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 阳火
    鬼影他们站在船上,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彩雾,但是看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发现什么规律,这时鬼图手一转,他的手里多出了一个罗盘,随后鬼图两眼看着罗盘。

    他这个罗盘看起来十分的漂亮,黄铜所制,上面有太极图,八卦位,星宿图,在罗盘的中间还有一个指针,这个指针竟然好像是木头制成的,除了指针之外,罗盘上的其它东西,也都是可以动的,不停的转动着,以达到破阵的目地。

    这个罗盘是鬼图无意之间得到的一件宝物,他正是靠着这个东西,才能破去那么多的法阵,这个罗盘也不知道是那位前辈高人炼制出来的,总之鬼图没有听说别人身上有这个东西。

    罗盘拿出这个罗盘之后,看着罗盘上的指挥,现在罗盘上的各种图案正在不停的转动,转动的速度十分的快,鬼图没有着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罗盘。

    好一会儿罗盘才慢慢的停了下来,随后指挥指了一个方向,鬼图一看到指针指着的方向,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道:“鬼影师兄,往这个方向走。”鬼影应了一声,指挥着鬼王舰,顺着鬼图指的方向开去。

    赵海站在主峰那里,一看到鬼王舰前进的方向不由得一愣,接着脸色一变,道:“不错,有点意思,竟然找对了方向,呵呵,不错。”

    石锤站在赵海的身边,沉声道:“少爷,他们找对方向了?我们不进攻他们吗?”

    赵海沉声道:“不急,不急,他们那条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先困着他们吧。”

    石锤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而赵海却是心念一动。随后九宫飞星大阵就转了起来,九宫飞星大阵的各阵门,全都转变了方向。

    但是让赵海感到意外的是,鬼王舰只停止一会儿,马上又转了一个方向接着前行,而这一次他们选的方向,依然是那条可以离开大阵的方向。

    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马上就知道了,自己这是遇到高手了,他们之中,一定有懂法阵的人,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出去的方向。

    赵海身形一动,到了大鼎的旁边。随后大鼎上的火球,突的猛烈的燃烧了起来,随后整个九宫飞星大阵里的情况,突的一变,那些彩雾,一下就变成了红雾,整个大阵里的温度急烈上升。转眼之间,整个大阵竟然变得像一个蒸笼一样。

    接着大阵里突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野兽,这些野兽全都是由那些红雾凝聚而成,接着这些野兽,猛的往鬼王舰攻了过去。

    鬼图最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想要困住自己呢,现在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对方可不只是困住自己,还要攻击他们。

    不过鬼王舰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道道鬼影波直往那些野兽射了过去,那些野兽马上就被打散了,但是很快更多的野兽被凝结了出来,而且现在凝结出来的,不只是野兽,还有一此人的样子。

    一看到鬼影波没有办法把那些东西打散,鬼王舰上的那些鬼面。突的亮了起来,随后那些鬼面直接冲天而起,一个个的鬼面,把鬼王舰给包围在了其中。把鬼王舰完全的保护了起来。

    而且这些鬼面不只是在保护鬼王舰,竟然还不停的把四周的红雾吸入到口中,鬼王号的速度好像因此变快了不少。

    温文海一看到这种情况,连忙道:“头儿,不好,他们这战舰有古怪,他们在吸红雾。”

    赵海看着鬼王舰,冷冷一笑道:“阴邪之物,竟然敢吸纯阳地火,他们这是在找死,好,我就在给你们加一把火。”随说赵海心念一动,鼎上的火球燃烧的更厉害了。

    随后大阵里突的着起了火,那些红雾都变成了火焰,整个大阵变成了一片火海,鬼王舰上的几人一看到这种情况,脸色也是一变,鬼影不由得把目光对准了鬼图。

    鬼图苦笑一下,收起了罗盘,沉声道:“鬼影师兄,没有用了,现在他们已经全力的发动大阵了,那条生路已经被堵死了,没有控制的时候,这大阵还有一线的生机,现在他们想要用大阵来对付我们,自然不会给我们留下生路了。”

