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孤独
    赵海转头看着蔡万鹏他们一眼,沉声道:“我不知道在文籍大陆这里,植师是怎么生活的,在兵魂大陆那里,植师很大成度是要靠自己去赚钱来养活自己,因为植师修练是十分费铁的,我们需要观察植物,我们需要记很多的笔记,我们需要买更好的修练功法,我们需要学习武技,我们需要衣食住行,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钱的,而很多没有什么前途的植师,他们过的并不是很轻松,有的时候甚至不得当老师来维持自己的生计,而成为植师的人,也没有人敢放松,因为我们需要把大把的时间用在野外。”

    说到这里赵海长出了口气,接着道:“像今天这个村子,一般的植师都会打听,是不是有什么植的问题需要解决,如果需要,他们就会帮着解决,然后收取一定的报酬,在兵魂大陆那里,除非是家族自己的植师,处理自己家的事情,不然的话植师是没有免费服务的,就像是你不缺那几个钱,你也要收钱,因为一但你不收钱,这件事情传出去了,其它的植师收了钱,就会被人所唾弃,但是你不缺钱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缺钱,最后的可能就是,因为你的一次善举,而让其它的植师失去了生计,这样你就会被所有植师所排挤,所以植师没有免费服务的,只要你付出了劳动,就一定要收取报酬,这是应该的。”

    蔡万鹏他们都静静的听着赵海的话,没有人说话,赵海不知道文籍大陆这里的植师将来会干什么。他们却是十分清楚的。文籍大陆这里的植师。大部分都会被几个书院给养起来,他们的工作只有一个,处理大陆上发生的任何植物病症,而他们每个月得到的工钱,一般的情况下,却紧够一家人吃饱的。

    如果真的像赵海所说的那样,那么他们植师将来可能就多了一条出路了,特别是在学会了变异种子的制做方法。还有与植物的能量交换方法之后,植师的实力一定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这对于植师来说,却并不见得就是好事儿。

    一想到这里,蔡万鹏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转头看着赵海道:“先生,我想知道,在兵魂大陆那里,会有人对植师进行打压吗?”

    赵海看着蔡万鹏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到是不用担心。没有人会对植师进行打压,因为在兵魂大陆那里。植师有植师会,而这个植师会是天下所有植师的家,如果那一个国家敢对植师进行打压,植师会就会出面,他们会不允许任何植师进入到那个国家,不把改良的种子卖给那个国家,这样一来那个国家的粮食产量就会受到影响,甚至有一些国家,还差一点因为植师不帮他们,而被灭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任何人都不敢轻易的打压植师,就算是打压,也不敢做的太明显,像我所在的刀魂国,植师每个月都可以从国家那里领着一定数量的金币做为补助,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开销,当然,如果你想好好的修练,那就要自己去赚钱了。”

    蔡万鹏点了点头,他没有在说什么,赵海看了其它人一眼,沉声道:“我希望各位能知道,不管在任何时间,我们植师都是爱好和平的,不管在任何的时候,我们植师都不会先挑起战争,而且植师虽然修练之后,战斗力也不弱,但是比起那些战斗职业者,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不管在那个大陆,植师都不可能占主导地位。”

    蔡万鹏他们一愣,接着他们的脸色一变,他们明白了赵海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一种警告,让蔡万鹏他们不要因为学习了植师的方法,就有了太大的野心。

    赵海看着蔡万鹏他们,沉声道:“在兵魂大陆那里,植师修仰的是自然之神,也可以说是自然之道,我们认为世间的万物都有他的灵魂,我们与植物是朋友,我们改良植的,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去,同时也是为了找到可以让植物进化的方法,在兵魂大陆那里,因为人们没有太好的办法消除毁灭之力,所以那里会有很多的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魔化动物一部都是兽魂者的最爱,他们会降服和驯化一些魔化动物来帮着他们进行战斗,而魔化植物就却是我们植师的最爱,我们可以把魔化植物降服了,当成我们的武器,帮着我们修练,而文籍大陆这里,没有魔化动物,也没有魔化植物,所以植师修练,存在着先天性的缺点,更加的不可能与其它的职业者对抗了,所以严格的说起来,植师最好还是扮演好后勤部长这个角色,为其它职业者提供后勤保障,这才是植师最应该做的。”

    赵海说到这里,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接着道:“植师最应该呆的地方是野外,我们在野外观察植物,我们想办法改良植物,就像是在培养自己的孩子,怎么让我们的孩子更加的健康,更加的强壮,这才是植师应该做的,可惜的是,现在在兵魂大陆那里,越来越多的植师,忘记了自己的本份,他们只想住在漂亮的房子里,只想着美丽的女佣,至于到外面去生活,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这样的植师,终将被淘汰。”

    蔡万鹏他们没有说话,他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这段话赵海好像是在跟他们说的,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们实在是没有接话的必要。

    赵海叹了口气,转头对蔡万鹏他们道:“这一次我之所以带你们到野外来,就是要让你们明白,植师应该做什么,好了,直接来这几天的时间,我们也会路过一些村子,到时候就由你们跟村子里的人接触,我知道龙先生给了你们不少的经费,但是那些经费毕竟是龙先生给你们的。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在这几天的活动之中。能自己把经费给赚出来。”

    蔡万鹏点了点头道:“是,先生,我们明白了。”

    赵海点了点头,领着众人往前走去,过了一直到晚上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在遇到任何一个村镇,看了看天色,赵海沉声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到路边找一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在赶路,植师在野外生活的时间很多,我希望你们能适应。”

