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根结
    要是在一般的情况下,手下一听到领导这么说他,应该马上就陪礼的,但那个人却没有,他一听巨岩城主这么说,不但没有任何陪礼的样子,反到是两眼斜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开口道:“怎么?难道在下说的不对吗?田鹤草先生以前的身份怕是不高吧?”

    赵海看着那个人,突的微微一笑道:“是啊,在下以前的身份确实是不高,不但在下,就连赵海城主的身份都不算高,不过现在好了,在下是**城邦的顾问,而赵海城主,现在已经是一个城邦的城主了,这人那,真是没处看去啊。”

    赵海这话一出口,那人的脸色就是一变,赵海这话听起来好像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一说,那是人都听得出来,赵海就是在嘲笑他,这让那人的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的嘴竟然会如此之利。

    巨岩城主也有些意外的看了赵海一眼,赵海微微一笑,又端起了酒杯,立足点着巨岩城主一举杯,沉声道:“城主大人,在下敬你一杯。”

    巨岩城主也是微微一笑,接着端起了酒杯道:“先生请。”说完就把杯里的酒给喝,赵海自然也把杯里的酒给喝了。

    巨岩城主刚刚放下酒杯,一个人就站了起来,冲着赵海一举酒杯道:“田先生,听说田先生是**城邦的顾问,却不知道田先生顾什么?问的又是什么?”

    赵海看了那人一眼,他发现那人的眼中也带着明显的敌意,所以赵海应付起来就简单了。他微微一笑道:“什么需要顾。在下就顾什么。什么事情看不过眼,在下就问什么。”

    那人一听赵海这么说,接着道:“那不知道先生都顾过什么?问过什么?”

    赵海看着那人,沉声道:“在下顾过的事情不多,问过的事情也不多,不知道先生你想知道那一件。”

    那人看着赵海道:“在下只是十分的好奇,以前**山区那里,有一个虎威城邦。而虎威城邦一直与我们巨岩城邦的关系十分的好,而且多有生意与我们巨岩城邦这里合作,只是最近却不见他们与我们巨岩城邦合作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赵海一听这人这么说,他马上就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对他会有敌意了,原来根子在这呢,赵海看了那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原来先生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这其实十分的简单,之前**山区那里还没有统一。大家都各做各的生意,但是之前做的生意。大家都没有一个统一的价格,在与别人做生意的时候,大家还相互的压价,这样最后亏的还是**城邦这里的普通人,所有城主大人收回了各城市的对外贸易权,特别是**山区特产的贸易权,由城主府统一的进行买卖,所以先生如果你想与虎威城那里做生意的话,一定要先经过城主府的批准才行,不过赵海城主还是十分欢迎其它人前去**城邦做生意的,所以先生想要得到这个批准并不难,而且说不定还会得到很多的优惠呢。”

    那人一听赵海这么说,不但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反到是两眼寒光闪闪的看着赵海道:“原来是这样,但是在下听说,现在虎威城那里的城主,他还是虎威城主,在下之前与虎威城主也有一些交情,可是最近在下派人去派见虎威城主,却连虎威城主的面都没有见到,不知这是为何了啊?”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那虎威城邦显然就是他们扶持起来的,不过不可能是他们一家,可能是那些对赵海有敌意的人家一起扶持起来的,但是虎威现在确实是已经被赵海给收服了,被收服了,自然就不会在听他们的摆布了,估计他们派人去找虎威的时候,虎威还没给他们好脸色,他们发现,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对虎威城的控制,这才急了。要知道他们如果能接着控制虎威城的话,那他们就还可以得到**山区的特产,而**山区的特产,在一些地方是十分受欢迎的,那就代表着利益,而赵海把那些人给收服了,那就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利益,所以这些人在看到赵海的时候,才会带着那么浓的敌意,原来根结在这儿呢。

    赵海看着那人,微微一笑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这个也不难解释,虎威城主原本是虎威城邦的城主,他自然万事都可以自己做主,但是现在他可是**城邦的一位城主,他还是要归赵海城主管的,赵海城主不让他那么做,他自然就不能那么做,至于说先生你与虎威城主的交情,这个在下是真的不知道,也许先生你与虎威城主的交情不是那么深吧,也许虎威城主是认为,他现在已经做不到之前跟先生你合作的样子,所以没脸见你吧。”

