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注解
    这是一家名为五味斋的饭店,店面并不是很大,只是一个三层的小楼,但是里面却是十分的热闹,很多穿着短衣的人正坐在店里喝酒吃菜,伙计在店里穿过跑去,不停的给各桌上着酒菜,酒店的那些吃饭的人,一个个说话的声音也十分的大,时不时的传来哈哈大笑,或是骂声,热闹非凡。

    赵海一进这家店,店里却是猛的一静,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他,一时之间这五味斋的一楼,竟然达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了。

    赵海看了那些人一吃,他对众人的反应到是没有感到有什么奇怪的,因为他的身材在那里摆着呢,两米五的身材,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会让人感到十分的吃惊,在加上赵海那一身雄壮的肌肉,绝对会让人更加的吃惊。

    赵海站在那里,看了那些人一眼,也没有在意,而是走到了柜台跟前,那柜台里站着一个掌柜的,那掌柜的身材不高,身上穿着一身的文士服,而他头上的魂物却是一把算盘。

    赵海知道这算盘算起来也算是文士,不过他只能算是文士之中,天赋并不是很好的,他们可以修练文力,但是他们怕是很难有高的成就。

    赵海冲着那个掌柜的一抱拳道:“掌柜的,可还有空位了。”

    那掌柜的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看一看赵海头上的魂物,赵海现在头上的魂物也恢复了,依然是一根小草,不过那掌柜的并没有因为赵海是一个草植魂的植师就小看他,而是连忙道:“有,先生请随我来。”赵海点了点头。跟着那个掌柜的来到了一楼的一个角落,在那里有一张小桌,这小桌不大,最多也只能坐四个人,现在却是空着的。

    那掌柜的指了指那张小桌道:“先生实在是对不住。因为现在正忙,所以现在只有这一张桌了,先生如不嫌弃,就请坐在这里。”

    赵海微微一笑道:“无防。”说完坐了下来,对那个掌柜的道:“掌柜的,拣你们这里拿手的菜上来四个。在上半斤酒,四个馒头。”掌柜的应了一声,马上就招手叫来一个伙计,吩咐了下去。

    等那个伙计离开,那掌柜的却还是没有走,而是对赵海道:“先生可是初次来这观潮城。在下以前可没有见过先生。”

    赵海看了那掌柜的一眼,微微一笑道:“掌柜的真是目光如炬,在下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里,确切的说,在下是第一次来文籍大陆,在下是兵魂大陆的人,今天刚刚到这里。天黑了,已经进不去城了,又感到腹中饥饿,这才来这里找口吃食。”

    那掌柜的一听赵海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亮道:“先生竟然是从兵魂大陆而来?真的是没有想到,我记得我们文籍大陆这里,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兵魂大陆的人到来了。”

    赵海笑着道:“让先生见笑了,在下确实是从兵魂大陆来的,听家中的长辈说,文籍大陆这里。与兵魂在陆那里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在下就来见识见识。”

    那掌柜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先生既然是从兵魂大陆来的,那这一顿就算是在下来请的,只是不知道先生在来文籍大陆之前。家里的长辈也跟先生说过文籍大陆这里的规矩?”

    赵海一愣,接着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个掌柜的道:“不知道掌柜的说的是什么规矩?可是身份牌的事情?”

    那个掌柜的马上道:“正是身份牌的事情,不知道先生可办了身份牌没有?”

    赵海摇了摇头道:“这到是没有,我刚刚到海边,因为看这里灯光通明,所以就走了过来,现在天黑了,进不去城,所以只能等明天在去办身份牌了。”

    那掌柜的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道:“如此说来,先生还没有住的地方?小店后面还有几间上房,如果先生不嫌弃,今天就请坐在小店这里,小人是城中书文院的学生,明天小人可以领先生到书文院去办理身份牌,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赵海看了那个掌柜的一眼,微微一笑道:“噢?那不是太麻烦掌柜的了吗?难道说在下这身份牌,在那里办,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那个掌柜的笑着道:“这到是没有,不管是在那一个书院办的身份牌,先生都可以拿着他在文籍大陆上行走,而且因为先生你是兵魂大陆人,所以给你办的身份牌,会与我们所用的身份牌不同,没有人会因为这个来为难先生,只不过在下虽然是书文院的学生,但是因为天赋一直不好,所以在书院里并不受重视,而先生是从兵魂大陆而来,因为兵魂大陆已经有许久没有人从兵魂大陆来的,所以这件事情一定会引起书院的重视,由在下把先生引入到书院里,那多多少少也算是在下的一点功劳,说不定书院会奖励在下一翻,所以在下才会如此的用心,如果先生不同意的话,那在下也绝不强留先生。”

    赵海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掌柜的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本来他以为这掌柜的有什么图谋,现在一听这掌柜的这么说,赵海到是没有觉得什么,这十分的正常,反正他去那一家书院登记身份都是一样的。

    一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就转头对那掌柜的道:“原来如此,掌柜的好意,在下怎会推辞,好,今天就住在这里了,明天就麻烦掌柜的了。”

    那掌柜的一听赵海这么说,脸上一片狂喜之色,他马上道:“多谢先生,多谢先生,先生在小店的一切用度全免,先生请慢用,等你吃过饭后,在下要领先生去房间休息,保证让先生满意。”说完冲着赵海一抱拳,转身离开了。

    不一会小二给赵海送上了四个小菜,一壶老酒,外加四个馒头。赵海也放开了吃喝了一顿。不一会儿饭菜吃好之后,那掌柜的就走了过来,引着赵海往五味斋后院走去。

    而在赵海吃饭的过程中,店里那些吃饭的人,也全都注意着赵海。之前赵海与那掌柜的对话,很多人都听到了,他们知道赵海是从兵魂大陆来的,都十分的好奇,所以才会如此的注意赵海,赵海也没有在意。

