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进扬安城
    赵海站在原地,他的四周全都是扬家士兵的尸体,这些人,有人生前是兽魂者,有人生前是兵魂者,但是现在他们却全都死了,死在了赵海的手里。.

    赵海根本就没有看那些尸体,而是转头看着扬天放,接着赵海手一挥,扬天放的身体一下就离开了地面,随后一条藤蔓像蛇一样的缠着扬天放来到了赵海面前。

    赵海看着脸色涨红的扬天放,微微一笑道:“扬族长,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没有?”

    扬天放两眼血红的看成着赵海,那眼神恨不得把赵海给吃了。赵海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道:“看来扬族长你是很不服气啊,你是不是觉得你败的你冤?觉得我是通过偷袭赢了你的?”

    说完赵海挥了挥手,扬天放就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压力一轻,但是他却依然可以感觉到,一道冰冷的叶片帖在他的脖子上,从叶片上传来的感觉上可以感觉得出来,那叶片无比的锋利,随时都可以要他的命。

    但是扬天放却依然两眼喷火的看着赵海道:“田鹤草,你竟然偷袭我,有本事你与我光明正大的一战。”

    赵海看着扬天放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接着他指着扬天放道:“姓扬的,你说这话不觉得脸红吗?刚刚你们几百人围攻我,怎么不说无耻?现在想跟我光明正大的一战?你知道光明正大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吗?你派人挑衅我胡家,事后却又不承认?这就是你的光明正大?你刚刚看我胡家只有一只军队,就想把我们给擒下,你就光明正大了?姓扬的,你不要忘了,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挑起来的,我胡家与你们扬家井水不犯河水,我胡家在刀魂界里的名声如何,你比谁都清楚,我胡家一直是与世无争,我们不想跟任何的条,我们做的生意,也多是与植师有关,与你们各家族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在加上我胡家是植师家族,对外一直比较温和,但是我胡家的温和,并不等于软弱,就凭你扬家,你也敢挑衅我们胡家?今天就我一个人,就已经把你给擒来了,你认为你们扬家,有能力与我们胡家一战?姓扬的,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扬天放被赵海说的哑口无言,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赵海,因为赵海说的都是对的,胡家虽然做生意,但是做的一般都是药材生意,可是一些与植师有关的生意,跟他们扬家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甚至胡家还因为总是在大陆上救人,所以他们家的名声,在整个魂界都十分的好,就算是像虎魂国那样对植师并不是十分好的国家,对胡家的人,也维持着表面的尊敬。

    而且赵海说的也对,就赵海一个人,就轻松的把他给擒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下,他扬家还有什么资格与胡家一战?一想到这里,扬天放的脸上不由得一片的死灰。他发现自己前一段时间真的是鬼迷了心窍了,就一心的以为胡家好欺负,却从来没有想过,胡家以一个植师家族的身份,能在魂界这里屹立这么多年,又岂是那么好欺负的?

    赵海看着扬天放的样子,冷冷的道:“姓扬的,我今天放了你,我们胡家也不会与你们扬家开战,胡家与扬家,都是刀魂国中的家族,低头不见抬头见,在加上我胡家一直不愿意对外争斗,而且你们扬家做的事情,也没有伤到我胡家人的生命,所以我放你一马,但是你记住了,只此一次,就这么一回,如果下一回你还敢挑衅胡家,我田鹤草一定把你扬家夷为平地,我说出去的话,就一定做得到,你走吧。”

    扬天放看着赵海,好像是要把赵海的样子刻在自己的心里,接着他一转身,往自己的马车上走去,而他发现,自己脖子上的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扬天放回到了马车上,一言不发,指挥着马车,转身直往扬安城里而去,跟着扬天族来的那些扬家人,一看这种情况,马上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他们也一个个灰溜溜的走了,在走的时候,还把地上的尸体全都带走了,整人过程他们都没有发出太在的声音,就好像是在演出一场哑剧一样。

    看着那些人都走了,赵海这才收起了牛头镗,把那些变异植物也收了起来,接着来到了胡仙儿的马车旁边,沉声道:“仙儿姐姐,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相信扬家会老实一段时间了,如果他们在敢乱来的话,我一定让扬家鸡犬不留。”

    胡仙儿的马车车门打开,胡仙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路上的血迹,转头对赵海叹了口气道:“今天的事情,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刀魂国都会知道,这对于我们胡家来说,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还有,这扬家真的会老实吗?他如此狠狠的羞辱了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你,家族的脸面可是要比生命还重要的,以后我们以扬家的仇就算是结死了,要多注意,不过你做的也不错,现在我们胡家就是需要杀鸡儆猴,要让那些人知道,我们胡家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一次虽然与扬家结仇,但是却可以让其它想挑衅我们家族的人,都老实老实,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你做的很对,利大于弊,不过鹤草,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要是扬家的人真的想要拼个鱼死网破的话,你可能就危险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仙儿姐姐放心,扬家不会有机会了,而且他们也没有资格跟我拼个死活,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他们死。”

    胡仙儿白了赵海一眼道:“少胡说,你刚刚与那些人打的那么热闹,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他们突然有高手跑过来攻击我,让你分心,到那时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治服扬天放吗?”

