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嚣张
    唐非领着他手下的人,在城里四周的走动着,他可以感觉到四周人看他们的眼神,那眼神之中好像都带着敌意。

    说实话,这种情况唐非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他可是圣院的人,以前像他这样的身份,到了那个城市,那城里的人还不都是夹道欢迎,就算是一个城邦的城主,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有敌意?那怎么可能,什么人敢对圣院的人有敌意,活够了不成?

    但是现在情况却变了,这一次唐非从圣院出来,就是为了调查车家的事情,车家的灭亡,对于圣院来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但是圣院还是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像灵兵界所有城邦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他们还希望用这种方法,让那些城邦知道圣院的强大,从而听他们的话。

    但是很显然,这一次圣院是打错算盘了,他们只以为这是一次机会,却从来没有想过,灵兵界现在所有城邦的人,都以为车家的事情是他们做的,他们现在排出这个样子,更像是在示威一样,那些城邦的人,能给他们好脸色,那就怪了。

    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圣院也做出了十分错误的判断,而唐非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发现不管他到了那一座城市,那里的人对他们都是不冷不热的,甚至那里的人都对他们有一种敌意,这让唐非在不解的同时,也感觉到无比的愤怒。

    想想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可是圣院的人,身为圣院的人,他们那里受过这样的气。所以唐非他们这些天在各城邦查车家事情的时候。也显得十分的霸道。蛮横,而这也让各城邦的人,对他们的恨意更深了。

    现在唐非所在的城市名为普河城,这普河城就是普河城邦的都城,而普河城邦只是一个中等的城邦,其实像这样的城邦,唐非完全是可以不用来的,因为就像是普河城邦的人与车家有仇。他们也不可能有那么实力对付车家,但是唐非他们还是来了,他们这一次就是要显示出圣院的态度的,自然不可能放过普河城了。

    唐非脸色阴沉的在城里走着,两眼如鹰一样,不停的看着四击的平民,那些平民到是对他们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看他们这一行人气势汹汹而来,都十分好奇的看着他们,但是这样的眼光落到了唐非的眼中。却变成了有敌意的眼神,这让他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可以说唐非现在完全是多想了。像这些城里的平民,那会去管一个车家的死活,那会去管城邦与圣院之间的矛盾,多年的征战,早就让灵兵界这里的人没有了什么忠君受国的思想,除了像亚龙城邦和**城邦那样,为自己的城邦感到骄傲地方之外,其它城邦的平民,完全的没有什么忠诚感,在他们看来,就算是自己的城邦被消灭了,也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统治者罢了,跟他们的关系不大,当然,现在到是有不少的城邦,希望**城邦能够统治他们,他们也想过上像**城邦那样的生活。

    但是这些天一直在受白眼的唐非,却完全的不知道这种情况,他看那些平民看着他们,就以为那些平民对他们有敌意,可以说,像唐非这种,完全不知道平民疾苦的人,他们在对事物的判断上,还是有很大的偏差的,而这种偏差往往却是十分致命的。

    唐非他们这一行人,一共有五十人,他们都是圣院的精英,他们的家族都在圣院里,他们就是圣院专门的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些人,以后不是成为圣院的老师,就是会成为圣院各大家族的中坚力量,在圣院那里,也都算是一个人物了,像他们这种人,可以说是从小到大,一路的顺风顺水,他们怎么可能知道灵兵界那些平民的想法呢,所以唐非做出这样错误的判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小孩出现在了唐非他们面前不远处,那个小孩年纪不大,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他身上穿着一身旧衣,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而之所以突然跑出来,就是因为他在追一个球,一个由竹子编成的小球,这个小球已经十分的破旧了,但却是这个小孩最喜欢的玩具。

    这个小孩完全的没有注意到唐非他们,在他那小小的脑袋里,只有他的球,所以他才在自己的球滚出来之后,直接就追着那球跑了出来。

    那珠在石板路上滚着,但是这石板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修过了,上面也有很多的坑,那小珠蹦蹦跳跳的往前滚着,终于在碰到了一个石块之后,转变了方向,直往唐非他们滚了过来,那个小孩自然也追了过来。

    那个竹球好巧不巧的滚到了唐非的脚下,而那个小孩也追到了唐非的腿下,那个小孩的眼中现在只有那个竹球,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唐非的脸色,所以他一下就扑到了竹球上,把竹球给抱住了,自然他那脏兮兮的小手,也就碰到了唐非的的袍子。

    唐非本来就气不顺,现在一看自己那漂亮的袍子,竟然被一个小孩给弄脏了,他不由得心头火起,冲着那小孩就是一脚,这一脚他可是用了力气的,一脚就把小孩给踢得飞了出去,同时他大骂道:“那里来的小畜牲,弄脏了爷子袍子!”

