头,马库斯商会的中间二十个码头,库尔提拉斯拿北面剩下的。所有船顺着洋流,从南面入港,从北面出港。头三天全力疏散民众。三天后,血色十字军团和法师团从原来的北流海港上船。”

    说罢,杜克随手一指,就在海岸线外,十二座顶端散发着奥术光芒、用冰造的灯塔,从海底拔地而起,迅速矗立在海面上。这些高达三十米的灯塔上,有着无比清晰、用奥术能量做成的旗帜。不光指引着船只分类,还有巨大的箭头指明船只进入以及离开的方向。

    有了这些灯塔,哪怕是在黑夜当中,也能完成夜间靠岸这种高危险的作业。

    “沿着码头,装上护栏,以及每隔10码安装一盏夜灯。”杜克刚吩咐完走到他身边的凯尔萨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是一挥手。

    这次,是十八条巨大的凹槽同样从沙滩边延伸到深水区。

    “维持码头不融化太浪费我的法力了。莫格莱尼,安排工程兵在冰槽里打造木制码头,结实点,要能停靠最大号战舰的。”

    莫格莱尼慌忙应诺:“明白。”

    打造码头,最麻烦的地方就是地基了。当然可以用填海的方式把大石头倒海里去,但码头不够陡峭的话,会把木质的船身撞破的。现在最好的造码头方式是把大块的立方形水泥块推入海里,然后再放到海里固定,最后重新整修,连成一条通往深水区的通道。

    然而,不管是木制还是石质码头,最关键还是要有一个可靠的地基,又或者是桩。

    在浪花澎湃的地方打桩谈何容易?

    无论是哪个时代,这都是一件苦差事。

    若是达拉然或者卡拉赞的魔法傀儡还在,倒是可以不惜工本让傀儡来干着活。用人力来干,那可不是十天半个月能看到成果的事。

    现在,杜克的冰槽隔绝了海水,那这跟在平地上盖房子有什么区别?

    没有谁敢相信自己看见的光景。

    “神迹!”

    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法师们,都在大声赞美着杜克,同时希望藉由把杜克神化,多少缓和一下心中的跟杜克的差距。

    这已经不是凡人的手段了,不是神迹又是什么?

    更何况,联盟已经连跪两个国家,曾经的最强者安东尼达斯也变成大巫妖了。人们会本能地寻求心理安慰。

    啊!没了安东尼达斯不要紧,我们还有传奇英雄杜克*马库斯,不是么?

    更年轻,更强大,更具有传奇色彩。

    无比帅气的精灵王子凯尔萨斯脸上有着明显的犹豫,谁都能看出,他心中的天人交战。

    只要有点魔法常识的家伙都能知道这种手段远超辉月法师所能做到的极限。

    虽然不想承认,但凯尔萨斯的理智告诉他,杜克应该已经突破了那个极限了。

    这简直像个最拙劣的玩笑。

    他凯尔萨斯*逐日者有着堪称千年一遇的不世天赋,有着世间仅有的两位曦日**师之一的阿纳斯特里安的血脉和亲自指导,还有着王家秘传的各种修炼法门和世上最理想的助力太阳井的支持。

    偏偏他就在曦日级的大门前蹉跎上千年而不得其门而入。

    凯尔萨斯只感到无比羞愧。

    这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安东尼达斯的崛起。

    现在第二次是杜克。

    凯尔萨斯深深地低下头去,他不敢正视杜克的目光,偏生嘴巴蠕蠕了半晌,终究挤出一句:“马库斯阁下,你突破曦日级了吗?”

    杜克幽幽回答:“如果你问的是‘马库斯阁下’,我不会回答你。倘若你问的是杜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凯尔萨斯为自己的怯弱而羞耻,他知道杜克是在提醒他。他的心豁然开朗,一下子抬头,碧绿的双眸直视杜克恢复黑色的双瞳:“杜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告诉我,突破曦日的秘诀。”

    杜克叹了口气:“作为你的朋友,我可以回答你,我不是真正的曦日。同时,我仅仅是因为跟安东尼达斯有着同源的魔法回路,我才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如果不是天灾军团太恐怖,我会以此为耻辱。不过现在,我算是不功不过吧。”

    凯尔萨斯一下子明白了。

    忽然苦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