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49章 最残酷的试炼
    少女脸上露出无限欣喜的表情,这不是任何造作,这是一种真正的喜悦。

    看着少女的眼神从略带迷惘不安与恐惧,变成了现在的安然与希冀,杜克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堕落了,一转头就收了个赠品。

    “你叫什么名字?”杜克问。

    出乎意料,少女没有回答他,反而跪着后退两步,跪伏下去。

    “请主人赐名!”

    “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杜克有点。

    “已经没有同胞把我当成上层精灵了,我的旧名字已经失去了意义。所以还请主人赐名。”

    杜克追问多次,少女依然不肯回答。杜克也泄气了,他是不可能带走任何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无奈心想:好吧,回头大不了把她丢给泰兰德吧。毕竟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权宜之计,麻痹敌人的。

    “赛蕾嘉!对,以后你就叫赛蕾嘉*尤比提莉亚好了!”杜某人恶趣味发作了。

    少女欣然接受了,她双手搭着双肩,躬身对杜克行大礼:“从这一刻起,我就是只属于你的赛蕾嘉*尤比提莉亚!”

    “你过来!”

    “是!”

    暗影形态的杜克,伸出黑色的手指头,轻轻从赛蕾嘉的肩膀开始轻轻划落,在少女的微微颤抖中,指尖划过少女的锁骨,然后穿过峡谷,落到肚脐眼附近,轻轻绕着圈。

    尽管羞涩难耐,少女还是静静地忍受着心中的轻微不安与恐惧。

    “嗯,想不到,你的资质竟然是顶级的。”说真的,杜克相当意外,本以为艾萨拉女皇丢个糖衣炮弹过来,顶多就是个魅惑人的花瓶。一检查才发现,这完全是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啊!

    不要想歪了。

    说的是现名为赛蕾嘉的少女的资质。

    虽然她现在并不强大,但她的骨骼、肌肉构成、乃至还未完全成型的魔法回路,竟然都是有着顶级的潜力!

    进入英雄领域只是时间的问题。

    最难得的是,她一如大部分月亮守卫,是典型的魔武双修!

    偏向敏捷,但骨子里依然是个智力型英雄。

    她是谁?

    又一个被埋没在历史长河里,没能成为英雄的悲剧人物吗?

    杜克心中感慨起来。说起来,上古时期也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想想吧,一手创立了奎尔萨拉斯王国的达斯雷玛*逐日者,现在也就是精灵贵族里一个不大起眼的存在。尴尬的辉月级实力,让他不上不下。

    被杜克称赞的赛蕾嘉脸上稍稍有着喜色,但不敢自傲:“请主人怜惜。”

    “怜惜?只要你对付我付出永恒的忠诚,我会的!”杜克长身而起,任由她跟在自己身后:“今天我没兴趣,你先侍奉好泰兰德吧!”

    赛蕾嘉眼里的不甘,一闪而逝,她是女皇派来的。谁想到竟然要她侍奉一个战俘,一个女奴一样的存在?

    不过她很好地摆正了自己的心态。

    以前的她已经死去,现在她必须抱紧杜克这条大腿。

    杜克回到自己的偏殿,泰兰德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骂不止:“杜康你这混蛋!昨晚才霸占了我,今天早上马上出去换口味了!?”

    明明知道自己并不爱这个男人,偏偏就是忍不住生气起来。

    杜康躺枪了!

    昨晚,在激战正酣的时候,杜克遵照了‘历史’,对泰兰德自称杜康。然后此时在杜某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杜康躺枪了。

    呜!酒圣杜老大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杜克懵然不知……

    “无间道主人,她是……”泰兰德装作平静地问道。

    “艾萨拉女皇送我的舞女赛蕾嘉。不过现在被我当侍女了,从今天起,她服侍你。”

    赛蕾嘉上来,恭谨地躬身行礼。

    泰兰德眼角跳了一下,心中没由来地有种安心的感觉:似乎,这混蛋还算注意我的感受……泰兰德!忍耐!你要忍耐!这一切都是为了覆灭燃烧军团而做出的个人牺牲!只要能灭掉那些恶魔,同胞的血仇就能报了。何况这是连艾露恩女神都同意的事情,这是女神的旨意……

    女性的心思是很微妙的。

    在深陷敌阵的当下,泰兰德一方面无意识地把杜克当做自己最大的倚靠,另一方面大义之道又驱使着她做出种种她不情愿又不得不做的事。

    特别是当杜克一转头就带了个跟她不相上下的美貌精灵少女回来,更是加重了泰兰德的危机感。

    一晚相处,她算是对杜克的两面有着最深刻的体会。此时此刻,杜克的意志无疑是善良的,但为了潜伏在燃烧军团,他不得不在体内保有大量的黑暗力量。即便这是为了崇高的目标,但她发现黑暗依然在悄然吞噬着杜克的心灵。

    这是一个很不妙的苗头。

    万一杜克真的堕落了!她也会跟着万劫不复。更可怕的是,很可能进而导致艾泽拉斯世界的毁灭!

    又瞥了一眼那个名叫赛蕾嘉的精灵少女,泰兰德含着羞涩,轻轻靠近杜克,凑到杜克耳边:“在这段日子里,我会试着喜欢你的!混蛋!”

    杜克苦笑。这段日子,当然是指直到燃烧军团扑街为止。

    好吧,你爱咋样就咋样。

    一袭纯白色的月布长裙包裹着泰兰德健美丰腴的身躯。

    并没有特地扭着腰,踩着莲花步什么的,光是泰兰德迈着最庄重的步子自然地来到偏殿中间,就有种奇异的圣洁美感。

    轻轻褪下靴子,顿时一双完秒大部分人类女子的大长腿就暴露在杜克眼前。

    下一刹那,庄重的祭司气息荡然无存,有的是一份前所未见,只属于如花绽放的成熟女性才有的魅力。

    这是很怪异的场面,泰兰德在毫无伴奏的情况下,踩着高贵动人的舞步,扭着窈窕起伏的娇躯,尽情地挥洒着她的活力与激情,偏生她望向杜克的眼神中无比复杂。

    哀怨,埋怨,淡淡的恨意,又有着丝丝的臣服。

    不知何时,一曲舞尽,杜克鬼使神差之下,已经把泰兰德抱到了沙发上,尽情地需索着。

    泰兰德也破罐子破摔了,闭着眼睛,但并不抗拒杜克的侵袭。

    就在这时候,双子的声音骤然从殿门口传来。

    “哟,无间道,给你引荐一个投靠军团的卡多雷强者伊利丹*怒风!”

    当泰兰德的眸子,对上那对熟悉的琥珀色惊震双眸时,泰兰德当场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