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来了
    卢进言一脸兴奋的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陈国华就站在卢进言的前面,也是一脸的高兴,卢进言看着陈国华道:“国华啊,你说我们是不是时来运转了?哈哈哈,真没法有想到,**城邦又帮了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忙,现在我看圣院的那些家伙怎么办,哈哈哈,被人当场给抓了一个现形,而且还把身份给弄得一清二楚了,这下圣院的脸色一定十分的精彩。”

    陈国华点了点头道:“现在有不少的城邦,都决定派兵来支援我们与圣院一战了,形式已经逆转过来了,圣院现在在兵力上,已经不占会么便宜了,而且现在,就算是让圣院派出断河级高手对会我们,他们也不敢了,断河级高手不可轻动,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引得整个断河级高手大战的话,那不管是圣院的断河级高手,还是各城邦出去的断河级高手,都是不会同意的。”

    卢进言点了点头道:“舞空级的兵力不占优了,断河级高手不敢动,我到是想看看,现在圣院要怎么办,呼,国华啊,我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陈国华沉声道:“城主大人,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现在虽然其它城邦都说要派兵来支援我们,可是我们除了**城邦的援军之外,其它城邦的援军,我们到现在还是一个都没有看到呢,要是这个时候,圣院突然对我们进行攻击的话,那他们在想来支援就晚上。”

    卢进言点了点头,他刚要说话。突的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什么人?这里是普河城。不准在天空中飞。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但是随后就传来了交手声,卢进言和陈国华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两人身形一动,一下就冲出了书房,随后两人就到了外面,两人到了外面往天空中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变,现在天空中正有两伙人在交手。一伙正是他们普河城邦的舞空级高手,而另一伙却穿着黑衣的武士服,他们身上都带着圣院的标志。

    卢进言一看这种情况,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一看实在是没有办法用别的方法来对付我们了,所以直接就动手了,也好,这件事情早解决早好。”说完他身形一动就要飞上去与圣院的那些舞空级高手交手,陈国华却是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城主大人,不可轻动。他们的目标就是你,你现在上去。他们一定会全力的攻击你,那太危险了,我去指挥,城主大人在府里安坐。”说完身形一动,飞到了天空中。

    卢进言觉得陈国华说的有道理,所以他没有动,而就在这时,石锤突的出现在了卢进言的身边,卢进言一看到石锤就是一愣,石锤却是马上道:“卢城主,请允许我**城邦军队进城帮忙,请卢城主先派人守好传送阵那里,必要的时候,卢城主可以退到**城邦,我**城邦也可在派援军前来,要是传送阵被破坏,那就麻烦了。”

    卢进言想都没想,马上道:“好,就依你,持我令牌去城门那里,让**城邦军队入城,传送阵那里,就交给你们守着了。”说完拿出一块令牌来给了石锤。

    石锤也没有客气,接过令牌,冲着卢进言一抱拳,身形一动就消失在了城主府里,他刚刚离开不久,一阵阵的军号声就从城外传来,接着一阵阵洪流开进了普河城,同时普河城的守军,也全都动了起来,大批的守神军把城主府给守了个水泄不通。

    虽然这些守军,都不是舞空级高手,但是他们却全都配备了大型的床驽,要说什么这些不会飞的人,用什么武器才能对舞空级高手构成威胁,也只有大型的床驽了,这种床驽一次可发射五只驽箭,每一只驽箭都长度超过两米,就像是一杆杆的铁枪一样,这些驽箭全都是由床驽射出去的,而床驽是由五张巨弓提供动力的,这箭一射出,那威力可是很大的。

    当然这箭也不可能射的太高,要是舞空级高手飞的太高的话,这床驽也起不到那么大的做用,但是如果舞空级高手,在三百米左右的低空飞行的时候,这床驽是绝对可以对他们产生威胁的,要是在两百米左右的低空,床驽绝对可以射杀一个没有用能量护体的舞空级强者的,要是一百米,就算是那个舞空级强者,使用能量进行护体了,也会被床驽给射杀,所以就算了不会飞,也并不代表人们对舞空级高手,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卢进言的城主府这里,也早就进行防御了,自从得知圣院要对他动舞的时候,卢进言就已经让一部分军队,带着强驽进入到城主府进行防御了,这个时候不过是把防御设施全都打开罢了。

