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动手
    刘凯仁他们一直潜伏在两座小营的旁边,他们就是等着赵海他们的中军大营乱了,之后好称机行动。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赵海他们的主营那里并没有乱,而且他们远远的还看到主营那里,传来了阵阵电光法阵攻击的动静。

    一看到这种情况,刘凯仁的脸色就是一变,他马上道:“不好,快撤!”

    但是他发现的已经晚了,就在刘凯仁要带着众人撤退的时候,突的四周传来了一阵阵的哗啦哗啦的声音,只要是在军队呆过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这种声音是干什么的,这声音就是军士在行军的时候,盔甲发出来的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四周突的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刘凯仁他们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围之中。

    刘凯仁脸上一变,他马上大声道:“快,舞空级高手用随身传送阵离开。”

    他说完,却发现所有人都没有动,他不由一愣,正要在说什么,一个声音传来道:“不用白费功夫,这里已经用了结界法阵,你们的随身传送阵根本就用不了,省省吧。”

    刘凯仁一听这个声音不由得一愣,他转头一看,发现一个大汉,穿着一身白色的盔甲,站在那里,两柄大锤就挂在他的腰间。

    那大汉看着刘凯仁,微微一笑道:“刘将军是吧,呵呵,你们今天就不要想着走了。”

    刘凯仁看着那大汉的样子,突的开口道:“你是石锤吧?赵海的左右手?”

    石锤微微一笑道:“哈哈哈,不错,竟然有人认识我,不容易啊,我就是石锤,刘凯仁将军,不知道你跟刘凯德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弟弟,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我们杀的人多了。要是都来找我们报仇的话,那我们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你今天来了正好,就让你跟你弟弟去见面吧,攻!”

    随着石锤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也全都拿出了武器,最前一排的已经把盾牌给立了起来。但是从盾牌的后面,却射出了一道道的白光。

    刘凯仁一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飞了起来,其它的舞空级高手也全都飞了起来,而那些在地面上的军队,却被这白光无情的清洗着。

    但是刘凯仁他们也没有好过。他们虽然飞了起来,但是从赵海他们的军中,也飞起了无数的人影,这些人的手里也都拿着电光法阵,直往刘凯仁他们射来。

    刘凯仁他们手里都拿着一面小盾,用来挡住电光法阵发出来的白光,这也是他们之前总结出来的方法。上一次刘凯德用电光法阵对付那些舞空级高手的时候,那些舞空级高手,就是用手里的盾牌挡住了他们的攻击,而且效果十分的不错,所以这一次来攻击,刘凯仁让每一位舞空级高手,都带了一块小盾,因为他知道。他们来对付赵海他们,一定会被电光法阵攻击,这盾牌就可以最大可能的保护那些舞空级高手的安全。

    事实上刘凯仁也跟其它的圣院中人一看,看不起那些普通的士兵,看不起那些平民,在他们看来,那些普通的士兵和平民。无非不是一蝼蚁一样的东西,根本就不能算是人,只有达到了舞空级,才会被他们用正眼看看。

    不过这一次刘凯仁却实是想错了。他们以为只要拿了盾牌,就能挡住电光法阵了,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现在赵海他们已经有了火系法阵,这火系法阵是可以产生爆*炸效果的,所以他们刚刚拿出盾牌不长时间,正准备挡着电光法阵的时候,突然几声爆*炸声传来,随后就是几声惨叫。

    刘凯仁转头一看,发现几个舞空级高手,已经被电光法阵给射死了,刘凯仁睚眦欲裂,他马上举着盾牌,大声道:“进攻!”说完领头往那些**帝国的舞空级高手冲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几颗很大的白色光球突的一下射到了他们中间,接着那些白色的光球一下就爆*炸开了,随着几个白球的爆*炸,刘凯仁就发现,那些在白球附近的舞空级高手,突的一下就死了一片。

    一看到这种情况,刘凯仁的头皮不由得一阵的发麻,他知道如果在不能冲出去,他们这些人就完了,所以刘凯仁马上大声道:“冲啊,快冲出去,在不冲出去,大家就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他的话音刚一落,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降者免死!”刘凯仁一看,说话的人正是石锤,刘凯仁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的绝望。

    在说赵海这头,那些断河级高手往前一冲,一群白色的光球就迎而来,连给他们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当那些白色的光球炸开的时候,那些断河级高手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护罩,啪的一下就炸开了。

    那些断河级高手被这一下弄得身形一震,很多人的嘴角都挂上了血丝,随后他们就发现,自己在一次被包围了。

    赵海看着那些断河级高手,沉声道:“各位都是断河级高手,我实在是不忍心杀你们,你们修练到今天这种成度,都十分的不容易,只要你们能投降我,那我赵海可以保你们姓命,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那些断河级高手都面面相觑,从来都没有人这么跟他们说过话,现在赵海这么一跟他们说话,这让他们十分的不适应。

    领头的那些断河级高手,两眼血红的看着赵海,他突的哈哈大笑道:“赵海,你不要得意,你刚刚用的东西,应该是我们圣院的阴影炮改的东西吧?哈哈哈,你唬不了我,阴影炮的威力虽然很大,但是每一次发射,都需要准备很长时间,上一次你们不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这才把刘凯德给打败了吗?现在用阴影炮改的东西来对付我们,这一次发射之后,你们怕是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在发射一次吧?赵海,你骗不了我们的。”

    赵海看着那个领头的断河级高手,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用的武器,确实是阴影炮改装的,每一次发射之后,也需要一定的冷却时间,但是你不会认为我们只有那么几门炮吧?”

