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师公
    这一声骂让董川他们一下不安静了下来,几人顺着声音望去,却发现在酒楼里面,一个不起眼的桌子那里,正坐着四个人,这四个人也都穿着文士服,正坐在那里吃饭,声音正是他们之中的一人发出来的,而现在那四个人也正盯着董川他们,一个个一脸的愤恨。

    董川他们的脸色都一下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们这些人正在这里庆祝,却突然被人骂,这无就像是一个人正在品尝一道美味,却吃出一只苍蝇一样的恶心。

    董川脸色难看的看了那四人一眼,放下酒杯,冲着那四个一抱拳道:“几位,不知道我们书文院什么时候得罪了各位,竟引得各位对我们恶言相向?”

    那四个中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文士,看了董川一眼道:“书文院?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可以代表书文院了?真是不自量力。”

    董川冷冷一笑道:“我们都是书文院的学生,我们现在在书文院之外,自然就可以代表书文院了,总比各位藏头露尾,连名声都不敢说出来强。”

    那四人一听董川这么说,脸色也是一变,其中领头的一个四十多岁的文士,看了董川一眼,冷哼了一声道:“年轻人,留点口德,什么叫藏头露尾?当心祸从口出。”

    “哈哈哈哈,留口德?这话好像是应该我们说吧!”董川一听那人这话,不由得哈哈大笑,接着沉声道:“我们在这里庆祝我们的,你们却突然恶语相向。现在却反过了让我们留口德?这是何道理?”

    那人一听董川这么说。冷声道:“我们说得。你却说不得。”

    董川刚要说话,赵海却是一摆手拦住了他,他看了那人一眼道:“舞空级高手,却为难一个书院的学生,就算你是其它书院的老师,这么做怕是也不地道吧?在说了,就算你是其它书院的老师,但是不要忘了。这里是观潮城,他们是书文院的学生,不是你们书院的学生,还轮不到你们来教训吧。”

    那人看了赵海一眼,沉声道:“你就是赵海吧?听说你自称是从兵魂大陆而来的?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你有一点还真的说对了,我确实是一个老师,不过我并不是其它学院的老师,我就是书文院的老师。”

    赵海看着那人,微微一笑道:“你是书文院的老师。但是你一定不是观潮城书文院的老师,不然的话。你今天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在这里庆祝,你不问我们庆祝什么,上来就对我们恶言相向,说实话,你这样的老师,还真的是不多见,就凭你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骂这样的方式,你也不配成为一个老师,还好你不是观潮城书文院的老师。”

    那人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片的铁青,他看着赵海冷哼道:“强词夺理,我们这一次就是奉了主院之令,前来调查你的身份的,赵海,在没有确定你是不是兵魂大陆来人之前,你不得离开观潮城。”

    “哈哈哈哈!我赵海是兵魂大陆的人,来到文籍大陆这里,是交流来的,在文籍大陆这里登记身份,只是给你们文籍大陆面子,尊重你们文籍大陆的规定罢了,什么时候,你们文籍大陆,有强行管理我的权力了?”

    “你!好,赵海,现在我们怀疑你与杀害棋奕院的五位舞空级老师的案子有关,你最好束手就擒,免得我们动手伤了你。”

    “哈哈哈哈,就凭你,真没有想到,书文院竟然会如此做派,真是让人失望。”

    董川他们一直听着赵海与那个文士之间的对话,现在他们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那个文士就是总院派下来调整查赵海的,怪不得怎么看赵海都不顺眼。

    但是说实话,董川他们还真的是很失望,虽然他们不知道赵海杀害棋奕院的老师,但是他们这些天与赵海接触,却十分的清楚赵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赵海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杀人,而且这一次赵海帮着他们一起完成了古观潮城之战的还原工作,对于书文院来说,赵海绝对是一个大功臣,可是这些人上来就给赵海安了这么多的罪名,而且对他们恶语相向,说实话,他们对这几个总院派下来的人,真的感到十分的失望。

    那个文士也注意到董川他们的眼神,不过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他是上面派来下的人,那就等于钦差大臣,他说出来的话,那些人自然就要听,任何敢于反对他的人,都是在跟总院做对,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强硬。

    在一听赵海的话,那个文士彻底的怒了,他看着赵海,冷声道:“赵海,你是想与整个文籍大陆为敌吗?”

    赵海看着那个文士道:“与整个文籍大陆为敌?在下可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在下是兵魂大陆的,也不能任人欺负,你们不问缘由,上来就给我定罪,我不服,如果你现在跟我动手的话,在下也一定会反抗的。”

    “你!”那个文士被赵海这话的话给气得脸色铁青,接着他冷哼一声道:“我到是要去书文院那里看看,书文院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说法。”说完领着其它三人转身走了。

    赵海看他们三人走了,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看着董川他们,微微一笑道:“好了,不要为这种事情,扫了大家的兴致,来,大家喝酒。”

    董川他们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一个个都坐下来闷头喝酒,好好的一次庆功宴,到现在已经完全的没有了相应的气氛。

    这样沉闷的庆功宴,自然也不可能开太长时间,众人只是吃了一点东西。就回到了学院。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城。

    放下赵海他们暂切不表。单说那四个书文院总院派下来的人,四人在饭店那里惹了一肚子的气,出了饭店之后,马上就去了书文院。本来像他们这种情况,是可以在书文院城吃饭的,但是他们却偏偏在外面的饭店里吃了饭,这本身就不是太友好的表现,因为这表示。他们不想与观潮城书文院有任何的关系,同时也是在给观潮城书文院的脸色看。

    现在他们在饭店那里惹了一肚子的气,自然是心里更加的不顺,他们进了书文院之后,直接就去了会文馆那里,一进会文院的大厅,那个领头的四十多岁的文士马上就冷声道:“让你们院长出来见我。”

    会文馆大厅里的那些先生全都愣住了,接着一个个不明所以的看着那个文士,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突然跑到这里来说。而且还要让院长来见他。

    一个先生冲着那个文士一抱拳道:“请问先生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儿要见院长吗?”

