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佩服
    随后几天的战斗,一直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圣院一想的想要攻城,但是他们在攻城之前,先要把城外的壕沟给填上,之前他拉填的壕沟还算顺利,但是到了床驽可以对舞空级高手产生威胁的位置,他们填壕沟就不那么顺利了,他们白天把壕沟给填上,赵海他们晚上就会在挖上,然后他们白天在填上,赵海他们晚上在挖开,双方感觉并不像是在攻城,而是在进行一场挖沟、填沟的游戏。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双方的兵力相差不大,而且赵海他们的手里,还有床驽,不要小看了床驽,床驽连舞空级高手都能对付,可不是普能的东西,最主要的是,圣院大军中的床驽,没有办法压制赵海他们城中的床驽,虽然双方的床驽数量可能有一些问题,但是他们却一直没有办法压制赵海他们城中的床驽。

    之前年一九进攻南华门,之所有几次都攻上了城墙,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床驽,把对方的床驽给压制住了,让对方的床驽没有办法进行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投石机称机推上前去,对城里的进行投石攻击,然后在攻城。

    而现在圣院的床驽没有办法对城里的床驽进行压制,城里的床驽可以一直的攻击,这样圣院的人,就没有办法把投石机和楼车这样的攻城器推上去,就算是推上去,最后也难免被床驽射出来的火箭给烧掉,所以圣院这些对于攻城,可以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其实赵海他们的床驽,之所以不被对方的床驽给压制住,全都是因为他们有结界法阵。结界法阵帮他们挡住敌人的床驽攻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赵海他们的床驽一直没有被对方压制。

    圣院不知道赵海他们是如何做到,不对自己的床驽给压制住的,他们还想当然的以为。赵海他们是靠着人命,才让他们的床驽一直不被压制,却根本就不有想过结界法阵。

    圣院也有研究法阵,但是他们的研究成果,却并不是十分的好,最起码他们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研究出结界法阵来。

    没有结界法阵,就不像向赵海他人这样,根本就不用担心敌人的攻击,他们只需要攻击敌人就可以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他们才能在与敌人的对攻之中不落下风。

    圣院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也派小队的舞空级高手,想要攻击几座城市,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成功,孔明灯的出现,让他们夜袭的可能降到了最低,当然,孔明灯并不难学。他们现在也学会使用孔明灯了,所以他们大营也不用担心会被对方攻击了。

    可是问题在于,他们现在是处于进攻一方,他们不能夜袭,只能白天规规矩矩的来进攻,可是现在他们连对方的床驽都解决不了,那还怎么进攻?他们到是想不管对方的床驽,直接硬攻,大不了多牺牲一些人就是了,在他们想来。只要把投石机给推上去,那么他们就一定可以把对方的床驽给压制住。

    可惜的是,他们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第一个问题就是壕沟的问题,投石机并不是那种可以随意移动的东西。他在投石的时候,是需要固定好的,在加上投石机都十分的重,所以想要在不把壕沟给填上,就用投石机攻击城市,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在填沟的时候,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圣院也试过,不去管伤亡,就是要把壕沟给填上,然后在把投石机给推上去,直接向城里进行攻击,可是最后的经果就是,投石机刚刚推上去不久,就被城里射出来的火箭给点燃了,就边楼车,云梯这些攻城器械,全都被点着了,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

    最可恨的是,圣院不知道赵海他们在火箭上使用了什么东西,一般的火箭,都是把布沾上油之手,缠在箭杆上,然后把布给点着,这样箭射出去之后,布还在着,等到箭射到了东西,布就会把那东西给点燃,这就是一般的火箭。

    可是赵海他们用的火箭却不一样,他们用的火箭上,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在遇到东西之后,他会猛的一下爆开,接着被他射到的东西,就是被一片火海给包围,而且这种火还十分的毒,很不容易扑灭,要是沾到人身上,他还会一直着,就算是你在地上打滚都不能把火给扑灭,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赵海他们这些驽箭还真的是特制的,一般的驽箭都是在箭头上缠布,只有人攻城的时候,才会在箭头那里带绳子之类的东西,但是赵海他们的这些驽箭却不一样,他们的驽箭在箭头这里,却是装了一个个泥珠一样的东西,在这个泥珠里,装的是一种胶和油的混合物。

