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办法
    让舞空级高手站在第一排,挡住那里滋木,这也是目前年一九他们能想出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谁让那些滚木实在是太凶残了呢,除了舞空级高手,一般的士兵还真的是很难挡得住滚木的冲击。

    年一九和大帐里的人,都在想着这个提意他,看看这个提议靠不靠谱,但是他们想了半天,发现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在没有别的方法。

    而且就算是舞空级高手,要出手的话,也要几个人同时出手才行,一个两个人出手都不行,这种靠着山势,借着木头的重量,形成冲击力的武器,还真的是很难对付。

    年一九是同意使用这种方法的,但是他也知道,他说的可是不算,而且如果是因为他拍板决定用这种方法的话,那么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的话,那责任可就全都是他一个人的了,所以他没有直接同意这种方法,而是转头对众人道:“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大帐里又是一阵的沉默,其实不只是年一九不想担责任,其它人也是一样,年一九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大家觉得这种方法可行吗?如果大家觉得这种方法可行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使用这种方法,如果大家觉得这种方法不可能的话,那就提出可行的方法来。”

    依然没有人说话,年一九脸色一冷,接着他转头对吴将军使了一个眼色,吴将军就是牛头领城邦的那个将军,年一九就是让他来领个头。如果大家都一直不说话的话。那这个会不没有办法在开下去了。

    吴将军也知道年一九的意思。他到是无所谓,事实上牛头领城邦只是一个小城邦,如果不是因为年一九的关系,他们在这样的会上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现在年一九让他说,那他就说好了,所以吴将军了没有犹豫,直接开口道:“我同意这个提议。这是目光我们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想在尽快的解决掉南华门,现在就只能用这种方法破了滚木阵。”

    果然,他这一开口,其它人也都差不多知道年一九的意思了,所以大家也都开口同意了这个提议,年一九他也就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随后年一九就分了一些舞空级高手,让他们明天在大阵之前行动,就是专门为了破滚木阵的。

    散会之后。石锤他们回到了自己营地的帐篷里,到了大帐里坐下后。陆远开口道:“石将军,你认为这种方法可行吗?”

    陆远就是鹿鸣城邦的领军将领,很低调的一个人,石锤想了想,沉声道:“看上去应该是可行的,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是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石叶有些不解的看着石锤道:“为什么?就算是让那些舞空级高手参战,从而引得对方也派舞空级高手参战,那也没有什么啊,反正早晚都会有那么一天,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石锤摇了摇头道:“不是因为这个,我是担心,对方能想出这种滚木攻击的方法,那么可能会有后招,要是派出舞空级高手的话,那些舞空级高手可能会有危险。”

    石叶一愣,接着有些不解的道:“会有危险?舞空级高手能有什么危险?这种滚木阵,应该对舞空级高手形不成什么威胁吧?”

    石锤沉声道:“你本身就是一个舞空级高手,你认为这种滚木阵可以对你形成威胁吗?当前,这前题是你不能飞起来?”

    石叶想了想,沉声道他:“如果是我一个人,还不能飞起来的话,我是没有办法挡住这个滚木阵,不过就算是我不起飞的话,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是几个人配合的话,那档住这个滚木阵,是没有问题的。”

    石锤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你与其它人之间相互配合是不是能那么顺利,如果你们之间的配合十分默契的话,那自然是没有问题,如果不够默契,那么想要档住滚木阵,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第二就是,如果敌人有后手怎么办?不说别的,要是万一他们把滚木给点燃,那你们要怎么应付?”

    一听石锤这么说,石叶他们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石叶沉声道:“应该不能吧?那些滚木我都看过了,好像还是湿的,怎么可能点燃呢。”但是这话说完,石叶不后悔了,他也是一个领军将领,他太清楚了,有许多的方法可以把那些滚木给点燃,而点燃后的滚木阵将来更难抵挡。

    陆远脸色难看的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这种滚木了吗?”

    石锤沉声道:“办法一定是有的,就我想到的就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让舞空级高手飞到天空中,称着对方刚刚把滚木给放出来,还没有形成冲击力的时候,就用标枪之类的东西,把他给钉在地上,让他不能借着山势冲起来,另一种方法就是,打造一些冲车,在冲车的前面形成一斜面,然后让普通的士兵推着往山上冲,推车的人要多,车要结实,这样等到滚木冲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用冲车挡住滚木了。”

    一听石锤这么说,石叶他们几人都是一愣,随后他们想了想,发现这两种方法还真的可能,那滚木冲击起来是十分的强悍,但是如果让他们冲击不起来呢?如果挡着滚森的人足够多呢?那这种滚木阵还真的不难破。

    几人也都松了口气,只要能破了滚木阵就好,那怕是年一九不用他们的方法,只要他们自己知道如何的破滚木阵,他们的心里也就有底了。

    几人又商量了一下,就早早的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休息去了,第二天一早,他们依然早早的起来。准备看看今天年一九他们会怎么破滚木阵。

    年一九他们依然是那个时间起来吃饭。然后列阵。接着大军开始往山上开进,这一次不同的是,几十年舞空级高手站到了大阵的前面,随着大阵缓缓的前进,一看到这样的布置,石叶他们都不由得点了点头,他们现在也觉得,这种布置有点傻。

    正在这个时候。山上在一次放出了滚木,看着那滚木往下冲的样子,年一九他们大阵之中,不由得出现了阵阵的骚乱,还好很快就被弹压下去了,而走在前面的那些舞空级高手,也是脸色凝重。