    鬼影沉声道:“那这么说,我们也只硬闯了,有意思,没想到这下界竟然还有这样的大阵,竟然还有能操纵这大阵的人。”

    几人都一阵的沉默,鬼影看着几人道:“几位师弟,我们现在就组成一个五鬼索魂大阵,配合鬼王舰,闯出这个大阵。”几人都应了一声,围在了鬼影的身边,随后几人按方位站好,组成了一个五鬼索魂大阵。

    这鬼王舰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战舰不只是可以冲撞,可以发出鬼影波,可以使用万鬼护体大阵,同时他还可以让驾驶鬼王舰的人,在舰上布阵,而他们在舰上布好了阵之后,这阵法竟然可以通过鬼王舰使用出来,而且还可以得到加强。

    所以这鬼王舰一般都不是一个人使用的,都会是几个人一起使用,然后可以在舰上布阵,这会让鬼王舰的威力变得更大。

    当然,如果你的实力强悍,对于法阵很有研究的话,你也可以一个人使用鬼王舰,鬼影他们门中的一位师祖,就可以一个人使用鬼王舰,而且他用的鬼王舰,威力还十分的巨大。

    果然,几人在鬼王舰上布置好了五鬼索魂阵之后,鬼王舰上突然出现了五条鬼影,这五条鬼影都巨大无比,他们的手里都拿着黑色的铁链,他们手里的铁链不停的往四周挥舞着,那些火焰一遇到那铁链,竟然就自动的熄灭了。

    赵海一看这种情况,也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鼎上的火焰已经冲天而起,与整个大阵里的火焰连在了一起。

    这一下大阵里的火焰着的更加的猛烈了,而那五只巨大的鬼影,一遇到那火焰,竟然在身上冒起了阵阵的黑烟,一阵阵的鬼叫之声传来。显然这火焰对那几只巨大的鬼影,产生了伤害。

    鬼影他们几人布的大阵,所以那几只巨大的鬼影一受到伤害,他们马上就感觉到了,他们的人身形都是一震,接着五人直接就散开。

    鬼影的脸色青白的道:“没想到,这阵竟然有阳火。果然不好对付。”

    正在鬼影说这些的时候,就发现鬼王舰好像越来越热,鬼影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连忙道:“鬼发师弟,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直没有出声的那个黑衣人,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的道:“不好。这是鬼王舰吸收了大量阳火的原因,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鬼王舰就危险了,鬼影师兄,快让万鬼护体大阵停下来,不能在吸阳火了,不然的话就危险了。”

    鬼影一听鬼发这么说。也是脸色一变,他连忙让万鬼护体大阵停止在吸阳光了,但就算是这样,鬼王舰的速度也降了下面,而且船身也微微有些发红,甚至就连万鬼护体大阵中的那些鬼,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鬼王舰上。突的传来了一声凤鸣之声,接着一条火红色的身影翩翩而来,这条身影十分漂亮,虽然身影十分的巨大,但是却给人一种优雅无比的感觉,美,不似人间之美。

    但是鬼影他们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种美。因为出现的这个身影,正是他们所有鬼修都怕的东西,朱雀。

    朱雀为火生,天生就是天下鬼物的克星。他们这些鬼修,虽然不是真正的鬼物,但是他们修练的功法却属于阴性的,与朱雀的火属性,天生就是相克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几人一看到朱雀的出现,脸色都是一变,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出现一只朱雀,虽然他们也发现,这只朱雀是一只假的,也就是火焰凝成的朱雀形,但是他们依然十分的担心,因为就算是火焰凝成的朱雀形,对他们的克制也是相当大的,这是一种属性上的克制,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就在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朱雀飞到了鬼王号上,接着朱雀身形一动,直往鬼王号扑了过来,尖尖的利嘴,一下就刺在了一个鬼面上,那鬼面尖叫了一声,随后砰的一声破掉了,而那个鬼面一破掉,鬼王舰上的一个鬼面雕刻,竟然出现了一个破洞,而更加可怕的是,从那个破洞里,阄然有火焰喷出,把那个破洞竟然越烧越大。

