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头疼
    唐忠看着面前已经没有办法在抢救的车队,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运粮车队竟然会被人攻击,而且攻击的哪此的撤底,一个人都没有能跑得了,最主要的是,对方十分清楚他们的运粮路线,几乎是在同时动手的,也是在同时得手的。

    现在唐忠还不知道自己这一方的舞空级高手损失了多少,不过想来损失的不会太少,不然的话一定会有人去军营那里,他也可以遇到,可是他这一路上却没有遇到一个舞空级高手,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他们的损失一定很大。

    三只运粮队,一万五千名普通的士兵,在加上一百五十名舞空级高手,这要的损失真的是太大了,这一次他们出征,进攻亚龙城邦,从最一开始打到瑞士,对方也没有损失这么多的舞空级高手,现在却一下就损失了这么多,这让他的脸色如何能好看。

    唐忠四周站着一些舞空级高手,人数超过三百,所有人都没有出声,不过他们都脸色阴沉的看着正在着火的车队。

    正在这时,一个人走到了唐忠的身边,对唐忠道:“将军,问过老家了,没有人回去,怕是全军覆没了。”

    唐忠两眼一凝,接着长出了口气,沉声道:“一百五十人啊,一百五十个舞空级高手啊,那不是一百五十头猪,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被灭掉?难道对方出动了上千人不成?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让人感到意外。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百五十名舞空级高手。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被人给灭了,虽然这一百五十人是分开的,每一队只有五十人,但是那也是五十人那,五十个舞空级高手是那么好消灭的吗?为什么对方可以这么轻松的就把五十个舞空级高手给消灭掉?

    唐忠看了一眼车队,他知道以他们现在的人数,根本就没有办法救火,而那些战士的士兵。全都被掉进火堆里了,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人逃出去,不过大概的看了一眼火堆里那些被烧死的士兵数量,唐忠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唐忠转头对其它人道:“回营,然后我跟后营联系一下在说。”说完转身往大营的方向飞去。

    不一会儿唐忠就回到了大营,大营现在看起来虽然十分的安静,但是唐忠却感觉到,大营里好像有一丝不安的感觉,唐忠马上就把各城邦的将领都集中到了中军大帐。

    那些人到了中军大帐之后,全都对唐忠一抱拳道:“见过将军。”唐忠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众人坐下了。这些人叫唐忠将军也没有叫错,因为唐忠是被圣院认命为灭匪将军。总领三军,剿灭反圣院联盟。

    要说起来,唐忠这个人实力还是有的,他跟圣院的院长一样,都是唐家人,而且他还是唐家天赋比较好的一个弟子,但是后来他进了秘境,在秘境里,他的实力虽然增加了一些,但是他却没能成为一个断河级高手,要反的,他在秘境里上过前线,与秘境里的野兽做过战,在那个时候,他指挥做战的天赋就显示了出来,在秘境之中,他也算是一号人物,只不过那时秘境之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是用假名字去的。

    后来他出了秘境之后,又去了几个与圣院关系特别好的城邦进行锻炼,就是锻炼他的指挥能力,可以说他是整个圣院最会指挥打仗的也不为过。

    上一次年一九出兵攻打南华城邦,守在南会门那里的,就是唐忠,他守城的时候真的是十分的厉害,把年一九的大军生生的给挡在了那里,任年一九想什么办法都没能攻破南华门,最后大败而归。

    随后又是他指挥追杀反圣院联盟败军,指挥进攻亚龙城邦,指挥大军在这里与反圣院联盟大军对持,可以说他的指挥做战能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唐忠等所有人都坐下后,开口道:“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的粮队被攻击了,而且可以说是全军覆没,最起码到现在我们没有找到一个活口,大家都说说吧,对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说完唐忠看了众人一眼。

    众人都低头想着这件事情,他们现在对唐忠到是挺佩服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唐忠也打败了反圣院联盟的几十万大军,他的威望也是这样建立起来的,虽然这一次的进攻并不顺利,但是这对于唐忠的声望却没有什么影响,这一次他们的兵力本身就与对方差不多,还是在对方的地盘上进行做战,所以进攻不顺也是正常的。

    所有人都知道,处于进攻一方的,兵力要是不足,想要把对方给打败可是十分困难的,除非对方的军队弱的不像话。

    显然反圣院联盟的大军并不弱,而且兵力也十分的充足,要加上他们这一次还没有内奸配合了,所以进攻不顺也实属正常。

    好一会儿大帐之中,才有一个将军开口道:“将军,这一次的事情,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瞒着了,因为现在大营里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粮队被攻击了,想瞒也瞒不住,在加上我们几天送一次粮,大营这里的人都知道,现在空然没有来送粮,士兵一定会知道的,与其瞒着,让士兵心里不安,不如告诉他们我们的粮队被攻击了,反正我们营中的存粮充足,只要让后方尽快的送一批粮食来,就不用担心士气问题了。”

    唐忠点了点头,沉声道:“好,这件事情我本来也没想瞒着,想瞒也瞒着不住,直说最好,还有什么意见吗?”

