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银杏能力
    赵海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他以为把银杏树收到空间里,会很费力气,却那里想得到,这么轻松,银杏树就已经进入到了他的魂物空间里,这让赵海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赵海吃惊的进候,赵海就感觉自己的魂物空间突的震动了一下,接着那棵银杏树就在他的魂物空间里发生了变化,整棵银杏树变得更加的高大了,同时那棵银杏树竟然开始往外冒着自然能量,有点像向阳花一样。

    但是向阳花往外量自然能量,是因为他吸收了养份,同进把阳光转为了自然能量,但是银杏树却就是在那里往外冒自然能量,好像不会停止一样。

    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一惊,他连忙道:“银杏爷爷,你还好吧?你这样不会把体内所有的自然能量都放出来吧?”

    银杏的声音传来道:“不会,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随后赵海就发现,银杏冒出来的那些自然能量跟赵海的自然能量结合了起来,而赵海体内那一直在循环的自然能量,在循环的过程中,竟然把银杏的也给包围了进去,但是自然能量在进入到了银杏体内之后,银杏的体内马上又会冒出自然能量,甚至比进入他体内的自然能量还要多,好像他变成了一个自然能量增幅器一样。

    对于这种情况,赵海可是十分高兴的,现在他所有的自然能量,全都是来自于外界的吸收。他跟植物交换得到自然能量,他的自然能量自己运转。同样也会吸收自然能量,但是这些自然能量,全都是从外界吸收进来的,并不是他自己体内产生的,就像是到了大漠那里一样,他到了大漠那里,大漠那里的自然能量并不是很多,虽然他可以从沙子那里吸收到自然能量。但是数量实在是有限,所以他在大漠的时候,他的自然能量几乎是停止不前的。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他体内有了银杏,那他的体内就可以自己产生自然能量,就算是他在去大漠那种自然能量十分稀少的地方,他的自然能量也会增加。他的自然能量可以自己生产了。

    这是今天赵海最大的发现,赵海十分的高兴,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直接就从地下回到了自己的小楼那里,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赵海现在遁入地下的时候,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所以他可以轻松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而不会被人发现。

    赵海十分的清楚,明天一定整个巨剑城一定会轰动,因为植师会分堂这里的大树竟然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赵海躺在床上。把自己的精神力进入到了魂物空间,与银杏进行沟通。他想知道银杏除了这种可以增幅自然能量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能力,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好了。

    很快赵海就得到了答应,还真的有,而且是一项赵海没有想到的能量,瞬移!

    对于瞬移赵海并不陌生,在外界的时候,他一直都会用瞬移之术,但是在这里他却没有用过,因为在魂界这里,根本就没有瞬移之术。

    但是赵海没有想到,现在银杏树得到了另一能力竟然是瞬移之术,这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现在赵海也明白,为什么银杏树可以那么轻松的进入到他的魂物空间了。

    又看了看空间里的其它东西,那些东西到是长的很好,玉娃变大了,不过现在他的体形正在慢慢的恢复,只是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晶莹剔透了,而魂物空间里的其它动物,体形却没有那么容易恢复,那些动物看起来都比外面的动物大上不少。

    不过赵海也没有在意,他现在还用不到这些动物,就让他们在空间里生存好了,随后赵海就慢慢的进入到了梦乡。

    睡的正香的赵海,突的被一阵吵杂声给惊醒了,他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音,外面的声音很多,听不出来在说什么,不过却可以感觉,外面十分的乱,赵海马上就穿上了衣服,跑出了房间,他知道外面为什么乱,但是却一定要装做不知道的样子。

    赵海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胡祥从他旁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赵海看了胡祥一眼,发现胡祥还是一付没有睡醒的样子,胡祥也看到了赵海,他不解的道:“鹤草,怎么了?外面在吵什么?”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也刚起来,二十一叔,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胡祥点了点头,跟赵海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一直都在做梦,老是梦见有老鼠跑来跑去的,鹤草,你做梦了吗?”

    赵海一听胡祥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他发现胡祥的话里意有所指,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胡祥是为了他好,而且胡祥也不可能出卖他,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道:“是吗?我可没做梦,要是这里有老鼠,那到是好事儿,剑魂国这么富,一定可以让那些老鼠饱餐一顿。”

    胡祥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转头看了赵海一眼,发现赵海一脸的笑容,好像之前的话里没有任何的意思,只是在跟他聊天一样。

    但是胡祥却明白,赵海已经在回应他的话了,不过说实话,赵海要是真的在剑魂国这里做出了什么事儿来,胡祥还是很开心的,他跟赵海一样的性格,就是不怕事儿大。胡祥哈哈大笑,没有在说什么,跟着赵海一起下了楼。

    两人到了楼下,却发现大厅里没有人,两人只好从楼里走了出来,他们刚一走出来。就发现一个仆人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赵海一脸不解的看着那个仆人道:“怎么回事儿?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难道有人攻城不成?”

    那个仆人哭丧着脸。看着赵海道:“大人,出大事儿了,分堂这里的树王被人给偷了。”

    赵海一脸不解的道:“树王?什么树王?”

    那个仆人往院子前面指了指,其实昨天在他们还里,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银杏树的,所以那个仆人才会这么一指。

    赵海顺着那个仆人指的方向望了过去,一脸茫然的样子,这时胡祥却是惊呼了一声。接着道:“树,银杏树,鹤草,还记不记得被那栋圆的木楼围起来的银杏树?昨天在这里是可以看到那棵银杏树的,可是现在你看,没有了。”

    赵海装做一愣的样子,接着脸色一变。随后他转头看着那个仆人道:“那棵银杏树就是树王,银杏树被偷了?”

