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山上有险
    赵海和刀百英还有朗世平三人,直往外堡走去,到了外堡赵海先去胡忠那里取了斑竹和自己的木箱,这木箱就是他出去试炼的时候,自己做的那一个,到了书院里面他用不上了,就放在了胡忠这里,不过木箱里,植师应用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少,赵海还特意把多功能植师用铲放到了木箱里,在加上一些物资,他的木箱一直是处在一种,随时都可以在野外生存的状态。

    对于赵海这样的准备,胡忠他们还是很欣赏的,今天一看赵海来取木箱,胡忠他们自然免不了要多问两句,赵海就把自己要与刀百英出去的事情跟胡忠说了,同时他也告诉胡忠,他这一次出去,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让胡忠把他出去的事情,跟家里说了,让家里早做准备,这才牵着斑竹来到了外堡的大街上。

    赵海刚一出现在大街上,刀百英就看到了赵海,没办法,以赵海那样的身高,在加上斑竹这么一匹怪马,赵海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刀百英哭笑不得的看着赵海牵着的斑竹,他昨天就见过赵海骑这匹怪马,当时只是觉得可笑,但是现在赵海牵着这匹怪马,跟他走一起,刀百英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来。

    刀百英看着赵海道:“我说鹤草啊,你这匹怪马是那里弄来的?长的也太难看了,我府上还有几匹好马,我送你一匹如何?”

    赵海一听刀百英这么说,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转头摸了摸斑竹的脖子,笑着道:“刀哥。这你可就说错了,别看斑竹长的怪,但是他的力量可不小,而且跑的也不慢,绝地是一匹好马,你也看到了,就我这体形,一般的马能驮得动我吗?就算是宝马。驮着我怕是也跑不快,所以斑竹虽然长的怪,但却是最适合我的马。”

    一听赵海这么说,刀百英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斑竹道:“最适合你的马?”

    赵海看着刀百英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不错,最适合我的马。有人说,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马合不合适,也只有骑马的人知道,宝马虽好。但是不适合我,那在有名的宝马,也不过就是一匹劣马罢了,斑竹虽怪,但是他适合我。那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匹好马。”

    刀百英两眼放光的看着赵海。大声道:“好,说的好,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好,鹤草兄弟,你这话说的好啊,说的太好了。”

    赵海看着刀百英的样子,苦笑道:“得了刀哥,你也别激动,我们还是说说打猎的事吧,我们要去那里打猎?带着马方便吗?要是不方便的话,这这马怎么办?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匹适合我的马,斑竹可不能丢了。”

    刀百英笑着道:“放心吧,我们是要进山,不过在进山之前,先会到我的一个庄园里去,把马安排在那里,会有专人照顾,不会有事儿的,对了兄弟,我看你这箱子可是有的有些年头了吧?”

    刀百英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赵海背着的木箱,赵海微微一笑道:“是啊,有些年头了,这箱子可是我自己做的,别看不那么好看,但是却很结实,之前我出去试炼的时候,干爷爷到是送给我一个木箱,可惜啊,我在与野兽战斗的时候,被打碎了,就自己做了这个,这个木箱可是跟了我好几年了。”

    刀百英点了点头,他看着赵海的木箱,沉声道:“一看这木箱就知道,你没少在外面跑,兄弟,你不是才十多岁吗?你是几风就往外面跑着试炼的?”

    赵海笑着道:“十三岁,我今天十六岁,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外面试炼了,呵呵,这箱子也跟了我三年了,不错吧。”

    刀百英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道:“这么说,兄弟你去过很多的地方了?你都去过什么地方?跟哥哥我说说。”

    赵海看着刀百英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刀哥,一看你对植师就不是很了解的,植师并不是那里都去,我们一般都是只去那些植物比较多的地方,或是有一些特别植物的地方,有一些植师,甚至是选好了一种研究植物,突然在出发,到了地方之后,就不会随意的走动了,因为我们要观察一种植师,就需要长时间的观察,要是时间太短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观察出那种植物的全部特性,所以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那里都去。”

    一听赵海这么说,刀百英不由得一愣,接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像你们植师这样的,就是那里都去呢,误会,误会了。”

    赵海笑着道:“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不过上一次我出去试炼,到并不是单存的为了观察植物,更多的是为了锻炼自己,所以我从胡家植堡出去,一路往翠玉山而去,最后进了翠玉山,在翠玉山里呆了近三年的时间才出来。”

    刀百英和郎世平一听赵海这么说,都是一愣,接着两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赵海,刀百英更是惊呼道:“近三年?那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凯不是跟野人一样?”

