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章 反应
    “父亲大人安好,见字如面……”

    短短的一行字,但是却让温传业心惊肉跳,这字迹他太熟悉了,因为这字迹他见过太多次了,而每一次他看到这字迹的时候,都会感觉到阵阵的心痛。

    温文海的信,温传业怎么也同有想到,唐生带来的竟然是温文海的信,而温文海现在可是在秘境之中呢,温传业因为温文海进了秘境,所以对于秘境那里的情况也是十分熟悉的,他十分的清楚,进了秘境里的人,是不能随便出来的,自然这信也不可能随意的带出来,现在在秘境里,能随意出入的,只有候老大和候老二,在就是几位长老了,而几位长老是不可能帮人带信的,候老大和候老二虽然可以给人带信,却也不可能把信交给唐生。

    也就是说,温文海这信并不是由正常的渠道,从秘境里带了来的,而这正是温传业最为吃惊的地方,因为温传业十分的清楚,如果让圣院那里的人知道,他们有办法,从别的渠道通道秘境,或是往秘境里带信的话,那圣院是一定不会客气的对付他们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温传业一看到温文海的信,马上就大吃了一惊,甚至连唐生走了他都没有在意,在唐生走了之后,温传业马上就拿出了信,仔细的看了起来。

    温文海这一次带回来的信可不短,足足写了十多页纸,而且字还十分的小。温传业认真仔细的看着温文海传回来的信。

    越看这信温传业就越是吃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温文海他们过的竟然是这样的日子,圣院那里竟然是把他们当成死士,当成炮灰,用他们辛苦得来的东西,在武装圣院的人,这太也无耻了。

    同时温文海在信上也说了,现在他们已经与**城邦取得了联系,以后他可以与**城邦合作。而且以后**城邦的人,会给他送来随身传送阵,在必要的时候,他要把家里的人,全都转移到**城邦去。

    一直把信看了两遍之后,温传业这才放下了信,长出了口气。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现在他可以肯定了,唐生一定就是**城邦的人,而且就是**城邦的探子,他这一次就是奉了**城邦的命令来接触自己的。

    正在这个时候。书房那里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温传业一惊,马上就把信收了起来,沉声道:“谁啊。”

    温文江的声音传来道:“父亲,是我。你没事儿吧?我能进来吗?”

    温传业一听是温文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道:“是文江啊。进来吧。”温文江应了一声,推门走了进来。

    温文江看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温传业,有些不解的道:“父亲,怎么了?是不是唐生对你无礼了?他说什么了?”

    温传业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他没有对我无理,我只是有一点不舒服,你不用担心,今天因为我不太舒服,所以唐老板就先回去了,过两天你在去唐老板那里一趟,在把他请来,我们在商量一下药材生意的事情。”

    温文江一听温传业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马上道:“父亲,你那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在灵兵界这里,也是有医生的,不过十分的少就是了。

    温传业摇了摇头道:“没事儿,不用你不用担心我,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温文江不解的看了温传业一眼,发现他好像是真的没有什么事儿,他这才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转身走。

    温传业看着温文江离开,他这才叹了口气,又拿出温文海的那封信仔细的看了看,最后温传业叹了口气,拿出火折子,把信给点着了。

    一直到信完全的烧掉,温传业又把纸灰处理掉之后,他这才打开了书房的门,把屋子里的烟味放掉,同时他也走出了书房。

    在府里转了两转,温传业这才回到了书房里,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因为温文海在信里已经说了,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回府来看他了,这让温传业又是高兴,又是苦恼。

    高兴是自己吃苦多年的儿子终于要回来了,而苦恼的是,他怕温文海加府的时候,会被人看到,而且这件事情不跟府里的其它人说是不行的,要是让府里的人突然知道,温文海回来,那一定会乱成一团,到那个时候,更容易出问题。

    温传业坐在书房里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温文江他们,要让家里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温家。

    一想到这里,温传业沉声道:“去把大少爷叫到我的书房来。”门外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温传业在回到书房之后,自然就有仆人在书房外候着,以便于听从他的吩咐,温传业也没有在把仆人给遣开,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有人可用了。

    不一会儿温文江就来到了温传业的书房,温传业让温文江进了书房后,就温传业就把书房的门和窗户都打开了,随后遣散了仆人,随后他看了四周一眼,没有发现别的动静,这才转身回来,坐到了温文江的对面。

    温文江看着温传业的动作,却是有些不解,他十分的清楚,温传业这样的动作,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看起来好像比刚刚跟唐生谈话的时候,更加的小心。

    温文江看着温传业道:“父亲,到底有什么事儿?”

    温传业看了温文江一眼,沉声道:“你小弟来信了,是唐生带来的。”

    温文江一听温传业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脸色突的一变。接着他看着温传业道:“小弟的信怎么会在唐生的手里?这是怎么回事儿?”

    温传业沉声道:“这件事情十分的复杂,要从圣院说起。圣院他们完全的把你小弟他们当成死士在用,而且现在你小弟还受到了排挤,被发配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温传业把温文海信里的内容跟温文江说了,温文江听温传业说了这些之后,脸色也不由得一阵的铁青,他看着温传业道:“太可恨了,没想到圣院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地方,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办?”