    正在滚木往前滚动的时候,突然从南华门的城里,射出了一排排的火箭,这些火箭的目标不是大阵。而是那些滚木,很快就有火箭射到了滚木上。那些滚木马上就被点燃了,滚木马上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很显然滚木已经被火油给浸过了,所以才能这么快就燃烧起来。

    等到滚木一烧起来,走到大阵前面的那些舞空级高手,脸色一下就变了,要是普通的滚木,他们还可以挡住,但是这着起来的滚木,他们怎么挡?那些舞空级高手想都没想,直接飞了起来。

    但是等那些舞空级高手刚刚飞起来的时候,突的从城里射出来了一只只的驽箭,那些驽箭的目标就是那些舞空级高手。

    那些舞空级高手没有想到,城里的驽箭射出来的时间会这么的准,他们马上就迎来了驽箭的攻击,几个舞空级高手一进不查,直接就被驽箭给射了下去。剩下的那些,也马上就往驽箭的射程之外飞去。

    但是下面的人,却没有人去注意那些舞空级高手的情况,因为现在大阵正在面临着火滚木的冲击。而这时大阵早就已经乱了,大阵里的士兵,全都四散而逃,可就算是这样,依然被火滚木给撞石无数,联军在一次大败而归。

    砰!年一九一脚踢翻了自己面前的桌子,大声道:“区区一个滚木阵,竟然没有办法破掉,我们大军在这里已经停留多长时间了?在这样下去,我们还怎么打下南华城邦?可恨,太可恨了,如果让我攻进南华城邦里,我允许大家不封刀!”

    一听年一九这么说,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他们的脸色都是一变,年一九允许大家不封刀,也就是允许大家可以随意的烧杀抢掠了,而且他没有限时间,他说的就是不封刀,这对于众人来说,可是很有诱惑力的,一时之间众人都开始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破掉滚木阵。

    一个将军看着年一九的样子,小心的道:“盟主,要不然,我们请老祖出手吧?”

    马上就有人反对道:“不行,绝对不行,舞空级高手出手,这个在我们的范围之内,让老祖出手,那可就完全变了,到时候就是老祖们的大战了,这绝对不行。”

    年一九也没有晕头,所以他也点了点头道:“不错,绝对不能让老祖出手,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这一次巨象城邦的老祖虽然没有来,但是其它城邦的老祖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年一九也不好交待,更何况,那些老祖也不是他能轻易指挥得动的,特别是汤明他们几人,年一九几乎可以肯定,他没有办法指挥他们,所以他还是不去自讨没趣了。

    另一个将军沉声道:“对方这种滚木阵的优势就在于他们的冲击力,我们可以在他们的冲击力没有提起来的时候,就把滚木给挡住,这样就不用怕他们的滚木阵了。”

    一听他这么说,众人都是一愣,石叶他们还转头看了石锤一眼,石锤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出声,很显然这人的思路与石锤一样,还算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年一九两眼放光的道:“不错,不错,滚木阵最强的就是冲击力,只要让他们的冲击力提不起来,那我们就可以轻松的挡住滚木阵了,大家有什么方法,不让滚木阵冲击起来吗?”

    众人都开动脑筋,而之前提出这种想法的那个将军,沉声道:“我们可以让床驽试试,只要对方把滚木一放下来,我们马上就往滚木的前面射他驽箭,这样滚木的冲击力还没有起来,就被床驽射出去的驽箭给挡住,那他们的冲击力就冲击不起来。”

    年一九他们都是两眼一亮,都不停的点着头,就连石锤都点了点头,他到是觉得方法确实是不错,他的方法虽然也不错,但是却需要出动舞空级高手,而对方这种方法,却只需要床驽就行了,不过石锤还是觉得,出动舞空级高手更加的保险一些,虽然说对方城中有床驽,可以对付舞空级高手,但是不要忘了,床驽是有射程限制的,舞空级高手,完全可以飞的更高一些,然后在往下投标枪,而且他们飞的越是高,投出去的标枪威力就越是大。

    当然,在石锤的计划之中,他们投出去的标枪,也是要纯制做成的,木头制成的不行,因为对方在滚木上点火,那木制的标枪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着火,怕是挡不住滚木的冲击,所以还是用铁制的标枪更加的保险一点儿。

    而石锤之所以认为枪杆可能很快就会着起来,挡不住滚木,这跟木制枪杆的制做过程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枪杆并不是拿出一根直的木棍就行的,一根合格的枪杆,是需要经过多次工序的,比如说,制做枪杆的木材,一定要是经过精心种植的,不能让木材之上,出现任何的疥子,那样的话,枪杆很容易断,等到这种专门用来制做枪杆的木材长起来之后,就要把他们砍下来,晒干,然后经过油浸,在晒干,在油浸,几次之后,在上漆,只有这样制做出来的枪杆才会经久耐用,而且十分的有韧性,可以放数年而不用担心会有虫蛀。

    但是这样制做出来的枪杆,耐火性却并不是很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的枪杆都是这样制做的,要是用全铁的枪杆,先不说有没有人用得动那枪,光是这枪杆的制做成本,就不是一般的城邦所能承受的,在这种没有机械的地方,铁矿的开采,可是十分困难的,开采的成本也十分的高。

    年一九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些的,他们只是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所以年一九马上就布置开了,对方显然是不见到他们大军出动,是不可能放出滚木来的,所以他们明天肯定还是要往山上进攻的,等到对方放出滚木的时候,他们才会让床驽发射。

    但是现在经过接连的失败,联军的士气,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明天要是在进攻的话,那些士兵可能一见到滚木就溃败了,一想到这种情况,年一九他们不由得有些头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