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雷木林中
    植师的战斗力,之所以被认为是所有职业者中最弱的,就跟他们的武器有关系,植师的武器,都是植师,虽然说变异的植物和经过自然能量蕴养的植物,都十分的强悍,但是不要忘了,兵魂者,兽魂者和匠师,他们的体内一定也都有能量,而他们的能量,比起自然能量来,更有攻击性,所以当植师用他们的武器,与其它几种职业的人对上的时候,往往武器上就先吃了亏,很多时间他们的武器,都会被其它职业者给破坏。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植师的武器,大部分都是藤蔓类的武器,藤蔓类的武器,用起来,只能走鞭法的路线,而用鞭了做武器的人,是很少会让自己的武器与敌人的武器硬碰硬的,植师只能通过这种方法,来弥补自己武器上的缺点。

    正是因为植师武器上的缺点,所以很少有植师使用硬兵器,而赵海用的牛头镗,却恰恰就是一件硬兵器,金俊自然想用这种方法,一举把赵海的牛头镗给废掉了。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赵海的牛头镗会如此的坚硬,竟然挡住了他这一刀,而就在他这一愣神的时候,赵海的攻击却已经来了。

    两人交手,最忌的就是分心,而金俊却因为赵海的牛头镗而分心了,这一下分心,却是十分致命的,赵海的牛头镗猛的扫了过去。

    金俊慌忙的挡了一下牛头镗,但是他还是太小看赵海的力量了,赵海都没有用雪人力量的加持。这一镗直接就把金俊给扫得飞了出去。他手里的刀也丢了。

    金俊的身形一直飞出十多米远。这才摔倒在了地上,他败了!

    金俊躺在地上,身上如散了架一样,但是他却十分的清楚,赵海已经收力了,如果赵海刚刚真的全力攻击他的话,那他可能就被赵海一镗给扫死了,赵海在最后的时刻。收了力量,他虽然被扫飞的,但是却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赵海把牛头镗收了回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金俊,没有出声,金俊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这才缓过劲来,他慢慢的爬了起来,随后深深的看了赵海一眼,接着他冲赵海一抱拳道:“我输了。多谢先生手下留情,告辞。”说完金俊拣起了自己的大刀。转身走了。

    赵海看着金俊的背景,微微一笑,他没有拦着金俊,虽然他有些欣赏金俊,金俊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正是赵海喜欢的,不过他却没想去结交金俊。

    赵海把牛头镗收回到了自己的魂物空间里,就转身往旅馆里走去,旅馆里的人,却都一脸敬畏的看着赵海,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四处行商的商人,他们也算见多识广了,他们也能看得出来,金俊的实力不错,但是在赵海的面前,却被赵海一招就给打败了,那赵海的实力得有多强?这正是他们感到吃惊的原因。

    赵海没有理那些人,进了旅馆之后,胖猫和周茜茜连忙迎了上来,赵海冲两人点一点头道:“先回房间收拾一下,然后我们去看看雷木。”两人应了一声,跟着赵海回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由胖猫背着木箱,跟赵海往外走去。

    雷木镇这里,有很多的雷木,雷木是镇里人的主人收入之一,所以镇里的人对于雷木是十分重视的,他们不只会砍雷木卖钱,还会种植雷木,保护雷木。

    而雷木镇所有的雷木,都没有在镇里,而是在镇后的山上,因为雷木太容易遭到雷击了,为了保证镇里行人的安全,所以雷木镇的人,把镇里所有的雷木都砍掉了,然后到山上去种植雷木。

    雷木的生长速度并不是很快,一般要到五到十年左右才能成才,所以村子里的人一般都是砍倒了一片雷木之后,马上就开始补种,而且是有计划的砍,有计划的种。

    赵海他们一行三人往镇后走的时候,就看到不少村民在打量着他们,不过那些村民一看到赵海头上的草魂物时,就没有在拦着赵海。

    很快赵海就到了镇后,一到镇后这里,赵海马上就发现了这里雷木的不同之处,这里的雷木虽然在跟他沟通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长的太整齐了,一看就是人刻意种的,赵海一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摇了摇头,接着叹了口气,他不太喜欢这些种植的雷木,因为这让他无法了解到雷木最原始的情况。

    不过赵海还是缓步的往山上走去,他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原始的雷木了,如果有的话,他在仔细的与那棵雷木沟通一下在说。

    正在往山上走着,突的一个声音传来道:“这位植师朋友是从那里来的?”

    赵海顺着声音望去,发出说话的人是一个兵魂者,他就站在一棵雷树的旁边,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一身的粗布衣服,要是不看他的魂物的话,你只会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农夫,而不是一个兵魂者。

    但是赵海却不敢小看这人,他从这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气质,一种挺拔如松的气质,此人的实力还是有的,虽然比不上他,但是要是出去闯荡一翻的话,还是会闯出名堂来的。

    赵海连忙冲着那人一抱拳道:“先生请了,在下是从横刀城来的,是出来试炼的,今天路过雷木镇这里,听说雷木的神奇之上,所以在下就特意来看看,打扰先生了。”

    那个兵魂者一听赵海这么说,摆了摆手道:“先生不必客气,你没有打扰我,我是镇上的人,在这里看守林场的,以防止有人来偷砍雷木,先生是一个植师,来这里看看自然没有什么,先生请随我到里面休息一下。”说完对赵海做了一个虚引的手势。

    赵海知道他的意思,在这山上有一个不大的院子,看来就是他住的地方。这一点赵海在山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问过那些雷木了。那些雷木自然不可能不告诉他。

