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遇到强盗
    赵海刚刚就是与小毛合体了,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借用小毛那超强的嗅觉,大象的嗅觉是十分强悍的,他可以在几十里之外闻到水的味道,也可以闻到几米深的地下,是不是有水,这种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动物能有的,而赵海就是要借用小毛的这种能力,他想要看看,这附近有没有水。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在他们西北方五十里左的地方,就有水的味道,而且那味道十分的浓郁,显然那里的水气十分的充足。

    赵海从树后面出来,就看到冯队长他们走了过来,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水珠,一个个都一脸的笑容。

    赵海看着冯队长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队长,怎么样,我说了我们会有吃有喝吧,呵呵,如何?我没有说谎吧?”

    冯队长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有你的,你没有说谎,没有说谎,太好了,有你小子在,我们以后在大漠上就可以来去自如了,哈哈哈。”

    赵海微微一笑道:“队长,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跟斑竹到附近去看看,光是消耗不被补充是不行的,我要好好的补充一下,别的到是不用,主要就是水。”

    冯队长一愣,接着沉声道:“怎么?有目标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我想去试试,斑竹的鼻子十分的好使,要是离水源近的话,他可以闻得出来。”

    冯队长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去吧,快点回来。”赵海应了一声。翻身上马。往远处跑去。

    冯队长看着赵海的背影。转头对刘圆功道:“圆功,你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我感觉,把鹤草吸收到我们刀卫军里,是我们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刘圆功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他也十分的看好赵海,只不过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如此的优秀。

    赵海这个时候,却已经打马往他闻到水的那个地方而去了,时间不长,他们就到他闻到的那个地方,但是一到那个地方,赵海就傻眼了,因为在那里并不是想像中的绿洲,那里也没有任何水的痕迹,那里竟然就是一片黄沙,还是一个小沙丘。什么都没有。

    赵海一愣,接着从斑竹的身上跳了下来。随后手一挥,把小毛放了出来,小毛现在已经是成年象的个头了,赵海与小毛沟通了一下,让小毛闻了闻,小毛闻过之后,冲着赵海点了点头,赵海明白了,在那个沙兵之下确实是有水,他这才放心。

    随着赵海就把小毛收了起来,翻身上马,转头往回跑去,没用多长时间,赵海就已经到了树林那里,现在那些马都吃饱了,冯队长他们也都吃饱喝足了,几人正坐在那里聊天,一看到赵海回来了,冯队长马上道:“怎么样鹤草,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赵海从马上跳了下来,沉声道:“有,西北方向,五十里左右,那里有一个沙丘,但是沙丘的下面,可能有一条地下暗河,我准备到那里去看看。”

    冯队长一听赵海这么说,微微一愣,随后马上道:“好,那就在等等,等最热的这一段时间过去,我们就去那里,今天晚上就在那里休息了,这些天我们在草原上也没少跑,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赵海也坐了下来,这时那几个植师都跑到了赵海的身边,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看着赵海,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没好气的道:“干嘛?方法不是交给你们了吗?你们还想怎么样?”

    领头的一个植师笑着道:“我们是来谢谢你的,鹤草,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方法,等于是给所有植师打开了一扇门?以前植师只相着把植师制做变异植物,用来战斗,从来都没有想把,把植物制成变异植物,还有这样的能力,你想啊,如果是一个孤军在外的大军,只要跟着一个有大把这些植物的植师,那就等于是不用为后勤担心了,他们就可以到更远的地方去攻击敌,这是多大的功劳啊。”

    “范一说的不错,鹤草,你的这种做法,可以说是给所有植师打开了一扇窗,同时也让所有军队的做战方式变得更加的多相化了,你可以说是引领了植师的变格。”冯队长在一旁接口道。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着冯队长道:“有那么严重吗?”

    冯队长点了点关,脸色沉重的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刀魂国要在黄风要塞那里驻有重兵吗?就是怕狼魂国的人对我们动兵,要说兵力,我们比狼魂国的人强太上多了,可是狼魂国的人胜在机动性强,他们以吃肉干为主,他们的骑兵来去如风,一但他们进了草原,我们的后勤补给就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只能是处在背动挨打的局面,如果我们可以用你这种方法带粮食和水的话,那我们的军队就可以冲进草原里,把狼魂国那些强盗,一个个的都宰了。”

    “是啊,还有你在马身上用自然能量这种方法,要是我们的骑兵都会这种方法,那以后我们的骑兵对上狼魂国的骑兵,就会一点亏也吃不着了,不过我到是觉得,这种方法并不太适合推广,要是让狼魂国的人知道了这种方法,那他们的骑兵就会更加的强大,我们就更麻烦了。”刘圆功接口道。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但我们刀卫军用了这种方法,这种方法就会不可避免的传出去,到最后怕是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了。”吴飞沉声道。

    被吴飞这么一说,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明白吴飞这话是什么意思,刀卫军虽然是最忠于皇室的,但是这些人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探子。这个还真的不好说。

    赵海一脸的平静。他开口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情总是要发生的,那不如我们就先把先机给占了,尽快的发展壮大起来。”

    冯队长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算了,不要说这个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想那么多都没有用,这些事情总是要等到回去之后在说的。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得在在这里睡上两个小时左右,才能躲过最热的这一段时间。”众人都点了点头,各自的找地方睡觉去了。

    两个小时之后,天下的太阳没有那么毒了,众人这才起身,赵海直接就把那些大树都收了起来。冯队长他们看着那一片森林变成了一颗颗的种子,也在感叹植师的神奇,接着众人在一次踏上了路途,这一次他们走的很慢。不过走了五十多里,到了赵海说的那个山沙丘那里就停了下来。