    另一个将领道:“将军,我看我们现在还是应该想办法解决粮道的问题。保证粮道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次对方得手了。他们也尝到了甜头,我认为对方一定不会放弃的,他们一定还会行动,所以如何的保证粮道的安全,就成了问题。”

    唐忠点了点头道:“启动备用粮道,从另几条路上尽快的运一批粮到大营来,稳定军心,同时我们由攻转守。加大粮道安全的控制,还有人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都摇了摇头,这是他们现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还真的没有别的意见了,唐忠点了点头,沉声道:“好,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办了,从今天开始,不要在攻城了,全力的守好大军。同抽出六万大军来,沿三条粮道。往后方粮营那里进行排查,看看这一路上有没有可疑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抽出六百名舞空级高手配合他们,去准备吧。”众人都站了起来,冲着唐忠一抱拳,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唐忠这才拿出了一个随身传送阵,写卫封信,然后直接用随身传送阵送了出去,把这封信送出去之后,唐忠又写出卫封信,然后调整了一下随身传送阵的坐标,在一次把信给送了出来,送出了两封信之后,唐忠长出了口气,他真的感到很累。

    年一九进攻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但是那时唐忠却不太担心,因为年一九的阵中有折家家主他们在,他可以了解到年一九的一举一动,年一九要用什么方法进攻,他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他可以跟据他们的情报,做出相应的布置,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

    但是他没有想到,年一九他们败退回去之后没有多长时间,年一九竟然就被赵海给灭掉了,赵海还成了反圣院联盟新的盟主,他本来想通过家族联盟向赵海施压,让赵海尽快的来到前线这里,他称着反圣院联盟内部动荡的机会,一举攻破反圣院联盟。

    但是他没有想到,赵海确实是来到了前线,但是他一到前线竟然直接就把家族联盟给灭了,这让唐忠一下就失去了眼睛和耳朵,他不知道赵海他们的计划,这让唐忠有一些担心,但是他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战胜赵海。

    可是真正的与赵海交上手之后,唐忠这才发现了赵海的可怕之处,赵海真的是太可怕了,只用了一个扰敌之计,就让他们不得不后退三十里去休整,等到休整好了,回到了前线,却发现赵海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办法,就那壕沟的运用,就让唐忠感到无比的头痛,现在赵海又开始攻击粮道了,说实话,唐忠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虽然说唐忠没有与赵海见过面,但是对于赵海他并不陌生,可以说圣院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赵海要有一大半的责任,圣院现在有无数人想要把赵海给弄死,但是却一直没有成功。

    之前他们还想利用家族联盟,直接就把反圣院联盟给灭了,但是赵海却直接就把家族联盟给灭了,这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唐忠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唐忠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无力感,赵海用的招术其实都十分的简单,他守城的招式就那么几种,可以说都是守城必用的招式,可就是这种招式,却让人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而唐忠从建立粮道开始,就想过他们的粮道可能会被攻击,所以每一只运粮队,他都派了五千士兵护卫,还有五十个舞空级高手,可就算是这样,他们的运粮队依然被攻击了,甚至全军覆没了,这让唐忠着实有些应付不了。

    赵海的可怕并不在于有多少阴谋诡异,而是在于就算是你知道他要干什么,却阻止不了,就算是你想到了他可能这么做,你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可是最后你依然阻止不了他这么做,这才是最让他头痛的地方。

    在大帐里坐了好一会儿,唐忠这才长出了口气,喃喃道:“希望这一次的布置,能让他知难而退吧,不然的话大军就危险了。”唐忠十分的清楚,如果最近不能有粮食运到大营来,那对于大营的士气影响是十分大的,要是连着两只粮队都被人攻击了,那他们就真的不能在这里呆了,撤退将是他们维一的选择。

    第二天赵海早早的起来,先上了城墙,看了一眼圣院大营的动静,圣院大营的人也都起来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出营攻城,而是在营门外进行着操练,他们操练的距离,离营门还十分的近,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就知道对方是不会在进攻了,打算死守大营了。

    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到是一个有意见的人,知道现在不是进攻的进候,所以干脆就退了,呵呵,有点意思。”说完下了城墙,回到了城主府,把各城邦的将领都召到了城主府里,准备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

    等所有人都到了之后,赵海看着众人道:“昨天攻击圣院的粮队,看起来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他们今天没有在来攻城,大家也要做好准备,如果我们在得手两次的话,对方可能就要退了,我们要做好攻击的准备。”

    众人轰的应了一声,赵海摆了摆手道:“别高兴的太早,要是让对方把粮草给运到了大营里,我们在想要击败对方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大家都回去吧,这几天不要去招惹他们,他们现在只是守着大营,还没有要撤退,要是这个时候他们在来一次拼死进攻的话,我们也会很麻烦,对了,各城邦的舞空级高手,还是要集中到我这里来,我们还要攻击对方的粮队。”

    众人都应了一声,赵海这才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去了,等众人都离开了大厅,赵海也来到了大厅后面的书房,把石锤和陈永合他们他们叫到了房间里,等几人到房间里坐下后,赵海看着几人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我们与对方决胜的关键,我要把全部的精力全都用来对付对方的粮道,你们几个要守好城里,同时也要注意我们后方的粮草,虽然我们的粮草都中各城邦的分配好,但是也要小心一点儿,不要被对方给攻击了,还有,也要注意一下,小心家族联盟的漏网之鱼,不要被他们趁机搞破坏。”

    几人都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赵海这才接着道:“只要坚持到对方后退,我们就赢定了,石锤,你也要多与家里联系,如果家族的传送阵做好了,马上就让他们送过来,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用得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