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入学
    这个文士长相十分的斯文,看样子有四十多岁,白静的皮肤,接着小胡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有魅力,但是赵海却不敢小看这个人,因为他从这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舞空级高手的力量,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一个舞空级的高手。

    赵海连忙站了起来,冲着这人行了一礼道:“见过先生,在下正是赵海,不知先生是?”

    那人微微一笑道:“在下棋奕院青云山分院教导,龙云飞,见过赵海先生。”

    赵海连忙道:“原来是龙先生,在下有礼了,在下本想在城里休息两天之后,在到学院里去救学的,不想龙先生竟然到了,龙先生快请坐。”

    龙云飞微微一笑道:“赵海先生太客气了,我听说先生到了青山城,马上就赶过来,先生要是真的想到棋奕院求学的话,就不要在这里吃了,我已经在学院里安排好了酒菜,给先生接风。”

    赵海一听龙云飞这么说,连忙道:“龙先生太客气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店家,这是店钱。”说完赵海拿出了一个金币,丢到了桌子上。

    龙云飞看着赵海的动作,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引着赵海往饭店外面走去,饭店外面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龙云飞请赵海上车后,车夫一扬鞭子,马车直接城外赶去。

    马车走起来之后,龙云飞对赵海道:“赵海先生,在下要对你说声对不起,之前观潮城那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棋奕院有意的针对先生的,还请先生见谅。”

    赵海一听龙云飞这么说。连忙道:“龙先生太客气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那就让他过去算了,这一次在下来文籍大陆这里,就是为了游历与求学来的。在这里在下还要感觉龙先生能让在下到棋奕院求学呢。”

    龙云飞哈哈大笑道:“先生说那里话来,你可是从兵魂大陆来的客人,在下怎么敢怠慢着,先生能来我棋奕院求学,是我棋奕院的荣兴才是。”

    赵海连道不敢,两人说说笑笑的往青云山走去。两个小时之后,他们才到了青云山下,青云山下有一片很大的广场,这里停着很多的马车,而上山的路却是只有一条,却是一条石阶。这石阶宽度达到了十米左右,一直通到山顶,而在山顶上,正有一个巨大的建筑群,那里就是棋奕院了。

    而个石阶路不知道有多少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人山角下走到山上。一定会用去不少的时间,也会用去不少的体力才行。

    马车就停在了广场这里,龙云飞从马车上下来,转头对赵海道:“对不起赵海先生,因为学院的规定,所有要去学院的人,必须要走这石阶路,辛苦先生了。”

    赵海笑着道:“龙先生客气了,在下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上几层台阶还是没有什么的。”龙云飞微微一笑。引着赵海往石阶上走去。

    赵海的体力那自然是不必说,往山上走根本就一点的力气也不费,还不时的跟龙云飞聊天,到是显得下分的轻松,最主要的是。在他前进的进程中,没有使用其它的任何力量,凭的就是自己身体的力量。

    龙云飞一看赵海这样的表现,不由得点了点头,对赵海更加的高看了一眼,两人慢慢的往山上走着,一边走一边聊天,时不时的还会遇到从山上下来的学生,那些学生一看到龙云飞,都一脸恭敬的冲着龙云飞行礼,同时都用一种惊奇的目光看着赵海。

    赵海却没有在意,跟着龙云飞慢慢的往山上走去,这一路一共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到了山顶。

    龙云飞引着赵海进了学院,这学院的格局跟书文院有一些不同,但是里面一些办公地点的名字,到是跟书文院那里一样,处理事情的地方,也叫会文馆,龙云飞给赵海办理了入学手绪,随后把赵海安排到了学院最好的休息区域听松阁那里,也给了赵海一个单独的院子,同时也给了赵海很多的优待,之后这才领着赵海去了食堂,那里早就准备了一桌好菜,专门给赵海接风洗尘的。

    这种场面上的应付,赵海自然可以应付自如了,而且吃饭的时候,不只见到了龙云飞,还见到了学院的院长,院长提一个五十多岁,看起来十分气派的文士,一脸的严肃,就算是见到赵海的时候,也难得有几次笑模样,要说他是教导,龙云飞是院长到是有人相信。

    吃过饭后,赵海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他的院子里应用的东西,已经全都准备好了,就连茶水都已经沏好了,赵海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棋奕院这一次之所以派龙云飞去接他,并不见得就一定会放弃这一段仇恨,五个舞空级强者的仇恨,并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但是对方却要摆出姿态来,要让人明白,他们已经与赵海修好了。

    棋奕院这么做,可能是真的想跟他修好,而另一种可能却是完全的相反,他们这么做就是给别人看的,要让别人明白,他们已经与他修好了,等到以后他出了什么事儿,自然就不会有人怀疑到棋奕院的头上了。

    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现在了是没有危险的,而且赵海也发现了,这棋奕院这里,真正危险的人物,是那个龙云飞,龙云飞别看一脸的笑容,但是此人绝对是一个笑面虎,而那个院长,到像是一个一心做学文的人。

    赵海放下茶杯,喃喃道:“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不要惹我那是最好,要是你们真的惹了我,那我也只能对不起了。”

    在棋奕院这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赵海就开始参观学院了,把学院所有的地方都走了一个遍之后,这一天也就算是过去了,第三天。赵海开始正式的上课了,他还是像在书文院那里一样,先是去植师课那里听了听课最后发现植师课那里的水平跟书文院那里差不多,随后他又去了匠师课,兽魂者课和兵魂者课。都是一样的,他们教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的,按他们教的方法修练,不但速度慢,而且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赵海也没有想过要指出他们的问题来。毕竟这里是文籍大陆,在这里说的算的是文士,要是他真的让其它职业者的实力都得到了提升,那就是在与整个文籍大陆为敌了。

