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个主意
    郎世平看着远去的赵海,转头对刀百英道:“殿下,你好像对这个田鹤草十分的上心啊?我看此人好像并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啊,你看他,从见到你之后,就一直管你叫刀兄可是刀哥,从来没有尊敬你的意思,殿下为何还要如此的看中他?”

    刀百英微微一笑道:“世平,你我从小就认识,可是你敢像他那样的称呼我吗?我知道你对我忠心,你也在心里把我当成朋友,当成兄长,可是你毕竟没有说出来,而田鹤草之所以如此的称呼我,他就是想要告诉我,在他的眼中,我不过就是刀百英,并不是七王子,他可以把我当成朋友,但是我们是平等的。”

    郎世平一听刀百英这么说,不由得大怒道:“好胆,竟然敢想着跟殿下平等,殿下,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让他知道上下尊卑。”

    刀百英呵呵轻笑道:“不,世平,不要这么做,难得有一个人敢平等的与我相处,我也很想感觉一下,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我真的跟他成了朋友,以后他也一样会为我所用,手下可能会背判我,如果我不能给他们足够多的利益的话,但是朋友却不会,就这样吧,我到是想看看,这个田鹤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郎世平一听刀百英这么说,也就不在说别的了,他接着沉声道:“殿下,那扬得凤的事情如何的处理,他这个人竟然敢算计殿下。实在是大逆不道。”

    刀百英冷笑道:“扬得凤先不必管他,虽然他这一次算计我。但是念在他跟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我这一次就饶过他,但是以后他也就不在是我的人了,你们与他接触的时候,要小心一些,把握好一个度,不要太远,也不要太近。太远了他就会感觉得出来,说不定他就会想要换一个主子了,太近了也不好,此人是一只养不熟的狼,我到是想看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走。我们去城里玩玩。”郎世平不在说话了,跟着刀百英往城里走去。

    而这个时候,赵海正跟着马良他们往学院的方向走去,几人都没有快骑,只是任由马慢慢的走着,一直到出了横刀城。马良在也隐不住了,他转头对赵海道:“鹤草兄弟,你能不能跟哥哥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七王子殿下会突然出现我们的房间,还跟我们喝那么长时间的酒。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

    赵海微微一笑道:“这事儿其实很简单,之前我要进学院的时候。扬得凤想要利用七殿下来算计我,但是却被我给化解了,同时他还把七殿下给得罪了,而我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七殿下认为我处理的不错,对我还算欣赏,而之前我们到那里之后,我不是说看到了一个熟人吗?其实我就是看到了七殿下,我去请七殿下了,不过当时七殿下正在跟扬得凤喝酒,所以就没有过来,我就敬了他们几杯酒,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七殿下竟然会来,我也很意外。”

    马良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道:“兄弟,哥哥我算是服了,扬得凤跟着七殿下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一直是七殿下身边的红人,在学院里也没有几个人敢惹,像他这样的人,利用七殿下算计你,竟然被你化解了,你竟然还因为这个与七殿下认识了,兄弟,哥哥我想不服都不行啊。”

    赵海微微一笑道:“这没有什么,其实像七殿下这样的人,都是十分聪明的人,而越是聪明的人,就算是不喜欢被别人算计,当时我点明了,扬得凤是利用他来算计我,我也点明了我与扬家有仇,七殿下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那他也就不配得到陛下的宠爱了,而且马哥你可不要忘了,我可是胡家的人,先不要我是胡家的什么人,我在学院这里,代表的可是胡家,七殿下也要考虑一下胡家的感受不是,所以七殿下才没有迁怒于我,不过从今天七殿下的行事来看,他到真的是一个爱才之人,而且心胸豁达,是个人物。”

    马良深深的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哈哈大笑道:“好,鹤草,哥哥我还真的是走眼好,没想到你心思如此的缜密,看来以后哥哥有什么事儿,可以找你了,到时候你可要给哥哥我出个主意才行啊。”

    赵海微微一笑道:“当然,你我都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有什么事儿,我自然会帮你们出出主意,不过这主意是好是坏,我可就不敢保准了,要是我出了一个坏主意,你们可别怪我。”

    众人一听赵海这么说,都不由得哈哈大笑,他们可不相信赵海会给他们出什么坏主意,几人说说笑笑的回到了学院,到了学院安排好自己的坐骑之后,他们就一路说笑着回到了松林居。

    众人进了松林居,也没有马上就去休息,而是坐在了客厅里,马良指着一个长相高瘦,一脸斯文,名叫白玉飞的室友道:“玉飞,今天你露露手艺,给哥几个沏回茶,如何?”

    白玉飞一笑道:“马哥你都吩咐了,那还有什么不行的,正好也让鹤草兄弟尝尝我的手艺,鹤草,你切坐啊,哥哥去沏茶。”

    赵海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马良,马良微微一笑道:“玉飞家是做茶业生意的,而且他沏茶的功夫,可是十分了解的,来吧,兄弟,坐,一会儿玉飞就把茶沏好了,今天我们可是没少喝酒,正好喝点茶,解解酒。”

    赵海一笑道:“好,那我就尝尝白哥的手艺。”

    马良他们坐下后,马良看着赵海道:“兄弟,我们虽然是今天才认识的,但是我到是觉得你这个人很对我胃口。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屋檐下的兄弟了,哥哥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今天我就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看看给能不能给哥哥我出出主意。”

    赵海一愣,接着微微一笑道:“马哥你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只要是兄弟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忙。”

    马良点了点头,沉声道:“兄弟。我们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我也不怕兄弟你笑话,就跟兄弟你好好的说说,我们这些人,在家族里,地位都不是很高。家族里把我们打发到学院这里来,就是想要让我们远离家族,一是帮着家族建立一些人脉关系,二就是不想让我们跟家族选定的继承人称权,所以我们这些人说实话,身份还是比较尴尬的。”说到这里马良不由得叹了口气。其它人也一样,都叹了口气。

    赵海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马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跟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而且正像是马良所说的。他们今天是第一天见面,说这些好像是有点交浅言深的意思吧?赵海有些不太明白马良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开口道:“马哥的意思是?”

