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夜袭
    天黑了下来,黑夜终于降临到了灵兵界,而整个普河城也完全的黑了下来,原本普河城到了晚上也会很热闹的,因为普河城这里的商业很好,晚上还是有很多人出来玩的,这样自然也就显得十分的热闹了。

    但是今天普河城却不一样,普河城里的普河人,全都被卢进言给转移走了,要走起来,卢进言在普河城里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因为普河城里的人,都对卢进言的印像很好,所以卢进言亲自下令让那些人尽快的离开,普河城里的那些平民,马上就收拾自己家里的东西离开,还好普河城的城门不少,在加上卢进言也跟他们明白,说今天晚上可能会有大战发生,让大家快一点儿离开,所以城里的人,也都跑的很快。

    正是因为人全都走了,所以现在普河城显得十分的黑,一点的灯光都没有,不对,也不能说一点的灯光都没有,普河城里还是有灯光的,不过这灯光却十分的少,只有城主府的位置有灯光,还可以看到一些人影,其它的地方都看不到,整个普河城就像是一座鬼城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的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破风之声,随后一个声音传来道:“武大哥,普河城里的普通人,白天都离开了,所以现在城里没有多少人,有灯光的地方,就是城主府,我想赵海他们一定在那里。”

    武天赐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这卢进言,到真的是很同情那些贱民。不过就算是他在同情那些贱民也没有用,那些贱民怎么能与我们圣院的尊严相比。不去管他了,记住了,一会儿全力的进攻城主府,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攻破城主府。”他身边的人马上应了一声。

    一行人都穿着黑衣,称着夜色,慢慢的往普河城里飞去,他们飞的高度可不底。就是怕会被普河城的床驽攻击。

    等到他们到子普河城的上方,看着下面那个透着点点灯光的城主府时,他们都松了口气,不过随后马上就都紧张了起来,因为战斗要开始了。

    武天赐看了众人一眼,接着摆了摆手道:“走,记住了。攻击一定要猛,要快。”众人低应了一声,接着在武天赐的带领之下,直往普河城的城主府的方向飞去。

    很快他们就进入到了普河城床驽的射程范围之内,他们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不过他们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因为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攻击。

    普河城的城主府越来越近了,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城主府里的护卫了,那些护卫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们的身边放着一架架的上好了箭的床驽。

    武天赐他们却没有心情管那么多,他们都盯着城主府。越来越近了,现在他们离城主府已经不足一百米了。这样的距离,对于一个舞空级高手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而且他们还是从天空中往下落,就更加的不算什么了。

    武天赐这时也开口大声道:“杀!一个不留!”说完带头加快了速度,转眼之间就已经进了城主府了,同时一剑向一个护卫的身上砍去。

    但是当武天赐的剑锋一砍破护卫的盔甲,他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那个护卫没有发出惨叫,身上也没有鲜血流出,最主要的是,杀过人的武天赐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剑上传来的感觉,并不像是砍中人体的感觉。

    武天赐忙往那个倒在地上的护卫望去,却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护卫,那只是一个穿着盔甲的草人。

    一看到地个倒在地上的草人,武天赐就感觉他的头皮一阵的发麻,就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下命令的时候,突然几道火光突的从普河城的城墙上,射进了城里,随后就听到几声轰轰的响声,这声音并不是爆炸,只是火突然剧烈的着起来的声音。

    随着这几声响,普河城里突的冒起了一团团的火光,这火光一下就穿了起来,速度还十分的快,一下好像整个普河城都被照亮了,这也让眼睛有些适应了黑暗的武天赐他们,出现了短短一小会儿的失明。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就在武天赐他们失明的那一小会儿,他们就听到了一阵的破风之声,武天赐心里一惊,他马上身形一动,直往天上飞去,同时把手里的武器挥舞了起来,在自己的四周形成了一道防护网。

    武天赐就感觉到自己的长剑好像是砍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到底砍到了什么东西,他并不知道,但是随后他就的耳朵里就传来了,更加剧烈的破风之声,同时还有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叫声。

    武天赐现在还是没有看清四周的东西,因为他的眼睛刚刚有些适应了四周的光亮,他就已经飞了起来,而这一飞起来,他又进入到了黑暗之中,眼睛还是看不到,但是现在他已经有了办法了,他手里的舞器还是在不停的挥舞着,但是却更加快的往上穿着。

