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五毒考验
    赵海一身酒气的回到刀魂国植师所住的院子,胡晨正在客厅里等他,一看到赵海一身酒气的回来了,胡晨就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解的看着赵海道:“鹤草,你跑那喝酒去了?暗兵国那里你去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去了,就是在那里喝的酒,好家伙,他们的五毒酒可真是香,不过不能多喝,有点可惜,随后那些家伙非得拉着我喝酒,这不,一直喝到现在,可惜,喝的不是五毒酒。”一边说着赵海一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干了进去。

    胡晨一脸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你是说,你跟暗兵国的那些家伙喝酒?真的假的?那些家伙不是很难相处吗?这么说他对你没有敌意?”

    赵海笑着道:“应该没有的,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而且兄弟相称,对了,他们也不难相处啊,我到那里就是实话实话了,然后他们请我喝五毒酒,我干了三碗,他们就对我热情起来了,又问我为什么去拜访他们,我就跟他们说,我就是看看,他们是想成为我的敌人,还是朋友,要是敌人,那我不会客气,要是朋友,那就最好不过,以后有机会,我在请他们喝酒,所以那些家伙直接就把酒给拿出来了,我们就喝上了。”

    胡晨愣愣的看着赵海,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他严重的怀疑胡祥之前说的话,赵海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处事经验的人干出来的。

    突的胡晨想到了一件事情,他看着赵海道:“鹤草,你刚刚说,你喝了暗兵国的五毒酒?那酒里有没有毒物?”

    赵海不解的看着胡晨,胡晨现在正一脸紧张的看着赵海,赵海点了点头道:“有毒物。是五种毒植。”

    胡晨的脸色一变,接着他看着赵海道:“那你有没有感觉不适的?”

    赵海摇了摇头道:“没有啊,那五毒酒真是香,我想多喝点,他们说什么也不给,说五毒酒一天只能喝三碗,过量就是毒药。”

    胡晨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松了口气,接着他点了点头道:“看来是通过了,鹤草,我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看到酒里有毒物还敢喝,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赵海不解的看着胡晨道:“怎么了十叔?难道他们还真的敢毒死我不成?”

    胡晨哼了一声道:“当然敢。你以为暗兵国的那些家伙都是什么善茬吗?要是他们真的那么好相处的话,也不会被所有人忌惮了,暗兵国的植师和兽魂者,都会请人喝五毒酒,但是这两种五毒酒却不是一样的,植师的五毒酒就是由五种毒植酿制而成的,而兽魂者的五毒酒里。却是由五种毒虫,植师的五毒酒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五毒酒,不加毒物,这种五毒酒是没有什么毒的,就算是有一点微毒,植师的自然能量也可以解了,而加了毒物的五毒酒却不一样。这种酒一般都是用来考验一个人的,你敢喝就说明你对他们放心,是一个值得相交的人,你不敢喝,那么你就不是一个值得相交的人,弄不好还会成为仇人。”

    胡晨说到这里,长出了口气。接着看着赵海道:“不只是这样,这种五毒酒的量,用的毒物不同等等,都会影响到酒性。比如说,有的人喝酒不敢一口把酒给喝光,这样的人会中毒,比如有的人不敢把酒里的毒物吞下去,这样也会中毒,主要就是看倒酒的人,和加毒物的人,需要用那一种酒,所以暗兵国植师的五毒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赵海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门道,他看着胡晨道:“十叔,照你这么说,要是暗兵国的人真的想要杀一个人的话,那还不是太简单了,只要在考验的时候,动一点手脚,那被考验的人不就死定了?”

    胡晨摇了摇头道:“不,暗兵国的人有一个特点,考验的时候,他们可以弄出事情来,但是如果你是真心的想跟他们结交,而且对他们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的话,那你就绝对是安全的,就像是你,你对他们没有防备之心,你一直认为他们不敢毒杀你,所以你连干了三碗酒,而且全都是一口干,还把毒物给吞了下去,在这种情况,你就是绝对安全的。”

    赵海点了点头,原来他表现出了最好的一面,怪不得潘万江他们对他那么的热情,因为他从一开始就表现的十分真诚。

    不过在赵海看来,潘万江他们这个测试,也真是够变态的,能通过他们这种测试的人,还真的是不多,怪不得胡晨让他小心潘万江他们,他们这些人,还真的是有点喜怒无常。

    胡晨看着赵海道:“不过还好,看样子那些家伙到是真的对你没有什么敌意,暗兵国的那些人,有一个十分特别的特点,那就是一但他们认为你可以成为他们的朋友,那么他们就不会轻易的背叛你,或是出卖你,除非是你先对不起他们,他们把背叛朋友,出卖朋友,视为平生之耻。”

    赵海一听胡晨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沉声道:“那是不是说,我跟他们成为了朋友,这一次的比试,他们就不会在帮对我了?”