    赵海笑着道:“放心仙儿姐姐,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呵呵,你真的以为我没有派人保护你吗?我敢保证,他们就算是真的派出高手来攻击你,也不可能伤到你一根毫毛,你就放心吧。”

    胡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一愣,接着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怎么?你还有派人保护我了?不可能啊。”

    赵海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只要知道,就算是我没有保护你,你也不会有事儿,就可以了。”

    胡仙儿看着赵海的样子,看他好像不是在说谎,也就不在问了,她点了点头,看了扬安城一眼,沉声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怎么办?住在野外吗?”

    赵海看着扬安城,微微一笑道:“这么大一座城市我们不住,住到野外干什么?走,进城,我到是想看看扬天放有没有那个胆子,今天晚上来对付我们,如果他真的有那个胆子,那我到是有些佩服他。”说完转头对胡队长道:“准备好,今天我们到扬安城里去休息,先派人到城里去找一个清静点的客栈。”

    胡队长现在对赵海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应了一声,派了两个人提前进城去安排,随后他开始整队,不一会儿车队缓缓的进入到了扬安城。

    扬天放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扬家,他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在他的书房里还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全都是扬家的实权人物,不过现在他们都一脸的气氛,一个个脸上杀气腾腾。

    其中一个人开口道:“族长,不能放过他们,我马上就安排人,在半路上劫杀了他们。”

    另一个人开口道:“对,族长,现在我们马上就去联系其它的家族,我们与胡家开战,我就不信胡家可以凭一己之力对抗我们这么多的家族,我们直接就灭了胡家,我看他们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其它的几个人也都嚷嚷开了,他们说的话也都是一样,就是要劫杀赵海他们,然后联合其它的家族,与胡家开战。

    扬天放看着他们,长出了口气道:“好了,都给我闭嘴,嚷嚷什么。”扬天放在扬家说话还是很管用的,他这话一出口,那些人马上就闭上了嘴,一个个都看着扬天放,等着扬天放的决定。

    扬天放看着他们的表情,沉声道:“你当我不想马上就与胡家开战吗?可是现在我们有这样的实力吗?那个田鹤草说的不错,胡家只派出了一个田鹤草,就有这样的战斗力,那胡家其它人的战斗力会有多强?你们想过没有?现在跟胡家开战,先不说别的家族敢不敢,就算是他们敢,你们认为胡家就没有别的盟友了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挑战那些老牌家族,你真的以为田鹤草今天放过我,是因为善心,或是因为胡家真的不想灭了我们?不是,都不是,田鹤草今天放了我,其实是不想让胡家太出风头,胡家是刀魂国大家族,我们扬家也是刀魂国的家族,如果他们不经过皇室的允许就直接动手灭了我们,那皇室会怎么想?皇室与胡家一直合作的很好,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起了芥蒂,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田鹤草没有动手,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跟胡家开战,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灭了我们,皇室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这是我们挑起来的,所以以后这样的傻话不要在说了。”

    扬家的人都不出声了,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人的声音传来道:“报,族长,有胡家人的消息了,胡家人的车队已经进城了,住在福全客栈。”

    一听到这个声音,一个扬家人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吼道:“欺人太堪,胡家欺人太堪了,刚刚与我们扬家发生冲突,现在又住进了扬安城里,他们太不把我扬家放在眼里了,族长,下令吧,我现在就出去教训教训他们。”

    扬天放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好,田鹤草,你果然是一个人物,在这个时候敢住进扬安城,有这样胆量的人,可没有几个,老三,你去,通知吴供奉,明天在半路上,拦住田鹤草,对他进行挑战,只要击败他就可以了,伤了他也行,但是不能要他的命,同时也给我吩咐下去,所有扬家人,一律不得去打扰胡家的人,谁敢违命,家规从事。”

    扬家的人虽然还是十分的生气,但是扬天放的命令,他们却是不敢不听的,而且听到扬天放说,要让吴供奉去挑战赵海,他们也就放心了,这吴供奉可是扬家一个实力十分强悍的供奉,此人并不是兵魂者,而是一个兽魂者,他的兽魂十分的强悍,是一头野牛,一头十分强壮的野牛,而他的实力也十分的强悍,以力大著称,可以说是现在扬家所有供奉里面,力量最大的,他用的武器与赵海用的战器一样,都是一杆粗大的牛头镗,所以扬天放才让这位吴供奉去挑战赵海,他就是要让一个使同样兵器的人,去打败赵海,杀杀赵海的威风。

    赵海当然不知道扬天放是怎么样的,他们现在住进了福全客栈的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里,晚上的时候,胡队长本是想安排人守夜的,但是赵海却没让,而是让他们都去休息了,他也去睡了,整个院子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守着一样。

    赵海这样的做法,自然是让胡队长十分的担心,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最后他只得衣不解甲的休息,以便在有什么事儿的时候,可以第一时就做出反应,其它的护卫也差不多,他们全都把兵器放在随手可以拿到了地方,衣不解甲的休息。

    赵海却没有管他们,他早就安排好了院子的一切,根本就不用担心晚上会有人丢爬进进来攻击他们,所以他睡的到是很好。这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赵海他们早早的起来,洗漱过后,吃过了早餐,又在城里进行了一些补给,这才慢慢的往扬安城的城外走去。而扬安城里的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这只军队的强悍之处了,所以一看到车队上那个胡家子旗,都远远的躲开了,昨天赵海一个人就宰了扬家几百个人,最后还把扬家的家主给抓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进扬安城休息,还能平安无事的过一个晚上,这已经让扬安城里的人,深深的明白了这只车队的可怕之处,所以他们一看到车队来了,都远远的躲开了,没有人敢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