    这个泥珠也是由米汤和的泥,所以泥特别的粘,然后在箭头那里在缠上一些布,在把布给点着,这样箭射出去之后,一射到什么东西上,泥珠马上就会爆开,里面的油就会溅出来,然后被布上的火给点燃,这就成了圣院的人,感到十分头痛的火箭。

    这种火箭因为油是特别调制的,沾到人身上之后,就像是胶一样,很难弄掉,在加上有油,又不容易灭,所以这火箭才会让圣院那么头痛。

    不过这种火箭的制做成本也是十分高的,要用到油,还要用到胶,还有用到米,还要用到布,那一样东西都需要钱,制做成本比普通的火箭可是要高上很多。

    这种种的原因加起,让圣院的进攻难有寸进,而圣院的人却并不知道,现在赵海他们已经不在城里了,城里负责指挥的是石锤,赵海已经亲自带着人去了圣院的粮道那里,亲自去踩点儿。

    用了几天的时间,赵海把几条公路都给看了一遍,然后选出了最合适的攻击地点,同时记下了几条公路的坐标,这才回到了城里。

    这时城里的人也都准备好了,一共五百人,每个人都有一件随身传送阵,一个攻击法阵,除了这些之外,所有参与进攻的人,每个人还都分到了一个护具。

    这护具其实就是一面小盾,不过制做的到是十分的精良,里面只有一个法阵,不过这种盾已经是秘境里淘汰的产品了。

    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赵海这才带着计算着时间,等到确定那天是圣院的运粮车队要给圣院的大营运粮的时候,他这才带着众人去那三条运粮的官道埋伏。

    众人到了埋伏的地点之后,都对那里进行了一翻伪装,然后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运粮车的到来。他们选的伏击位置,正好是那几座城与大营的中间位置,这样不管是大营还是那几座城,想要来支援运粮队,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一段时间,足够他们做很多的事情了。

    赵海为了这一次的行动,还特意的给每个队里的人准备了几次特别的攻击法阵,这个攻击法阵,威力到并不是十分的强,但是他攻击却是有属性的,是火属性的攻击法阵,可以直接放出火焰,这火焰可以攻击那些普通的士兵,也可以用来烧粮。

    不过这种法阵对于舞空级高手的攻击力并不是很高,舞空级高手只要做到能量外放,就可以破掉这火焰,这法阵也不是赵海发明的,是**城邦的几个阵法师发明的,现在还处于试验阶段,还可以在完善一些。

    虽然只是试验他阶段的,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是赵海还是十分的高兴,这是**城邦的阵法阵,第一次制做出法阵来,虽然有一些缺点,但是赵海还是给与了表扬,不过他并没有帮着他们直接把法阵给改好,因为那样只会让他们失去创造力,赵海没有提出任何的改进办法,到是让他们制做了一些试验品,然后直接就拿到了战场上。

    赵海坐在一棵大树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其它的舞空级高手,也都坐在赵海周围的一些地方,不过都隐藏了起来,最起码从空中是很难发现他们的,不过这些人现在到都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赵海。

    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手里的盾就是赵海制做的,里面可有法阵,那就相当于法器了,法器啊,虽然这是最简单的法器,却也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惊喜了,以前灵兵界这里一共才有多少法器,所有法器全都控制在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手里,一般都是一个城邦的老祖才会用,像他们这样的人,只听说过法器,就连见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说用了,现在他们手里却多了一件法器,虽然说只是最低级的法器,却也让他们感到十分的兴奋了。

    战场那里,圣院的大军难有寸进,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伤亡还十分的小,现在几座城里的士兵,已经完全的不在害怕打仗了,甚至他们还有一些期待,要知道这些士兵,可全都是见过血的,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这样打仗,这跟他们以前参加过的战斗,完全的不一样,所以几座城里的士兵,士气十分的高涨。

    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赵海带来的,更不要说赵海现在还是灵兵界第一大城邦的城主了,而这个城邦,完全是他一手一脚建立起来的,从一个蛮荒之地崛起,到成为整个灵兵界第一大城邦,他不过用了几年的时间,这样的人,值得他们佩服,值得他们所有人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