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三剑大舰
    三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赵海也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他只是把自己在大漠那里的一个小的研究成果拿了出来,这个研究成果并不是半于大漠那里牧草的瓶子树的,而是关于猴面包树的。

    猴面包树现在在大漠那里还没有大面积的种植,只是在老人寨那里种了很多,而且现在猴面包树在大漠那里也产生了变异,树长的更短了,叶子更少了,但是果子却不少,有很多,而且十分的抗旱,更加的耐高温。

    赵海这一次不准备把猴面包树的研究成果拿出来,想看看效果如何,同时也想看看,其它人会拿出什么研究成果来。

    到了交流这天,赵海早早的起来了,仔细的梳洗了一下,就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到外面一看,发现所有来参加大会的植师全都起来了,胡晨他们更是好像已经起来半天了。

    赵海到了客厅里看着胡晨不解的道:“十叔,你们怎么起的这么早?”

    胡晨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吃早饭吧,吃过之后,在去参加交流大会。”

    赵海不解的道:“这个交流会要去那里参加?不是所有来参加大会的植师,全都在这里吗?难道还要去别的地方吗?”

    胡晨摇了摇头道:“交流大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外面的大江上,由剑魂国提供一条大船,然后我们到船上去,把船开到不远处的剑痕湖里,那里的景色很美,我们要在船上呆三天,这三天全都是交流的时间,我们可以一边交流,一边看看湖里的风景,这不是挺好的吗?”

    赵海一听胡晨这么说。到是一愣,随后他笑着道:“真没有想到,剑魂国的人想的到是挺周道的,不过我每一次坐船,肯定都会遇到一点事儿,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遇到。”

    一听赵海这么说,胡晨他们到是一愣。接着他们互望了一眼,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可是了解的,赵海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他每一次做船,都会遇到不少的事情。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安全无事儿。

    不过现在也由不得他们多想了,众人吃过了早饭之后,就离开了院子,他们刚一出院子,赵海就看到暗兵国的植师也全都出来了,除了几个年纪大的领头的不认识之外,其它的那些参加大会的人。赵海全都认识,在那些人中领头的那个,正是潘万江。

    赵海冲着暗兵国的植师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潘哥,潘哥,这里,几天没见,你在忙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

    暗兵国的那几个老植师一看走过来的赵海。都有些愣神那天赵海来拜访他们的时候,他们全都不在,回来之后,发现潘万江他们都喝醉了,之后等潘万江他们醒酒之后,他们也问了潘万江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潘万江他们也只是说,赵海来拜访了,跟他们喝了一顿酒。

    潘万江他们的身份,暗兵国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那几个领队并不太敢管潘万江,所以也就没有太多问,现在一看赵海走过来,嘴里还叫着潘兄,他们都有些发愣。

    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却见潘万江冲着赵海摆了摆手,赵海走了过去,冲着几个暗兵国的老植师行了一礼之后,这才对潘万江道:“潘哥,这几天忙什么呢?我还以为你这几天会找我喝酒呢。”

    潘万江没好气的看着赵海道:“你小子还说呢,这几天为什么不来找我?而是在院子里等着我去找你?”

    赵海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这几天准备了一下交流的进候要用的东西,对了,我听说猴面包树,也算是你们那里的特色树种,后来才引进十万大山的?是不是真的?”

    潘万江一愣,接着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你问猴面包树干什么,对了,我听说你用过猴面包树解决过你们一只军队的粮食问题?真的假的?猴面包树的产量可不算高。”

    赵海笑着道:“真的到是真的,不过当时的情况有点特别,算是特例,对了,你们那里的猴面包树是什么样的?”

    潘万江沉声道:“其实猴面包树是从狮魂国传进来的,不过猴面包树在狮魂国那里全都是野生的,而且狮魂国的人,一般的情况下,也不会吃猴面包果,因为狮魂国那里地广人稀,他们不管是捕猎,还是种植都可以吃饭,也就没有人喜欢去采猴面包果了,后来我们暗魂国的一位植师去了狮魂国那里,就带回了猴面包树的种子,种活了之后,这才传进十万大山里去的,不过因为产量的问题,猴面包树,一直都不是各国主要的产粮作物。”

    赵海点了点头,潘万江却是看着赵海道:“你怎么问起猴面包树来了?难道跟这一次的交流有关?你不会是专门的研究过猴面包树吧?”

    赵海笑着道:“还真的研究过,猴面包树本身是一种很好活的植物,而且也挺抗旱的,前几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大漠那里,最一开始猴面包树在大漠那里,怎么也种不活,后来用变异种子,把是把猴面包树给种活了,但是最后猴面包树却变异,这一次我就是想把这个拿出来做交流。”

    潘万江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你就要交流这东西?那有什么用?猴面包树虽然不错,但是就算是他变异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啊,你弄这东西有什么用?”

    赵海微微一笑,接着他看着潘万江,压低声音道:“我正准备把猴面包树研究成可战斗的变异植物,不过现在还只是处在设想阶段,还没有动的试验呢。”

    潘万江看着赵海道:“让猴面包树进行战斗?你小子没事儿吧?猴面包树虽然很高,但是枝叶并不是很多,在加上体形太大,移动速度太慢,我看就算是变异之后,除了做为固定的盾牌之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用。”

    赵海一愣,接着他两手用力的一拍。大声道:“对啊,盾牌,我怎么没想到呢,多谢潘哥你提醒啊。”

    潘万江愣愣的看着赵海道:“我说鹤草,你小子不会是真的想把猴面包树弄成盾牌吧?不能移动的盾牌拿出来有什么用?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赵海嘿嘿一笑道:“潘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以前在刀魂国可是当兵的。后来不干了,但是对于军队上的事儿,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我们刀魂国,几乎是常年与狼魂国对战,狼魂国那里对付我们刀魂国。凭的是什么?无非就是骑兵,来去如风,正是凭着这一点,他们可以进攻我们,但是我们却不能进攻他们,因为一但到了草原上,我们就处在无险可守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步兵对上骑兵,那可是十分吃亏的,而猴面包树,十分的高大,树皮十分的坚韧,树干也十分的坚硬,如果真的把他们弄成盾牌的话。那你想想会是什么样?那等于是城墙,而且是随时带在身上的城墙,用的时候,往地上洒一把种子,城墙就长出来了,不用的时候,把种子一收就走了。你说有没有用?”

