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反应
    “**城邦正式与普河城邦达成协议,双方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城邦正式同意,如普河城邦需要,**城邦将随时可以提供任何方面的支援,普河城邦也同意,将会在近期,与**城邦进行一交军事交流,**城邦将会派出一部分军队,进入到普河城邦,进行军事交流学习。”

    这一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在最短的地间之内,传遍了整个灵兵界,而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灵兵界中人,都惊呆了,他们十分的清楚,这个协议意味着什么,什么派出军队进行军事交流学习,那根本都是假的,这根本就是普河城邦同时了**城邦的支援,允许**城邦派军队进入普河城邦。

    说实话,普河城邦这样的做法,当真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灵兵界这里并不太平,每一个灵兵界的人,都十分的清楚,他们随时可能会被别的城邦进攻,甚至可能会被别的城邦给吞并,在这种情况下,普河城邦竟然同意**城邦的军队进入到他们的城邦,这真的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而且所有人都明白,**城邦这一出兵,就在也没有任何加旋的余地了,他们就必须要直面圣院的进攻了,没有人会想到,**城邦这一次竟然会做的这么绝。

    就在众人一呆之后,随后大陆上又有不少的城邦,突然发表声明,称他们也坚绝反对圣院对普河城邦动武,如果圣院一意孤行的话,他们也不排除武力干涉的可能。

    说实话这两份声明一发表。整个灵兵界的气氛顿时一紧。接着又陆续的有一些城邦发表声音支援**城邦的决定。

    而这个时候。赵海也正在观注着这件事情,一看有那么多的城邦支援他们,赵海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但是在石锤和凤丽华看来,赵海的笑容好像并不是发自真心的,他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冷笑,是那种带着讥讽意味的笑容。

    他们有些不太明白赵海为什么会这么笑,现在事情一直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赵海应该高兴才对啊,可是他为什么会那么笑?

    石锤看着赵海道:“少爷,还有什么事儿吗?为什么我看你好像听到其它城邦支持我们的消息,并不感到高兴?”

    赵海微微一笑道:“高兴?有什么好高兴的?石锤,你要记住了,现在可是国战,不是两个人的意气之争,国战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呵呵,像这样的战争,是没有任何的道义可讲的。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在这样的战斗中。你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你听到的,也不一定就是你的,你的朋友,说不定就是你的敌人,你的敌人说不定却是你的朋友,所以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石锤看着赵海道:“少爷,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那些支持我们的人,不一定是真心支持?”

    赵海微微一笑道:“有点那个意思吧,总之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军队集合起来,先选出五千人,同是各城邦进入到战备状态,但是记住了,绝对不允许加税,看好下面的人,要是有任何人,敢借着战争的明义发财,一定要称早收拾。”

    石锤点了点头道:“是,少爷请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同时控制住下面的商业,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物价波动情况,如果有那个商人,敢称着这个机会,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话,见一个,杀一个,绝对不能手软。”

    凤丽华沉声道:“少爷请放心,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些其它势力的人开的买卖,还有他们的动静,都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了,随时都可以把他们给抓起来。”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以我的名义,发布一道政令,严紧任何人哄抬物价,一定要保证民生,去吧。”两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等两人走了之后,赵海这才微微一笑,喃喃道:“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到是想看看,最后能发展到什么成度。”

    与赵海的心情完全不同的是,圣院的院长现在却是脸色铁青,他看着面前坐着的这些人,沉声道:“这一次反对圣院,又是**城邦带的头,我们绝对不能在留**城邦了,一定要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最好是灭了他们。”

    武家的家主,也就是之前的那位武老师,开口道:“院长,我看**城邦是因为田鹤草的事情在报复我们,田鹤草也算是**城邦的一位高手了,虽然当时**城邦说,田鹤草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不过是不想联累**城邦的一种做法,要不然的话,田鹤草也不可能在进入秘境的时候,还让秘境里的人,照顾**城邦,但是却没有想到,田鹤草进入到秘境不长时间就死了,这让**城邦怀恨在心,所以他们才会想要报复我们。”

    “这我知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们要如何的对付**城邦,而不是在问**城邦与我们做对的原因!”

    “院长,其实我们一直忽略了一股力量,就是秘境的力量,田鹤草在进入到秘境的时候,秘境里的人,答应他,要帮他照顾**城邦,但是秘境在保护一个势力安全的同时,也不会允许他们乱来,院长,你看是不是请秘境出面,警告**城邦一次,如果**城邦敢不听秘境的警告,到那个时候,不管我们怎么对付**城邦,秘境都不会在敢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对付**城邦时,最大的难题给解决了。”

    院长一听武老师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不由得两眼一亮。接着他点了点头道:“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好,我马上就给秘境里去信,让秘境的人出面去解决**城邦的事情,如果**城邦连秘境的面子都不给的话,那我们他在收拾**城邦,也不会有任何人管了,下面我们还是来说说普河城吧。”

    一听院长说到普河城,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难看。到不是因为他们要对付普河城才会这样,而是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中等城邦也敢跟他们叫板。

    院长看了众人一眼道:“现在不只是**城邦,还有一些城邦也在支援普河城,我听说他们还成立了一个什么反圣院联盟,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允许的,我们一定要收拾他们,要让他们知道,圣院的尊严,不允许冒犯。”

