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公审(一)
    第二天灵蛇城这里的人都早早的起来了,等到天亮之后,他们都从自己的家里走了出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依然让他们感觉到心惊胆战的,他们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过等人们从家里走出来之后,却发现外面好像是很平常,除了平时维持治安的兵丁多了一点这外,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稚嫩的叫喊声传来道:“卖报卖报,今天的新报,上午九点整,在城主府门前,将举行公审大会,当着所以市民的面,审问昨天夜里进行破坏活动的人,同时掀露出他们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卖报卖报,今天的新报,上午九点整,在城主府门前,将举行公审大会,当着所有市民的面,审问昨天夜里进行破坏活动的人,同时掀露出他人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大家快来看啊。”

    一听到这个声音,灵蛇城的人,马上就卖了一份报纸,报纸的价格并不是很贵,相反的还十分的便宜,一个钢子就可以买到一份,所以现在灵蛇城里的很多人家,都会买一份报纸来看看。

    等大家买到报纸之后,看到报纸的头牌用加黑,加粗的字写着:“上午九点整,全城放假,大家一起来审问,敌人为何要破坏我们的美好生活!”

    随后一看里面的内容,众人都高兴了起来,今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全城都放假,大家都可以到城主府的广场上去。在那里将举行公审大会。审问那些破坏份子。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众人一看到这里,全都来了精神,他们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破坏灵蛇城,对这样的人,他们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城邦不同于别的地方,别的地方还有安宁的时候。而**城邦这里,在没有被直银河系了统一之前,几乎没有安宁的时候,每一刻都在打仗,不停的打仗,每一个城市都处于动乱之中,也正是因为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所以**城邦这里所有的人,都渴望着安宁,可望着平静的生活。对于任何的破坏,他们都会认为是最可恨的行为。

    虽然最近**城邦又要打仗了。但是这一次打仗的地点可不是在**城邦里,虽然可能会死人,但是却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所以**城邦的人,对于这一次的战争,并不反对,相反的还有很多人支持,因为**城邦的人,都不喜欢圣院。

    可是现在却有人跑到**城季里来搞破坏,这是**城邦里的人所不能允许的,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现在的生活被任何人所破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八点半的时候,所有人都放暇了,随后众人都往城主府的广场那里涌去,而这时城主府的广场那里,也建了一个木台,这个木台十分的高,足有五米左右,在木台的背后,还有一个幕墙,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去管那些了,大家都在想看看场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广场就那么大,就算是四周的墙上,房上都站满了人,也不可能装得下那么多的人啊。

    但是却依然没有人离开,那怕是离城主府很远了,人们还是伸长了脖子,往城主府广场的方向望去,好像这样就可以看到城主府广场那里的情况一样。

    正在这时,城主府的大门一下打开了,随后一队护卫从城主府里走了出来,接着赵海,凤瓦华走从城主府里走了出来,走到了高台上,四周的人一看到赵海,都冲着赵海行礼,问好,不过因为人太多,所以大家都听不到什么,而高台外围五米之内,全都是警戒区,是不允许人们进去了,所以人们只能站在警戒区之外看着高台。

    赵海上了高台之后,拿出了两个法阵放到了高台上,随后他启动了法阵,沉声道:“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听说我。”

    赵海的声音,远远的传开了,整个灵蛇城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不由得上众人都是一愣,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赵海的声音会这么大。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赵海沉声道:“今天我们举行这个公审大会,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人想要破坏我们现在的生活,对于想在破坏我们生活的人,我们绝对不能答应,今天我们使用了两个法阵,一个就感扩音法阵,以保证在台子上,每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传遍整个灵蛇城,同时还有一个投影法阵,这个投影法阵一但打开,就可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直接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投影,以保证台上所发生的事情,让大家都可以知道,下面公审开始。”随后赵海启动了投影法阵,高台上的情况,马上就投映到了天空中,人们一看到这情况,又是一声的惊呼,随后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

    人们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法阵,虽然他们很多人不知道这些汉阵代表着什么,但是人们还是为可以看到这一次的公审而感到高兴。

    这时台上只站着赵海和凤丽华,随着赵海的声音,一群人被一些士兵,从城主府里给押了出来,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衣,被人用绳子给捆着,很显然,他们体内的能量,已经被人给制住了,已经不能反抗了。

    这些人一共十人,等这些人被压到了台上之后,铁剑也跟着从城主府里走了出来,他站到台上,冲着四周一抱拳道:“在下铁剑,负责这一次的审问,这一次审问的犯人总数为六十三人,这是第一批十人,他们是昨天晚上在城中放火的人中的一部分,好了,让他们抬起头来。”

    马上就有士兵。马那些黑衣人的头给抬了起来。那些黑衣人的长相。也马上就通过投影,让灵蛇城里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一看到那些人的长相,灵蛇城里马上就传来了阵阵的惊呼声,因为有很多人都认识这些人。

    铁剑看了台下的众人一眼,沉声道:“可能有一些人认识他们,他们都是我们灵蛇城里的一些生意人,有可能大家之前还去过他们的店。在他们的店买过东西,吃过饭,下面我就来介绍一下他们的身份,从左到右,分别是,第一位,城东安平街五十四号,刘记杂货店的店长刘来喜,第二位,城东东平街李记布店店长李长顺。第三位,城东东平街。丽人胭脂店店长国红红,第四位……”随着这些人的身份一一被介绍出来,城里也不时的传来阵阵的惊呼声,因为这十人全都是东城的人,最主要的是,这十人台下的人还都十分的熟悉,有很多人都去过他们的店里买过东西。