    等到武天赐终于适应了四周的亮度,他在往下看的时候,他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景相。

    就见现在普河城里,堆着几十堆巨大的木材,这些木材正在熊熊的燃烧着,把整个普河城都给照得通亮,最主要的是,这些木材都堆的十分的高,就像是一座座燃烧的小山一样。

    当然这些并不是武天赐最为注意的,他注意到的是城里的人,他没有看到普河城里有人,但是现在普河城,特别是城主府的位置,有不少的人,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衣,一看那些人的打扮,武天赐就知道,那些人他都是他的同伴,全是圣院的人,足足有一百人左右。

    武天赐睚眦欲裂,因为他看得出来,那些还留在城主府那里的人,全都已经死了,他们的身上都最少钉着几根长相一样的巨大驽箭,根本就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武天赐仰天怒吼道:“赵海,卢进言,你们两个卑鄙的小人,给我出来,我要你们死!”

    可是回答他的却是又一阵的驽箭射击,那些驽箭就像是雨一样的直接他们飞来,武天赐马上就挥舞着武器,挡那些驽箭给挡开了,但是他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几声惨叫声,接着几条人影,从天空中摔了下去。

    武天赐更怒了,但是他却压下了自己的怒火,他知道他在生气也没有用,他要是在这里大喊大叫的,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那他们只会迎来更多驽箭的攻击。

    不过武天赐还是马上大声道:“往上飞,飞出驽箭的射程之外,快!”一边喊着他一边直往上飞去,不一会儿他就已经飞出了驽箭的射程之外,随后武天赐马上道:“往我的身边集结,快!”四周一阵破风之声,随后圣院的众人就飞到了武天赐的身边。

    等所有人都集中到他身边之后,武天赐这才看着普河里,两眼喷火的道:“赵海,卢进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我一定要把我们碎尸万断!”

    “随时恭候!”普河城里传来了一个十分平淡的声音,但是武天赐却没有听出这个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

    武天赐怒啸了一声,随后大声道:“走。”说完他转头往回飞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而普河城里的火堆还在着急,城里却依然没有一个人影,整座城市安静的如同鬼域一般,就这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在城墙上站了一夜的赵海,这才沉声道:“传令吧,让军队进入到城区里面,把那些人的尸体给收一下,把城里的火堆弄灭,在准备吃喝,安排人警戒,其它的人可以去休息了。”站在赵海身边的卢进言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了,在这个时候,卢进言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城主,相反的,他怎么看都像是赵海的一个手下。

    卢进言这种态度的转变,就是从昨天晚上开始的,特别是击退了武天赐他们之后,卢进言就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看着赵海,同时也自动的把自己放到了赵海手下的位置上。

    随着卢进言的命令,普河城终于热闹了起来,大批的军队开进了城里,他们到是显得很精神,因为他们大多数人昨天晚上都睡了一觉,所以现在一点也不显得累。

    这些人把城主府附近的,那些圣院人的尸体给收拾了一下,随后他们就换下了昨天晚上一直没有休息的那些军队,而赵海他们这时也回到了城主府。

    他们刚刚回到城主府,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赵城主,圣院的那些家伙又来了?怎么办?”这个人是赵海留在天空中的警卫,他就是为了观察圣院的那些人的,看看那些人什么时候会来进攻。

    赵海一听那人这么说,他也只是点了点头道:“今天没功夫理他们,通知城墙上的军队,他们要是敢来,就用驽箭招呼他们,要是他们不进入驽箭的射程,就不用理他们,留下五十人警戒,其它人都去睡觉,要是他们骂人的话,就随他们去吧,要是不想听的话,就把耳朵堵上就是了。”那人应了一声,随后就没有了声音。

    这时众人也都回到了城主府里,赵海,石锤,卢进言和刘俊几人到了城主府的书房里,他们坐下之后,赵海转头对石锤道:“石锤,警戒的人安排好了吗?”

    石锤点了点头道:“已经安排好了,请少爷放心。”

    赵海点了点头,这才转头对卢进言和刘俊笑着道:“昨天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不过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有其它城邦的援军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