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驱逐
    卢进言看着趾高气扬的唐非,两眼寒光闪闪,他沉声道:“唐先生,你们是圣院派下来查车家死因的,我们普河城邦也一直在全力的配合,不知今日为何残杀我普河城邦的平民?这好像是说不过去吧?”

    唐非看着卢进言,冷哼一声道:“杀几个平民怎么了?平民敢对我无礼,杀了他们又能怎么样?难道说卢城主还要治我的罪吗?”

    卢进言看着唐非的样子,两眼寒光更盛了,他看着唐非道:“唐先生这么做,不怕欺人太甚吗?在怎么说这里也是我普河城邦,不是你们圣院,你在我们这里随意的杀人,让我普河城邦如何的处理?也罢,唐先生既然如此说,那在下也不敢在留唐先生了,唐先生,请你们马上离开普河城邦,如果三日之内,唐先生你们还没有离开,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如果在离开我普河城邦的时候,唐先生你们还敢乱来的话,那在下一样也会不客气,我虽一直十分了尊敬圣院的各位先生,但是如先生你这般烂杀,在下却也不敢留你。”

    唐非脸色一变,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卢进方竟然敢这么说,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可是圣院出来的人,现在卢进言竟然敢把他们赶走?他不怕得罪圣院吗?他怎么敢?

    唐非寒着脸看着卢进言道:“卢城主,你可要想好了,你真的要赶我们走吗?你就不所圣院怪罪吗?”

    卢进言看着唐非,冷声道:“这件事情圣院如何会怪罪于我?圣院可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可是圣院却从来没有教过人要滥杀无辜。这件事情在下到是想要问问圣院。他们要如何的处理。”

    唐非的脸上的寒意更浓了。他看着卢进言,沉声道:“卢城主此话当真?”

    卢进言一步不让的看着唐非道:“当真,先生请吧,三日之内如先生不离开我普河城邦,不要怪在下不客气,来人,送唐先生出去。”

    唐非深深的看了卢进言一眼,接着冷哼了一声。转身往殿外走去,卢进言看着他的背影,两眼杀机陷现,他十分的清楚,他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把唐非给得罪了,如果让唐非他们活着回到圣院的话,那唐非他们家族,一定会全力的对付他们的,但是如果不让他们活着回到圣院的话,那也会有麻烦。圣院那里的人,一定会知道他与唐非他们有仇。一定会在第一时候怀疑他们,到那时怕是普河城邦也会有难。

    一想到这里,卢进言不由得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随后沉声道:“传令,全力的监视唐非他们,一直到他们离开我普河城邦为止,同时注意他们去了那里,让传送阵那里的人注意一点儿。”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去传令了。

    卢进言之所以会下这样的命令,就是因为他已经想要杀了唐非他们了,他当然不会在自己的城邦里杀了唐非他们,他要知道唐非他们去了那里,然后在派人去击杀唐非他们,在别人的地盘上,把唐非他们给杀了,到时候就算的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也可以说跟他没有关系,要是圣院真的敢对付他的话,他也不怕,毕竟现在灵兵界这里所有城邦,都对圣院没有好感,要是圣院真的敢来的话,一定会引起所有城邦的反感,到那个时候,怕是其它城邦的人也会给圣院使些绊子,圣院的人想要灭了普河城邦,怕是也不容易。

    而唐非这个时候却是十分的窝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人赶出一个城邦,这样的事情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现在却发生了,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气。

    唐非铁青着脸,回到了他们的住处,跟他一起来的人,马上就围了上来,所有人都看着唐非,他们也看出唐非的脸色不好看,所以他们都不敢问什么,只是看着唐非。

    唐非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了一声道:“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离开普河城邦。”那些人一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他们的脸色也都是一变,这些人可没有笨蛋,他们一听唐非这么说,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被普河城邦给赶出去了,这让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们重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唐非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大家也不要生气了,在这里生气是没有用的,这里毕竟还是普河城邦,要是我们真的闹起来,把那卢进言给逼急了,那我们就危险了,先离开这里,等我们回到了圣院,在想办法收拾卢进言也不迟。”

    众人也不是笨蛋,都点了点头,飞快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不一会儿就把东西给收拾好了,随后一人看着唐非道:“唐大哥,我们现在是不是马上就回院里?”

