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圣院
    赵海一脸平静的往前走,这时天空中一声鹰啼声传来,赵海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有敌人来了,他转头对石锤他们道:“有敌人来了,三十人,注意了。”

    石锤他们应了一声,到是没有表现出来什么,现在赵海虽然不能跟四周的植物进行沟通了,但是他在天空中,还有两双眼睛,一双眼睛就是鹰隼的,另一双却是金鹰的,金鹰与鹰隼都是跟了赵海很长时间的动物,现在他们也已经可以化形了,不过大部分的时候,他们还是以鹰的样子存在,因为一般人不会去注意两只鹰的。

    而就在赵海收到消息的是候,那个文士也领着人进了树林,他们顺着赵海他们留下痕迹一路的追踪,很快的他们就发现,马蹄印消失不见了,那个文士一愣,他停了下来,往四周看了一眼,沉声道:“四处看看,还有没有马蹄印。”跟着他的那些人都应了一声,接着四处去看了看,却没有发现马蹄印。

    文士听了那些手下的报告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没有发现?太奇怪了,难道那些马还能飞了不成?”

    其它人也全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因为他们确实是没有发现有什么马蹄声,那马真的像飞了一样。

    文士又看了四周一眼道:“脚印呢?总有发现吧?”

    文士身边的一个道:“有发现,大人跟请我来。”接着引着文士往前走去,果然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些凌乱的脚印。

    看了那些脚步印一眼,文士点了点头道:“好,发现脚印就好,追下去,不用管那些马了,也许那些马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追上那些家伙。把那些家伙给杀,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其它人都应了一声,追了过去。

    赵海他们依然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赵海并没有用自己的自然能量去改变四周植物的长势,因为这在灵兵界这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里的植物生长,靠的不只是自然能量。还有毁灭之力,要把自然能量和毁来之力,给变成地狱能量才行。

    赵海没有想过要躲着那些人,那些人来找他,那他就把那些人收拾了好了,躲起来是没有用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天空中又传来了一声鹰啼声,赵海沉声道:“准备吧,那些家伙来了。”石锤他们几棵植物,却已经变成了本体的样子,站在了那里,在四周的大树的映衬之下,到是一点也不显得特别。

    赵海一看石锤他们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却是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脸平静的等着对方。

    不多时,赵海就听到了一阵的脚步声,随后一声衣衫破风的声音,他被人围在了中间,赵海站了起来。看了那些人一眼,随后他就被一个人头上的魂物给吸引住了,书魂,那人头上竟然是书魂,而且看样子,他在这些人里的地位不低。

    那个文士看了赵海一眼,又往四周看了一眼。沉声道:“其它人呢?”

    赵海却是动也没动,一声也没有出,而是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那个文士。不一会儿一个人走到了那个文士的身边,低声道:“大人,没有发现其它人。”

    那个文士一愣,接着他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看来你是早就知道我们要来找你是吗?说出其它人在那里,我给你一个通快的死法。”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冷声道:“你好像是很有信心啊,你就这么肯定能把我们留下?啊,对了,你给我们下药了是吧?所以你认为我们跑不了了。”

    那个文士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怎么?发现了?哈哈哈哈,现在发现,好像是太晚了点吧?”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的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现在发现?我都知道你们肯定会来找我的,我会是现在才发现你们对我下毒的吗?重昨天我们出现在传送阵里,你们就开始派人跟着我们,一直到今天早上给我们下药,你做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不过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你们派人跟着我们了,我们会不防着你们这一手吗?”

    那个文士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他看着赵海道:“果然厉害,这么说你们没有中毒?不过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你们没有中毒,难道就难对付得了我们吗?我们可是有三十个人,你们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儿?”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沉声道:“三十个人很了不起吗?如果我们不是确定要吧应付你们,你们认为我们还会从火星城里出来,而不是坐着传送阵离开?当然,你可能已经派人把传送阵那里给封了,但是你见我们去过传送阵那里吗?你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了。”

    那个文士看这样没有办法压下去赵海的气势,他这才接着开口道:“少废话了,既然你这么嘴硬,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动手吧。”

    说完那人手一动,他的手里多了一本书,随后他把书打开,一排排的文字从书里飞了出来,随后那些文字围在他的身边,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把他给保护了起来,接着那人把书一合,随后沉声道:“万般兵器,尽在手中,叱!”

    随着那人这句话,他身边的那些文字,转眼之间就变成一件件的兵器,这些兵器都如同正常的兵器大小,散发着金光,最主要的是,这些兵器,可绝对不只是十八般兵器那么简单,各种各样的兵器,就连一些十分冷门的兵器都有。

    随后那人一挥手,那些兵器直往赵海杀了过来,而其它人这时也变成了他们魂物的样子,直往赵海杀了过来。

    赵海看了这些院子一眼,不由得微微一笑,接着他手一动,他的手里也多了一本书,随后他把书打开,书里一条条的人影,直往那些兵器扑了过去。

    那些人显然没有想到赵海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他们先是一愣,随后都看了一眼赵海头上的魂物,赵海的魂物现在已经伪装起来了,他头上的魂物不在是一根小草了,而是一棵树。

    但就算是赵海的魂物违装起来了,那些人现在依然十分的吃惊,他们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植魂者,竟然可以用文士才用的书魂。