    赵海笑着道:“你说的没有错,还真的是跟野人一样,三年啊,当时我的身上没有带别的东西,就是装了一些盐巴,吃的东西,全靠自己在野外找,后来盐都吃完了,就只能是跟着一些动物的身后,找一些矿盐来吃,那矿盐是又苦又涩,一点也不好吃,后来没有办法了,只好把盐化开,过虑掉,然后在吃,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三年的时间。”

    刀百英和郎世平都惊讶的看着赵海,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海竟然有能力一个人在野外生存三年,这可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赵海看着刀百英和郎世平,微微一笑道:“不必那么吃惊,植师就是这个样子,这一次我出去的时候,主要的研究的就是植物的抗寒,所以找的地方自然需要一个条件不那么好的地方,而且还要时时的盯着,所以在野外呆的时间长了一点,一般的植师是不必在野外呆那么长时间的。”

    刀百英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真没有想到,兄弟你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了不起啊,真的是太了不起了,与你比起来,哥哥我真的是差的太远了,想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横刀城和学院,哎,没法比啊。”

    赵海笑着道:“那不是更好吗,你真的当在野外生存是一种很容易的事情吗?野外是很危险的,也十分的了苦,说实话,没有几个人喜欢常时间的呆在野外,就算是实力强的人也做不到,因为在野外生存,你就会长时间的见不到人,那种孤独的感觉,绝对会让你发疯,而我们植师之所以可以长时间的在野外生活,就是因为我们可以与植物进行沟通,可以与植物说说话,这样这种孤独感就会小很多。”

    刀百英点了点头,冲着赵海一抱拳道:“受教了,兄弟,你可真是够不容易的了。”

    赵海笑着道:“所有的职业者不都是这样吗,那一种职业者容易,更何况我的天赋还并不是最好的,不努力怎么行。”

    刀百英看了一眼赵海头上的草魂物,也是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要说起来,赵海这魂物还真的是不给力,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三人一路的向前,两个多小时之后,就到了一座大山之下,在这个山下这里,有很多的庄园,这些庄园的主人都是横刀城里的大家族的,也有皇室成员的,刀百英他们就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庄园前,把马停了下来。

    刀百英他们刚刚从马上下来,庄园的门就打开了,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庄园里走了出来,这个中年人一看到刀百英,马上冲着刀百英一躬身道:“殿下,你来了。”

    刀百英对这个中年人点了点头道:“哼,把马牵进去,在给我准备两套猎具来,我们要上山。”

    那个中年人看着刀百英的样子,沉声道:“殿下,最近山上不太平,听说有几伙上山的人,都带着伤下来了,我看殿下还是不要去了。”

    刀百英一听他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沉声道:“怎么回事儿?刀兵山上不是一直挺安全的吗?怎么会突然不安全起来了?难道是有什么野兽不成?”

    那个中年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小人也打听过了,有人说是山上出了一只猛兽,会经常的攻击山上的人,也有人说,是山上有人在攻击别人,但是到底是什么人攻击他们,又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所以刀兵山上现在到底怎么了,却没有人知道。”

    刀百英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情可报上去了?刀兵山离横刀城如此之近,任何一点变故,都有可能会影响到横刀城,如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横刀城里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个中年人道:“殿下,这件事情已经报上去了,横刀城里没有消息,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些受伤的人,身份都不是很高,也就没有人在意了,殿下,现在山上真的不太安全,我看还是不要上去了吧,”

    刀百英想了想,却摇了摇头道:“不,我要进山去看看,我到是想看看,这山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一听刀百英这么说,赵海和郎世平都皱了下眉头,郎世平冲着刀百英一抱拳道:“殿下不可,古人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殿下身份尊贵,怎可亲赴险地,此事万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