    马良沉声道:“兄弟,我就是想问问你,如我们这样的人,我们以后的出路在那里,你能不能给我们出一个主意。”

    赵海一听马良这么说,他这一次真的是愣住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马良会问他这个问题,说实话,这个问题可是有点大,他看着马良道:“马哥,你这个问题可是有点大,你们虽然被打发到学院这里来了,但是你们毕竟还是你们家族的人,你们的根还是在你们的家族里,这一点是不能变的,马哥你们将来还有什么选择吗?”

    马良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兄弟,你说的这些,我们也知道,只是我们就是有些不甘心,我们回到家族之后,也不过就成为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长老,在家族里怕是也没有什么地位可言,我们真的不甘心啊。”

    赵海一听马良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马哥你们是想,以后回到家族之后,还能有一定的权力,在家族里有一定的话语权,是吧?”

    马良点了点头道:“对,就像是兄弟你说的一样,我们都有自己家族,我们的根就是我们的家族,我们也不是想要背判我们的家族,我们只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罢了,我们在这里这个样子,就算是呆一万年,怕是回到家族里,也不会有什么地位,最多不过就是家族里的一个无权长老,我们就是不想这样。”

    赵海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也十分的简单,首先马哥你们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你们现在只是想着,要如何的在家族里,得到更高的地位,只是想着这些,而无心的修练,说实不中听的话,你们这是属于本末倒置了,马哥,在魂界这里什么人说话份量最重?实力强的人,拳头大的人,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最有份量,你们现在与其想着,要如何的回到家族里去争权夺势,还不如努力的修练,只要你们的实力够强,你们说出来的话,自然没有人敢轻视,到那时,谁还敢说你们是无权的长老,怕是到时候,你们就是你们家族中,权力最大的长老。”

    马良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接着众人都是两眼一亮,但是随后又都苦笑了一下道:“兄弟,你的这个主意是不错,但是我们这些人的天赋虽然不错,但也不是最顶尖的,而且家族对我们的支援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算是努力修练,怕是成就也有限,得不到太多的物资支持,就算是一个天才,成就都不会太高,就更不要说我们了,不过我们以后到是会努力的修练的。”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微微一笑道:“当然,我说的修练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点就是,建立人脉,以后等你们回到家族里的时候,你们有这些人脉支持,你们家族里自然也不敢小看你们了。”

    马良苦笑道:“兄弟,这个就不用说了,建立人脉那是那么容易的,我们这些人的身份,那些大人物全都知道,在加上我们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就算是靠上去,人家都不会接纳我们,就像是七王子一样,你当我们不想跟着七王子吗?可以说实话,就算是我们家族里的嫡子,下一任族垂在这,七王子都不一定能看得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要建立有足够份量的人脉关系,那可就太难了。”

    赵海呵呵轻笑道:“马哥,我看你是误会了,你们也想错了,人脉并不一定只有大人物才算,其它的人就不算人脉吗?就算是各位哥哥一样,你们在各自的家族之中,可能都不受宠,但是你们毕竟也是各家族的人,正像是马哥你所说的,像你们这样的家族,就算是族长来了,七殿下也未必看得上,也就是说,你们家族与之合作的,大多也都是跟你们家族差不多的家族,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与一个陌生的家族合作,怎么比得上,与在坐各位的家族合作来得放心?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不就是人脉吗?到时候马哥你家与侯哥家合作,而这中间是你们牵的线,你认为你们家族的人,会不注意这个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马良他们都是一愣,随后众人都是两眼一亮,这时白玉飞也端着茶出来了,众人在客厅里说的话,白玉飞在开水间里,也全都听到了,他觉得赵海说的十分有道理。白玉飞把茶壶和茶杯放到桌子上,转头对马良道:“马哥,我觉得鹤草兄弟说的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不就是最好的人脉关系吗?如果我们的实力在强一点,那我们之间的关系,也算是一种人脉,而且还是不弱的人脉。”

    马良点了点头道:“鹤草兄弟说的对,是我们这些人最一开始都想差了,我们只把眼睛往上看了,却没有想到身边的兄弟,惭愧啊。”

    赵海看着马良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马哥,你们不要把目光只盯在我们这个房间,学院不小,如你我一样身份的人,怕是也不少,甚至那些身份不如我们的人,怕是也不在少数吧?以马哥你的名声,把这些人都联系起来,这怕不是什么难事儿吧?如果把这些人全都联合起来,那么你认为这些人脉弱吗?”

    马良他们都愣住了,他们以前还真的是把目光只往上看了,却从来没有往下看,也从来没有往旁边看,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些弱势群体都联合起来,那也是一股很强悍的人脉,甚至这个人脉,可能还超出他想像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