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狼军小寨
    胡鼎还真的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客气,他可是知道的,在大漠这里,根本就没有好人,所有人全都是强盗,现在看到一个强盗对他这么客气,他还真的是有些拿不准对方的意思。

    不过胡鼎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有些听出了对方的忌惮,这也是很正常的,虽然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植师,但也正是因为他们全都是植师,所以对方才会忌惮他们,因为一般的盗贼团,是不可能派出这样的阵容的。

    胡鼎也知道赵海在大漠这里有一些名声,他今天就是想要试试看,看看赵海的名声管不管用,就算是不管用,他们也不会怕对方,虽然对方有两百多人,而他们只有三十人,而且全都是植师,但是胡家的植师,向来都不是吃素的,在魂界这里的一提到胡家的植师,所有人都会说一声,能打,这可不是靠嘴说出来的,是真正的打出来的。

    胡鼎冲着领头的那人一抱拳道:“这位朋友请了,我们进入草原,是受人之邀,正在草原上做研究,所以才请我们过来的,他叫田鹤草,不知道朋友你可识得?”

    “巨魔田鹤草?这么说你们是刀魂国的人?”那人一听到胡鼎提到赵海的名字,马上就问道,同时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又敬又畏的表情,不过是敬大于畏。

    胡鼎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的名声在大漠这里竟然真的管用,看那人脸上的表情。他不知道,对方怕是不会跟他动手了。不过他还是道:“不错,正是田鹤草,我们都是从刀魂国来的,是鹤草让我们过来帮他的,听说他现在正在研究抗旱植物,所以我们就来了。”

    那人一听胡鼎这么说,脸上露出了大喜的神情,他哈哈大笑着从马上跳了下来。冲着胡鼎行了一礼道:“原来是田寨主的请来的人,那可是贵客,各位请快随我到我们的小寨里去,我们的寨子虽然小,但是能请各位喝上一口清水,吃上一顿羊肉还是没有问题的,各位请快随我来。”随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胡鼎一看对方都从马上跳下来了。他们也连忙跳下了马,那人一看胡鼎他们的动作,连忙道:“各位不必这么客气,真的不必这么客气,快请上马,狼毛。你小子的腿快,快点回寨里去,让人准备好羊汤。”一个小盗贼应了一声,一转马头,直往那片绿洲跑了过去。

    胡鼎都有些受不了这人的热情了。他马上就对这人道:“这位朋友,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这以后要是遇到了鹤草,他问起来,我怎么跟他说?”

    那人哈哈大笑道:“你看看我,这一激动连名都忘了报了,我叫狼定山,我们这个小山寨,就叫狼军寨,呵呵,在这大漠里,山寨的名都差不多,如果真的能让田寨主知道我们的名字,那我狼定山也不算白活。”说完他又跳上了马,领着胡鼎他们往那片绿洲跑去。

    胡鼎看着跟着那人一边往前走一边对那人道:“这位朋友,我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对鹤草好像是十分的尊敬啊?我能不能知道是为什么?”

    狼定山沉声道:“现在大漠这里,不尊敬田寨主的人可没有几个,田寨主在二入大漠之后,就成立了一个老人寨,他的山寨里,专收各部落的老弱和一些没有战斗力的人,他把这些人集中在了自己的山寨里,供他们吃住,这对于我们大漠上的人来说,可是天大的恩情啊,先生你不是大漠的人,所以你不知道,在大漠这里,老弱往往是第一时间被抛弃的,一些老人,在老了,干不动活了之后,他们就会自己带上一点干粮,然后走进大漠里,不知道会死在什么地方,这几乎成了大漠上的一个传统。”

    说到这里,狼定山的语气有些低沉,而胡鼎他们却是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大漠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传统。

    狼定山转头看了胡鼎他们一眼,苦笑了一下道:“是不是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确实是大漠这里的传统,大漠这里的物资太过于溃乏了,人们不舍得浪费一点的东西,老人为了让孩子们可以活下去,他们心甘情愿意的背着一点点的干粮走进大漠,而他们背上干粮,也只是想让自己走的更远一些,走的更久一些,不会让他的亲人第一时间找到他,这就是大漠,最无情,却又最有情的地方,这种传统传承了好多年,没有人喜欢这个传统,但是他却一直存在,而这个传统,却因为田寨主的出现,而发生了改变,他成立了老人寨,而且听说他现在正集中各部落的植师,准备改善大漠这里的环境,各大部落,都已经把他们最好的植师派了过去,支持田寨主。”

    胡鼎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赵海在大漠里的受欢迎成度,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像。正在胡鼎胡思乱想的时候,狼定山对胡鼎道:“这位先生,还没请教你姓名呢?”