    那个领头的断河级高手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不过他还是冷声道:“我就不信你们能制做出多少阴影炮。要知道阴影炮可是很难制做,各位,杀啊,杀出去我们就能回去了。”

    赵海看着那个领头的断河级高手,忍不住叹了口气,扫着他身形一让。那些正准备在一次发起冲锋的断河级高啤,却一下就停在了那里,一脸惊恐的看着前面,他们不能不感到害怕,因为就在他们前面,一排排的阴影炮,正摆在那里。一眼望上去,最少有千门之多。

    那些断河级高手可是看得清楚,刚刚攻击他们的阴影炮,怕是只有百门左右,只有百多个白球,如果而现在摆在那里了阴影炮可是足有千门之多,也就是说,像刚刚那样的攻击。他们最少还可以发动十次左右。

    刚刚那一次攻击,就已经把他们护体能量给打散了,还让他们受到了一定的震动,要是在来几次的话,他们还能不能活了?

    最主要的是,那千门阴影炮,是可以一齐发射的。百米左右发射就那么可怕了,要是千门一起发射,那得多么可怕啊。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那些断河级高手才停了下来。他们虽然高傲,但是他们可不傻,明知道前面有那么大的危险,还往前冲,那不就是傻子吗?

    赵海看着那些断河级高手,沉声道:“怎么样?各位,我赵海并不是没有能力杀你们,只是不想这么做罢了,如果你们还要往外冲的话,就不要怪我赵海不客气了。”

    那个领头的断河级高手,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赵海,你想的到美,想我武天林,出生在圣院,长在圣院,是圣院把我培养成一个断河级高手的,如果我背叛了圣院,那我成什么人了?我还佩成为一个断河级高手吗?今天我就算是拼得一死,也绝对不会投降,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这人身后的那些断河级高手,都大声道:“是!”

    赵海看了那些断河级高手一眼,点了点头道:“好,我佩服各位,各位想当烈士,那我也没有不成全的道理,杀!”随着赵海的一声令下,那些阴影炮马上就开炮了。

    而那些断河级高手也动了起来,他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赵海,他们也不打算往外冲了,就直往赵海杀了过去,不管赵海往那个方向躲,他们就直冲着赵海而去。

    赵海一看这种情况,不由得仰天长笑道:“好啊,看来各全是想拉我做垫背的,可惜啊,你们打错算盘了。”说完赵海身形一动,他的手里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链锤,随后他身形一动,直往那些断河级高手攻去,在攻过去之前,赵海还沉声道:“阴影炮射击不要停止。”说完他已经与那些断河级高手战在了一处。

    那些断河级高手一看到赵海冲过来的时候,还感到十分的高兴,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杀了赵海,那就算是他们都战死了,那也值得了,但是这一与赵海交上手,他们马上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赵海实在是太滑溜了,他们根本就打不到赵海,而赵海手里的大锤攻击起来,却是势大力沉,就算是他们挨上一锤,那都感到十分的难受,要是真的被赵海连续攻击几下的话,那他们就有可能受伤。

    力量,速度,灵活,在这一刻好像是被赵海给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那些断河级高手发现,自己还真的奈何赵海不得,而且他们除了要面对赵海的进攻之外,还要面临着那些阴影炮的攻击,下面那些开炮的士兵,真的像赵海的命令一样,没有停下阴影炮的攻击,那些断河级高手,本来是不知道赵海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的,因为那等于赵海自己也要受到阴影炮的攻击。

    但是与赵海一交上手,那些断河级高手马上就明白了赵海的意思,那些阴影炮竟然攻击不到赵海,他可以十分轻松的让过阴影炮发出来的白色光球,就算是那些白色的光球爆*炸了,产生的余波,也对赵海没有什么伤害,相反的赵海好像还可以利用那些余波的冲击力,进攻躲避,让他们想要攻击赵海都不可能。

    一个个的断河级高手被阴影炮打死了,要不就是被赵海抓住机会,用链锤给扫死了,而他们却连赵海的衣角都没有摸到,这让那些断河级高手的心,也跟着直往下沉,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赵海竟然如此的强悍,要知道现在他们可是在围攻赵海,虽然有阴影炮帮着赵海,但是他们的攻击,也绝对是不容小视,在这种情况下,赵海依然可以做到游刃有余,这就不得不说赵海有多强悍了。

    因为赵海他们的阴影炮是分十次发射的,在加上现在阴影炮的冷却时间已经很短了,所以阴影炮的白色光球,几乎可以做到,不间断的发射,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断河级高手只会更加的难受,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到这种地步。

    就在赵海把领头的那个断河级高手,给一锤打死之后,省下的那些断河级高手,也没有心情在进攻了,他们中的一个突的大声道:“降了,我愿意投降了!”

    这个声音好像是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快的又有几个断河级高手投降了,而那些投降的断河级高手,赵海也就不在攻击他们了,让他们可以从容的退出圈外,不过他们退出圈外之后,马上就会被几个赵海这里的断河级高手给围住,接着封住他们身上的能量,然后把他们带到了一旁给看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刘凯仁他们的情况也十分的不好,赵海对付那些断河级高手,只用了一千门阴影炮,而他们现在可是有一万门阴影炮呢,赵海虽然没有把所有的阴影炮都用来对付刘凯仁他们,却也用了两千门来对付他们,也是分为十组,不停的攻击,这让刘凯仁他们的损失重大,一千名舞空级高手,已经死了一半以上了,而石锤的那句降者不杀,还在那些人的耳边,现在已经有一些舞空级高手动了心思了,他们也不想死,现在十分明显的,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在打下去就是一个死,他们自然不想这样死,所以他们已经想要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