    所有人都知道赵海是在胡说,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虎威他们本就是他们派去的,他们的家人甚至现在还在巨岩城这里,在这种情况下,虎威的突然叛变,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太意外了,他们实在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虎威突然背叛了他们。

    那人气得直咬牙,但是他却拿赵海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赵海说的不管是不是真的,他们都得听着,赵海不愿意说,他们也不能强问,这让他们十分又气又恨。

    “先生说的不错,虎威现在可是赵海城主的手下,赵海城主的命令他自然要听,一个手下要是不听他上级的命令,那要来干什么。”巨岩城主突然开口道。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却忍不住一愣,随后赵海突的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了一眼巨岩城主,看到了巨岩城主眼中不经意间闪过的寒芒。

    赵海明白了,他接着微微一笑道:“城主大人说的对,手下不听上级的命令,那要来确实没有什么用了,而且弄不好,还会在关键的时候,把他的上级给卖了,那就不好了。”

    赵海这好像是无意间的一句话,让巨岩城主眼中的寒光更胜了,不过他眼中的寒光,也只是一闪就消失不见了,随后他呵呵一笑,端起了酒杯,冲着赵海敬酒,好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赵海虽然是在跟城主喝酒,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那些对他有敌意人的目光,那些人对的敌意更强了,同进他们也是两眼寒光闪闪,而他们这个寒光之中,已经带着杀意了。

    赵海刚刚跟巨岩城主喝了一杯酒,把酒杯放下之后,一个声音突的传来道:“先生,你好,不知道现在我们巨岩城邦想与**城邦合作的话,赵海城主能否答应?”

    赵海顺着声音望去,发现说话的人,正是对他抱有善意的人中的一个,这个就坐在他下首,显然在地里的地位也不低,而且他这一句话,也确实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那些人全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赵海的身上,想看看赵海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赵海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事实上现在**城邦那里,百废待兴,赵海城主欢迎所有想跟**城邦合作的人,不过一般的合作,也只能是跟**城邦下的普通商人合作,要是真的想跟**城邦展开合作的话,也一定要是城邦的城主才行,普通人想跟**城邦合作,怕是还没有这个资格。”

    赵海这话一出口,巨岩城主他们的眼中都闪过一丝的喜色,而那些对赵海有敌意的人,他们眼中的敌意就更浓了,甚至已经带着恨意了。

    赵海十分的清楚,他刚刚这话,就等于是断了那些人跟**城邦合作的可能了,因为他们在巨岩城这里的地位可能不低,但是他们毕竟不是一个城邦的城主,赵海的话就等于是摆明了告诉他,他们现在没有资格跟**城邦合作。

    赵海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他已经得罪了那些人,那自然就要把他们得罪死,然后在想办法把他们给收拾了,得罪完了人,你在想办法去修复,这种事情赵海一般不干,就算是他想干,也要看看这个人值不值得,同时也要看看把这个人得罪到了什么成度。

    如果不值得,那赵海自然不会客气,如果是像那个文士那样,结的是生死大仇,那赵海也不会去想办法修补的,因为像那样的大仇,根本就修补不了,只能拼个你死我活。

    而巨岩城里的这些人,既不属于值得赵海修复关系的,又算得上是赵海的生死之敌了,在这种情况下,赵海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跟他们修复关系了,把他们得罪死,然后等对方要来对付他的时候,他在好好的报复那些人一下,直接就把那些人给打趴下,打老实了,打的在也不能对他构成他威胁了,那才算是完。

    这进之前与赵海说话的那人又接着开口道:“田先生你好,在下严宽,现在主管巨岩城邦的商业合作事谊,不知道先生我们可不可以前去拜见一下赵海城主?”

    赵海微微一笑道:“你拜见赵海城主,这个怕是有些难度,因为现在城主大人是以修练为主,最近听说他又闭关修练了,把城里的事情,都交给凤丽华城主了,先生你要是想与**城邦合作的话,只能去找凤丽华城主了,我相信凤丽华城主也会同意的,如果先生你认为,这样还是有些不太保险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可以给凤丽华城主写一封信,到时候你把信给凤丽华城主一看,我想她就会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