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32章 悄悄地……
    当莫格莱尼担心杜克出现什么状况,带着亲卫跑回来找人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孤零零,脸上有着泪痕的。

    “巴罗夫小姐呢?”

    “我送她回去暴风城了。”

    开战前先把女眷和非战斗人员送走,这是正理。

    但杜克脸上的泪痕是什么回事?

    他身上那种蓦然高涨的气势,还有那激荡不止的元素又是怎么回事?

    莫格莱尼十几年没见杜克了。

    即便是杜克和整个卡拉赞消失的那一战,杜克和莫格莱尼也是一南一北各自在不同战场奋战着。

    莫格莱尼对于杜克的印象还停留在‘有无双智谋和勇气,本身实力却一直不算强’上面。

    从来都无法把杜克跟强者画上等号。

    现在不同了,连他这个对神秘领域几乎是外行的圣骑士都能感到杜克的强大。

    杜克晋升曦日**师了?

    不!

    不是!

    跟安东尼达斯相比,他好像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同样有着那种光芒万丈般的元素激荡感,只是……似乎在质量上还有着差距。

    即便如此,那也很恐怖了。

    杜克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吧?

    圣光在上,他看上去还是跟十八岁的时候差不多。

    莫格莱尼的吃惊也仅限于此了。如果他知道杜克已经是永生状态,或许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羡慕妒忌恨。

    迅速收拾好心情,他们把目光投向山下。

    兽人大军跟天灾军团的战斗变得白热化了。

    来自战歌和霜狼的精锐兽人战士组成长达五公里的颀长战线,死死扛住自北往南涌来的不死者狂潮。

    在这条战线维持下,更南一点是兽人的迁徙大军。

    无数兽人妇孺用肩扛,用胳膊挽着,带着大大小小的小兽人发足狂奔。

    如果是人类,要想在亡灵之海的冲击下,在这么短时间内通过希尔斯布莱德平原,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人类拖家带口,带上家什财产的特性,注定了人类平民迁徙每日很少能超过五十公里。

    兽人不同。

    粗犷的兽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过惯了游猎生活,哪怕双手空空都不怕饿死。

    何况好多兽人都是刚从监牢里出来,谁都不会有什么家当。

    结果就是,兽人妇孺的行进速度,甚至比人类大军的全副武装急行军还快。

    “进攻!你们这群没脑子的家伙!”莱斯*霜语咆哮着,来自高等亡灵的灵魂责罚,使得大批中级亡灵不寒而颤。

    他们嘶吼着,用发自灵魂的呐喊驱赶着丧尸、食尸鬼等低阶亡灵如同连绵不绝的巨浪,一**拍打向兽人的战列。

    这一下,不光是莱斯*霜语,连阿尔萨斯都被惊动了。

    “兽人么?那些肮脏的生物……”阿尔萨斯的堕落是心灵和灵魂层面上的堕落,这不代表他被洗脑了。

    相反,他非常清楚兽人的战力。

    在他成长时期,乌瑟尔为了锻炼他,老早就让他跟兽人奴隶对战。同样,在他堕落之前,他也参与过对兽人起义的平乱。

    最重要的是,他当年亲洛丹伦城差点陷落的那一战,亲身感受过那份令他至今觉得羞耻和不安的颤抖。

    尽管他已不认为自己还有人类的感情,但那份复仇感一般的愤怒,还是驱使着他做出了决定。

    阿尔萨斯一扬手。

    巨大的黑色旗帜开始移动了。

    在他身边,是数百名骑着骸骨战马的死亡骑士。

    他们生前全都是伴随着阿尔萨斯南征北战,从洛丹伦境内的安多哈尔,一直杀到冰冷刺骨的诺森德,直到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堕落,才被阿尔萨斯夺去生命变成死亡骑士的百战精锐。

    他们刚发起冲锋,立马就被兽人这边感受到了。

    萨尔大喊:“奥格瑞姆!有什么好办法吗?看起来有个很厉害的家伙正在过来!”

    奥格瑞姆看了一眼还有三分之一没通过自己背后的兽人妇孺迁徙大队,勐地回头:“萨尔!你作为肩负起兽人复兴重任的未来之星,你以候补大酋长的身份回答我!你是否会因为危险而放弃你的族人!?”

    “不绝不!”萨尔的回答铿锵有力!

    附近的格罗姆、雷克萨,还有千千万万正在热血奋战的兽人同时露出了笑容。

    “lok-tar,ogar”

    不胜利,毋宁死!

    多少年了?

    不知道多少年,兽人未曾如此有气势地,以万人为单位吼出这句霸气四溢的口号。

    这一刻,那些经过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的老兽人,都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又是一记记无比凌厉的噼砍,冲到兽人战列面前的丧尸和食尸鬼如同割麦子,成片成片地倒下了。

    就在这时候,阿尔萨斯的死亡骑士团冲过来了。

    明明是看起来瘦得只剩下骨头的骸骨战马,因为上面散发着更浓郁的死亡气息,使得路上的低阶亡灵纷纷退避,冲锋起来如同破冰船一样,轻而易举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杀到兽人战列的面前。

    这是一次毫无花俏的对撞。

    到底是巨浪冲垮堤防?

    还是堤坝撞碎巨浪?

    自战斗开打之后的最强音告诉了凡世众生一个答案不分胜负!

    兽人不善防御。

    尽管看上去兽人是防御的一方,但那只是错觉,兽人完全是以毁灭敌人来维持这条所谓的防线。

    死亡骑士杀到,要么是死亡骑士的黑暗魔法秒杀兽人,要么就是兽人用手中散发着淡淡神圣光辉的战锤,一锤子把死亡骑士连身躯带下面的骸骨战马全部砸成齑粉。

    瞬间的对决,就是针尖对麦芒。

    这种更像是同归于尽的恐怖打法,让双方的首领都有点肉痛的感觉。

    “杀”

    “lok-tar!”

    转瞬之后,那就是犬牙交错的混战局面。

    正当死亡骑士团冲入战线的时候,连天灾军团都没注意到,在不远处的奥特兰克山脉最南端,一支部队悄然入场。

    起初,谁也没发现这支部队,因为在部队的外头,缠绕着数平方公里的寒冷迷雾。

    感觉上,这跟天灾军团那股寒冷的亡灵天幕没什么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