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退回
    这也不怪圣院的那些人会害怕赵海,他们虽然恨赵海,但是他们更加的知道武涯的实力,可以说武涯在偷袭人的过程中,几乎从来没有失手过,所有被他偷袭的人,全都被杀了,就算了那些断河级的高手,在对上武涯的时候,在武涯高妙的身法之下,他没能把他怎么样,让他从容而退。

    但是今天却栽在了赵海的手里,竟然被赵海偷袭的时候,给一击就杀死了,这虽然让圣院的人更恨他,但是同样的也让圣院的人更加的怕他。

    也正是因为害怕赵海,所以他们才会说那么多的话,而没有马上进攻,但是圣院的人也知道,这是对付赵海的最佳时机,如果不能在这一次杀了赵海,又让赵海回到普河城里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拿赵海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赵海这一次出来是为什么,但是这确实是一个机会,所以现在虽然看到赵海他们都准备好了,那些人还是想要进攻他们。

    但是要怎么打,这却是一个问题,说实话就算是圣院的人,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的高手,在规模交战的情况,这让他们有些为难。

    圣院的人看着赵海他们,赵海他们这一次出来有九百人左右,但是下面却还有一万人的军队,而军队中的床驽,已经都上了弦了,随时都可以进攻战斗,虽然圣院的人说的好像是不把床驽放在心上的感觉,但是其实他们是真的不敢不把床驽放在他心上。

    而赵海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又十分的特别,现在赵海他们是在军队的上方,而且他们虽然摆开了阵势,但是他们的阵势却是十分的松散,人与人相互之间都有一段距离,而这段距离却足可以让驽箭射过去。

    与以圣院的人不管是从那个方向进攻赵海他们,都要先迎接驽箭的攻击。这绝对不是圣院的人想遇到的。

    圣院的人看着赵海,最后人们决定了,分兵,一千五百人,分为四队,从四个方向一齐向赵海他们进攻,这就等于是把赵海他们给包围了。当然,他们这么做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躲开驽箭。

    圣院的人也不是傻瓜,他们知道这一次赵海他们出来的时候,还出来的床驽不可能太多,他们一分兵,床驽就要向四个方向射。同样的一百架床驽,一齐往一个方向发射,与往四个方向发射,那火力的秘集成度,绝对是不同的,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圣院的人。才准备分四个方向往赵海他们进攻。

    圣院的人一分兵,赵海马上就看到了,他马上就对石锤道:“石锤,去传令,让军队只箭向前后两个方向射箭,左右两个方向他们不用管。”

    石锤应了一声,下去传令了,赵海同时给那些舞空级高手传来令道:“分出六百人来。左右两个方向各三百人,这两个方向的面积不是很大,有三百人足可以挡住缺口了,剩下的三百分,挡住前后两个方向,与下面的军队配合,挡住圣院的进攻。”

    那些舞空级高手也马上就分兵了。而圣院的那些人也看到了赵海他们的动作,他们现在已经排开了架式了,想要在改变也不可能了,只能进攻了。

    接着圣院的队伍之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进攻!”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圣院的那些人,直往赵海他们冲了过来。

    而赵海他们也做好了准备,下面军队的床驽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调整好了角度,等着对方进入到射程之同。

    赵海他们的床驽与灵兵界一般城邦所用的床驽是不一样的,灵兵界这里的床驽,一驽一次只能装五只箭,而且这五只箭在发射出去之后,还是需要一只一只的准回去的,速度很慢,在就是拉弦这个动作,灵兵界这里是用一种像船舵一样的东西,然后利用绞力,一点一点的把弓弦给拉开,然后才能进行二次的发射,整个床驽在发射一次之后,想要在进行二次发射,需要的时间可是不短,而且还要最少十个人配合才能完成。

    而**城邦的床驽,却是经过赵海改进的,这种床驽有几大改造在里面,一,床驽的驽箭数量增加了,由五只增加到了七只,二,床驽上使用了类似弹夹一样的东西,发射完一次之后,在进行装箭的时候,他们只需要把弹夹换下来就可以了,这就省了很多的时间,三,床驽在拉弦这个过程中,赵海他们使用了一种齿轮加卡簧的结构,接统的过程中,他们只需要搬动几个加力杆,就可以把弓弦给接开了,第四个改进的地方,就是在床驽上大量的使用了金属构件,这样就大大的增加了床驽的使用寿命,同时也让床驽的射程变得更远了。

    不要小看了这些改进,这些改进让床驽的性能大幅度的增加,让床驽的发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圣院的人对于床驽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他们小看了床驽的性能,在前后两端往赵海他们进攻的圣院中人,迎接他们的是铺天盖地的驽箭,这些驽箭的力量,比他们之前所遇到的那些驽箭力量更足,速度更快,这一下就让他们吃了亏,几个舞空级高手一时大意,一下就被射成了刺猬,从天空中掉了下去。

    而左右两端进攻的那些舞空级高手,却遇到了同是舞空级高手的抵挡,双方缠头到了一起。

    圣院的人一看,左右两端的人与赵海他们缠头到了一起,他们马上就感觉,那两个方向有甜头,所以前后两端的圣院中人,马上就退了回去,然后往左右两端绕了过去。

    但是一看他们绕向左右两端了,在下面指挥军队的石锤,马上就下令,让一部分床驽转向,往左右两端发射。

    这也是**城邦床驽的一个改进的地方,他们的床驽下面,带有一个转船,可以在驽车上随意的进行三百六十度转向,转向的速度十分的快。

    在圣院的人没有想到。赵海他们的床驽转向的速度会那么的快,而且发射的还那么的准,一下又有不少人被床驽给射了下去。

    而且随后赵海就开始收缩兵力,这样这样圣院的人进攻就不得不更加的集中,这样就给了下面的军队机会,床驽一次次的发射,而每一次发射。都让圣院的人不得不小心的应付,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会被床驽射到,因为他们的阵型实在是太密集了。