    赵海三人随着那个兵魂者慢慢的往山上走去,但是走着走着,赵海却突的感觉到,在那个院子里,有一股十分特别的能量波动,这股能量波动,一般人还真的感觉不到,但是赵海却清楚的感觉到了。这股能量波动,好像是一种魔化植师的能车波动。

    这到是让赵海对那个院子好奇了起来,他跟着那个兵魂者进了院子之后,马上就打量起了这个院子。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有百十多平米左右,真的不大,院子里摆着石板,还有一套石桌石凳,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就在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赵海当然不是在看这些东西。他是在找那股能量波动的出处。很快赵海就知道那股能量波动是来自于那里了,就那个石桌的旁边。立着一根木桩,那根木桩看起来很大,怕是有两人合抢那么粗,树桩并不是很高,只有半米左右高,但是形状却是十分的奇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树桩的好像是被人压过一样,树桩上出现了一个漫圆形,看起来就像是一面小鼓一样。

    赵海感觉到的那股能量,就是从那个树桩里传来的,但是这股能量却是十分的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要成为魔化植物,但是又没有成为魔化植物,就差临门一脚的那种感觉。

    赵海打量了一眼那个树桩,就不在去看他了,不过赵海的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要把那树桩给弄到空间里去。

    那个兵魂者很客气的请赵海入坐,赵海也没有客气,直接坐了下来,胖猫和周茜茜却没有坐,一左一右的站在赵海的旁边,那个兵魂者一看胖猫和周茜茜的样子,马上就明白了,他们两人是赵海的仆人。

    这到是让那个兵魂者有些好奇,赵海一个植师,竟然有两个兽魂者做仆人,这可不是一般植师能做到的,而赵海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很好,身上也没有那种大家族人居高临下的气势,那为什么那两个兽魂者会成为他的仆人呢?

    赵海看着这个兵魂者,微微一笑道:“不知道先生是那里人,为何了会在这里看守这片山林?”

    那个兵魂者被赵海这么一问,一下就回过神来,他连忙道:“先生不必这么客气,叫我雷申就可以了,我本身就是雷木镇的人,我家里的人也全都是普普通通的物魂者,而我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却是一个兵魂者,后来我外出学艺,学艺之后,又回到了家乡这里,一直在这里看守雷木林。”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赵海冲着雷申一抱拳道:“原来如此,在下佩服,先生能为自己的家乡做到这种成度,实在是让人佩服。”

    雷申笑着道:“这没有什么,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我的家乡,我也很喜欢这里,能为乡亲们办点事儿,总是好的,当时我是镇里唯一的一个兵魂者,乡亲们都对我抱以厚望,所以对我也十分的好,我有了能力,自然要回报乡亲们了。”

    赵海一听雷申这么说,却哈哈大笑了起来,雷申被赵海笑的一愣,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不知道赵海在笑什么,赵海看着雷申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没想到,雷先生你的经历,与我如此相似,我也是来自于翠玉山下的一个小村庄,我也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植师,乡亲们对我也十分的好,在下现在有了一点能力,也回报了乡亲们,可惜的是,在下不能像雷先生这样,一直呆在乡亲们的身边,为乡亲门做点事儿,实在是可惜了。”

    雷申一听赵海这么说,一种亲切感尤然而生,他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对赵海道:“原来如此,真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竟然还有如此相似的地方,好,真是太好了。”

    赵海看着雷申的样子,微微一愣,接着沉声道:“雷先生可是有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事情,请尽管说,在下要是给帮得上忙的,在下一定帮。”

    雷申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如此的聪明,只从他一句话里就听出他有事情要请他帮忙,雷申也没有客气,他直接开口道:“先生看出来了,那我也就明说了,实话跟先生说了吧,最近我们雷木镇这里遇到了一点麻烦,就是镇里的人种出来的雷木,坚硬成度,比以前差了很多,所以在下想请先生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雷木的坚硬成度,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要是那些雷木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那对我们雷木镇的打击可是很大的。”

    “原来如此,好,我这就跟雷先生一起去看看,还请雷先生引路。”赵海一听雷申这么说,马上就答应了下来,他正想找一个什么方法,把那个木桩弄到手呢,现在让雷申欠他一个人情,等他帮雷申解决了问题之后,在要那木桩,雷申应该不会反对。刚刚赵海可是仔细的看了看那截木桩,那木桩好像并不被雷申重视,可能只是用来放个东西什么的,他要的话,雷申应该会给。

    雷申一听赵海答应了,却是十分的高兴,他马上就站了起来,对赵海道过谢后,引着赵海出了小院,到了雷木林中,一行四人来到了一片并不是很高大的雷木林只,雷申指着这片看起来树林也就在三年左的雷木林道:“先生请看,就是这片林子,我们试过了,这片林子里的雷木,比其它几片同龄林子的雷木,都经软了很多,还请先生帮着看看。”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他马上就跟树林里的那些雷林进行了沟通,其实赵海在雷申说出毛病的时候,大概就猜出问题出现那里了,他到这里,只是为了确认一下。

    与那些雷木聊过之后,赵海又仔细的看了看这片林子里的土壤,甚至抓起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下仔的了闻了闻,最后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雷申一直认真的看着赵海,这片林子的问题,其实发现已经快一年了,他们也找了一些植师来看,但是那些植师都没有发现问题,这里的雷木长的也十分的茂盛,一点也没有生病的样子,那些植师也没有看出什么来,这让雷木阵的人都有些担心,因为雷木可是他们镇上的主要收入来源,要是没有了雷木,那他们镇子的收入可是会受到很大影响的。

    现在一看赵海点头,雷申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紧张中又透着一丝隐隐的兴奋,他真的希望赵海能把这树的毛病给治好,但是又怕这一次又是空欢喜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