    听了几天其它的课之后,赵海又把时间用在了文课上,他上的也是精英班。他想听听棋奕院和书文院的老师,讲的有什么不同。

    确实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不过对赵海的帮助并不是很大,赵海到棋奕院这里,主要就是为了这里的藏书和他们的棋艺课来的。

    棋奕院图书馆那里的藏书,没有书文院那里多,毕竟书文院那里可是号称文籍大陆藏书第一多的书院。那可是名不虚传的。

    不过赵海在棋奕院这里,还是见到了很多书文院那里没有的书的,这到是让赵海十分的高兴,他借了不少的书看。

    看书的同时,赵海还上了棋奕院这里的棋艺课,棋奕院本身就是以教棋艺最出名的,所以他们的棋艺课也最国的丰富,赵海原本还真的不知道,棋还有这么多种,而且玩法也有这么多种。能在这里学习棋艺,这是赵海最为喜欢的。

    平时除了上课之后,他还要往金书里写东西,时间安排的到是很满,不过赵海还是决定。每七天进城一趟,他到不是要去城里买什么东西,而是要去城里参观一下。

    除了去城里之外,有的时间他还会在城外的山上转转,寻找一些植物,收一些动物之类的进空间。

    赵海在棋奕院这里的生活到是十分的轻松,也十分的有矩规,甚至他只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学员,每天上课,下课,看书,写东西,只不过他在棋奕院这里到是没有什么朋友,棋奕院这里的学员,都对他有一种敌意。

    赵海当然知道这敌意是从那里来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在乎,在这里他可没有遇到像董川那样的朋友,所以到了棋奕院足有一个月了,他还是一个朋友都没有,独来独往,到也十分的自在。

    这天赵海刚刚下了棋艺课,说实话,棋奕院的棋艺课果然名虚传,这里的学生也有很多,有一些学生只是为了学习棋艺来的,有一些学生他们的魂物就是棋子,棋盘之类的东西,他们要在这里学习,如何用棋艺来攻击敌人,如何的用棋艺来防御自己。

    书文院那里也有棋艺课,但是那里棋艺课的水平,比起棋奕院的棋艺课来,差的太远了,棋奕院这里的棋艺课,真的十分的厉害,赵海甚至在棋奕院的棋艺课里,感觉到了一丝阵法的雏形,这让赵海万分的惊讶。

    正是因为这样,赵海对于棋艺课更加的上心了,所以每天的棋艺课他都会准时到场,这天赵海下课了,他正拿着笔记往外走去,却见一个人迎面走来,一看到这个人,赵海到是一愣,因为这个人正是龙云飞。

    看龙云飞的样子,明显不是来找他的,赵海到是一愣,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龙云飞了,龙云飞把他接到了学院里之后,就没有在管过他,今天突然出现,到是让赵海感到十分的意外。

    龙云飞走到了赵海跟前,冲着赵海一抱拳道:“赵海先生请了,在学院里学的可还好?”

    赵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一切都很好,学院里对我很是照顾,龙先生怎么来了?可是找我有事儿?”

    龙云飞苦笑了一下道:“确实是有事儿,先生是一位植师,而兵魂大陆那里的植师,与我们这里完全的不同,今天到是想请先生来帮帮忙。”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着龙云飞道:“龙先生请讲,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只要在下能做到的,一定全力相助。”

    龙云飞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先生这么说,在下也就不客气了,先生,最近青云山附的植物,都得了一个怪病,很多的庄稼都没有长出来,种子就已经消失掉了,学院里也派植师过去看过,但是却没有找出毛病,所以还希望先生能帮帮忙。”

    赵海一愣,接着他马上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好,我把东西放回去,马上就随先生去,先生请稍等我一下。”龙云飞点了点头,赵海快步的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把本子放好之后,马上就出了院子去找龙云飞来。

    龙云飞跟赵海两人一起出了学院,下了山,早就有马车在山下等着了,两人上了马车,直往山外走去,不一会儿不转到了一条大路上,在路的两旁出现了很多的农田,不过农田的长势却是不太好,有很多的农田都空着,就算是长出了东西的农田,植物也长长病病歪歪的,一付营养不良,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样子。

    龙云飞没有让马车停下来,而是直接往前走,不一会儿赵海就注意到,在一块田的旁边,站着很多人,这些人有很多都穿着文士服,还有一些是植师,这些植师有老有少,赵海还真的认识他们,他们全都是学院里的老师和学生。

    龙云飞让马车停了下来,接着他跟着赵海下了车,引着赵海到了那块田连,对赵海道:“先生来看看,这时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方,已经连续两年没有收成了,只是去年大家没有在意,但是今天受灾的面积太大了,大家这才注意起来的。

    赵海点了点头,往田里走去,这是一块旱田,但是看得出来,主人打理田地还是很用心的,田里可以看到一些草木灰,不有一些其它的肥料,可以说这也能算得上是一块肥田了。

    学院里的人都看着赵海,他们到是想看看赵海要怎么做,赵海看这田一眼,接着伸手抓起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点了点头,转头对龙云飞道:“这块田是谁的?”

    一个老农马上就走了过来,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见过大人,这块田是小老儿的,小老儿种了一辈子的田,在侍候田上,自认为还有一手,而且因为这田是一家人的生计,小老儿也十分的用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赵海点了点头道:“这不怪你,这田没有什么毛病,你且把你种的种子拿来给我看看。”

    那老农应了一声,马上就让人回他家里去拿种子,不一会儿种子就被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