    胡晨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赵海笑着道:“那就好,终于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少一个敌人,总比多一个敌人强,啊,不行了,喝了太多酒,我要去睡一会儿。”

    胡晨看着赵海道:“鹤草你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正要起身的赵海也停了下来,有些不解的看着胡晨,胡晨看着赵海,压低声音道:“祥子说,银杏树丢那晚你出去了?这件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赵海看了胡晨一眼,又看了四周一眼,在确定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话之后,他这才压低声音道:“有,银杏树就是我弄走的,不过银杏树也确实是魔化了。”

    胡晨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接着他看着赵海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海微微一笑道:“自然能量转换啊,还能怎么做到,呵呵,十叔,你看小看我魂物空间的容易了。”

    胡晨看着赵海,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一会儿他才长出了口气道:“不要与任何人提起,对了,那棵银杏树呢?”

    赵海笑着道:“不知道,你知道,他是魔化植物,虽然我算是帮了他一个忙,但是我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所以他升级之后,马上就离开了,他可是活了几千年了,什么事儿没有见过,他知道如果让剑魂国的那些植师发现他魔化了,一定会想办法收服他,他可不会留在那里等着别人去收服,所以就跑了。”

    胡晨点了点头道:“这样更好,就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你了,记住了,这个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特别是你要给家里发消息的时候,更是不能提。”赵海点了点头,这才站了起来,冲着胡晨一抱拳,转身走了。

    胡晨看着赵海的背影,突的笑了起来,接着喃喃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看来这一次的大比有意思了,我还真的想看看,最后一场比试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胡晨刚刚说完话不长时间,胡祥就从外面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他跟赵海一样,也是一身的酒气,胡晨一看到胡祥的样子,不由得一脑门子的黑线,他对这个弟弟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胡祥才不管胡晨是怎么相的呢,他走进客厅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半躺在椅子上,对胡晨翻了翻眼睛道:“十哥,成了,请枪魂国的那些家伙喝了一顿酒,看他们的样子,这一次应该是不会跟我们做对,怎么样,不错吧!”

    胡晨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道:“没出息的样子,还请人喝酒,你看看鹤草,去了暗兵国那里一趟,暗兵国的那些家伙跟他称兄道弟的,还请他喝酒,你请别的喝酒算什么本事。”

    胡祥一听胡晨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两眼一下瞪得溜圆的道:“十哥,你认真的?暗兵国的那些家伙,真的请鹤草喝酒了?鹤草给那些家伙灌了什么迷汤,那些家伙怎么会请他喝酒?”

    胡晨冷哼道:“这就是鹤草的手段了,以后学着点,真是的,要交朋友,也不一定非得你请客,真是失败。”说完胡晨站了起来,背着手,摇着头,慢慢悠悠的往楼上走去。

    而胡祥却像是被雷劈了一下,愣在了当场,好一会儿胡祥才反应了过来,他看着胡晨消失的方向,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胡晨刚刚是在跟他开玩笑,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一直都十分严肃的胡晨,竟然会开玩笑了,看样子他的心情不错。

    胡祥好一会儿才平定了自己的情绪,接着他靠在椅子上,不停的回想着胡晨的话,嘴里喃喃道:“如果光是因为暗兵国的事情,十哥一定不会这么高兴,那一定还有别的事情,什么事儿呢?对了,鹤草,这件事情一定跟鹤草有关系,鹤草之前去见了暗兵国的人,之后回来了,在那之前,是我去见枪魂国的人,嗯?对了,会不会是那件事情?十哥问鹤草那件事情了?鹤草告诉十哥了?而且看样子,那件事情可能真的跟鹤草有关系,不然的话十哥不会如此的高兴,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哈哈哈哈,这下子剑魂国这个亏可是吃定了,过隐,太过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