    那个仆人哭丧着脸点了点头,赵海和胡祥却不想在听他说什么了,直接就跑了出去,两人直往圆楼那里跑去,这一路上他们还是到不少往那里跑着的植师。其中一伙植师引起了赵海的注意。

    这伙植师都穿着黑色的短衣,他们头上的魂物虽然也是什么样的都有,但是他们的身上却全都带着一个百宝囊。

    百宝囊一般都是指职业者带在身上用来装随身物品的小袋子,一开始都是由布制成的,但是后来这种百宝囊却被所有职业者给变了一种用法。百宝囊的样子会跟据不同的人变成不同的形状,而里面装的一般也不在是普通的随身物品了。里面装的了是暗器。

    暗器并不少见,就算不是暗兵国的人,也会有武士使用暗器,暗器的威力还是很大的,一般的职业者,要是有暗器相助的话,会如虎添翼。

    而暗兵国那里的人,不管是什么职业的人,他们全都会用暗器,就算是植师也是一样,所以赵海一看到这些穿着黑衣,带着百宝囊的植师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暗兵国的人。

    不过赵海这个时候却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只是看了那些人一眼,就跟着胡祥赶到圆楼那里,现在圆楼那里围绕了很多的人,各国的人都有。

    赵海和胡祥很快就看到了胡晨,胡晨他们这些刀魂国的人,正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胡晨还小声的跟旁边的余老说着话。

    赵海和胡祥直接就挤了过去,胡祥看着圆楼里空空的样子,不解的对胡晨道:“十哥,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棵银杏树真的被人偷了?”

    胡晨点了点头道:“真的,不过里面是什么样,却没有人知道,这也太怪了,无声无息之中,竟然把那么大一棵树给弄走了,这怎么可能呢?”

    胡祥不由得看了赵海一眼,发现赵海也一脸震惊的看着圆楼,这让胡祥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那棵大树偷失的事情,根本就与赵海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进一个脸色难看的剑魂者从小楼里走了出来,他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对不起各位,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现在这个院子,会被暂时的封闭起来,各位暂时不能离开这个院子,请各位见谅。”

    那人这话一出口,到是让现场一片的哗然,不过这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各国的植师都在这里,他们的领队都制止了他们说话,在那几个领队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植师会分堂这里,就在这些植师的眼皮子底下,那么大一的棵树竟然丢了,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要是剑魂国不封锁院子那才叫怪事儿呢。

    这时胡晨开口道:“在下刀魂国胡晨,我代表刀魂国所有在这里的人表态,我们愿意配合,我们刀魂国植师也有自己的独道之处,如果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请直言,对了,这位是我们刀魂国的田鹤草,他与植物沟通的能力十分的强,如果剑魂国需要的话,请直言无防。”

    那个剑魂者一听胡晨这么说,微微一愣,接着冲着胡晨感激的一抱拳道:“多谢胡先生,胡家植师的能力,在下早有耳闻,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我们一定相请,各位现在请回,早餐一会儿就会送到,各位可以在院子里自然的活动,只要不离开院子就可以,不便之处,还见各位见谅。”其它国家的植师也都连道客气,随后也说了跟胡晨一样的话,如果有需要,他们也可以帮忙之类的话,那个剑魂者一一道谢之后,却没有请任何一国的植师帮忙。

    胡晨领着刀魂国的植师回到了院子之后,直接就对那些来参赛的植师道:“这几天没有事情的话,不要出院子,好好的在院子里修练,剑魂国虽然说的好听,但是现在一定有无数只的眼睛在盯着我们,虽然这件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但是要是真的让他们找了什么麻烦,也不好,鹤草,暗兵国那里先不要去了,这个时候去拜访太显眼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十叔,我知道了。”

    胡晨点了点头,接着看着众人道:“大家都说说吧,看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什么人,可以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把那么大一棵树给偷走。”

    众人都皱着眉头,谁也没有开口,胡晨看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了赵海的身上,开口道:“鹤草,你先来说说,你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在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把一棵大树给偷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赵海的身上。

    赵海想了想,开口道:“十叔,我觉得这件事情表有古怪了,如果丢的是别的东西,那还好说,但是一棵大树,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那大树还是在院子里,而这院子里现在有多少植师,大家晚上睡觉的时候,难道就不会有一点的警惕之心吗?要是真的有人进这院子,怕是马上就会被发现,不可能让他得手,在说了,那么大的一棵大树,普通人根本就弄不到,职业者中,除了我们植师之外,怕是也没有人能弄得动,但是那棵银杏树并不是魔化植物,也不是变异植物,他不会自己动,植师就算是想把他弄走,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说那树是被人给偷走的,我还真的有些不相信,因为这太不合理了,完全的解释不通啊。”

    众人都点了点头,胡晨也点了点头道:“有道理,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些古怪,要是能到现场那里看看就好了,那棵银杏树我早就听说过,好像是千年树王,虽然没有变异,也没有魔化,但是却十分的受人尊重,是剑魂国这里最有名的植物之一,没想到就这么消失了,太古怪了。”众人都点了点头,一个个皱着眉头,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这大树怎么会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