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担心
    赵海静静的站在鬼王舰上,看着灵兵界,灵兵界这里还残留着一些佛力,这此佛力会让人感觉到十分的舒服,而且身上有伤的人,也会好很多。。

    赵海从白骨山上飞到了舰队那里,温文海他们现在跪在那里,一个个神情肃穆,一直听到鬼王舰的声音,他们这才站了起来。温文海他们身开一动,出现在了鬼王舰上。

    赵海看着温文海道:“怎么了文海?”

    温文海一脸正色的道:“头儿,多谢你,刚刚你使用的是什么力量?境然如此的强大?”

    赵海笑着道:“那是佛力,并不是一种攻击力量,用处十分的单一,现在还不适合你们学,等以后如果你们飞升了,你们就会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了,好了,不要想这个了,联系各舰队,看看恶鬼门的那些家伙到了那里了。”

    温文海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拿起了法阵,讯问了一下各舰队的情况,现在学佛法什么的,确实是不太合适,只有先把恶鬼门的人给收拾了才是真格的。

    不一会儿温文海沉声道:“头儿,恶鬼门的人,好像去了空间通道那里,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空间通道那里等着,不知道要干什么。”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沉声道:“我们回去,让舰队里的其它人,都回到各山城吧,做好防御,等恶鬼门的人离开之后。我们在通知他们。”温文海应了一声。马上就去通知去了。随后赵海才收起了鬼王舰。接着启动了随身传送阵,回到了圣院山区。

    到了圣院山区之后,赵海就随意的坐上了一舰百兽战舰,然后指挥着舰队,直往空间通道那里去了,他到是想知道,恶鬼门的那些家伙,集中在空间通道那里干什么。

    鬼缨看着圣院山区的方向。他相信赵海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赵海他们一定会来见他的,一定会的,因为他们不走,赵海他们绝对是寝食难安。

    果然,他们刚到了空间通道那里不长时间,他就在一艘战舰上看到了赵海,赵海也看着他,双方在相聚一里左右停了下来。

    赵海看着鬼缨,鬼缨也看着赵海。鬼缨的脸上依然带着万年不变的微笑,而赵海也一脸平静的看着鬼缨。他没有开口,现在他已经大概猜出来了,鬼缨他们之所以停在这里,就是因为他们要离开了,他们怕他把他们的后路给断了,所以才会停在这里等着他,看样子是有话要跟他说,赵海就是想知道,他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鬼缨看着赵海,他不知道刚刚那佛力是赵海放出来的,不然的话他只会更加的吃惊,不过他还是对赵海十分的感兴趣,要知道能像赵海这样,面对他们这些上界的人,还面不改色的并不是很多,而且他还能指挥手下,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灵兵界这里给建成这样的一个地方,这真的让他十分的吃惊,鬼缨认定赵海是一个天才,说实话,他对赵海还真的是起了爱才之心了。

    不过现在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他们与赵海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赵海现在只可能是他们的敌人,这真的是有点可惜。

    不过鬼缨马上就收起了自己的心思,他现在只想知道,赵海身后站着的是什么人,所鬼缨深吸了口气,看着赵海,沉声道:“赵海,我们这已经是第二天打交道了,说实话,你们的实话确实是让我感到十分的吃惊,我很想知道,你这一身的本事到底是从那里学来的,如果你告诉我,那么我们恶鬼门,从此以后绝对不会在来打扰你们,怎么样?”

    赵海看着鬼缨,微微一笑道:“我们的本事儿可没有人教,不要忘了,这里以前可是天剑帝国,天剑帝国的人,以前也是剑灵界的人,我们的本事自然就是从天剑帝国那些人那里学来的人了,不过我们只是得到了对方的传承,没有见到对方的人。”

    赵海这么回答,也在鬼缨他们的意思之中,鬼缨摇了摇头道:“不,不可能的,你们这一身本事,不可能是从天剑帝国那里学到的,天剑帝国原是天剑宗的人,而天剑宗的人,根本就不会那么多的法阵,也不会建造**器,所以你们的本事,不可能是从天剑帝国那里学来的,一定是别人教你们的,是南海七十二岛的人吧?”

    赵海一听鬼缨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缩,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一半是故意的,一半却是因为夏羽,鬼缨他们这么说,也就是说,他们怀疑在他背后站着的人,可能是南海七十二岛的,而夏雨正是南海七十二岛的,如果恶鬼门真的怀疑到南海七十二岛上去,那会不会怀疑到夏羽,如果他们真的怀疑夏雨了,那会不会发现胡远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怀疑胡远了,那会不会对胡远不利?这才是赵海会有这种反应的主要原因。

    鬼缨之所以说出南海七十二岛的名字,就是为了看看赵海的反应,在他看来,如果赵海对剑灵界那里不了解的话,那么他就不可能知道南海七十二岛,如果他不知道南海七十二岛,他顶多就是感到不解,不会有别的什么反应,但是现在赵海的反应,却证明,他知道有南海七十二岛的存在,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鬼缨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情,随后他开口道:“如果真的是南海的朋友在此的话,那么就请你代我问他们一声好,同时告诉他们,区区一个下界,我们恶鬼门不在乎,但是也让他们记住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在有下一次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恶鬼门不客气。”说完他一挥手,恶鬼门的战舰。直接就飞入了空间通道里。回到太剑灵界。而那些空间通道,也慢慢的合上了。

    温文海看着慢慢合上的空间通道,对赵海道:“头儿,这鬼缨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怎么会认为我们是南海七十二岛的人?而且他们以后真的不会在来了吗?”