    他随着那掌柜的到了五味斋的后院。五味斋的后院到是不小,有很多的房间,不过有一些房间里亮着灯,显然是里面已经住人了。

    那掌柜的领着赵海来到了一个小院,轻轻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这小院并不是很大只有一排房间。房间里没有灯光,那掌柜的拿出火折子,点燃了房间里的一盏油灯,随后把灯罩给罩上,这才对赵海道:“先生请稍坐休息,一会儿在下就会让人把洗澡水给先生送来,茶水也会一并送来。不知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赵海笑着道:“没有了,多谢掌柜的,这已经很好了。”

    那掌柜的对赵海一抱拳道:“如此在下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想来这一路上,先生也很累了,先生请。”说完这才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赵海打量了一下这个小院,这个小院显然就是这五味斋里最好的房间了,这个小院总共可以住二十个人左右,显然是给一家人准备的,像他这样一个人占一个小院的。还真的不是多。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这个小院的客厅,这个客厅并不是很大,也就能住十多个人,一组沙发。一张小茶几,在房间的四角,还摆着几桌绿植,让整个看起来到是十分的温馨。

    在客厅的左手边是卧室,里面摆着一张桌,一张书案靠墙摆着,书案的边上还放着一把椅子。

    在客厅的右手边,却是一个书房,让赵海没有想到的是,这书房里竟然摆着很多的书,书房中有一个大书案,在这个书案上,摆着笔,墨,纸,砚,让人随时可以取用。

    赵海一看这样的布置,到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这店家到还真的是有心,竟然还设有书房,而且里面还摆了书,真是不错。

    赵海并不是知道,在文籍大陆这里,大一点的旅馆,都是这样的布置,在旅馆的房间里,一般都会或大或小的格出一间书房来,要是没有书房,人家会认为你这家店不够档次。

    赵海走进了书房里,打量了一下书房书架上的藏书,这书架上的藏书,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书籍,很多书赵海都看过,也有一些赵海没有看过的。

    一看这些书赵海就知道了,文籍大陆这里的人,对于经籍的研究,要比兵魂大陆那里强太多了,虽然说兵魂大陆那里,也有一些关于经籍方面的书籍,但是那些书籍却并不是很受重视,多是一些文人在研究,而文人在兵魂大陆那里的地位虽然比普通的物魂者要高,但是却没有办法跟职来者相比,所以相对来说,这种经籍方面的书就要少很多,特别是一些经籍的注解,更是少之又少。

    而在文籍大陆这里,这些书好像是有很多,一些经籍的注解就更多了,有一些经典的经籍,其注解就有很多本,不同人,不同时间的注解,让赵海十分的吃惊。

    赵海拿出了一本《尚书》的注解,仔细的看了起来,在兵魂大陆那里,这样的注解是看不到的,赵海到是十分的好奇,这里的人是如何的解释这尚书的。

    等到赵海看到了这本注解里的内容时,也是大吃了一惊,这注解竟然并不只是讲解那个人对于尚书的一些理解,竟然还隐隐的有追求道的意境在里面,通过文来追求道,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能写出来这书的人,一定是一个高手。

    这到是引起了赵海的兴趣,赵海拿着那本书,仔细的看了起来,他刚看了两页,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一个声音传来道:“先生,小的是来给你送水的。”

    赵海沉声道:“进来吧。”门外那人应了一声,走了进来,赵海这才发现,从门外走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头一个手里拿着两个木桶,这两个木桶里都装着热水,第二个人手里也拿着两个木桶,木桶手里装着凉水。

    第三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水壶,这水壶一点也不比木桶小,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三人冲着赵海一躲身,沉声道:“先生,我们来给先生送水来了。”

    赵海点了点头,走在前面的两个人,走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把那两桶热水,倒进了房间里的一个大木桶里,那两个装热水的木桶很大,两桶水倒进去,大木桶就已经快要满了,另一个人拿起一桶凉水,往大木桶里倒了进去,最后还往手里摸了摸水温,然后把那桶凉水放下了。

    而另一个拿着大水壶的小二,进了客厅,把铜壶放到了地上,接着又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放到了地上,接着他在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底下吹了吹,那黑乎乎的东西上,马上就着起了火,原来那竟然是一个炭炉。

    接着那个小二把先给茶炉里倒满了水,然后又把大铜壶放到了炭炉上,让火一直开着,随后另一个伙计,把那个木桶拿拿进了客厅,那个木桶上有盖子,里面装的是凉水。

    赵海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这是留给他喝的水,那些小二准备好了东西之后,这才对赵海一躲身道:“先生,洗澡水已经兑好了,茶也沏上了,请问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赵海摇了摇头道:“没有了,你们下去吧。”那三个伙计应了一声,冲着赵海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赵海看着几人离开,微微一笑,往那个澡堂走了过去,在大木桶里好好的洗了洗澡,这才回到了客厅,坐在客厅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书。

    说实话,这书上的内容还真的吸引了赵海,因为这书写的真的是很不错,清楚的写出了那个人对于道的理解,赵海自从到了魂界之后,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对于道理解的这么清楚,虽然这些理解,在赵海看来还是很稚嫩的,却已经可以看到道的影子了。

    把那些尚书注解看过之后,赵海又找了另一本尚书注解,这两个人写的注解并不是在同一时期,而且他们的注解也不一样,但是这注解写的同样十分的精彩,这到是让赵海大开眼界,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在文籍大陆这里,文士已经达到了这种高度,这可真的是太难得了。而且赵海知道,这个书房里放着的书,一定都是世面上十分常见的,高深的书是不会放在这里的,这样的书已经达到了这种水平,那书院里的书会达到什么成度?赵海还真的有些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