    潘万江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一愣,接着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被你小子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有点搞头。看来回去我也得研究研究。”

    赵海哈哈大笑道:“潘哥,到时候我们可得多交流交流,怎么样?没问题吧?”

    潘万江哈哈大笑道:“当然没问题了,到时候一定多加交流,我发现你小子还真是一个天才,在我眼里,一点用都没有的东西,到了你眼里竟然成了宝了,以后我得多跟你交流交流,说不定还能套出什么好东西来。”

    赵海哈哈大笑,伸手搂着潘万江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去。他们这样,却是引得所有人的注意,那些人当然不会相信两人会有什么基情,只不过他们知道赵海和潘万江的身份,这才会注意两人。

    赵海不用说了,他那样的体形,想让人不认出他来也难,而潘万江就更加的不用说了,潘万江是什么身份,从他身上的百宝囊就能看得出来了,一个植师,背着百宝囊的,就只有暗兵国的植师了。

    巨魔的大名,魂界所有的植师全都知道了,甚至有人说,赵海就是魂界凝形级以下第一植师,佩服他的人有很多,当然,恨他的人更多。

    而暗兵国的植师,从来都是难相处,喜怒无常的代名词,现在他们两个人竟然混在了一起,看样子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这不得不让人侧目。

    胡晨他们也愣愣的看着与赵海勾肩搭背的潘万江,他们都有些愣神,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潘万江跟赵海的关系竟然会好到这种成度,这太出乎意料了。

    胡祥喃喃笑:“靠,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小子什么时候跟暗兵国的人这么好了,我请枪魂国的人喝了一次酒,现在也不过是点头之交,他到好,把人忽悠的跟他喝了一次酒,关系还这么铁,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这太奇怪了。”

    胡晨却是看了赵海一眼,没有说话,他也很好奇,赵海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他会跟潘万江的关系这么好。

    虽然他们都在看着赵海两人,但是他们却没有停下来,一行人已经出了植师分堂的大门,随后就上了剑魂国给他们安排的马车,一路往城外赶去,到了城外之后,所有人都上了一条大船,这条大船名为三剑大舰,这船比绿柳船还要大,不过这船有一个点比不上绿柳船,那就是这船是不能出海的,到了海面上,一个海浪打过来,船就会翻,这也是三剑大舰比不如绿柳船出名的原因。

    不过这三剑大舰看起来到是十分的威风,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个名字,就是因为这船上有三根桅杆,这三根桅杆就像是三把剑一样,因此而得名三剑大舰,船的甲板之上,有五层木楼,看起来气派非凡,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三剑大舰才会有一点头重脚轻,到了海里才容易翻船,而在内河却不会什么问题。

    这个缺点剑魂国的人也知道,只不过他们是不会承认的,因为去了木楼,三剑大舰就没有现在这么威风了,在加上剑魂国也不需要三剑大舰出海,所以一直也就没有改进三剑大舰的这个缺点,相反的,剑魂国里出名的客船,全都是三剑大舰样式的。

    赵海他们上了三剑大船之后,马上就有人给他们分配好了房间,他们坐的这艘三剑大舰,明显是经过改造的,所有人都住上来也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在甲板上面,还有一层半封闭的甲板,人们在那一层甲板里活动,就不用担心太阳晒,也不用担心会下雨了。

    刀魂国和暗兵国的人,这一次分到了一层楼,他们两国的植师住在那一层楼里,剑魂国的人是特意这么安排的,要是把狼魂国和刀魂国的人分到了起的话,怕是马上就会打起来,虽然剑魂国巴不得他们拼的你死我活,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不能表现出来,不然的话人家不会说刀魂国和狼魂国的人不懂事儿,而是会说剑魂国的安排有误,没有大国风范。

    等所有人都上船,分配好了房间之后,大船这才缓缓的开动了,从大江旁边的一个支流直接开了进去。

    赵海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了一下,就从房间里出来了,站在外面的甲板上看着河两岸的风光,这时一个人走到了赵海的身边道:“这条河名为剑河,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当时为了开凿这条河流,足足动用了千万人,用了近五年的时间,才把这条河给开凿出来,怎么样,现在看起来是不是感觉风光很好?听说为了开凿这条河,可是死了几十万人呢,可以说这条河每前进一步,就会有一个人死去。”

    赵海转头看着说话的这人,这人穿着一身普通的植师服,人长的十分的帅气,那普通的植师服穿在他的身上,也显得十分的潇洒,而他头上的魂物,却是一棵青松,不过赵海却看不出他是那一国的植师。

    赵海冲着他一抱拳道:“这位先生请了,在下刀魂国田鹤草,未请教?”

    那人冲着赵海一抱拳道:“锤魂国植师,顾望北,见过巨魔田鹤草,望北有礼了。”

    “青松公子顾望北?幸会幸会。”赵海一听这人报名,马上就知道了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