    等十人的身份都介绍完之后,铁剑看了那些人一眼,沉声道:“我知道你们用的都是假名,现在就请各位当着灵蛇城所有人的面,说出你们的真名吧,如果各位老实交待自己的身份,我们会给各位一个通快的,各位也不用想着自杀,没有用的,你们体内的能量,被城主大人封印了,你们嘴里带着的毒药,也被我们都给挖出去了,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老实的交待自己的身份,和你们所犯下的罪行。

    那些人一个个全都脸色死灰,但是却全都一言不发,铁剑看着那些人的样子,好像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拍了拍手,马上就从台下又走上了来个士兵,这个士兵的手里托着一个托盘,人们都看不清这托盘上是什么东西,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

    铁剑从托盘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高举在半空中,沉声道:“大家都仔细的看看,我手里现在拿着的是一棵牙齿,这棵牙齿并不是真正的牙齿,而是一颗假牙,在这个假牙做的十分的精致,里面放了一个机关,只要他们用特别的方法一咬这棵牙,牙里的毒药就会瞬间的流出来,直接把他们给毒死,这是专门为死士研究的一种东西,在死士任务失败的时候,他们会用这东西来自杀,不过他们昨天却没有机会自杀,睡天由城主大人亲自出手,把他们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制服了,他们被制服之后,也没有机会自杀,不然的话,我们现在得到的只能是他们的尸体,而不是他们的人。”

    说完铁剑又举着牙在台上转了一圈,让大家都看得更清楚一些,现在不只是在城主广场那里的人看得清楚了,全城的人,都通过投影看得清清楚楚的了。

    随后铁剑沉声道:“大家可能不相信,那下面我就来试验一下。”说完铁剑手上内过一丝的绿光,接着他两根手指一用力,那棵假牙马上就被捏碎了,随后一股黑水马上就从假牙里流了出来,不过那团黑水,却被一团绿色的能量包着,一滴都没有洒掉。

    随后铁剑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人牵了一匹马上来,随后铁剑把那滴黑水抹到了马的嘴上,那马随后就口吐黑血,直接就栽倒在了台上,死于非命了,这引得灵蛇城里的人,都是一阵的惊呼,随后铁剑摆了摆手,上来了几个战士,把马抬了下去,准备埋掉了。

    把台子清理干净之后,铁剑这才对着台下的众人道:“大家也都看到了,这种东西,不要说用,大家平时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有他们并不是简单的破坏者,他们是死士,是有大势力花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死士,是专门针对我们**城邦来的死士。”

    台下的人都议论开了,有不少认识台上人的民众对身边的人道:“可不是吗,他们一定是被人给培养出来的,就那个李老板,我可是认识的,他这个人平时见到人的时候,不笑不说话,总是那么和和气气的,有的时候见到了小孩子,还会给小孩子几块糖,我们家的小孙子还吃过他的糖呢,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可不是,那个国红红,我也认识,我以前还去她那里买过胭脂呢,他们家的胭脂不但颜色特别的好,而且还有香味,用起来也不伤脸,价格还不贵,我以前买胭脂就在她们家,谁能想得到,她一个女人家家的,竟然会是一个死士,干的还是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真是想不到啊。”……

    这样的讨论声,不时的从各处传来,人们真的没有想到,他们这些人竟然会是死士,而且还整天在嘴里放着毒药,所有人都非常的吃惊。

    这时铁剑又转头看着台下的众人道:“各位,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我们从他们家里搜出来的东西,拿上来。”随着铁剑的命令,又有一批士兵从台下走了上来,这些士兵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托盘,在这些托盘上,放着一些小东西,这些小东西除了一块玉佩之外,其它的东西,都各不相同,有一些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家用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

    铁剑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一个士兵走了出来,他从托盘里拿出了一个玉镯,接着他指玉镯举了起来,大声道:“大家请看,这是一个玉镯,如果有人去过丽人胭脂店的话,可能会有人有印象,这个镯子一直带在国红红的手上,她几乎是片刻也不离身的,在别人的眼中,这只是个普河的镯子,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镯子其实内有玄机,这镯子是一个印信一样的东西,用了这个镯子,就可以确定人们的身份了。”说完铁剑一挥手,旁边一个士兵,马上就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这个托盘里,放着一张张的白纸,还有一个砚台,铁剑拿起了镯子,在砚台里沾了一下墨,随后在白纸上印了一下,马上一个印记就出现在了白纸上,这在一次引得台上的人一阵的惊呼。

    铁剑放下了玉镯之后,又拿起了那块玉佩,他向着台下的人举了举那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玉佩,沉声道:“大家看到这块玉佩了吧,这块玉佩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普通,只是用来装饰用的,其实却是内有玄机,不过我们这么看是看不出来的,来人,拿一盆酒为。”马上就有人端着一个铜门上来了,另外拿着一坛子酒,铁剑把玉佩放到了酒里,接着他转头对台下的众人道:“这玉佩要放到酒里放一个小时,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出玉佩里面的玄机了,大家请不要着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