    赵海没声道:“应该是不会在来了,可能他们一直怀疑,我们背后站着剑灵界的人,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然后在出言试探。刚刚他说起南海七十二岛的时候,我有些大意了,让他们以为我们背后站着的可能就是南海七十二岛的人,这可能会给夏羽带来麻烦,如果恶鬼门的人,真的开始查南海七十二岛的话,可能会发现爷爷飞升的事情,我现在就怕他们查到这个。”

    温文海一听赵海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脸色也是一变道:“那怎么办?头儿。要是真的让他查出了老爷子的事情,那老爷子就危险了。不只是老爷子,以后我们所有飞升的人,怕是都危险了,你看现在要不要把夏先生叫醒,然后大家商量一下?”

    赵海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是应该把他叫醒,然后商量一下,文海,你还是留在灵兵界这里,让九大山城解除警报,让大家可以恢复之前的日子了,我现在就去秘境那里。”温文海应了一声,赵海这才一挥手,整只舰队回到了圣院山区。

    等回到了圣院山区,赵海交待了一下,马上就回到了秘境那里,到了秘境之后,赵海直接就到了夏羽闭关的擎天树外,接着他用精神力,慢慢的往擎天树里探去,他做的十分的小心,就好像是一个敌人,正在窥探夏羽一样。

    赵海之所以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把夏羽给叫醒,一个修士在闭关的时候,你要是随意的叫醒他,那可是十分危险的,而像赵海这样,用精神力一点一点的去试探,那么夏羽马上就会知道,他就会自己醒过来,这是一种最安全的叫醒方式。

    夏羽也马上就感觉到了赵海的精神力,心里马上就警惕了起来,接着慢慢的收了功,自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两眼精光四射的往四看望去,很快他就看到了站在窗外的赵海,他马上就站了起来,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

    赵海冲着夏羽一抱拳道:“夏兄,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请随我到房间里一绪。”他并没有进屋,而是站在夏羽的窗外,看着夏羽。

    夏羽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随后他马上点了点头,接着他身形一动,也从房间里飞了出去,随着赵海往赵海的房间那里飞去。夏羽十分的清楚,如果不是真的有事儿的话,赵海是不可能叫醒他的,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儿呢?能让赵海这么着急的事情,一定不是小事儿,夏羽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忐忑。

    两人到了赵海的房间坐下后,夏羽马上就道:“小海啊,到底是什么事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你不要客气。”

    赵海苦笑了一下道:“夏哥,实在是对不起,我好像是给你惹麻烦了,你闭关不长时间,恶鬼门的人就来了,我们与恶鬼门的人又斗了一场,当然,斗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吃亏,恶鬼门这一次也没有吃什么亏,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恶鬼门的人要离开的时候,他们突然问我,支持我们的是不是南海七十二岛,当时吓了一跳,我马上就想到了夏哥你,虽然我没有回答他们,但是恶鬼门的人,却好像是肯定我们背后就是南海七十二岛了,恶鬼门的长老,鬼缨说,一个下界他们不在乎,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他们绝对不会客气,我怕这件事情可能会影响到你,所以不得不冒险叫醒你了。”

    夏羽一听赵海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你没有提起到我,或是跟他们说,支持你们的就是南海七十二岛吧?他们为什么会怀疑支持你们的是南海七十二岛?你们到底是怎么对付他们的?”

    赵海沉声道:“我当然不会提到你,更不会承认是南海七十二岛支持我们了,我们与他们已经斗了三次了,前两次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了一些了,我就说说这一次吧,这一次恶鬼门的人,来了之后就找了一处阴气浓郁的地方……”赵海大概的把这一次他们与恶鬼门争斗的情况,跟夏羽说了一遍。

    夏羽听了赵海的话之后,苦笑了一下道:“我差不多知道,为什么鬼缨他们会怀疑是南海七十二岛在支持你们了,你们会的东西还真是多,现在**帝国的人,都用上了飞剑,在加上你们的**器,而且你们还会收集阴气,还会用佛法,而且法阵还玩的那么好,说实话,任何一个大宗门,怕是都没有这样的本事儿,相反的,我们南海七十二岛因为是一个散修联盟,所以有很多人,都会得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传承,这些东西,我们南海七十二岛差不多都会,如果是我们南海七十二岛支持你,到真的是有可能,所以鬼缨才会怀疑这一点儿,算了,虽然说恶鬼门是一个睚眦必报的邪道大宗,但是我们南海七十二岛与他们离的太远,而且我们也不会怕他们,鬼缨说这一次不会报复,应该就不会,而且以后你们这里也不会在有事儿了,应该安全了,你们不用担心。”

    赵海一听夏羽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接着苦笑了一下道:“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想到这些,我跟他们说了,我说这些东西,我们都是从天剑宗那些人留下来的传承里学来的,可是他们不相信,真是奇怪。”

    夏羽笑着道:“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要是我我也不相信,你知道天剑宗是一个什么宗门吗?那是一个剑修宗门,剑修宗门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他们除了专注于剑之外,对于其它的事情,几乎都不太关心,就算是会学习法阵,也不会把法阵布置的如此之好,更不会用佛修的功法,所以天剑宗的传承,只可能会是剑道,不可能是别的,你们现在显出来的本事儿,有几分剑道传承?他们能相信才怪呢。”

    赵海苦笑了一下,沉声道:“这我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其实这些传承现在只有我会儿,其它人都不会儿,没想到反到是造成了误会,对了夏哥,我爷爷那里会不会有事儿?要是他们查到爷爷那里,那可能会有一些麻烦的。”

    夏羽摇了摇头道:“不会儿,你就放心吧,那件事情是我一手安排的,而且我用的,并不是自己真正的身份,相信不会有人发现的,你不用担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