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898章 围攻二傻子(下)
    毫不夸张地说,阿尔萨斯跟在场这些联盟的绝顶强者大多有着仇恨。

    弑杀父王,让洛丹伦、达拉然和奎尔萨拉斯血流数千里,哪怕不是直接的,也是间接的仇恨。

    因而连希尔瓦娜斯弯弓搭箭时,都是连嘴唇都咬破的,猩红的血丝从她的鲜红嘴角渗下,不知情还以为她受伤了。

    受伤了?

    对!那是希女王最爱的森林被毁所受的心灵伤害。

    现在只要是个高等精灵,哦,现在是血精灵,一定恨不得把阿尔萨斯撕成碎片喂狗!

    当然,对阿尔萨斯来说,恨他的人多得海里去了。天灾军团有多强,有多少兵力,就有相应那么多的人恨他。

    屠了洛丹伦等地少说两、三百万人,然后顺便挖了人家祖坟,让无数骷髅玩坟头蹦迪,倘若这都不是群嘲,那什么是群嘲?

    他这个元凶,他这个专职拉仇恨的主坦克(mt),绝逼是仇恨拉得稳稳当当的。

    有趣就有趣在,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把他这个mt兼boss的仇恨拉得稳如泰山,这个人的名字自然是杜克*马库斯!

    阿尔萨斯堕落之后变得强大,固然是他天资够强。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是心灵堕落,而不是那些失去了自我意识的白痴骨头。那些鬼东西,哪怕各种属性够强,都会轻易被找出破绽并予以毁灭。

    所以他对杜克的恨意,从不曾消去。

    前有杜克用吉安娜的幻象,在达拉然城下调戏他,并让小弟砍了他一只手。

    后有此刻吉安娜本尊亲自来揍他!

    被打败的耻辱!

    被抢走老婆的羞耻!

    几乎是杜克出现的瞬间,就点燃了阿尔萨斯整个灵魂!

    来到这个世界,杜克学了很多东西,但有一样东西是他绝逼没学好的,那就是宫廷礼仪。很多次在必须要用的时候,这货才从系统里调出来,录入自己的脑海,回头就顺手删除掉了。

    杜克并不知道,对于君王,对于领袖,哪怕是走在路上,其随从都是有铁律一般的规定的。

    没看到新闻里,但凡映着一号首长出场,必定是一号首长领先其他人好多步,首先出场的吗?

    刚刚看似随意的从传送门里出来,其他要包围阿尔萨斯的人还好,各自站位。

    但杜克这货是搂着希女王的腰出来。

    不是舞会,跟礼仪无关。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无阻隔搂抱,你说你妹奸情那真是睁眼睛骗人了。

    好吧,你奸情火热,我当做看不到总行吧?

    问题就出在吉安娜身上。

    她一出现,就牢牢吸引住阿尔萨斯的目光。

    但吉安娜的站位,一下子让阿尔萨斯有种发自灵魂最深深处的羞怒!

    那是一个有特殊含义的站位。

    贵族里,唯有地位一致才可并列。

    能站在君王身边的,唯有君王,又或者是其王后。

    杜克一个大公爵,按规矩根本没资格跟希尔瓦娜斯并肩出场,哪怕是从传送门出来也不应该。

    那要说你杜克是联盟统帅,按军衔来,那也不应该。

    那好,哪怕你是辛多雷王国的女王老公,你也应该落后半步。古往今来吃软饭都是要被鄙视的,天朝的赘婿,艾泽拉斯的王夫神马的,都是借种用的。重大仪式当个吉祥物,平时就是渣渣。

    凭什么戴着女王之冠的吉安娜要在杜克左后方半步?

    比臣子要远,又比王后要近。

    那是什么位置?

    请参考前库尔提拉斯国王戴林和吉娜*金剑的关系!

    如果刚一出现的时候,阿尔萨斯还能用三米宽的传送门略窄这个蹩脚的理由欺骗自己,那么随着战斗的推移,他再也无法蒙骗自己的心!

    为什么希尔瓦娜斯可以全力开火,肆意地玩需要蓄力的【瞄准射击】什么的?

    就是因为除了几个圣骑士前卫之外,她有杜克的掩护。

    偏生吉安娜又在掩护杜克,有时候她甚至有意无意地挡住阿尔萨斯可能的【死亡之握】。

    对于自己的青梅竹马,阿尔萨斯心底始终有一份淡淡的眷恋,他甚至问过克尔苏加德是否有一种既可以让吉安娜变成不死者又可以保存她的美貌的方法。

    答案很多。

    死亡女妖或者尸姬都是可以的。

    找机会让吉安娜心灵堕落,再通过邪恶的死亡仪式让吉安娜变成他梦想中的那个她,然后永恒地统治洛丹伦,这是阿尔萨斯除了跪舔巫妖王之外不多的梦想。

    对于吉安娜,阿尔萨斯一直保持着关注。好多潜伏在人类当中的诅咒神教教徒不停透露着人类的情报给他。普通的教徒,纯粹是心灵上堕落,体内没有邪恶力量的他们,圣光是查不出来的。

    他也知道了吉安娜被杜克解除婚约那事。

    这无疑对女家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阿尔萨斯甚至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打破了!

    他万万没想到,已经被退婚,甚至继承大统成为女王的吉安娜,居然仍在保护杜克,甚至在保护杜克的新欢!

    这种难受,比将他投掷到死亡烈焰里炙烤还要痛苦千万倍。

    他终于无法忍受,对吉安娜咆哮了一句话。

    “a\'labaleooi”

    这句话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一愣。

    然后吉安娜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古语。

    二傻子不甘心再追问一句。

    最后是吉安娜无比残忍地补上一句之后,所有人都觉得阿尔萨斯仿佛被人把脸按在地上摩擦了十几个来回,整个人都灰暗了,仿如一条人生负犬。

    突然,二傻子身上的黑暗力量勐然爆发,几乎是以自己体内四分之一的黑暗力量当做爆弹,以狂绝的爆炸击飞所有人。

    但,仅仅是击飞让出空间。

    不是为了逃脱,也不是为了击杀敌人。

    某种意义上,这是浪费力量。绝逼是他亏大发了。

    所有人都感觉,刚才那番对话里出大事了,因为阿尔萨斯脸上的表情是崩溃的。

    最多事的赛丹直接问莫格莱尼:“刚才普罗德摩尔陛下干了什么,感觉比我们砸了阿尔萨斯一百锤还有效啊!?”

    莫格莱尼听懂了不少,他不敢妄言,应该说,哪怕他听懂了,都装作听不懂,他支支吾吾:“貌似是古阿拉希语。”

    -------------------

    ps,感冒没全好,然后咳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