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营乱
    圣院,院长室里,院长与武老师坐在院长室里,院长的手里拿着一张纸,他现在正在认真的看着那张纸,看过之后,他把那张纸给了武老师,沉声道:“你看看吧,家族联盟的那些家伙发来的。”

    武老师也没有客气,接过了纸,仔细的看了起来,看过纸上的内容后,武老师微微一笑道:“家族联盟的那些家伙,还真的是很卖力气啊,院长怎么看?”

    院长沉声道:“那些家伙虽然贪心,但也正是因为他们贪心,所以他们才会更加的可靠,他们说的一定是真的,我看我们可以行动了。”

    武老师点了点头道:“是啊,可以行动了,不过院长觉得这一次我们要不要暴露家族联盟的那些家伙?要是在让他们在反圣院联盟里潜伏下去,他们立的功会更大,将来我怕不好控制他们。”

    院长沉声道:“不必,让他们接着在反圣院联盟里潜伏着好了,反正除了我们之外,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我们的人,等到我们收拾了反圣院联盟,在直接收拾掉他们就可以了。”

    武老师点了点头道:“院长原来早就定计,那好,我去安排一下,也是时候对反圣院联盟来一次大规模的反攻了。”

    院长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一次我们就是要一次大胜,先把年一九他们的粮草给烧了,然后直接派出精锐小队,对反圣院联盟内部进行攻击。在同时出兵南华门,一举把年一九他们的大军给击溃。年一九最不应该的就是跟赵海闹翻,他们跟赵海一闹翻,我们进攻反圣院联盟内部的时候,就没有人能阻挡我们了。”

    武老师沉声道:“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儿为好,赵海这个人,对我们圣院一直是最为仇视的,我们进攻反圣院联盟内部,他们可能会攻击我们。”

    院长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这一点到是不得不防,好,让出征的人小心就是了。”

    武老师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转身走了,院长看着武老师的背影,喃喃道:“天助我圣院。反圣院联盟,赵海,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完全的消灭掉。”

    而这个时候石锤他们已经离开了亚龙城邦,他们直接就去了离亚龙城邦并不是很远的奔马城邦那里,奔马城邦离亚龙城季的距离不是很远。中间只隔着两个小城邦,那两个小城邦都是属于兵微将寡的小城邦,自然不敢阻挡石锤他们,让石锤他们顺利的通过了。

    到了奔马城邦之后,石锤他们马上就坐着传送阵离开了。当时同时双方也定好了攻守同盟,一方有难。八方来援,他们现在只能抱的更紧,才不会被人欺负。

    石锤他们回到了普河城邦,把军队安排好之后,石锤马上就去见卢进言了,卢进言把石锤请到了书房里之后,看着石锤笑着道:“老石,这一次出去看来你没有吃什么苦吗?看起来跟离开的时候一样啊。”

    石锤笑着道:“能吃什么苦,无非就是天天的在自己的营地里呆着,比在这里还要安全,哈哈哈,一仗没打就回来了,除了粮草之外,没有任何的损失,噢,对了,还有几个家伙因为水土地不服闹了肚子,在没有什么受伤的人了。”

    卢进言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看着卢进言道:“不过我怕你马上就要忙起来了,城主让你做好准备,一但年一九他们失败了,圣院可能会称机进攻,你们要挡住圣院的进攻,把圣院给打退之后,在收拾巨象城邦和亚龙城邦,这是城主已经定好的计划。”

    石锤笑着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少爷果然不会在这个进候进攻,你这里也要把粮草什么的准备好,真要打仗了,那些东西的消耗就大了。”

    卢进言点了点头道:“好,我会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了,城主早就让我来安排粮草。”

    石锤点了点头,沉声道:“少爷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这一次我们可是要跟多方交战,少爷那里准备好了吗?”

    卢进言笑着道:“你说呢,城主大人早就准备好了,之所以现在没有发动,就是因为他不想把年一九他们失败的原因,都背在自己的身上。”

    石锤点了点头道:“行,那我知道了,放心好了,我会准备好了。”说完站了起来,冲着卢进言一拱手,转身离开了。卢进言看着石锤的样子,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而这个时候的年一九,还在前线那里训练军队呢,当然,他也一直都在注意着反圣院联盟里的情况,特别是**城邦的情况,听说石锤他们已经回到了普河城那里,而**城邦却一直没有动静,他这才安心。

    现在他每天都在加固大营,训练军队,事实上年一九也不是一个笨蛋,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当上这个盟主了,这一次石锤他们离开,反到是给他提了一个醒,石锤他们离开,看起来好像是在跟他生气,可是根本的原因还在进攻南华门上。

    如果南华门十分的好进攻,石锤他们用不了多大的力气就可以把南华门给拿下,那么他们还会走吗?显然是不会的,他们一定会进攻南华门,拿下南华门,这样不但可以打他的脸,而且还可以得到一批战功,最后他还不得不给对方应有的奖励。

    而现在石锤他们宁可跟他闹翻,也不想去攻打南华门,这就已经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南华门真的很难打,想要打下南华门,损失会很大,也正是因为损失太大了,所以石锤他们宁可跟他闹翻也不会去进攻南华门。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年一九才会改变自己的计划。他不会马上就进攻南华门了,而是做好了长期做战的准备。长期做战,就不可能只是他们进攻,对方防御了,对方也一定会进攻他们,他们加固了营寨,自然就可以挡住对方的进攻了。

