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投降
    众人也都皱着眉头,就像赵海说的,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按说就算是要进攻他们,也要等到白天的时间,在建浮桥,这个时候建浮桥太过于危险了。

    可是现在对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那里建浮桥,这着实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一会儿陈永合才开口道:“陛下,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管他们了,就算是他们今天晚上连夜建浮桥,能把浮桥建好,也不可能进攻我们了,我们只要让人把大营守住了就行,我们今天已经行军一天了,应该让军士们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赵海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好,让军士休息,守好营地就行,大家都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在说。”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转身走了。

    赵海也回到了大帐里,安排了一下之后,就回去休息去了,第二天一早,赵海早早的就起来了,洗漱过后,正在吃早饭,石锤就来到了大帐,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少爷,那些家伙还真的连夜把浮桥给建好了,你看怎么办?”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先把大营守好了,我到是想看看他们想怎么样,要是他们真的想要进攻我们的话,就先把他们的浮桥给拆了。”石锤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不过他刚出去没有多长时间,就又回来了,一脸古怪的看着赵海道:“少爷,有几个家伙在营门外救见,他们说是对岸军队的代表。”

    赵海一愣,不解的道:“对岸军队的代表?他们就感这么说的?”

    石锤点了点头道:“是,领头的这几个是舞空级高手,不过他们都没有带武器,也没有穿盔甲,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赵海点了点头道:“一共几个人?”

    石锤沉声道:“一共五个人,只有他们五个。而且那浮桥虽然建好了,但是浮桥的对面却没有军队,要是我们现在出兵,可以马上就把那浮桥给占了。”

    赵海更愣了,他看着石锤道:“这到是有点意思,这些家伙想要干什么?罢了,不管他们要干什么。五个舞空级高手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请他们进来吧,别失了礼数。”石锤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赵海摆了摆手,让人把早餐收了起来。他坐在大帐里,静静的等着对方的到来。

    不一会大帐外传来了石锤的声音道:“少爷,他们到了。”

    赵海沉声道:“让他们进来吧。”石锤应了一声,打开了帐篷门,让那几个人进了大帐。

    赵海坐在大帐里,看着这几个舞空级高手,他们到是没有什么特点。身上穿着武士服,也没有带武器,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有四十多岁,留着一缕十分漂亮的小胡子,整个人到是显得温文尔雅。

    其它几人都是三十岁左右,也全都是舞空级。长的各有特点,不过赵海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后就把目光对准了领头的那个男人。

    而那几个舞空级高手也在看着赵海,赵海现在虽然坐在那里,但是那身形却依然以成年男人一般高,而且整个人气度不凡,沉稳如山。给人以很大的压力。

    赵海看着那几人,开口道:“听说你们是代表对面的军队来的?不知道你们是为何而来啊?”以赵海的身份,现在也没有必要跟这几个人客气了,所以直接就开口问了。

    那几个人一听赵海这么说。领头的那人马上就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在下常玉龙,见过**帝国国王陛下。”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两眼精光一闪道:“雷云城邦常家,呵呵,这到是有点儿意思,常家是雷云城邦除城主家族之外,最大的家族,而你常玉龙可是常家的家主,雷云城邦的城主家族,早就跑到圣院里去了,现在雷云城邦是归圣院派来的人控制的,你却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我的大营,有意思,说吧,你们为何而来?”

    常玉龙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一张口就点破了他的身份,这让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一惊,他发现赵海果然厉害,连他的底细都知道,他马上道:“这一次我等前来,是来向赵海陛下投降的,希望赵海陛下能接受我等的投降。”

    赵海一听常玉龙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转头看着常玉龙道:“常家主此言当真?你真的要投降于我?”

    常玉龙沉声道:“并不是我要投降赵海陛下,而是我们所有的军队,都要投降赵海陛下,百万大军,都要投降赵海陛下。”

    赵海一听常玉龙这么说,到是一愣,接着他有些不解看着常玉龙道:“常家主可以代表那百万大军?”

    常玉龙沉声道:“能,我正是被大军推举出来,来见赵海陛下的,我等都不想与赵海陛下为敌,所以军士们自愿的推举我等来见赵海陛下,希望能投降赵海陛下,为显示我等的诚意,我等建起了浮桥,就等着陛下挥大军过河。”

    赵海有些意外的看着常玉龙,沉吟了一下,沉声道:“常家主,我想知道,为什么那些军士希望投降我们,他们又为什么要推举你当这个代表。”

    常玉龙苦笑了一下,正在说话,赵海摆了摆手道:“坐下说吧。”常玉龙他们道谢之后,都坐了下来。

    常玉龙坐下后,这才对赵海道:“陛下,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我等过的是什么样的日了,更不了解那些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那些百姓现在天天盼着陛下能打来,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之前我等虽然与圣院有过接触,但是我等真的没有想到,圣院竟然会如些的无情,如些的视人命如草芥,现在圣院控制下的各城邦百姓,每天疲饿而死的,不计其数,其下百姓更如同猪羊一般,而反观陛下治下百姓。无不安居乐业,我等虽然为贵族,却也知道,百姓乃是天下根本,圣院残民至此,安能得民心,我常玉龙虽然不才。但是我常家治下百姓,却还可以吃得饱,还不至于被累死,但是只我们这些家族出力又有什么用,圣院对我们这些家族,也是苛以重税。我等家族几代基础,已经被圣院给榨光了,现在我们治下的百姓,也眼看着就没有活路了,也正是因为我等名声不坏,所以那些军士才会推举我等,让我等成为代表。前来求见陛下,请陛下挥仁军之师,解民于倒悬!”