    赵海其实也够无耐的,在他看来,要是这些人全都学会了魔方大阵。不要说对方那一千五百人,就算是两千人,也不够他们杀的,像这样的战斗,还需要床驽的配合,却依然打到这种成度,这真的是很让人无语。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这里虽然出现了一些伤亡,但是伤亡的数量却是很少,而反观圣院的人,他们的伤亡却是很大,从战斗到现在,他们的伤亡数量,差不多已经有一百多人了,赵海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要支持不住了。

    果然,又打了半个小时左右,圣院的人终于支持不住了,他们的伤亡已经超过一百了,直奔二百去了,这样的伤亡数量实在是太大了。而赵海他们却只伤亡了几十人,其中还多是受伤,死的只有少数的几个,这样的伤亡比例实在是差的太大了。他们承受不起,要知道赵海他们也不过就比他们少了几百人罢了,要是他们的伤亡太大的话,那他们就更不能从赵海他们手里得到好了。

    圣字的人如潮水一样的退下去了,赵海他们也没有追击,依然停在军队的上面,而圣院的人停在赵海他们外围,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他们没有想到,赵海他们竟然挡住了他们的进攻,而且还造成了他们这么大的伤亡。

    现在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赵海带军队出来,绝对是正确的,因为军队的的驽箭才是造成他们伤亡的罪魁祸首。

    他们之前也不是没尝试过要攻击下面的军队,但是却不可能做到,赵海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距离,十分的微妙,他们可以随时的支援下面的军队,这就保证了下面军队的安全,而军队在安全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就可以不停发射驽箭了,这才造成了圣院这么大的伤亡。

    圣院的人都脸色难看的聚到了一起,其中一个人开口道:“刘哥,现在怎么办?”

    这个被称之为刘哥的人,正是现在圣院舞空级高手的指挥者,原本武涯才是指挥者,但是武涯刚来就死了,这位刘哥名叫刘百肖,实力了十分的强悍,仅次于武涯,所以他自然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圣院这些人的指挥者,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第一次指挥与赵海他们大战,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刘百肖看了赵海他们的队伍一眼,沉声道:“让大家休息一下,围着他们,但是不要进攻,我们就这么围着他们,他们之所以能与我们打成这样,就是因为有下面的军队配合,是我看了一下,他们下面的军队,给养好像并不是很多,一万人的给养也不小,我们现了也不进攻,就这么围着他们,他们支持不了几天,只要他们一撤退,那他们的床驽,威力就会大减,到时候我们在攻击他们。”

    圣院的那些人一听他这么说,也都觉得有道理,只要大军动起来,那他们的床驽怕是就不能正常的发射了,到时候他们最大的威胁就去除了,他人在进攻赵海他们就不用怕什么了,他们相信,要是没有了床驽的配合,赵海他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赵海他们却动了起来,就见他们的驽车缓缓的转向,接着大军慢慢的往普河城退了过去。

    刘百肖一看赵海他们要退,他马上道:“进攻,不要让他们跑子。”说完领头冲了过去,但是他们往前一冲,迎接他们的,依然是一波的箭雨。

    刘百肖他们大吃了一惊,因为他们发现,这一波箭雨,并不比之前战斗的时候少,这让他们十分的不解,他们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赵海他们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发射出驽箭来。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赵海他们的驽车十分的特别,车子看起来好像是很重,走起来十分的平稳,而车子又很大,车上的人,可以站在车上,不停的车向外发射驽箭,就算是车子在前进,对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一看到这种情况,刘百肖不得不摆了摆手道:“停,后退。”随着他的命令,圣院的人,终于全都退下去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的进攻又失败了。

    刘百肖脸色铁青的看着赵海他们缓缓的退去,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的让人感到憋屈了,但是他们却拿对方没有办法,他们现在的人数已经不足一千三百人了,而赵海他们现在还有将近九百人,双方虽然有几百人的差距,但是因为对方有驽箭,这几百人的差距,足可以抵消,而处于进攻一方的他们,却是十分吃亏的。

    刘百肖身边的一个人开口道:“刘哥,现在怎么办?他们又退回到城里去了,我们要是攻城的话,只会更加的困难,你看呢?”

    刘百肖长出了口气道:“退回营地去,马上就与院里联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院里,同时把那些来支援普河城邦的人,都写下来,告诉院里他们都是那个城邦的,同时等待院里的下一步指示。”说完刘百肖摆了摆手,领着圣院的众人,不甘心的退回了营地,而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他们的士气更低了。

    刘百肖他们回到了营地之后,与刘百肖说话的人,马上就拿出了一个随身传送阵,然后写了一封信,直接用传送阵传回了圣院里,这也是为了他们的行动,所以圣院特意给他们配备了一些随身的传送阵,让他们与圣院的联系更加的方便了。

    把信传回去之后,营地里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接连几次的进攻失利,不但损兵折将,还奈何对方不得,这让圣院的人,都感到十分的失落,以前圣院在大陆上,实在太风兴了,根本就没有人跟他们做对,他们一直太顺利了,而这种顺利,也造成了圣院人的高傲自大,甚至现在有很多圣院的舞空级高手,他们的实力经历都很少,他们的实力虽然达到了舞空级,但是战斗力却不太好,在这种情况下,又遇到了这种情况,士气低落也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