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无赖
    胡玉龙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脸色一变,他连忙道:“小海,你可别乱来啊,断河级的高手,那一个都不简单,要是他们真的追杀你的话,那可是谁也救不了你。”

    赵海笑着道:“放心吧八叔,我可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们,只要他们不对付我,不对付胡家,我也懒得理会他们。”

    胡玉龙一听赵海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接着他看着赵海,沉声道:“你知道就好,事实上在大陆上,也没有人愿意招惹断河级的老家伙,那些老家伙,有的时候出手,可不只会对付你一个人,连会连累你的家人。”

    赵海一愣,接着脸色一沉道:“他们那么过份?本来他们以强凌弱,就已经是很不应该了,现在还要祸及家人?不是太过份了吗?”

    胡玉龙苦笑道:“过份又能怎么样?谁能把他们怎么样?要是你能打得过他们,到是可以跟他们讲讲道理,但是你打不过他们,那说什么都没有用,拳头大,说出来的话才会有人听,拳头不够硬,谁管你去死!”

    赵海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想招惹他们,只要他们不招惹我们,我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八叔,那先回去了。”

    胡玉龙点了点头,沉声道:“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听说你今天出去了?去那了?”

    赵海沉声道:“也没有去那,就是去外面转了转。这大营里可没有多少植物,呆在大营里。十分的无趣,所以我就出去走了走。”

    胡玉龙沉声道:“也好,要不我看这样吧,明天我们就领着家里的人出去,到外面找一个地方,去研究这草原上的牧草去,也比整天的呆在大营里强,只要我们不被那些家伙找到就好了。”

    赵海沉声道:“怕是不会那么容易的。那些家伙现在天天的盯着我们,我们一出去,他们怕是会就跟上来,这可是一个麻烦。”

    胡玉龙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那也只能让他们呆在大营里了。”赵海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冲着胡玉龙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胡玉龙看着赵海的背影,叹了口气,他知道赵海在知道关于那些断河级高手的事情之后,以后弄不好,就会跟那些断河级的高手起冲突,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是不告诉他,以后他要是真的跟断河级高手起了冲突,也只会更加的麻烦。

    赵海却没有管那么多,从胡玉龙那里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后,赵海就坐在了地上。在脑袋里慢慢的回想着自己用过的那些魔法阵和虚空凝阵术。

    这虚空凝阵术其实是很好用的,而用不管是到了那种等级。都可以使用,因为法阵的威力,一直都很大,一些强大的法阵,就算是那些强大的修士,也是十分忌惮的。

    但是这虚空凝阵术也有很多的不足,虚阵的时间就有些不足,特别一些高等级的法阵,在凝结的过程中,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这在实战中,可是十分致命的缺点。

    赵海就是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改进虚空凝阵术,让虚空凝阵术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不过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现在赵海有生物脑帮着他修练精神力,他的精神力比以前增加的速度可是要快了很多。

    除了改良虚空凝阵术之外,赵海还要做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反推毁灭者用的法阵,毁灭者用的那个法阵,以前赵海没有见过,可以说这是一种新形的法阵,但是这种法阵的威力却是不小,所以赵海想快一点弄明白,这个法阵是怎么回事儿。

    还好赵海以前也研究过各种法阵,甚至还研究过诅咒法阵,诅咒法阵就是与一般的法阵不一样的法阵,所以现在反推这个毁灭者用的法阵,到也不是太难。

    还好赵海现在有了一个生物脑,让他们思维无比的强大,计算能力也变得十分的强悍,不然的话,他还真的没有办法做这些事情,因为不管是改良虚空凝阵术,还是反推毁灭者法阵,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生物脑赵海现在依然可以感觉到,不过他感觉,这生物脑好像是比以前更大,这让赵海有些担心,他还真的不知道这生物脑最后会长到多大,不过好在这对他也没有什么坏处,他也就没有在意。

    不过生物脑的计算能力,却让赵海十分的吃惊,他可以肯定,现在他生物脑的计算能力,绝对比以前空间里的任何计算机都强。

    赵海他们住的这个地方,是亚克布特意给安排的,在营中的中间,但是又与其它人的帐篷有一段距离,所以赵海他们这里十分的安静,没有人打扰他们。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帐地这里都十分的平静,胡家的人更是少有在营地里走动的,最多也是就相互之间串串门,出营地的都十分的少,赵海也是一样。

    不过最近这几天弓奔雷他们到是来赵海他们这里串过门,弓奔雷他们也与赵海他们一样,一直十分的低调,不过他还是打听了不少的消息,把这些消息告诉了赵海他们。

    从弓奔雷的口中赵海知道,这几天营地里又来了几股援军,分别是暗兵国的,戟魂国的,虎魂国的,和剑魂国的。

    这几人国家虽然都派援军来了,但是跟也弓魂国一样,援军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多也就是千人队,不过来的却全都是精锐。

    不过像胡家这样,以家族的名义来支援的,却几乎没有,赵海他们就没有听说过,有那个家族的人前来支援过。

    赵海也知道那些家伙在想什么,与毁灭者之力。一定会出现伤亡的,任何一个家族的弟子。对于那个家族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要是真的死在这里,对于那个家族来说,损失可是不小,所以他们会派人参加到本国的援军队伍之中,但是要让他们,单独的出一队人来支援狼魂国。他们还真的做不到,像胡家有这么大迫力的人可是不多。

