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珍宝
    龙天林今天十六岁了,他就是现在亚龙城邦的城主,但是他却知道,他这个城主有名无实,他的政令出不了他的皇宫,除了有限的有几忠于他的家臣之外,他指挥不动任何人,他虽然名义上是亚龙城邦的城主,但是其实不过就是挂了一个名罢了,其实他什么事儿也管不了。

    龙天森是六岁的时候成为亚龙城邦的城主的,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还什么事儿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这个城主之位,本来应该是他父亲的,可是他的父亲当上城主没有多长进间就死了,随后就是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当上城主之后,没有多长时间也死了,他的父亲的他的哥哥,一共当城主的时间也没有到三年,最后他成了城主。

    虽然他当上城主的时候只有六岁,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父亲和他的哥哥,在当上城主的时候,每天都会花大量的时间来教他,教他如何当一个好城主,教他如何与自己的家臣相处,所以他当上城主的时候,虽然年纪很小,但是他却懂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他懂了很多,所以在他当上了城主之后,他一直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的玩闹,但是在这同时,他却在自己忠心家臣的帮助之下,默默的恢复着自己的实力,现在城主家族虽然依然十分的低调,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是十分的强,只不过这些实力一直被龙天森给隐藏着,所以没有人知道。

    龙天林现在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在他的旁边,站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的头发都已经白了,穿着一件灰色的衣服,脸上已经出现了老人斑,站在那里半闲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但是龙天林却是十分的清楚,这个老人可是十分强悍的,他的实力可能不强,而且在外人面前,一直十分的低调,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有龙天林知道,这位老人真正厉害的并不是他的武力,而是他的计谋,他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幕僚。

    龙天林看着他手里的一张纸,突的微微一笑道:“大爷爷,你看。现在外面有多热闹,但是我们这里却依然这么平静,好像是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一样,真是有意思。”

    老人没有开口,龙天森也习惯了老人这样,所以他放下了手里的纸,沉声道:“圣院。终于有人敢对付他们了,我们龙家的大仇,也终于有报的希望了。”

    “咳,小少爷,你要记住了,与报仇比起来,振兴龙家更重要,只要我们龙家的实力够了。一个小小的圣院,还不是挥手可灭。”

    “大爷爷,我知道,只是看到有人对付圣院我还是很高兴,大爷爷,你说这一次卢进言和赵海他们,与圣院大战。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凶多吉少,圣院的实力不容小视,虽然现在听说赵海和卢进言占了几次便宜,但是不要忘了。现在圣院还有大批的高手在我们这里,被我们这城给牵制住了,如果圣院不是把力量放到了我们这里,我想赵海他们想要顶住并不容易,到是这个卢进言,有那么一点意思,他竟然能放下城主的架子,把指挥权交给赵海,这到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噢?大爷爷为什么这么说?我到是觉得赵海很厉害。”

    “赵海确实是厉害,这个人我看不透,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把**山区那里的城邦给统一了,而且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整合,更是让**城邦成为了灵兵界这里环境最好,条件最好的一个城邦,这着实是出乎我的意料,而且关于这个人的情报太少了,我们还没有办法判断。”

    “还有大爷爷看不透人的,那这个赵海到是更有意思了,对了,我听说**城邦那里一个高手,叫田鹤草的,死在了秘境那里,大爷爷,你说如果**城邦真的有实力跟圣院叫板的话,他为什么还要让田鹤草去秘境?”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不过看得出来,赵海是一个手段十分厉害的人物,不过他不会轻松的放弃自己的手下,所以让田鹤草去秘境,一定是别有内情,像外界传言的,赵海与田鹤草不和,以我看,纯属无稽之谈,不可信的。”

    “大爷爷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真的是赵海跟田鹤草有矛盾呢?那赵海完全可以让田鹤草去送死啊。”

    “小少爷,你要记住了,阴谋永远不是一个帝王应该用的,帝王要用就用阳谋,你要让人知道你想什么,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阻止你们这么做,小少爷,赵海此人就有一种帝王之象,他能伸能缩,能取能舍,能进能退,能刚能柔,小少爷你不要忘了,**城邦刚刚建立不长时间,而田鹤草之前与圣院大战,而上一次田鹤草被弄到秘境去,这明显就是圣院在报复,如果在这个时候,赵海还把田鹤草给出卖了,那以后还有什么人会跟他?所以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另有隐情的话,那才叫奇怪呢。”

    “可是大爷爷,之前田鹤草在与圣院的人大战的时候,**城邦曾经发表声明说,跟田鹤草脱离关系了,这不就是不管田鹤草了吗?”

    “那不一样,一份声明罢了,就算是他们说他们不管田鹤草了,田鹤草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但是背后帮着田鹤草,又有谁能知道?如果**城邦真的跟田鹤草没有什么关系了,田鹤草怎么会最后在**城邦那里被秘境的人带走呢?这不是明显的告诉我们,田鹤草跟**城季还是有关系的吗?”

    “噢,原来是这样,那这么看来,**城邦跟圣院应该是有大仇了,那**城邦这么积极的对付圣院,也在情理之中了。”

    “这只是一方面,小少爷,前一段时间我们不是收到消息了吗,与**城邦相临的十几座城市,自愿的加入到了**城邦之中。**城邦是想用普河城邦与圣院开战的时候,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努力的扩张自己的地盘。”

    “真的是这样吗?这个赵海可真的是够阴险的。”

    “也不能这么说,赵海这么积极的对抗圣院,就是要让大陆上其它城邦的人,也有勇气站起来对抗圣院,这样他们就不会是圣院唯一的敌人了。他们还会有很多的盟友,这样他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了,赵海就是利用了这个机会,前一段时间,各城邦对圣院都有很多的不满,他们就是利用了这个机会。在这个时候,让大家与圣字斗的更厉害一些,这样对他们是很有利的。”

    “这个赵海果然厉害,大爷爷,你说要是以后我们与赵海对上,结果会如何?”