    众人都点了点头。对于院长的话他们都是同意的,如果他们现在连一个小小的中等城邦都收拾不了的话。那以后就不会在有任何人听圣院的话了,所以他们这一次一定要收拾普河城邦,而且一定要来一把狠的。

    院长一看众人都同意,他这才开口道:“不过在进攻普河城邦之前,我们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以我的名义,派出使者,与所有支持普河城邦的城邦进行接触,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改变想法,如果他们改变相法最好,如果他们不改变想法,那就将他们列为敌人,不过暂时的不要动他们,但是可以给他们的国内制造一些麻烦,让他们无瑕他顾,等我们收拾了普河城邦和**城邦之后,在按个的收拾他们。”

    众人都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院长这才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开了,等众人都离开之后,院长这才长出了口气,喃喃道:“小非,我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们唐家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杀,任何敢对我们唐家出手的人,都要受到唐家的报复。”

    而这时的候老大和候老二,已经收到了赵海离开,回到了灵兵界的消息,也知道灵兵界那里出事儿了,他们也一直在秘切的注意着这个消息,他们想看看,事情会往那个方向发展,这件事情会对**城邦有什么影响。

    这天候老大和候老二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他们两个最近没有去与别人进行联系,他们十分的清楚,他们就算是与别人联系,也要慢慢来,要是让人发觉的话,那他们就麻烦了,所以他们十分的小心,宁可慢一点,也绝对不让人发现。

    正在两人休息的时候,突的一阵敲门声传,候老大和候老二都是一愣,随后候老大马上沉声道:“谁啊,请进。”门一下就被推开了,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人,候老大马上就迎了上去道:“原来是韩明兄弟,有事儿?”

    这个韩明候老大可是十分熟悉的,他也一位长老的弟子,当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圣院韩家的人,圣院时不时的也会送一些弟子到秘境这里来修练,毕竟秘境这里的修练环境,可是要比外面强太多了。

    也正是因为韩明是韩家的人,所以他十分的高傲,当然了,也因为他是韩家的人,所以他自然也是最为坚定的亲圣院派。

    韩明看了候老大一眼,沉声道:“你们两个收拾一下,老师要见你们,可能是有事儿,走吧。”候老大也没有问什么事儿,他马上就应了一声,领着候老二,跟韩明一起往外走去。

    候老大十分的清楚,他问韩明也是白问,韩明是不会告诉他什么的,像韩明这么高傲的人,能来找他们,这已经让候老大感到十分的意外了。

    很快候老大和候老二就跟着韩明到了湖心小岛上,随后进入到了一个石塔之中,一直飞到了塔顶之后,韩明敲了敲门,沉声道:“老师,候家兄弟来了。”

    房间里一个声音传来道:“让他们过来吧。”韩明应了一声,随后推开了门,候老大和候老二冲着韩明行了一礼之后,这才进了房间。

    一进入到房间,两人就是一愣,他们没有想到,在这个房间里,竟然还有别人,而且正是八大长老中的其它两位,也就是说,在这个房间里,现在竟然有三位长老,三位全都是断河级的高手,一看到这三位长老,候老大和候老二心里不由得一震,他们知道肯定是因为灵兵界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跟**城邦有关系。不过两人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十分恭敬的对三位长老行礼。

    韩明的师父姓李名堂,他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富态的老者,慈眉善目的,但是候老大和候老二却对他十分的畏惧,因为这位看起来一团和气的老者,可是一位出了名的笑面虎,一言不和,出手杀人的事情他可没少干,而且他还有一个特点,他脸上的笑容越是多,他杀起人来就越是狠,这已经是整个秘境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李堂现在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候老大和候老二,这让两人冷汗直冒,不过两人却依然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李堂显然是对于两人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他微笑着道:“候大,候二,你们两个一直以来表现的都很好,我们安排你们的事情,你们也做的十分的不错,今天我叫你们来,主要就是想要跟你们打听一下关于田鹤草和**城邦的事情,相信你们不会不记得这个人吧?”

    候老大和候老二心神剧震,他们没有想到,李堂真的是问他们关于田鹤草和**城邦的事情,不过两人还是马上恭敬的冲着李堂行礼,随后候老大道:“回长老的话,田鹤草我们记得,他当时还是我们引入到秘境中来的,这人十分的傲气,在进入秘境之前,还曾经威胁过圣院的院长,而**城邦那里,我们也去了,那是一个新兴的城邦势力,人们过的很富足,不过**城邦的城主,我们到是没有见过,而且因为任何的关系,我们也没能长时间的呆在**城邦那里,所以那里具体怎么样,我们关不是很清楚。”

    李堂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现在马上就收拾一下,然后尽快的到灵兵界那里去一趟,我们想知道,**城邦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听说他们最近正在与圣院做对,如果有必要的话,警告他们一下,让他们老实一点儿,要是他们敢不同意的话,你们在回来告诉我们。”

    候老大马上道:“是,请长老放心,我们马上就去,请问长老还有什么吩咐?”

    李堂摇了摇头,摆了摆手道:“没有什么事儿了,你们尽快去,尽快回来,对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了解一下**城邦里是不是有断河级高手坐镇,去吧。”候老大应了一声,跟候老二一起冲着李堂行礼,随后转身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