    而且到目前为止,除了赵海这一个舞空级高手之外,其它国家来的人中,就没有一个舞空级的高手,最多也就是一个凝形级的高手,舞空级只有赵海一个。

    赵海到是理解那些国家的做法。舞空级的高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终极力量了,而且那些舞空级的高手,大多都是出身在一些大家族,由一个普通人。一步一步修练成为舞空级高手的,那可是少之又少,而那些大家族,连自己家族的弟子,都不愿意派出来支援。怎么会舍得让舞空级的高手出来呢,跟毁灭者对战。可不是那么轻松的,舞空级高手也有陨落的可能,要是舞空级高手真的陨落的话,那他们的损失就大了。

    赵海能想到这些,其它人自然也能想到,狼王亚克布自然也想到了,虽然这一次各国派出来的都是精锐,但是亚克布还是不太高兴,虽然他对各国派来的援军团十分客气,也十分的热情,但是对胡家却是格外的热情。

    试想一下吧,一个国家才派出千人来支援他们,而一个家族,却派出了一百人,而且还全都是家族的精锐,这高下自然也就立判了。

    现在狼魂国这里的人,对于胡家最后一点仇恨也消失不见了,这人就是怕比较的,这一比较,自然就分出好坏来了。

    之后又过了几天,大家上所有国家的援军都到了,不过之个援军的数量实在是有点惨,其它九国的援军加起来,一共才一万多人,这在动则几百万大军的对战之中,能起到的做用,真的不大。

    而就在这些援军都到来的时候,营地这里也暴发了一些小小的矛盾,特别是胡家这里,胡家的人都住在一起,他们住的这一片区域,离的也并不是很近,但是剑魂国的人和虎魂国的人,还是会时不时的跑来挑衅,不过胡家却一直没有反击,因为对方的挑衅也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罢了,没有太过份。

    就算了胡家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剑魂国和虎魂国的这些动作,也被亚克布给注意到了,亚克布一听说这件事情,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到是也不太好直接的训斥剑魂国和虎魂国的人,毕竟他们是来支援的,要是人家来支援的,你在因为这件事情而训斥人家,那可就是把人给得罪光了。

    没有办法亚克布只好见了剑魂国和虎魂国的人,请他们管好自己的手下,尽量的收敛一点儿,当然他也不能直接说,只是十分委婉的把话给点到了。同时亚克布请胡玉龙过去,跟胡玉龙谈了谈,当然,他主要就是跟胡玉龙道歉。

    胡玉龙也跟亚克布明说了,他们这一次来就是为了支援狼魂国的,剑魂国和虎魂国的挑衅,他们可以不在乎,只要他们做的不太过份,他们就不会反击,这话也让亚克布放心了不少,同时对胡家也是更加的感觉。

    与胡家的低调不同,剑魂国的人到了营地这里之后,到是十分的高调,不时的与其它部落的喝酒饮宴,表现的十分的高调。这当然也引起了亚克布的不满,亚克布现在一心的想要统一草原,所以他想让剑魂国的代表支持他,对其它的部落施压,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剑魂国的代表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每一次亚克布跟他说这件事情,他都会找理由岔开话,就是不往上面说,随后又去跟其它部落的人宴饮,这让亚克布十分的不满。

    但是亚克布就算是在不满,也不好说出来,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他想要统一草原,还需要剑魂国的支持,毕竟剑魂国是大陆第一强国,要是他们不支持的话,那这件事情还会遇到不少的波折。

    就在赵海他们到金狼部落一个月之后,亚克布准备举行一次宴会,宴请所有来支援的人,一是表示感谢,二就是想看看,这些人对他一统草原的想法,都是什么样的态度。

    亚克布提前三天通知了所有人,三天之后的晚上,宴会如期的举行,这宴会举行的地点,就是亚克布的金顶大帐里,胡家自然就是赵海和胡玉龙去参加,弓魂国是弓奔雷和另一个人,其它几国也都是每国出两个代表。

    赵海和胡玉龙慢慢的往金顶大帐走去,两人的身后跟着两个仆人,这仆人自然也是狼魂国的人,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金顶大帐,直接进了帐篷。一进帐篷两人就看到,其它几国的人都来了,只差他们两个了。

    一看到两人,亚克布马上就站了起来,冲着两人一抱拳道:“欢迎两位先生的到来,两位先生请入坐。”说完他指了指他左手边的一个小案,这小案是排在第二席,在他们前面的那一席,就是弓奔雷他们,而在他们身后的,却是暗兵国,虎魂国,戟魂国和枪魂国,这样的排位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不合理,因为赵海他们毕竟只是代表胡家,现在却排在几国的前面,这有些说不过去,但是亚克布也早就说过了,这排位是跟据来支援的时间来排定的,并不是跟据实力,这样一来其它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胡玉龙和赵海两人冲着亚克布道了声谢之后,就往自己的席位走去,而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道:“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竟然最后一个到,让我们这些人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

    赵海看了说话的人一眼,这人头上的魂物是一把剑,看起来四十多岁,身形微胖,现在正斜着眼睛看着赵海和胡玉龙,一脸不屑的样子。

    赵海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席位那里,静了下来,微垂着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坐在那里不动了,胡玉龙也只是看了那人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跟着赵海坐了下来,没有理那人。而那人的脸上却闪过了一丝的得色,好像是干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他确实有得意的理由,赵海可是一个舞空级的高手,那是可以与剑魂国的国王独孤天子平起平坐的人物,而他却给了赵海一个没脸,赵海却没有说什么,这等于是他扫了赵海的面子,赵海却没有反击,他自然是得意万分了。

    而他却没有看到,亚克布和弓奔雷,还有其它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之色,他们都知道胡家与剑魂国有仇,但是赵海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呢,就算是有仇,应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如他这般简直就是一个市井无赖,实在是让人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