    鬼王舰是用一种阴属性的金属为主要的材料炼制而成的,可以说阳火正是克制他们的东西,但是一般的情况下,很少会遇到以阳火为主的大阵,就算是遇到了,鬼影他们的师门,也会派出多条鬼王舰应战,不会落于下风。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鬼影他们只有一条鬼王舰来到了这里,而且他们遇到的,偏偏又是一个以阳火为主的**阵,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被困在了阵里,这让他们就算是想要离开都不可能,现在他们只能是跟对方死拼了。

    不管鬼影他们是如何的吃惊,朱雀的攻击却没有停下来,一下一下就像是吃豆子一样的啄着那些鬼面,每啄一下,鬼王舰上就会有一个鬼面被啄破,鬼王吓的舰身就会一震。

    一看到这种情况,鬼影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连忙道:“不好,快,鬼影重重。”随着他的声音,鬼发应了一声,随后手掐法诀在直接就打在了鬼王舰上,鬼王舰上突的冒出了一阵阵的黑烟,随后这黑烟与舰上的鬼面结合在了一起,随后那些鬼面好像是活了一下,一只只马上就尖叫了起来,随后好些鬼面的口中,也吐出了一股股的黑烟,很快鬼王舰就被黑烟给笼罩住了,接着一声声的鬼叫声,从黑烟里传了出来。

    而这时那只朱雀也一直就钻进了黑烟之中,黑烟之中不时的传出鬼叫和凤鸣之声,不过很快的凤鸣之声就消失了,鬼叫之声却是越来越大。

    而这条被黑烟包围着的鬼王舰,却依然没能脱离九宫飞星大阵,依然在圣院山区里转着圈,很显然,他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赵海一看这种情况,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他心念一动,无数的由火焰组成的动物,直接就往鬼王舰上扑了过去,很快那些动物就全都冲了黑烟之中,接着黑烟之中,传出了阵阵的爆*炸之声,整个黑烟被炸得直晃。

    但是这还没有完,越来越多由火焰组成的动物,冲进了黑烟之中,随后那些动物全都自爆了,而黑烟却慢慢的散去了,露出了里面的鬼王舰的舰身。

    这时鬼王舰的样子,可是有点惨,鬼王舰的舰身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的伤痕,与之前那威风凛凛的样子,可是完全的不同,让人一看就知道,被打的不轻。

    赵海却没有停下来,一批批的动物,直接鬼王舰冲了过来,然后在鬼王舰的旁边爆*炸,鬼王舰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了,看样子鬼王舰是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鬼影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他知道今天是败定了,虽然他十分的不甘心,但是他还是沉声道:“退回到舱里去,利用隔离舱里的法阵离开,今天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来报的,走。”说过领头往船舱里走去。

    鬼图他们几个也连忙跟着,他们当然知道隔离舱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专门建造的,逃生用的舱室,那里布置了一个隔离法阵,把那个舱室与外界隔离开了,在那个舱室里,有一个传送阵,可以把他们传送回自己的宗门之中,但是一但使用了隔离舱,也就代表着,他们要放弃鬼王舰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损失可是太大了。

    但是鬼图他们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根本就顾不得鬼王舰了,如果他们在不走的话,怕是就永远也走不了了,虽然舰上有隔离舱,但是那隔离舱并不是什么防护严密的地方,要是从外面攻击,那隔离舱很快就会被攻破,如果连隔离舱都被攻破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到时候他们就只能死在这里了。

    修士比普通人更加的怕死,因为他们比普通人活的更长,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命比普通人的命令要金贵得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遇到危险,修士就会马上离开,以保住自己的生命为主,现在鬼影就是这样,他发现鬼王舰没有办法保证他们的安全时,他们马上就想到离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