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透话
    雷震波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事实上雷震波在弓魂国,那也算是一个天才人物,只不过这要分跟谁比,跟赵海一比,他就差得远了。

    两人这一次的交手,只是一次试探,可是这一次的试探并不是那么简单,两人虽然都没有用出最强的手段,但是雷震波还是可以肯定,自己要是真的跟赵海生死相拼的话,绝对走不过五十招。

    不错,雷震波承认自己没有用最后的手段,他的枪法是很强,但是他还没有使用最后的手段,如果他用了,那么他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会大大的增加。

    但是同样的,雷震波也相信,赵海也没有用他最手的手段,他清楚无比的记得,在冰原那里,他才不过干掉了几个雪熊骑士,而赵海干掉的却比他多几倍。

    他有手段,赵海也有,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雷震波才敢肯定,自己与赵海相拼,走不出五十招。

    两人回到了湖心的小亭,喝了一口酒之后,雷震波长出了口气道:“之前人们一直认为,植师是所有职业者中,攻击力最差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植师的攻击力并不弱,还很强,强的超出了我们的想像。”

    赵海摇了摇头道:“你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魂界这里,只能一个植师叫胡海,其它人并没有这么强。”

    雷震波一愣,接着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小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别的植师现在还没有办法用你这样的手段吗?”

    赵海点了点头道:“他们确实是还没有办法用我这样的手段,因为他们除了对于植物自然能量有所了解之外。对于其它的自然能量。了解的并不是很多。沙暴之力,极寒之力,这两种力量,都是在极端的环境下才能领悟的,还是机缘巧合,要是别人,可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气。”

    雷震波点了点头,但是他随后却长出了口气道:“你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很有道理。但是其实却并不是这样的,现在不管是兽魂者,还是兵魂者,甚至是匠师,我们的力量都已经达到了极限,也就是说,这三种职业的所有潜力,都被挖了出来,但是植师却没有,植师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一但植师把这些潜力给挖出来,那么植师的战斗力马上就会提升。这你不否认吧?”

    赵海笑着道:“我不否认,但是这也只是设想,并不一定能实现。”

    雷震波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又喝了一杯酒,接着沉声道:“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你们胡家要小心一点儿,现在大陆上有毁灭之地的国家可是不少,他们是不会想让那种可以制做出,在毁灭之地生长的种子的方法,只留在胡家一家的手里的,所以他们可能会有所行动,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才行。”

    赵海点了点对道:“这个我们已经想好了,菌类的孢子,他们可以随意的使用,甚至现在你们弓魂国都可以不必在找我们胡家卖孢子,他但是精草种子的炼制方法,我们胡家是不会拿出来的,因为这关系到胡家的命脉。”

    雷震波点了点头道:“还好有菌类的孢子在,不然的话,所有人都要向胡家买种子,那胡家做的可就是独门的生意了,独门的生意很赚钱,但是同样的,独门的生意了最容易让人眼红。”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啊,独门的生意是最让人眼红的,所以我才想着要研究出一种,可以吸收毁灭之力,放出自然能量的精草,这样精草的种子说不定还可以留下来使用,要是这种精草真的研究成功的话,那我们胡家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

    雷震波看着赵海的样子,苦笑道:“你到是很有信心,可是你真的能做到吗?研究出一种新型的植物,并不是那么容易。”

    赵海微微一笑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想要研究,总有一天会研究成功的,其实这一次的事情,我们胡家真的没私心,要是有私心的话,我们胡家就不会把菌类的事情说出来的,我们只说变异精草可以吸收毁灭之力不就完了吗?还有谁能知道菌类也可以?我们胡家没有这么做,就是因为毁灭之力是魂界共同要面对的困难,毁灭者是魂界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做。”

    雷震波点了点头,长出了口气道:“可惜啊,这个世界上,并不全是像你们胡家这样的人,之前你们胡家的田鹤草,与剑魂国之间的恩怨,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我怕是就是,剑魂国可能会针对你们胡家,除了剑魂国之外,虎魂国与你们胡家的关系也不太好吧?把这些事情都考虑进去,这一次你们胡家要面对的局面,还好的是好不到那里去。”

    赵海微微一笑道:“那又能怎么样?我们胡家在魂界这里存在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捏的软柿子,任何想打胡家主意的人,都要传出代价,在说了,鹤草现在可还没有死呢,他还是毁灭沙漠那里,毁灭沙漠那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就算是现在我们有了吸收毁灭之力的植物,也不可能用这种植物来吸收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因为这根本就做不到。”

    雷震波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为什么这么说?”

    赵海沉声道:“这一次出现在弓魂国这里的毁灭之力,与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完全的不同,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是因为战胜留下来的,而且存在无数年了,那里有很多的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这些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都是靠着吸收毁灭之力生存的,任何想要动那里毁灭之力的人。全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会攻击的。”

    雷震波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到是相信,要是没有那些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的话,毁灭沙漠那里就不会成为大陆上有名的禁地之一了。

    赵海接着道:“除去那些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不提,我们在做一下对比,首先就说弓魂国这里的毁灭之力,这里的毁灭之力在城墙外是十分的狂暴,但是因为有城墙挡着,城墙里的毁灭之力。是十分少的,感觉也十分的淡,所以那些植物能吸收毁灭之力生长,要是像城墙外那么狂暴的毁灭之力的,那些植物也是没有办法生长的,而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可没有城墙挡着,一直都是那么的狂暴,在这种情况下,精草和菌类,在毁灭沙漠那里几乎是没有办法生存的。还说什么吸收毁灭之力,那是不可能的。”