    赵海从斑竹上跳了下来。指了指前面的那座不高的小沙丘道:“队长,就是那个沙丘,那个沙丘的下面可能就有一个暗河,只不过被埋住了。”

    冯队长看着那座沙丘,皱着眉头道:“鹤草,你敢肯定?这沙丘可是不低,斑竹真的能隔着这么多的沙子,闻到了水的味道。”

    赵海微微一笑,骑着斑竹来到了那片沙丘之上,接着手一动,一条黑线一下就穿进了沙丘里,不一会儿那黑线就钻了出来,没入到了赵海的手中,赵海转头对冯队长道:“队长,就在这里休息吧,我要被补点水。”

    冯队长一看赵海这个样子,就知道这沙丘下面确实是有水,他也就不在说什么了,而是点了点头,下领下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安营,而时赵海却把中午放出去的那些大树又全都放了出来,那些大树一出现,他们的根马上就往下扎去,随后那瓶子树的树身,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往大涨了一圈。

    一看到这种情况,在没有人怀疑了,大家都把马栓好,准备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了。说实话,现在他们到还真的没有觉得大漠这里苦,有吃有喝,虽然风沙大了点,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大家都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吃着东西,喝着水,可惜的是,他们这附近没有枯树,没办法生火。

    吃过东西之后,众人就在树林里射了下来,不过他们全都用毯子把自己给包的十分严实,就连马都聚在了一起,不让他们乱跑。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很快就黑了下来,这天一黑下来,大漠这里的气候马上就变冷了,而且温度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降到一种低的吓人的成度,很快的大漠这里的温度就变得几乎滴水成冰了。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猴面包树还是瓶子树,都不适合生存了,赵海没有办法,只好把这两种树都收了起来,对于赵海这样的做法,冯队长他们自然不会反对,他们还指望着这两种树来吃饭喝水呢,要是真的冻坏了,那可就麻烦了。

    还好众人都是是修练之人,裹上一条毯子,在这样的天气里,完全可以安全的渡过了,到是没有出现冻坏人的情况。

    第二天一草,众人就起来了,喂了马之后,众人在一次往大漠里面赶去,冯队长他们也没有来大漠这里执行过任务,所以对于这里并不是很熟悉,赵海也只是看到过一些资料,对于这里也并不是很热,所以大家只能是往前走,走到那里算那里。

    但是很快的,他们就不用在为找人而发仇了,就在他们进入到大漠的第三天上午,他们正在赶路,这时他们已经到了一片丘陵地代了,四周都是石头山同,或是黄土山。

    正在赵海他们往前走着,突的一声呼啸声传来,接着一阵马蹄声响起,随后就传来阵阵的呼啸之声,一伙人从一座土山的后面冲了出来,他们身上穿着羊皮袄,手里拿着弯刀,嘴里发出类似于狼一样的呼啸声,直往赵海他们冲了过来,

    冯队长一看这种情况,却是两眼一亮,接着哈哈大笑道:“兄弟们,有活干了。”说完亮起了自己的武器,其它人也都亮出了他们的武器,赵海也把牛头镗给拿了出来,随后冯队长一声招呼,众人直往那些人冲了过去。

    这伙冲出来的强盗,人数大约在两百人左右,他们的实力还算是可以,可是怎么能跟冯队长他们相比呢,赵海他们冲过去,只两个冲锋,就把那些人全都给打下马来,这些人虽然被打伤了,但是却没有死去,但是却也失去了战斗力。

    赵海他们从马上跳了下来,往那些强盗走了过去,那些强盗也没有赵海他们想像中的那么有骨气,一看赵海他们过来了,一个个马上大声的求饶。

    冯队长一看这些人的样子,冷哼了一声道:“都给我闭嘴,说,谁是领头的,说出来,我饶你们一死。”

    而让冯队长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强盗一听冯队长这么问,竟然马上就闭上了嘴,但却是谁都没有开口。一看到这种情况,冯队长到是一愣,随后他忍不住冷哼道:“好啊,跟我玩这个是吧?那也简单,圆功,去,杀人,杀到他们说为止。”

    刘圆功应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他面前的一个人,就在一刀砍下去,冯队长却沉声道:“等等,别在这确,弄得一地的血腥味,我不喜欢。”刘圆功应了一声,接着那人到了赵海他们的马队后面,随后一声惨叫声传来。

    接着刘圆功又过去拉人,拉到马队后面,又是一声惨叫声传来,接着又过来拉人,一连拉了十个,那些人的脸的汗都出来了,就在刘圆功还要拉人的时候,突的人群中,一个人大声道:“慢,别杀了,我就是领头的,要杀就杀我吧,放过兄弟们。”

    刘圆功冷哼了一声,上前把那人接到了马队后面,随后一声惨叫声传来,冯队长看着地上的那些人道:“说吧,那人是不是真正领头的?你们还有机会,如果你们说出真正领头的,那我就只杀那个人,不然的话,你们都要死!”

    那些人一听冯队长这么说,都愣了一下,随后他们不少人都不自觉的把目光扫像了人群中一个人,那人身材不高,长相普通,看不出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之前冯队长他们还真的没有注意到那人,不过这时一看到那些人的动作,冯队长马上就摆了摆手,刘圆功往那人走去,那人一看刘圆功往他走来,他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狠色,突的狂叫一声,直往刘圆功扑了过来,他的身手十分的敏捷,一点也看不出来受伤的样子。

    但是刘圆功却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呢,那人刚一动,刘圆功就一刀劈了过去,直接就把那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