    唐非完全没有想过,他这一脚那孩子能不能承受得了,在他的眼中,那不过就是一个平民的小孩,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他怎么会放在眼里呢。

    但是那被他一脚踢飞的小孩,却一下就飞出去七、八米,直接变摔在了地上,直摔得头破血流,嘴里喷出一股股的血沫子。出气多。入气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而唐非这样的动作,也让四周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唐非,要知道普河城这里,可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过这种事情了,因为现在各城邦,都开通了与**城邦之间的传送阵,各城邦很多的平民都跑到**城邦那里去了。各城邦为了怕自己治下的平民逃亡的太多,从而影响了统治,所以他们让自己治下的官员,贵族,士兵,都收敛了很多,没有人在敢随意的杀死平民了。

    但是唐非却并不知道这些,以前像这样的事情他也没少干,在他看来,杀死一个平民有什么了不起的。又有什么人,敢对他们说三道四。所以他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而四周的平民一看到那个小孩被踢死了,他们的脸色都是一变,随后人个个都愤怒的看着唐非他们。但是唐非他们却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唐非还骂了那个被他踢死的小孩几句,而他身边的人竟然都在安慰他,让他消消气,却没有人对那个死去的小孩子多看一眼。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随后一个女人疯了一般的跑了出来,一下跪倒在那个小孩的尸体旁边,嚎啕大哭。

    唐非一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理那个女人,领着圣院的人接着往前走去,在他看来,自己虽然踢死了那个孩子,但是却没有对那个女人怎么样,没有追究那个女人,衣服被弄脏的罪行,这已经是大恩了,至于那个死去的孩子,在他看来,完全是罪有应得,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就在他走到那个女人身边的时候,那个正在嚎哭的女人,一下就扑到了唐非的跟前,抱着他的大腿,大声道:“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我的儿啊!”

    一个平民女人,虽然也做一些粗重的活,也有那么一点力气,但是对于一个武士来说,她那点力气又算得了什么,可以说那个女人根本就伤害不了唐非,但是唐非却被那个女人惹得大怒,他两腿一震,一下把那个女人震开,接着一脚把那个女人踢出去几米远,眼看是活不成了,接着他冷哼了一声道:“贱民,就凭你也敢碰小爷我,真是该死!”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就因为他身上的一块污渍,两条人命就丧在了他的手里。

    这一下四周的平民都惊呆了,随后他们都怒了起来,那些平民都围了上来,大声的斥责着唐非他们,像这样的平民,他们的生活圈子并不是很大,所以那对母子他们都是认识的,一看到多年的邻居,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这里,这让那些人感到无比的愤怒,自然要上来斥责唐非他们。

    但是唐非现在正是心头火起的时候,在加上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什么时候这些蝼蚁一样的平民也敢斥责他了,这让唐非不由得大怒,随后他一把抽出了自己的长刀,二话不说,挥刀往那些平民砍去,几个围在他身边的平民,一下就被他给砍死了。

    而唐非身边的那些人,一看唐非动手了,他们也没有客气,直接就亮出了兵器,一阵的砍杀,围着他们的那些平民,马上就被砍倒了一片,而所有被砍倒的人,几乎全都死掉了。

    而那些围上了来的平民都吓了一跳,接着他们马上就哭喊着往四周跑去,他们可不是什么战士,也不有视死如归的勇气,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跑。

    让唐非他们一看那些平民跑了,也没有追杀,而是看了四周一眼,冷哼了一声道:“这些贱民,不杀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还敢来围着我们,真是找死!”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影快步的跑到了这里,那几个人影一看四周的情况,在一看那一地的尸体,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们的脸色不由得一阵的铁青,领头的一个人,看着唐非他们,沉声道:“各位,这是怎么回事儿?各位是来查车家的事情的,为何在我普河城里无故杀人?”这些人都是普通城士兵,他们本来就是监视唐非他们的存在,只不过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监视,所以刚刚在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他们都没能马上就赶到这里,等他们赶到这里的事情,事情已经结束了,这前前后后不过几分钟罢了,但是现在已经留下了几十条人命了,可见唐非他们的行为是多么的肆无忌惮。

    唐非一听那人这么说,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那些贱民竟然敢围着我等,被我们杀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治我的罪不成?”

    那人一看唐非这种有持无恐的样子,也是心恨不以,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他所能管的了,所以他冲着唐非他们道:“在下可不敢治各位大人的罪,但是各位大人当街杀人,影响很大,就请各位先回城主府吧,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城主去说吧,各位请。”

    唐非一听那人这么说,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也知道现在他们确实是不适合留在街上了,虽然他杀了几个平民,没有人能治他们的罪,但是这件事情说出去已经不好听,还是快一点离开为好,所以他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领着圣院的人,趾高气扬的往城主府走去,好像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那人看着唐非他们的样子,不由得狠狠的咬了咬牙,他们这些人也全都是出身自普河城,对普河城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感情,现在唐非他们在普河城里当街杀人,事后却又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这让那人如何能不气。但是他也知道,唐非他们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这件事情还得交给上面的人去处理,所以他现在只能是按排人手处理尸体,清理街道,同时派人先跑回到城主府那里,把街上的事情告诉城主。

    不一会儿唐非他们就回到了城主府,而这个时候,普河城邦的城主卢进言,也收到了关于这件事情的消息,当他看到唐非他们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儿,先是让母子两人陨命,接着又当街杀人的时候,卢进言的脸色不由得一片的铁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非他们竟然会如此的嚣张,这里可是普河城,这里可是他的城邦,而他唐非,不过就是圣院的一个小队长,却敢如此的嚣张,他们把普河城的法律至于何地了?把他卢进言至于何地了?这让卢进言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恼!

    正在这时,唐非他们也回到了城主府,一回到城主府,卢进言马上就把唐非他们请到了普河城邦的议事大厅,同时普河城邦的高层也全都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