    胡鼎微微一笑道:“狼兄你太客气氛,我姓胡,胡鼎。”

    “姓胡?那这么说,你们是胡家的人,听说田寨主就是出身胡家,看来是真的?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我竟然有幸招待了胡家的人,这以后要是说出去,那可是太有面子了,对了胡先生,不知道你怎么会走到我们这里来的?”

    胡鼎一听对方这么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惭愧,第一次进大漠,有些准备不足,干粮到是带的够了,但是水却是昨天就用完了,今天要不是无意间闯到这里来,怕是还喝不到水呢,让狼兄见笑了。”

    狼定山哈哈大笑道:“不怪胡先生,在大漠这里,水可是最宝贵的,你们找不到水也正常,不过你们也没有走错路,从这里是可以直接到老人寨那里的,而且还是最近的一条路,不过这条路有一个借点,就是水的补给有些困难,你要是走另一条路的话,几乎是两天左右,就可以遇到一个水源,当然,这是在非战时,如果有人样到大漠这里来,像我们这样的小绿洲,马上就会被埋上,绝对不会给敌人留下一滴的水。”

    这时众人已经进了这个小绿洲,这个小绿洲真的不大,绿洲里可以看到一些草原,上面放着一些羊,而更多的地方,却已经被种植上了一些植物,这些植物胡鼎他们都认识,是大陆上很久以前推出一的种植物,这种植物的味道不好,但是却也有几点好处,一是耐旱,二是整体都可以食用,三就是产量很高,可以说这是一种十分平民化,甚至不只是平民化,可以说是一种食用起来口感最差的植物,现在像刀魂国这样的地方,种这种植物的人已经很少了,就算是种了这种东西,最多也就是用来喂猪,可是在大漠这里,这种植物却在大面积的种植,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给人食用的。

    之前狼定山说,大漠这里的环境十分的艰苦,物资十分的贫乏,胡鼎他们还没有太过于直接的感受,现在他们却感受到了,因为他们毕竟是植师,没有什么比植物更能说明问题的了。

    不过狼定山到是十分的客气,他真的准备了一只羊,而且已经煮上了,离得老远就能闻到那种膻气中透出来的香味,要是吃不惯的人,怕是一闻到这股味就会皱眉。

    胡家的人也并不是很适应这种味道,但是他们看到绿洲里那些闻着香味,流着口水的孩子,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自己的眉头给皱起来。

    狼定山把胡鼎他们请到了大帐之中,请众人坐下之后,先是给众人每人上了一杯清水,对于大漠这里的人来说,一杯清水就是招待人最好的东西。

    胡鼎他们也确实是渴了,不过他们都是胡家的人,胡家的家教可是十分成功的,他们虽然渴得嗓子冒烟了,但还是十分的客气,而且喝水的时候,也没有太大口。

    狼定山等胡鼎他们喝了一杯水后,这才开口道:“胡先生,我听说田寨主,最近正在研究可以改变大漠环境的方法,是这样吗?”

    胡鼎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这一次我们来,就是为了帮他的,如果这一次的研究能成功的话,那么确实可以改变大漠这里的环境,不过这种方法,怕是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功,而且大漠这么大,想要把大漠里的环境完全的改变过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当然,说实话,田寨主能有这个心,我们就已经十分的感激了,不管他成不成功,我们都很感激他,他并不是大漠里的人,却为大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们整个大漠的人,都会感激他的。”

    胡鼎苦笑了一下,狼定山已经不只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了,看来他是真的很感激赵海,胡鼎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海才进入大漠这么长时间,竟然就能做到这种成度,这真的是让他感到十分的了不起。

    众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羊汤就已经做好了,狼定山马上就让人把羊汤端上来,热情的招呼胡家的人喝羊汤,虽然胡鼎他们并不太适应这股味道,但是盛情难劫,他们还是每个喝了一碗羊汤,接着就是主菜,手把肉,不得不说,大漠这里的羊肉,味道真的很好,胡鼎他们都吃的很开心,随后在狼军寨这里休息了一天,胡鼎他们才在一次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