    那个文士看了那个先生一眼,接着冷哼了一声。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玉牌,递到了那个先生前面,沉声道:“总院观察使,叫你们院长出来见我。”

    那个先生看了那个文士一眼,又看了那个文士手里的玉牌一眼,接着沉声道:“观察使请坐,在下这就去通知院长。”说完转身往会文院后面走去。

    不一会儿那个先生就到了院长的院子外面,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院长的声音传来道:“进来。”那个先生推门走了进去,冲着院长行了一礼。

    院长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东城是你啊,你今天不是在会文馆里当班吗?怎么跑我这里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儿?”

    东城马上道:“院长,刚刚外面来了四个人,领头的一个人拿着一块玉牌,我已经确认过了,那是总院发下来的观察使玉牌,他们是总院来的观察使,说让你出去见他们。”

    院长一听东城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点了点头道:“观察使,没想到总院还派了一个观察使来,好啊,来就来吧,请他们到我这里来吧,我到是想看看,总院那里有什么吩咐。”那个先生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那个观察使一直脸色铁青的站在会文馆里,因为他进了会文馆这么长时间,除了最开始的那个先生对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外,其它人就请他们坐下,送上茶水之后,就没有人理他们了,该忙什么还忙什么,这让观察使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在他看来,对方这绝对是看不起他,没把他当回事儿,他心里的狠意更深了。

    正在观察使的忍耐到了极限的时候,东城终于回来了,他对观察使一抱拳道:“观察使请了,院长正在院子里等候大人,请大人随我来。”

    观察使一听东城的话,这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他冲着东城寒着声音道:“你是说,让我们去见人们的院长,你们院长不出来迎接我们?”

    东城有些不解的看着观察使,他不知道这个观察使为什么这么说,要知道观潮城书文院这里,每年都会有不少总院的人到来,有一些人的身份和地位可是要比观察使还要高的,那些人到来,都会先恭恭敬敬的去拜见院长,院长什么时候迎接过他们?今天这个观察使的表现怎么这么奇怪?

    奇怪归奇怪,不过他还是道:“正是,院长正在院子里等几位,请几位随我来。”

    观察使被气得面色铁青,最后他终于冷哼了一声,随着东城往后面走去,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院长的院子外面,观察使已经决定了,等见到那个院长之后,一定给那个院长好看。

    东城领着观察使他们到了院长的院子外,就上前拍了拍门道:“院长,观察使到了。”

    “进来吧!”院长的声音传来道,东城应了一声,一推门,把门打开,这才转头对观察使道:“观察使请。”观察使脸色铁青了进了院子,一进院子他就看到了院长,而一看到院长,观察使的脸色就是一变,接着神情马上就变得恭敬了起来,他上前对院长一躬身道:“左军见过先生,先生安好!”

    院长放下了手里的书,看了左军一眼,沉声道:“不错啊,没想到你都已经当上观察使了,怎么?听说你要让我出去见你?”

    左军一听院长这话,汗都下来了,他马上道:“不敢,学生那敢让先生去见我,只是没有想到,先生你现在竟然成了观潮城分院的院长,学生实在是失礼了。”

    院长笑着道:“也没什么,我不是也退休了吗,而且我以前也是观潮城学院出去的人,就想着落叶归根,就跟老方说了,反这个观潮城学院院长的位职来了过来,其实也不管什么事儿,就是在这里养老了,也没有让老方告诉别人我在这里,这些年去总院开会,我也都是让管洪去的,我这把老骨头是不想动了。”

    左军连忙道:“原来如此,这些年学生一直想求见先生一面,却一直不知道先生在那里,还以为先生隐居起来了,没想到先生竟然在观潮城这里当院长,要是早知道的话,学生早就来拜见先生,先生这些年身体可还好?”

    别人不知道眼前这个老人的身份,他左军不可能不知道,因为他左军就是这个老人的弟子,是这位老人带出来的最后一批弟子,这老人以前可不是观潮城书文院的院长,而是书文院总院的副院长,同时他是书文院总院的教导,更是书文院精英班的老师,而且他带精英班,一共带了四十多年,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在书文院里,你要是敢对他无礼,那你就死定了,他的那些学生,一人一口唾沫就可以把你给淹死。

    而刚刚老人口中的老方,就是书文院现任的院长方定天,在整个书文院里,敢这么称呼院长的,现在怕是也只用他了,其它人可没有一个敢这么叫的,只有他有这个资格,因为他与方定天共事了几十年,方定天是院长,他是副院长,两人配合默契,更是知己好友。

    院长点了点头道:“还好,以前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教书上,现在到是轻闲下来了,最一开始还有些不太习惯,不过现在好了,每天喝喝茶,看看书,到是自在,身体也不错,你也坐吧,站着怪累的,这几个小子的实力还不错,是你的学生?”

    左军连忙道:“回先生的话,他们是总院精英班的,不是我的学生,他们是准备留校的,这一次是院长让我带他们出来试炼一下的。”

    说完他转头对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文士沉声道:“你们几个,见过院长,他是我的老师,你们叫师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