    温传业沉声道:“什么也不干,现在我们不能有任何的异动,如果我们有任动的话,就会引起圣院的怀疑,到那时你小弟他们就更加的危险了,过一段时间,**城邦的人。会安排你小弟回家来看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通知家里一些最为可靠的人,让他们与你小弟见一面,同时等**城邦的随身传送阵送到了,在我们在把随身传送阵。有选择的发下去。”

    温文江想了想,沉声道:“那我们家里的生意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全都放弃了?”

    温传业沉声道:“家业在大,也没有人命重要,这样吧,我想唐生唐老板。一定跟**城邦有联系,我看我们可以通过他。把家里的一些财产往外转移一下,不过这件事情,要等见到你老弟之后在做决定,我们绝对不能上当。”

    温文江沉声道:“好,那就这么办吧,这几天我们通知家人一下,过两天我在把唐生请到家里来,仔细的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应该会知道一些什么。”

    温传业点了点头,沉声道:“这样吧,这件事情,只有你,我,你母亲和你二弟我们四个知道,其它的人不要通知了。”

    温文江点了点头道:“好,父亲,母亲那里,你跟她说一声吧,二弟那里我来说,我看我们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来调查一下,看看家里有那些人是可以信任的,我们离开的时候,也可以带着他们。”

    温传业沉声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温文江点了点头,沉声道:“父亲,那我去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就找时间把事情告诉二弟。”温传业点了点头,摆了摆手,温文江这才站起来离开了。

    等温文江离开之后,温传业才站了起来,沉声道:“来人,把大总管找来。”门外刚刚回来的仆人,马上应了一声,转身跑了。

    而这个时候,唐生却已经回到了灵山药材店,温文海没有猜错,唐生就是**城邦的暗探,他是为魂城邦派到鹿鸣城的暗探,但是他本身却并不是出身自**城邦的人,相反的,他是另一个城邦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跟**城邦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后来跑到**城邦那里去做生意,这才能得到**城邦的药材。

    其实这些身份是真的,但是没有人知道的是,唐生早就加入到**城邦了,而他的家人也早就得到了去**城邦的随身传送阵,他们家的材产也全都转移到了**城邦,他们家在**城邦那里还有房子,还有其它的产业,只不过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而他们家之所以在**城邦那里有这么多的东西,就是因为他成为了**城邦的暗探,正是因为他成为**城邦的暗探,这才能得到**城邦的如此重用,而因为唐生这个人,精明能干,所以他才成为了**城邦驻鹿鸣城的暗探。

    这一次**城邦的行动内容,唐生也是知道的,说实话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唐生也十分激动,他没有想到,**城邦竟然可以与秘境那里取得联系,还能把人从秘境那里带出来,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于秘境,唐生并不陌生,他们唐家也有人进入过秘境里,而且也死在了里面,与温家不同的是,唐家的人在刚刚进入秘境不久,就死在了秘境里面,可以说是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唐家的人,对于秘境是没有一点的好感,虽然说秘境也确实是做到了,保护他们唐家十年的时候,但是那十年的时候,他们唐家也没有发展,十年之后,唐家马上就被人群起而攻之,差不一点被灭族,唐家传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才保住了家族,但是却也是元气大伤。

    正是因为这种种的原因,唐家对于秘境,那是半点儿的好感也没有,相反的,他们对于秘境的恨意却十分的大,因为他们发现,秘境说的保护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保护,而是一种压制,一种监视,压制他们,不让他们家发展,监视他们,不让他们家的人,随意的乱动,这才是秘境所说的保护的真正面目。

    而唐生在知道**城邦的人,不但可以与秘境取得联系,而且正在想办法对付秘境里的人时,唐生不但没有一点的反感,反到是十分的高兴,对于**城邦那里给他的任务,他是一点也没有推辞,直接就接下了,虽然他不知道他给温家送信的内容,但是**城邦这一次的行动,他却是一清二楚的。

    回到了店里之后,唐生马上就把今天的行动,写成了纸条,传给了**城邦那里,把今天温家的反应,全都写到了上面,在把纸条传出去之后,他也马上就开始着手安排人去监视温家,他怕温家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就麻烦了。

    唐生十分的清楚,现在**城邦那里,其实已经戒严了,虽然说表面上看不出来,确实**城邦却已经进入到了战争状态了。

    好在不长时间,唐生就收到了**城邦那里的回信,**城邦那里让他监视温家,同时做好准备,过一段时间,他们要派一个人去温家,让他配合把人送到温家去。

    唐生对于这样的任务,到是没有任何的意见,他马上就开始着手准备,他是真的希望,**城邦那里的人,能快一点把秘境里的人给收拾了。

    而温家那里却十分的平静,温传业已经把温文海写信的事情告诉他夫人了,他夫人一听温文海这么说,自然也是万分的吃惊,接着自然是垂泪连连,但是他夫人也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不然的话整个温家都会有危险。

    而温文江在晚上也把温文河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准备了一桌子酒菜,两兄弟没有让别人在一旁侍候,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他们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而就在酒桌上,温文江把温文海的事情跟温文河说了,温文河听了之后,也是大吃了一惊,同时也是狠得直咬牙,要知道他们三兄弟可是一奶同胞,感情十分的好,现在却听说,他们的小兄弟,被人当成炮灰来使用,他们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