    不得不承认,年一九虽然不是一个军事上的天才,但是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政客。他从石狂他们的反应之中,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已经十分的不容易了。

    前线这里经过这些天的训练,到是真的做的很不错,士气恢复了不少,这到是让年一九最为高兴的事情。

    不过年一九也没有在贸然的进攻南华门,不过他到是让舞空级高手对南华门进行了几次侦察。不过效果并不是十分的好,南华门那里有多少兵力,现在他们还没有办法侦察出来,因为那些舞空级高手,不敢离南华门太近。

    对于这种情况,年一九也是十分的无耐。不过现在他的耐性到是比之前好多了,所以他也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做好了长常僵持的准备。

    但是年一九做好了准备,其它城邦的人却没有做好准备,要知道他们只是一个联盟。这一次出兵,是各城邦都派兵。各城邦都出物资,而大军在前线停留,每天消耗的草粮数量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粮草又分配到各城邦,由各城邦一起出粮,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他们可是想通过这一次的打仗发财的,可不是想在那里空耗粮草的。

    所以各城邦开始对年一九施压,想让年一九尽快的进攻,这到是让年一九左右为难了,他知道现在进攻南华门,还是没有什么把握的,但是不进攻,那些城邦的城主又不会放过他,这让年一九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

    最后年一九不得不应付那些城主,每天派了一部分进行试探生的进攻,因为进攻的速度并不猛烈,所以伤亡也不大,而且年一九还可以借这个机会,训练一下各城邦军队的配合。

    时间悠悠,转眼之间石锤他们离开前线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前线这里虽然又开打了,但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又方都没有出现什么伤亡,双方也一直保持着克制。而反圣院联盟里,却是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但是年一九却感觉不好,十分的不好,现在各城邦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了,无非就是让他马上进攻,但是年一九却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全力的进攻,因为全力的进攻,伤亡就会很大,到那个时候,各城邦一定还是不会放过他。

    现在年一九已经在没有一点刚刚当上盟主时的意气风发了,每天光是应付各城邦城主,就让他焦头烂额了。

    正在年一九坐在大帐之中,为那些城主的事情烦恼的时候,突的听到营中乱,年一九一愣,接着他马上就走出了大帐,一出大帐就发现整个营地乱成了一团,有一些士兵正在四处的乱跑,还有一些士兵更是惊慌的大吼大叫,整个营地乱成了一锅粥。

    一看到这种情况,年一九不由得头皮一阵的发麻,虽然他打仗的次数不多,但是一看到这种情况,他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两个字,炸营!

    整个营地要是在这么乱下去,那就完了,一想到这里,年一九马上大声道:“安静,都给我安静,各营军官马上出面,把自己的军队都集合起来,统一管理,在有敢乱喊乱叫者,斩!”年一九十分的清楚,这种情况要不能尽快的平静下来,那营地就危险了。

    随着年一九的话,各营的军官马上就出面了,在那些军官的喝止之下,整个营地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不过这时各城邦的将领却全都聚到了中军大帐这时。

    年一九看着巨象城邦的一个将领道:“秦将军,这是怎么回事儿?营地为什么乱了起来?”这个秦将军本身就是他的手下,所以年一九对他说话自然也不用客气。

    秦将军看着年一九的样子,苦笑了一下道:“城主大人,你还是自己来看看吧。”说完秦将军往营地后面指了指。

    年一九有些不明所以的往前走了几步,随后往营地后面望去,这一看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就见远处的天空只,红光映天,烟尘滚滚,好像是着了大火的样子,最一开始年一九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随后他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那火光冲天的地方,正是他们存粮的那几座城市,一想到这里,年一九的脸色也不由得变了。

    这时其它几个城帮的将领也都到了中军大帐这里,那几个将领的脸色也都十分的难看,年一九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进帐在说。”说完他当先走进字中军大帐,其它人也连忙跟着,不过他们一个个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眼神之中还透着一丝的惊慌。

    等所有人都到了中军大帐,坐下后,年一九马上就对折家家主道:“折家主,那里可是着火了?着火的地方,可是我们存放粮草的地方?”

    折家家主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道:“是,盟主,那里就是我们存放粮草的地方,怕是那里出事儿了。”一听折家家主这么说,整人大帐一下就乱了起来。

    年一九也是一阵的慌乱,不过他毕竟是一城之主,他马上就平静了下来,接着沉声道:“安静,马上派出舞空级高手,去那几座城市那里察看情况,看看是什么人所为,快。”

    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年一九接着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粮草被烧了,那我们在这里在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传令下去,各营整军,明日我们退兵。”年一九的命令一传下去,其它人马上就应了一声,接着全都出了大帐。

    年一九一看那些将军的样子,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他不善长打仗,但是他也十分的清楚,像他们现在这样撤退,并不可取,可能会让对方抓住机会,从后面他掩杀过来,到那时他们的大军怕是就要大乱了。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住军队了,而且让任何一只军队留在后面阻击敌人,怕是都不会有人答应,因为所有人都想早一点回到自己的城邦。

    年一九没有办法命令他们,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善人,所以他马上就把秦将军给招到了自己的身边,对秦将军道:“秦将军,马上通知部队收拾东西,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收拾好东西,马上离开营地,绝对不能落到最后,不然的话我们就危险了。”

    秦将军一听年一九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不过他马上就明白了,他毕竟是军中宿将,他知道年一九是什么打算,他马上就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大帐去安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