    蔡万鹏他们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们这些人平时都在呆在学院里,到好里去处理植物问题的时候,也是坐马车去的,什么时候自己走过这么长时间的路,今天走了这么一天了。他们也感到很累,一个个连话都懒得说了。

    赵海没有去管他们。而是领着他们走到了路边,找了一个可以露营的地方,随后他就安排那些植师去拣一些柴和,同时找一些可以吃的东西。

    那些植师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背着的木箱里有很多的干粮,赵海却还要让他们去找吃的,但是他们还是按照赵海的话去做了,一行人去找吃的。

    不一会儿柴和就拣回来了不少,不过明显不是太够用,吃的东西也找来了,但是很少,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亲自领着这些植师进了树林,拣了很多的柴和,又找了一些可以吃的野果子,还打了两只野兔,然后这才回到了他选的营地那里。

    到了营地那里之后,赵海点起了火堆,把野果子分给了大家,把他挖的一些黄精一样的东西也分给了大家,让大家可以烤来吃,而他把野兔处理了一下,做了一个烤野兔,还做了一个蘑菇菌汤,这一餐他们除了一点盐之外,自己带来的干粮,他们是一点都没有动。

    等大家都吃完东西之后,赵海这才让大家把兽皮拿了出来,铺到了地上,他坐在兽皮上,看着众人道:“大家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不让大家吃干粮,反到让大家自己去找吃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赵海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我们带的干粮,里面都有一定的盐分,而且制做的十分干燥,可以长时间的保存,而这样的干粮,一般都是到了非常时期才会拿出来吃的,有的时候这些干粮甚至可能救我们的命,而在这样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对于我们植师来说,可以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必要浪费干粮。”

    蔡万鹏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先生,我们不太明白,什么非常时期?”

    赵海沉声道:“你们不会以为到了外面,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了吧?我告诉你,野外的危险超出你们想像的多,如果你们不小心被有毒的虫子咬了一口,你们打死了虫子,但是不能马上解毒,你们又不能站起来,到时候你们怎么办?靠吃草活着吗?这个时候你们就可以吃木箱里的干粮了,明白了吗?”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了赵海话里的意思,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在野外生存过,所以对于野外生存的事情了解的并不是很多,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这才感觉到了野外生存的可怕之外。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他们有的时间要在外面露宿,有的时候可以找到一个村子或是一个小镇来休息,又过了五天之后,他们终于赶到了苍吾山下。

    这比他们预计的时间要晚一天,没有办法,蔡万鹏他们的体力在差了,第一天还好说,走了一天虽然累却坚持了下来,而第二天他们却不太好过,第二天蔡万鹏他们发现自己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的痛,十分的难受。

    但是赵海却没有让他们休息,而是直接就把他们拉了起来,吃了一点东西,就又接着赶路了,这一天走下来,到了晚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去拣柴和找吃的力气了,直接倒下就睡,等到第三天睡过来的时候,到是好过了一点,但是却依然全身痛。

    一直到走到苍吾山下,他们这才完全的好了起来,身上也没有那么痛了,赵海一看他们的样子,也算是放心了下来。

    到了苍吾山下,赵海往山上看了一眼,沉声道:“进山吧,记住了,把裤子都给扎紧了,手里都拿着一根棍子,走吧。”说完拿出了一根棍子,当先往山上走去,其它的人连忙跟上。

    很快的一行人就进了山上的密林里,一进入到密林里,他们就感觉四周一片的黑暗,好一会儿他们的眼睛才算适应了过来,随后跟着赵海小心的往前走着,他们也学着赵海的样子,慢慢的往前走着,不时的有手里的棍子打着四周草丛,时不时的就会有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从草丛里钻出来,或是跑掉,或是想要攻击他们,这也让他们更加深刻的感觉到了丛林里的危险成度。

    在丛林里走了三天,赵海终于发出了一个山洞,这山洞里还有一只黑熊,不过那只黑熊很快就变成了他们嘴里的食物,而那个山洞也被他们当成了休息的地方,到了这里之后,赵海又去四周看了看,在山洞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水源,这个水源只是一条小溪,不过却可以给他们提供饮水,赵海就决定,他们就留在这里了。

    随后赵海看了四周一眼,找了一种植物,让蔡万鹏他们进行观察,在观察的过程中,还要让他们写出笔记来。

    这一下蔡万鹏他们终于明白赵海说的,在野外生活,最大的困难就是孤独的感觉,他们一行十六人,在这片莽莽的丛林之中,显得那么的渺小,就算是可以跟其它人说话,但是那种孤独感,却一直在围绕在他们的身边,让他们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而与他们相反的是,赵海到是十分的自在,每天出去找点吃的,观察一下植物,写一些笔记,弄一点吃的,现丛林里的植物沟通一下,过的那叫一个逍遥自在,让蔡万鹏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蔡万鹏他们都感觉,自己好像个完成了一次蜕变,他们更加的明白植师是什么职业了,也更加的明白植师的辛苦了,同时他们也记了很多的笔记,更让他们学会了,在野外应该如何的生活,在野外应该如何的去找吃的,如何的排解孤独,这一切都让他们有些着迷。

    一个月之后,赵海就领着他们出了苍吾山,他们并没有太过于深入苍吾山,所以出来的速度也十分的快,但是当他们走到苍吾山外的时候,却依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让他们都站在苍吾山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