    而且他的书魂还这么的特别,别的书魂里,最多可以收入一些兵器来做为武器,任何活着的东西,都是不可能从书里出现的。而赵海的书魂里,却可以出现一个个的人,而且这些人的实力,竟然还很强。

    赵海静静的站在那里,所有的敌他,全都被金书里出现的那些人影给挡住了,赵海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那个文士,而那个文士这时也脸色难看的看着赵海,好一会儿他才冷哼道:“到是有些本事儿,不过我看你能坚持多长时间。”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微微一笑,手轻轻的一挥,石锤他们马上就变成了人的样子,直往那个文士杀了过去。

    那个文士一看到石锤他们扑了过来。却一点也没有紧张,反到是一阵的冷笑道:“早就知道你们要来。”说完他在一次把书打开,一件件的兵器,从书里飞了出来。

    这些兵器把石锤他们都给挡住了,那个文士这时才转头看着赵海道:“还有什么招式,亮出来给我看看。”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微微一笑道:“招式有得是。就怕你接不住。”说完赵海在一次的拿出了书,随后把书翻开,他这一次的动作,吸收了所有人。就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他手上的书时,突的天空中传来了两声破风之声,两个黑影从天空中直接落而下,那人一愣接着大吃了一惊,随后他马上就指挥着一直围在他身边打圈,没有离开的那个盾形的兵器,直往天空中迎了上去。

    但是他的盾形兵器只有一件,只挡住了一条黑影,就听到当的一声,那条黑影直接就把他的盾形兵器给击碎了,不过那黑影被他这么一挡,也是力竭了,又冲天而起,没有在接着进行攻击,但是另一条黑影,却是直接击在了那个文士的身上。

    那个文士没有防住这一招,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到在了地上,出气多入气少,眼见是活不成了。

    而那个文士一死,他放出来的那些兵器,也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那些跟着他来的人还在支撑,不过就在那个文士死的时候,那些人也都是一呆,而高手过招,这一顿可是会要命的,那些赵海放出去的金色人影,全都没有放过这一个机会,一击得手,那些跟着那些文士来的人中,有的人当场就被打死了,也的人也受了重伤,总之没有一个是完好的。

    但是那些受了伤的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他们一边免强的支撑着,一边看着赵海,大声道:“疯子,你是一个疯子,你竟然敢杀圣院的人,你真的是疯了,难道你不怕圣院报复吗?你是想让整个**山区都跟着你陪葬吗?”

    赵海一听那些人这么说,脸色也是一变,因为那些人提到了一个名字,圣院!圣院这个组织,赵海在灵兵界这里的书里看到过,那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组织,不,可以说是学院,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座学院,但那却是一所强大无比的学院,一个影响力大到可以影响整个灵兵界,所有城邦的学院。

    之前赵海就觉得灵兵界这里的舞空级高手,要比魂界那里多,这让他十分的不解,虽然说灵兵界这里更适合修练一些,但是他们的舞空级高手也太多了一点儿,这就很不对劲了,后来他从书上了解到,在灵兵界这里,有这样一所学院,这所学院每隔三年招生一次,每一次招生人数都只有两百人,而这两百人中,最后只可能有五十人左右从那所学院毕业,而只要是从那所学院毕业的学生,全都是舞空级的高手。

    而这些毕业出来的舞空级高手,一般都会在各各城邦里任要职,而且他们对学院里的教学方法,也是绝口不提,但也正是因为这些舞空级高手,会在各各城邦里担任要职,所以学院的影响力,遍布整个大陆,因为所有从学院里毕业的学生,他们全都会念着学院的好,甚至他们会一直听学院的话,所以在灵兵界这里,任何一个城邦你都可以得罪,但是只有一个势力你不能得罪,那就是圣院,得罪了圣院对于一个势力来说,那就等于是灭顶之灾。

    但这也正是让赵海有些不解的地方,圣院是十分的强大没有错,但是圣院一般是不会管那些从他们学院毕业的学生去干什么的,因为从圣院毕业的学生,也不可能全都为一个势力效力,他们为不同的势力效力的话,那这其间,就难免会出现一些相互残杀的情况,要是学院连这人都管的话,那他们是管不过来的,事实上圣院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世外桃院一样,他们之所以能保持着这要的地位,就是因为他们不会去管其它城邦的事情,城邦的内务他们是不会管的,毕业的学生去干什么,他们也不会管,正是因为这样的态度,所以圣院一直保持着十分高的地位,没有人会对圣院不敬。

    那个文士就算是圣院毕业的学生,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啊,灵兵界这里,从圣院毕业的学生多了,也不差那一个,为什么一杀了他,那些人就说他得罪了圣院,难道那人跟圣院的关系,不一样吗?还是说那人跟圣院里的什么人有关系?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接着他心念一动,剩下的那几个舞空级高手,全都被他用精神力给攻击了一下,就在那几个人感觉脑袋一晕的时候,赵海突的心念一动,接着几个法阵直接那几个人的头上罩去,赵海是准备用奴隶法阵来对付他们了,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强行的用奴隶法阵来对付人,这样其实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一但对方的精神力也十分的强悍,那么赵海的奴隶法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效果,甚至还会反噬,让他的精神力受伤,重者可能会直接让赵海变成白痴。

    但是现在赵海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要从这些人的口中知道那个文士的身份,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如此说,以便做好应对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