    一听龙天林这么说,老人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他才叹了口气道:“小少爷,希望永远不要有那么一天,这个赵海,太绝对付了。”

    龙天林一听老人这么说,到是一愣,打从他记事儿开始,他们就遇到过这种各样的敌人,而老人在面对那些敌人的时候。都显得从容不迫,好像是完全的没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也是因为老人的指挥,所以龙家才会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在这个过程中,龙天林从来没有见过老人说过这样的话,这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

    老人看着龙天林的样子。就知道龙天林在想什么,他看着龙天林道:“少爷,我老了,而赵海还年轻。而且此人十分的厉害,不要说我们龙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我们龙家全盛时期,就算是我们亚龙城邦全盛时期,在对上赵海的时候,也要万分的小心,更不要说现在了,所以我真的不希望我们与赵海对上,那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龙天林点了点头,正在这时,突的门外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龙天林一听到这个脚步声,神情不由得一正,随后慢慢的放松,恢复成了一个嘻皮笑脸的年轻人模样,而老人却在一次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的站在那里。

    这时脚步声到了门外,一个声音传来道:“城主大人,外面有人救见。”

    龙天林道:“是谁啊,难道不知道我在书房里的时候,不见任何人的吗?”

    “回城主大人,来人是于莫于老板,于老板是我们亚龙城里的一个大商人,也是我们城主府的主要供货商之一,他说今天他得到了一份稀世的珍宝,想要献给城主大人。”

    “噢?还算他有心,那就让人进来吧。”门外的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听到脚步声远去了,龙天林这才皱着眉头道:“大爷爷,这个于莫想要干什么?他不是与家族联盟的那些家伙走的很近吗,怎么突然跑来求见我了?而且这个于莫怎么会成为我们城主府的主要供货商呢?他什么时候成为我们主要的供货商的?”

    老人沉声道:“那早就是我们的主要供货商了,此人做生意十分的本份,供应的东西也全都是上好的,价钱也十分的公道,至于说他与家族联盟的那些人,走的是很近,不过依我看,他更像是利用那些人,让他可以更方便的做生意,他与家族联盟的那些人,应该是没有太大的关系,见见他也好,如果能拉拢他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得到家族联盟的一些内部消息呢,现在家族联盟,跟以前也不一样了,家族联盟的人,大不如前了。”

    龙天林点了点头,他沉声道:“那这么说来,我们到是真的应该好好的见见这位于老板。”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随后一个仆人的声音传来道:“城主大人,于老板到了。”

    “让他进来吧。”龙天林坐在桌子后面,身体歪着,坐没坐相的道。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接着门被推开,随后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五十多岁,有些偏瘦,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到是十分的精神,来人正是于莫。

    于莫一进房间,马上就对龙天林跪下行礼道:“小人于莫,见过城主大人,城主大人日安。”说完还冲着龙天林拜了几拜。

    龙天林斜着眼睛看了于莫一眼,沉声道:“于莫,就是你想见我?听说你得到了一份稀世珍宝,拿出来给本城主看看,如果东西真的好,那么本城主一定重重有尝,要是东顶上一不好,你敢骗本城主的话,那本城主一定重重的罚你。”龙天林现在说话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刚精明的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懂事儿,只会胡闹的孩子。

    于莫跪在那时,一听龙天林这么说,他连忙道:“小人不敢,小人如何敢欺骗城主大人,这一次小人真的是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不过这件东西他们说是凶器,还在外面放着,小人没有办法拿进来给城主大人看。”

    “噢?是凶器?那这么说,是一件武器了?快,给我拿进来看看。”最后这一句,龙天林是冲着外面喊的,外面马上有仆人应了一声,接着那个仆人推门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长条形的盒子,随后那个仆人举着盒子来到了桌子前。

    龙天林沉声道:“放到桌子上,你出去吧。”那仆人应了一声,把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他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龙天林站了起来,打开了盒子,这盒子里放着一把剑,这是一把黑色的长色,黑色的剑柄,黑色的剑鞘,剑鞘上也不有任何的装饰,看起来十分的普通,十分的简单。

    龙天林看着盒子里的剑,脸上不由得有些失望,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于莫,沉声道:“于莫,这就是给找到的珍宝?这么一把黑不溜湫的剑,就是你说的珍宝?我看你是没有见过什么好东西吧,就这么一把破剑,你也敢当成是珍宝?我看你是来戏耍本城主的吧?”

    “城主大人冤枉啊,给我个天做胆子,我也不敢戏耍城主大人你啊,城主大人,这把剑真的是一件稀世珍宝,请城主大人抽出剑来,就知道了,小人绝对不敢骗城主大人你。”于莫连连磕头道。

    龙天林看着于莫的样子,发现他好像不是在说谎,他不由得冷哼一声道:“量你也不敢欺骗本城主,我到是想看看,你说的剑有多么的厉害。”说完他一伸手,把剑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接着他一把就把剑给抽了出来,可是等剑抽出来之后,龙天林不由得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