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攻城
    年一九看着帐中的人,沉声道:“各位,今天你们也看到了,对方看样子是死活都不会出来了,一场骂阵竟然变成了闹剧,大家有什么想法,说说吧。”

    众人一阵的沉默,今天是什么情况,他们都见到了,说实话,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他们也知道,这骂阵真的是一点儿用也没有,对方这么一对骂,到弄得他们不知道如果是好了,对他们的士气还有影响。

    年一九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大家都说说吧,反正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攻城,大家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打击一下城里人的士气。”

    众人依然没有说话,想要打击城里人的士兵并不容易,骂阵不管用,他们能用的招式,还真的不多,最多也就是在城外操练,让城里的士兵看看他们是何等的兵强马壮,这也是攻城的一般套路,但是这种方法,显然对城里的人是不太管用的。

    石锤他们都坐在那里没有开口,他们这一次开会,就准备什么也不说了,只带来耳朵,不带来嘴巴,别人想说什么说什么,他们是什么也不会说。

    年一九一看众人半天没有说话,脸上不由得有些难看,他沉声道:“难道大家都没有办法吗?难道我们就要看着城里的人在那里得意吗?”

    依然没有人说话,年一九的脸上更黑了,这是一个城邦的将军开口道:“盟主,我们可不可以演戏,在我的家乡。戏剧是大家很喜欢的。我们可以找到扮成南华城邦士兵的样子。然后我们在那里戏耍他,看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一听这人这么说,众人到是都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办法到是不错,年一九也点了点头道:“这个办法很好,你回去之后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在试一试。”那人应了一声。

    年一九又看了其它人一眼,沉声道:“大家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这一次大家到是热闹了起来。各种主意层出不穷,不过大多数都不是太靠谱,不过气氛到是好了起来,只有石锤他们依然一声不发。

    年一九又跟众人聊了一会儿,定下了几个方案,随后才让众人回去了,石锤他们回到了自己的营地之后,几人就去休息了,该说的他们早就说完了,现在也没有必要在说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石锤他们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停的加固着营地。同时也在看戏,年一九他们还真的像昨天那个将军说的那样,找几个长的很丑的士兵,穿上了南华城邦士兵的衣服,在南华城外戏耍,借此来侮辱南华城邦的士兵。

    南华城邦的人看到之后确实是气得够呛,可是他们做出来的反应,在一次出乎了年一九他们的预料,他们竟然请出了一只乐队,在城墙上吹吹打打,好像是在给下面的表演配乐一样,这一下这个表演的味道又变了,在没有了一点挑衅的意思,反到向是特意的赶来给人表演的一样。

    这一下可是把年一九给气坏了,年一九就差自己上阵,指着城上大骂,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领着众人回到了大营,随后又是开会,又是商量要如何的打击对方的士气,众人又出了一堆不靠谱的主间,石锤他们依然不说话。

    等从大营那里回到自己的营地,石锤他们就到了他的房间,石叶看着石锤道:“石将军,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改变目前的情况?”

    石锤沉声道:“什么也不做,其实战争没有那么多的花招,无非就是一个打,在这样的地形,你有在多的花招也使不出来,所以最好就是什么也不做,其实有的时候,最简单的办法,往往就是最好的办法,这几天你看年一九,他让士兵在南华门外操练了吗?他们光想着用花招对付城上的人了,却连最简单,最普通的招式都不有用,其实最简单的招式就是最管用,也是最难破解的招式。”

    石叶一愣道:“石将军的意思是,大营现在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让士兵在南华门外去操练?这是不是太普通了?”

    石锤沉声道:“越是普通,越是没有办法破解,这种方法人们用了多少年了,现在依然在用,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这种方法敌人怎么破?难道还能像今天那样,在城上奏乐吗?那不是就是给大军助兴罢了。”

    石叶点了点头,他看着石锤道:“石将军,那我们呢?我们依然每天在这里加固营地,什么也不做吗?”

    石锤摇了摇头道:“不,营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没有必要在加固了,昨天最后一天加固营地,然后我们就开始操练,每天都在营外操练,也不必去南华门那里,反正这一仗没有我们什么事儿,没有必要去奏那个热闹,但是操练却是不能放下的。”

    石叶点了点头,沉声道:“好,那我们准备一下。”说完几人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

    第二天他们依然加固营地,到是不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他们的营地现在已经加固的差不多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而今天年一九他们也没有闲着,依然在想一些歪门邪道,在与城里的南华城邦之人斗法。

    这一天过的到是十分的平静,晚上依然要开会,这让石锤他们都有些烦了,这开会也没有什么内容,就是想着怎么打击城里的士气,其实已经到这份上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么做了,但是年一九好像是陷入到了一个怪圈之中,他就是想用这种方法打败城里的人一次,可是他一次没有成功过。

    第二天石锤他们开始操练了,他们没有走太远,就在营地外面进行操练。阵阵的操练之声。阵阵的喊杀之声。让大营人城里的人都为之侧目。

    年一九一看石锤他们这一操练,城里到是没有了声音,他不由得愣住了,随后他就明白,城里的人这是没有办法了,这让年一九的脸色一片的铁青。

    如果这种方法是他想出来的,或是那些跟他亲近的城邦想出来的,年一九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可是这种方法却偏偏是石锤他们想出来的,而石锤他们跟他却是很不对付,而且这种方法也是最为普通,最为平常的方法,可是他却一直没有用,现在石锤他们用了,而且效果还这么的好,这让年一九如何能不气。