    卢进言站在城主府里,看着天空中的战斗,这一次圣院来的人可是不少,舞空级高手足足有近五百人,这个数量绝对很惊人。

    而普河城邦的舞空级高手不到两百人,这样一比起来,普河城邦的兵力自然是十分的吃亏,不过他们还是挡住了,毕竟舞空级高手也不是那么容易杀得死的。

    正在这时,石锤在一次来到了卢进言的身边,卢进言转头看着石锤,石锤看了卢进言一眼,沉声道:“卢城主放心,我们的军队已经进城了,而且所有床驽全都准备好了,我已经给城主大人去信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城主大人就会引兵来援。”

    卢进言点了点头,接着他看了天空一眼,长出了口气道:“没想到圣院会有这么多的舞空级高手,了不起啊,真的了不起,要不是我们提前做了准备,把我们普河城的舞空级高手,全都调到了普河城里来,怕是我们现在就危险了。”

    石锤皱着眉头道:“不对啊,我怎么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就我所了解的,圣院的舞空级高手,好像不只这么点儿,应该还有不少的舞空级高手才对,为什么只来这些人?”

    卢进言一听石锤这么说,有些不解的道:“怎么?难道**城邦得到了关于圣院后力的消息了?圣院的舞空级高手有多少?”

    石锤摇了摇头道:“我们没有得到具体的消息,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圣院的舞空级高手,绝对不只这么点,他们还有数量不少的舞空级高手,而这一次看圣院的架式,就是冲着要你命来的,那他们就不应该只派这么点儿的人来,这有些不对。”

    “有什么不对!无非就是声东击西罢了。”一个平淡的声音突然传来,石锤和卢进言都是一愣,卢进言连忙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来人就站在他身边不远处,而且来人的身材十分的高大,整个往那里一站,如山似岳,好像是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让他动摇半分。一看到这人的身材,在一看这人的气势,卢进言马上就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卢进言冲着来人一抱拳道:“见过赵海城主,卢某有礼了。”

    来人当然就是赵海,赵海冲着卢进言还了一礼道:“卢城主客气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讲那么多的虚礼为好,我看我们得准备一下了,用不了多长时间,要能圣院的进攻就要来了。”

    卢进言有些不明白的看着赵海道:“还请赵城主明言,圣院的进攻不是已经开始了吗?怎么你会说圣院的进攻要来了?还有,你之前说的声东击西是什么意思?”

    赵海微微一笑道:“卢城主不必着急,其实这很好理解,圣院要进攻普河城邦,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他们早就把消息放出来的,圣院已经把消息放出来的,那他们也就会想到,卢城主你只要不是白痴,就一定会做一些准备,而圣院也十分的清楚,他们是不可能派大军来对会你的,所以只能使用舞空级高手,而卢城主你也应该能想到这一点,但是普河城邦与圣院之间,舞空级高手的比例,肯定是不一样的,普河城邦肯定是比不过圣院的,在这种情况下,卢城主你只能是用地面部队对抗舞空级高手,而地面部队对抗舞空级高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床驽。”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城主府的防御,点了点头,这城主府的防御做的到是真不错,交插火力,整个城主府的上空几乎没有死角,做的很好。不过他还是接着道:“床驽的优点和缺点,大家都知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床驽的优点十分的明显,威力大,而缺点也十分的明显,那就是移动速度慢,只能做为一个困定的火力点来使用,而且可调的角度很小,卢城主你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城主府的四周,布置了大量的床驽进行防御,让圣院的人无机可称,但是这么浅显的道理,圣院的人也应该知道,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纵横灵兵界这么多年了,所以天空中的那些进攻人员,不过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圣院真正的进攻,应该不是来自于天空,而是来自于地面。”

    卢进言和石锤一听赵海这么说,都是一愣,赵海刚刚说,圣院不可能派出大军来对付他们,现在又说,致命的攻击来自于地面,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话不是有些前后矛盾吗?难道说圣院派出大量的地面部队来进攻城主府?可是那些军队是从那里来的?他们是怎么进入到普河城的?为什么卢进言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