    唐非两眼寒光闪闪的道:“不,我们不回院里,我们这一次去**城邦,我们之所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一切的起因,全都是因为那个田鹤草,而那个田鹤草可是**城邦的人,我们这一次就去**城邦,我们可是出来查车家的死因的,大不了到了那里之后,我们就把车家的死因往灾魂城邦那里一安,我到是想看看他们怎么办。”

    众人一听唐非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一个人小心的道:“唐哥,我们要是真的那么做的话,那**城邦的人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杀了我们?”

    唐非冷冷一笑道:“放心吧,他们不敢,除非是他们想马上就与圣院开战,不然的话他们是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我们这一次去,就是要恶心恶心**城邦,我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众人一听唐非这么说,反到是有些兴奋了起来,一个人都两眼放光的应了一声,跟着唐非往外走去。

    唐非他们从房间城一出来,就感觉到他们四周有无数道的目光锁定了他们,唐非知道这是卢进言派来看着他们的人,如果他们在有什么异动的话,这些人一定会对他们动手,就算是不敢杀他们,怕是也会把他们给抓起来,而他们这一次出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为了免得到时候受辱,唐非只是冷哼了一声,就领着人往传送阵那里走去。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传送阵那里,随后他们就告诉看传送阵的人,他们要去**城邦,看传送阵的人自然不会拦着他们,直往就启动了传送阵,白光一闪,唐非他们就消失在了传送阵里。

    等唐非他们一走,马上就有人把唐非他们的去向告诉了卢进言,卢进言一听说唐非他们去了**城邦,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他马上就明白了唐非的想法,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城邦那里的人,可不见得就怕圣院,现在灵兵界这里已经秘密的组成了一个攻守同盟,为的就是对付圣院,而这个攻守同盟的重要在组成成员就有**城邦,**城邦要是能对唐非他们客气,那才叫怪呢,现在卢进言到是想知道,**城邦的人,会怎么对付唐非他们。

    而这个时候,灵蛇城的传送上,白光一闪,唐非他们已经出现在了传送阵上,可是他们刚一出现在传送阵上,就是一愣,因为在他们的面前正站着一队士兵,领头的是一个背着挂着两把大锤的大汉,这个大汉一身盔甲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唐非。

    唐非看着那个大汉,沉声道:“在下唐非,受圣院之命,前往各城邦调查车家死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那大汉冷冷的看着唐非一眼,冷哼道:“在下石锤,奉城主之令来告诉你们一声,我**城邦不欢迎你们这些屠夫,请你们马上离开。”

    唐非一听石锤报上了名字,他马上就知道石锤是谁了,他不由得两眼寒光一闪,因为他十分的清楚,石锤不是田鹤草的仆人,当初就是他跟着田鹤草,一起杀了他们圣院的人,让他们圣院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的,所以现在一听石锤报上了名字,他们不由得心生杀机的看着石锤道:“你就是石锤?你真的敢拦着我们?难道**城邦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成?是不是车家的死与你们有关?”

    石锤看着唐非,冷冷的道:“车家的死,有没有与我们有关,不是你说的算的,你们圣院凭什么到我们**城邦来调查?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力?更何况你们这些人,竟然在普河城邦那里,当街杀死平民,我们**城邦的人一至认定,你们是危险人物,可能会危害到我们**城邦平民的安全,所以**城邦不欢迎你们,请你们马上离开。”

    一听石锤这么说,唐非的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后他看着石锤道:“你们城主吗?把你们城主叫出来,我要当面问他。”

    石锤看着唐非,冷冷一笑道:“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想见我们城主?你不过就是圣院的一个小队长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见我们城主?请你们马上离开,如果你们不自己选择去那里的话,那我们将会在十分钟之后,直接送你们回圣院。”

    唐非的脸色一变,他两眼寒光闪闪的看着石锤,沉声道:“如果我们不走呢?你还真的敢对我们动手不成?”

    石锤哈哈大笑道:“你们不走?哈哈哈,不走更好,我们就把你们直接抓起来,然后送回圣院去,我到是想看看,到时候圣院的脸色会如何。”

    唐非的一听石锤这么说,脸色彻底的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