    当年晚上他连会都没有开,第二天他也让大军开始在南华门外操练,这一下城里的人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虽然是这样,但是年一九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而这时攻城器械的建造也开始了。年一九的脸色也终于好了一点儿,随后的十天时间,双方一直处在这种状态,南华门里的军队没有出城来攻击年一九他们,年一九他们也没有真的进攻,只是在操练和建造攻城器械。

    十天之后,攻城器械终于建造的差不多了,年一九终于决定进攻了,当天晚上他就把所有城邦的将军都聚集到了大帐里,年一九坐在主将的位置上,看着从人道:“大家也应该知道,现在攻城器械已经建造好了,我准备明天就对南华门进行攻击,大家可有什么意见?”

    所有人都齐声道:“愿听盟主号令!”

    年一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明天早上大营这里,四时造饭,让士兵们饱餐一顿,六时准备进攻!”众人齐声的应了一声。

    年一九转头看了石锤他们一眼,沉声道:“先锋营那里,明天到是不必在出操了,因为大战在既,如果你们在出操的话,会影响大军。”

    石锤当然知道年一九这是在打压他们,他装做脸色铁青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年一九这才开始分配。

    攻城与一般的对战是不一样的,攻城是要分批次的,要连绵不断的进攻,这一批攻上去了,但是没能攻下城墙,就要退下来,然后让下一批的人在进攻,这次没有攻上去,在换下一批,如此一批一批的进攻。

    年一九这一次召大家来开会,就是要分批次,谁第一批进攻,谁第二批进攻,推第三批进攻,这都是要分好的,当然,这里面没有石锤他们什么事儿。

    石锤他们依然像以前一样,一言不发的参加完了整人会议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到了营地,石锤把石叶他们都叫进了大帐,接着长出了口气道:“终于要打开了,前面打开,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不过我们也不能闲着,明天我打算派出一些人去,到朱华山上去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穿过朱华山的方法,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石叶他们都摇了摇头,石叶沉声道:“派什么人前去?一般的士兵怕是不行吧?”

    石锤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会派我军中的舞空级高手去,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做好防御就行,我担心这一开打,南华城邦的人,会派高手来攻击我们,这一次对方可能会派舞空级高手来,到那个时候,营地的安全就得看你们的了,虽然几位老祖在,但是他们可是不能随意出手的,要不然的话,圣院的断河级老祖也会出手,那样的话,战争就完全的变了,后果也会一发不可收拾。”

    石叶连忙道:“石将军,让我们城邦的舞空级高手去侦察吧,你们的人留下一看守营地。”

    石锤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想用你们城邦的舞空级高手,我是怕他们起不起侦察的效果,侦察也有很大的学问在里面,不怕各位笑话,在侦察这方面,我都不如他们,他们是受过专门的训练的,我看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门的人去做比较好。”

    石叶一听石锤这么说,也只得点了点头道:“那好吧,那就拜托石将军了。”

    石锤沉声道:“我们明天就留在营地里看戏吧,我到是想看看,年一九他们的进攻能力如何,他们是如何拿下南华门的,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几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也早早的起来吃过了早饭,石锤就把派出去侦察的人给放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大营那里的人,也都吃过饭,准备对南华门进行攻击了。

    大军从大营里开出来,列好了队,这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这已经是快的了,毕竟几十万大军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列好队,还是因为他们全都是精锐的原因,如果不是精锐部队的话,怕是光列队就得等到中午去。

    战争从来都不是儿戏,特别是像这种大战,每一步都不能走错,进攻有进攻的阵形,防御有防御的阵形,攻城有攻城的阵形,撤退有撤退的阵形,这都是不能乱来的,而几十万大军,想要列阵完成,需要的时间可是不短,从六点一直到九点,三个小时就能列好阵,这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

    阵形列好之后,攻击就正式的开始了,首先是床驽队上前,接着开始向城上射箭,而城上也开始用床驽还击,双方的大打正式的开始了。

    双方的箭雨一阵阵的往对方射去,死伤也不可壁免的出现了,但是这也是正常的,不过随后南华门里守军的床驽,就被反圣院联盟大军的床驽给压下了下去,毕竟反圣院联盟的床驽数量,要比南华门守城的床驽数量要多,压制也是应该的。

    一看对方的床驽被压制住了,年一九一挥手,马上就有人推着投石机上前,投石投出的距离,要比床驽的射程近上一些,所以在床驽把对方的床驽给压制了之后,投石机才能上前,不然的话对方要是突然来上一阵火箭的话,那投石机就会毁掉了。

    投石机上前之后,马上就开始冲着南华门里投射石球,有人的认为,投石机吗,那投出去的一定就是石头,什么样的石头都行,其实这是不对的,投石机投出去的石头,最好就是石球,因为石珠投出去的距离最远,而且命中率也最高,同时石珠弹跳的距离也十分的远,所以用石球攻击是最好的,用其它形状的石头投射,很有可能都投不到城里去。

    在投石机和床驽的压制之下,城里好像是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同时城墙上也看不到人了,一看到这种情况,年一九马上一挥手,马上就有一形两千人左右的步兵冲了出来,他们推着楼车,撞车,云楼直接城墙那里冲了过去,就在他们前进的时候,床驽和投石机一直都没有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