    赵海静静的听着常玉龙的话,常玉龙的话显然是早就想好的,所以虽然这段话不常,却也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了,无非就是圣院对那些百姓压榨的太厉害了,那些百姓都没有了活路。而他们常家这些有些良心的家族,对自己治下的百姓还是不错的,没有让自己治下的百姓累死饿死,但是圣院却对他们苛以重税,把他们都快给逼得没有活路了,而他们因为平时有一些善推,所以就被那些军士给推举出来。成为了代表来见他了。

    赵海回想了一下探子发来的,关于常家的一些事情,常玉龙到是没有说谎,他们常家对于普通的百姓。到还是很不错的,我有照顾,所以在普通的百姓之中,他们常家的名声也很是不错,看来他说的到是真的。

    不过这件事情到真的是让赵海有些意外,上一次刘凯仁亲自带着人来想攻击他们,那他在后方的军营之中,一定会留下心腹来镇守大军的,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军士是如何推举常玉龙他们为代表的?

    赵海看着常玉龙道:“常家主,上一次刘凯仁带着一些人来偷袭我们,被我们全歼了,我想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我想你们的军中,不可能没有刘凯仁的心腹吧?你们是如何对待刘凯仁的那些心腹的?”

    常玉龙沉声道:“杀!刘凯仁已经带着大批的高手走了,而那些高手,多是圣陆的人,对圣院十分的忠心,他们留下来的人并不是很多,而我们这些人,圣院的人平时就有些看不上,反到是留在后主的更多,后来那些军士强烈的推荐我们,我们就把刘凯仁和心腹给杀了,把传送阵给封了,这才来见陛下的。”

    赵海点了点头,他看着常玉龙道:“要说为民请命吧,我只能相信一半,常玉龙,你还是明说的,你们把刘凯仁的人给杀了,来投降我,无非也就是为了自己的家族着想,也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好处,你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常玉龙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说话竟然会这么的直接,他愣了一下,接着脸色一变,有些吃惊的看着赵海,好一会儿他才站了起来,扑通一下就跪到了赵海的跟前,其它几个人,也都跟着跪了下来,常玉龙这才开口道:“陛下,我等真的不敢求什么,我们也算是看出来了,圣院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我们不敢要求过多,如果陛下攻下雷云城邦,只要能保住我们的家族,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事实上常玉龙他们最一开始商量的并不是这要的,保住家族只是他们的底线,他们其实还是想提出一些条件的,但是自从见到了赵海之后,常玉龙就不敢乱来的,虽然他与赵海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赵海的可怕之处,他却已经看出来了,被赵海那好像是透视一样的眼睛一看,常玉龙就知道,他们要是敢跟赵海说一些有的没的,赵海怕是会马上就把他们给收拾了,所以常玉龙直接就把态度放低了,因为他发现赵海是一个十分强势的人,像这样的人,最讨厌别人跟他谈条件,要是他们真的敢跟赵海谈条件的话,那赵海是绝对不会跟他们客气的,相反的,要是他们直接说出己的底线,求着赵海的话,那赵海可能还会给他们一些好处。

    赵海看了常玉龙一眼,他知道常玉龙为什么这样,像这样的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要是他还是明白常玉龙的打算,那他可就真的是白活了,不过他也不想为难常玉龙他们,常玉龙他们这是属于临阵倒戈,像这样的人,他还是要给一些好处的,好给其它人做一个榜样,这样以后倒向他的人就会更多了。

    赵海看着常玉龙道:“保你家族当然是没有问题,甚至还可以让你们成为一城之主,只要你们真心的跟着我,我赵海是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人的,好了,起来吧。”

    常玉龙他们冲着赵海道谢之后,这才爬了起来,不过他们却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那里,等着赵海说话,赵海看了常玉龙他们一眼,沉声道:“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回去安排一下吧,我马上就挥兵过去,去吧。”

    常玉龙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一愣,接着他抬头看了赵海一眼道:“那就请陛下派个人跟我过去吧,我把军队集合好了,等着陛下前来接收。”

    赵海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派人跟你过去干什么,你们回去就好了,去吧,不用担心什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我的原则,把我的事情做好了,亏待不了你们。”

    常玉龙连忙道:“谢陛下,请陛下放心,我们一定做好。”说完领着几人冲着赵海行礼,随后这才退出了大帐,领着几人往大营之外走去。

    等几人一走,石锤这才开口道:“少爷,你真的那么相信他们?要是这真的是一个陷阱怎么办?我们要是贸贸然的过河,会不会有危险。”

    赵海沉声道:“有危险我们也不用害怕,他们那百万大军,不过就是一群污河之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传令大军,过河,只要把这百万大军给接收了,那圣院就完了。”石锤应了一声,下去传令去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

    赵海却一点也不担心,到不是他有多么的相信常玉龙他们,而是赵海相信,只要他的大军过了河,就算这是圣院的一个阴谋,他们也不必害怕,赵海早就从那些俘虏那里看出来了,圣院现在确实是不得人心,圣院要是真的敢用这种方法来骗他,那赵海也就认了,不过赵海相信圣院不敢,他们要是真的敢用这种方法,说不定会事得其反,那些军士说不定会真的投降他,那样的话圣院就麻烦了。

    随着赵海的一声令下,大军马上就开始收拾东西,直接就从浮桥过了云水河,那浮桥没有任何的问题,大军顺利的过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