    雷震波在一次的点了点头。他到是觉得赵海说的有道理,城墙外的毁灭之力是什么样,他可是见识过的,赵海最一开始就没有在城墙外种植精草和菌类,就是因为城墙外的毁灭之力太多了,也太强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种植精草和菌类,而毁灭沙漠那里的情况,跟城墙外很向,甚至比城墙外还人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精草和菌类,对于毁灭沙漠那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做用,也就是说,毁灭沙漠是没有办法治理的。

    赵海看了雷震波一眼,接着道:“除了这个之外,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与弓魂国这里的毁灭之力,在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毁灭沙漠那里的毁灭之力,因为是战争的时候留下来的,不但更加的狂暴,而且还与战争中的其它一些能量混合在一起,那并不只是单纯的毁灭之力,更是一种破坏力,精草种子和菌类的孢子,到了那里,只有死种一条,所以毁灭沙漠那里是治理不了的,而就我所知,鹤草那小子的天赋比我还要好,他在毁灭沙漠那里,怕是不会有事儿,而且剑魂国虽然封了毁灭沙漠,但是其它国家可没有封,以鹤草的实力,想要离开毁灭沙漠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一但鹤草的实力达到了,可以从毁灭沙漠那里冲出来的,那剑魂国就要面临一个大敌了,而鹤草在战败的情况下,可以躲进毁灭沙漠里,没有人能把他怎么样,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剑魂国一定会非常头痛的,所以剑魂国想要灭掉我们胡家,想要逼迫我们胡家,那是不可能的。”

    赵海之所以对雷震波说这些,其实就是要让雷震波帮他传个话罢了,赵海早就看出来了,雷震波今天跟他说这么说,其实也有一丝的试探之意,而是谁让雷震波试探的,这个怕是也不难猜,射日城这里一出事儿,雷震波就出现了,可见他与弓魂国的皇室,关系不一般,所以这一次,他很有可能是凑了皇室的命令来试探他的,而他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他要说的话,通过雷震波的嘴,传给弓魂国的皇室,同时也是传给剑魂国听听的,让他们最好老实一点儿。

    赵海之所以这么肯定,这些话会传到剑魂国那里去,就是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不管是那一国的皇家,想要保守秘密都是很难的,皇室的保秘成度应该是最差的,所以赵海可以肯定,他的话一定可以通过弓魂国的皇室,传到剑魂国的皇室耳中,就算是剑魂国的皇室不信这个,他们在做事情的时候,也会有所顾忌,而赵海要的就是他们顾忌。

    雷震波并没有听出赵海话里的意思,他还以为赵海只是在跟他说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呢,听赵海说完之后,雷震波也不得不承认,赵海说的很有道于,田鹤草这个名字他也听说过,胡家新近崛起的一个天才,实力强悍无比,听说他现在虽然没有达到凝形级,但是却可以对抗凝形级的高手了,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失踪了一年多,最近才有消息说,田鹤草是被剑魂国的人抓进了巨剑之中,但是他却在巨剑之中突破了,达到了舞空级,还把剑魂国的巨剑给偷走了,为此剑魂国的人正在四处的追杀他,最后听说他进了毁灭沙漠,而剑魂国也把他们与毁灭沙漠相临的那一面,派高手封上了,可见这件事情怕是真的。

    而这个田鹤草,听说现在才二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的舞空级高手,他的发展潜力有多大?一但让他要是真的想要报复剑魂国,那会给剑魂国造成多大的损失,这实在是不好说。

    舞空级的高手,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那都是可以与帝王平起平坐的存在,当然,真正敢这么做的舞空级高手,实在是太少了,但是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舞空级高手的实力,一但这个舞空级高手,放下一切身段,一心一意的只想报仇的话,怕是最后只有断河级的老家伙出现,才能真正的把他给摆平,不然的话,靠其它的舞空级高手,那怕是很难做到的。

    之前鬼灵他们进入毁灭沙漠,在也没有出来的事情,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但是却很少有人把这笔帐算到赵海的身上,因为在他们看来,赵海一个人是不可能收拾得了鬼灵他们那么多人的,鬼灵他们之所以在毁灭沙漠那里没了出来,最主要的原因怕是因为毁灭沙漠里的魔化动物和魔化植物,而不是因为赵海。

    舞空级高手,这个无冕之王的称号不是白来的,那是实力打出来的,是一代一代舞空级高手,用自己的实力打出来的,没有人敢小看一个舞空级高手,甚至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小看一个舞空级高手,因为他们的破坏力太大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这些舞空级的高手,去监视那些断河级的高手了。

    而胡家更是大陆上最为古老的家族之一,虽然行事十分的低调,但是这么多年了,胡家遇到了多少的风风雨雨,最后却全都挺过去了,这也从另一面说明了胡家的实力,所以就像是赵海说的那样,任何一个势力,想要吃掉胡家,都要做好崩牙的准备。

    雷震波长出了口气,沉声道:“希望剑魂国这一次不要做的太过份,不过不管怎么说,弓魂国都会一直站在胡家这一面,因为这一次胡家对弓魂国的帮助太大了,要不是胡家的话,弓魂国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实在是不好说。”

    赵海听雷震波这么说,却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也没有过多的开口,他并不赞同雷震波的话,因为不管是剑魂国的国王,还是弓魂国的国王,说到底他们都是一个政客,政客,最是无情无义的一群人,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情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