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节 明悟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节明悟

    “山岳,若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会同意与你一起暗算刑天的,因为我们看不到成功的希望,就算你手中的攻击宝物能够撕裂开刑天部落的防御又如何,面对那诸多部落道武的攻击,我们依然没有一分胜算,最终依然是在自取灭亡,没有人会傻得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我们好不容易从兽潮之中逃出来,就更加不会希望自己再一次走向死亡,这一点你的心里应该明白,说出你最后的底牌吧,说说黄土大道武给了你什么样的承诺顿,对我们大家又有什么样的承诺,一点好处都没有便想要让我们拼命,那是不可能的!”

    “说得好,是黄土大道武先放弃了过我,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现在有了困难却又想要鼓惑我们去与刑天那个混蛋拼命,这不可能,山岳你若说就这点手段,那还是算了吧,我们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又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一尊道武站出来反对山岳,他对刑天十分痛恨,对黄土大道武更加痛恨。

    没有人愿意被人当成是弃子,在场的诸多道武便是如此,既然黄土大道武不仁,那就休怪他们不义了,所以这样的拒绝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没有一点压力,他们不是黄土大道武的奴隶,他们不需要一味地听从黄土大道武的命令行事,如今自己失去了部落,那就更加用不着再把黄土大道武当成是一回事了,所以他们直接无视了山岳的提意,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如今的这些道武就是这么的现实。

    “哈哈哈,说得好,没有好处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老子终于悟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部落的牵扯,还理会他黄土大道武干什么,这里是部落文明最边缘的地带,在他黄土大道武的指挥下,我们这些人永远都得不到晋升的好处,既然如此我们还守在这里干什么,离开吧,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若是联手之下完全可以离开这边缘地带,进入到部落文明更高的层次之中,那里方才是我们希望,走吧我们不要在这里瞎等了!”

    若说之前那尊道武的话只是为大打的心中打开了一道缝隙的话,那么这尊道武强者之方则为众人打开了一扇门,在这些道武强者之中,真正是黄土大道武心腹的真得是很少,能够铁心要与黄土大部落卖命的,同样也少之又少,以往他们都被部落给限制了,现在他们终于脱离了这个限制又何必继续留在这边缘地带,又何必一直要为黄土大道武卖命!

    有人压迫,那就会有人反抗,连刑天这样一个原本并不起点的人都能够站出来反抗黄土大道武,能够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部落,他们这些人又如何做不到这一点。

    走?当这个字出现在众人的耳中之时,那是有如惊雷一般,直接将这些道武强者给惊醒了,人是活的,自然不应该一直吊死在黄土大道武这棵破树之上,离开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这个时候听山岳那混蛋之言,去与刑天那个疯子为敌,与一个不能力敌的部落为敌,那才是真正的傻瓜,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这样的傻事他们是不会做!

    当明悟了这一切之后,众人的眼中一下子亮了起来,在这一刻,他们都不会再与刑天为敌,或许在他们的心中对刑天还有着一丝淡淡的不满,但是此刻他们的心中却对刑天在没有了杀意,若说自己部落毁灭的责任,那并不在刑天的身上,而是在黄土大道武的身上,他们应该要感谢刑天,正是因为刑天的决定方才让他们斩断了与黄土大道武的联系。

    这一次是黄土大道武太自大了,太自信了,他总认为自己能够控制住所有分部落之中的道武强者,总以为这些强者都要听从他的命令,可是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他千不该万不该要放弃那诸多分部落,以至于让这些道武强者失去了限制。

    “坏事了,这些混蛋竟然无视了黄土大道武的命令,他们要学刑天那个混蛋,要背叛黄土大道武,背叛自己的部落,这些混蛋真是该死,刑天那疯子更是该死,正是因为他的出现方才会让部落陷入到如此的危机之中!”山岳的心中在怒骂着,可是他却不敢表露出来,他毕竟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个时候若是站出来反对后果将会有多强怕,能够成为道武强者的,那都有着绝对的信念,一但触怒了这些道武强者,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出手轰杀自己,那时死亡将是自己的归宿,这是山岳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对于这些已经铁了心要背叛部落之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而且若是自己不知进退,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危险,在这个时候山岳只能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愤怒,让自己保持沉默,免得激起了这些敢于背叛部落混蛋心中的杀意来。

    在山岳保持沉默之时,那些道武强者则是在哈哈大笑着,他们的笑声中是那么的兴奋,是那么的洒脱,自由了,在这一刻他们都自由了,他们终于跳出了原先的眼界,站在了一个新的高度之上来看待一切,而这也让他们终于明悟了,也看清了黄土大道武的心!

    “走吧,我们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可以留恋的了,趁着如今形势出现了变化,我们早点离开这里,免得等兽潮再次出现之时,我们将失去离开的机会!”随着这一道声音的出现,那狂笑声瞬间消散,那一尊尊道武的脸上皆都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时他们都放下了心中的负担,因果已经了结,又何必再为自己添加新的因果,刑天与黄土大道武之间的争斗已经与他们无关了,他们走得十分的轻松,再也没有一点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