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山路交锋
    学生是一个十分庞大消费群体!可能刀魂国里并没有人总结出这句话,但是他们却明白这个道理,特别是像刀君阁这样,里面全都有身份的学生,他们的消费能力更是十分惊人的,所以刀君阁横刀城很近,而且在刀君阁与横刀城最近的那个城门,也是横刀城里最热闹的一个城门。

    不过赵海现在还没有机会进入到横刀城,因为他要先去学院山那里,不只是去送胡仙儿报道,他也要去报道。

    胡家之前就已经在刀君阁那里给他铺好路了,他只要去学道就可以了,不会有什么入学考试之类的,而且他直接就会被分到植师系,成胡仙儿到是一个系。

    事实上那些大家族的弟子,到刀君阁这里,没有几个是真心学习的,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到这里来建立人脉关系的,而刀君阁这里的毕业方式也十分的奇怪,他们不硬性的归定,学生几年之内必须要毕业,你要是有那个能奈,你可以在刀君阁里学一辈子,不过每年都要交一次学费,只要你交得起钱,又不起离开,你就可以一直的呆在刀君阁里。

    在刀君阁这里,教学也十分的特别,这里只有很少的一些公开课,而这些公开课你还是可去可不去,没有人会管你,老师会在上面谈自己的,听不听在你,但是有一要硬性规定,那就只,只要你上了公开课,不可以在课堂上打扰到别人。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好学生,真的想要学习东西的话,你可以找时间去请教老师,刀君阁那里的老师,你随时都可以去请教,只要他那里没有人,你就可以去请教,他们会很耐心的给你解答。

    如果你想毕业,那也十分的简单。你可以像阁里申请,然后阁里会跟据你的学科,给你出考题,只要你把题都答上来,那你就可以毕业了。

    如此宽松的学习环境,正是因为在这里上学的人,身份全都不一般。所以刀君阁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

    车队一路的前行,很快就到了学院山的山角下,在这里有一条上山的山路,这条山路修的到是十分的宽,可以容得下四辆马车并排而行。

    到了学院山的山脚下,赵海抬头看了看这山。这山并不是很高,海拔也就几百米,在山顶上,座落着一座城堡一样的建筑,到是十分的漂亮。

    赵海转头对胡队长道:“可以骑马上山吧?”

    胡队长点了点头道:“可以,学院的外院,专门有停马车和马的地方。马还可以有专门的人帮你照顾,甚至各家族的仆人还可以住在那里,不过需要交上一笔钱,我们这些人也会住在那里,钱家里都已经交过了,鹤草少爷不必担心。”

    赵海点了点头道:“那走吧,上山,尽快的把我与仙儿姐姐的事儿办好。”说完骑着马往山上走去。胡队长他们连忙跟在后面。

    正往山上走的时候,突然山顶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跟这马蹄声,下来的马还不少,不过赵海也没有在意,他们现在只是占了一半宽的路面,还有一半宽的路面留在那里。就是给山上下来的人走的,所以他一点没有担心。

    不一会儿就见一骑士从山顶上冲了下来,这些人的速度很快,而且数量不少于五十。这些人中,除了前面的几个人穿着丝绸衣服之外,其它的一些人,全都穿着轻便的皮甲,带着武器,一看就知道是那个家族的护卫。

    这些人也看到了赵海他们,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胡家的胡字大旗,他们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赵海他们的马车跟有。

    领头的五个穿着丝绸衣服的骑士,都停了下来,好奇的打量着赵海他们车队,这几个人的年纪看起来都不大,从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有他们的举指,在加上他们头上的魂物中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也是那些大家族的人,而且在他们家族中,身份不低。

    赵海也打量了那几个人一眼,那几个人中,有四个是兵魂者,还有一个是兽魂者,都是刀魂国这里的主战职业者,而且从这几个人身上的肌肉,手上茧子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那些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甚至在他们其中的两个人身上,赵海还闻到了一丝的血腥味。

    有血腥味,代表着他杀过人,虽然杀的人不多,但是赵海对杀气可是无比敏感的,所以他马上就闻到了这股味道,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不由得多看了那两个人一眼。

    那两个人一个是刀魂者,而另一个却是狼魂者,那个刀魂者长想俊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十分阳光的感觉,他骑在一匹白马上,在加上白皙的皮肤,真的是给人一种白马王子的感觉。

    而另一个狼魂者,长相也十分的俊,不过他的气质比较冷,给人一种十分冷俊的感觉,他的两只眼睛就像是狼一样,随时的保持着警惕,坐在一匹黑马上,到是显得与众不气,气质出众。

    这两个人在看到赵海的时候,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异,不过除了惊异外,到是没有别的表情,也没有什么敌意,所以赵海也对两人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不过这时,那个刀魂者却对赵海一抱拳道:“可是胡家的田鹤草先生?先生大名真是如雷惯耳啊,不知道仙儿小姐可在车上?在下刀百英有理了。”

    赵海看着这人,一听到他的姓氏,他不由得挑了挑眉毛,他明白了,这个刀百英怕是皇室的人,所以他也十分客气的对刀百英一抱拳道:“见过刀先生,在下正是田鹤草,这一次是前来刀君阁求学的,以后还请刀先生多多关照。”

    刀百英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愣,接着微微一笑道:“一定的,一定的,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同学之间,自然是应该相互关照的。”

    “哼。无知小儿,连七皇子都不认识,还一口一个刀先生的,当真是不知所谓。”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声音可没有什么礼貌。

    赵海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剑魂者,他穿的是白色的长衫。整个人到是显得温文尔雅,但是现在却是两眼喷火的看着赵海。

    赵海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扬家的人吧?怎么?你的家人没有告诉你,不要惹我吗?呵呵,真是有意思。以为是在刀君阁这里,我不能动武,所以就奈何你不得了是吗?就是不知道,你们扬家是不是能承受得了得罪我的后果。”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赵海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

    赵海之所以能确定他是扬家的人,除了因为他是一个剑魂者之外,还有就是因为那人与扬天放极为相似的长相。扬天放留了胡子,而且脸形也因为发福而有些变样了,但是赵海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他相信自己不会猜错的。

    那个扬家的人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片铁青,他看着赵海,冷哼道:“田鹤草,你少得意。这里是刀君阁,可不是你们胡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地方。”

    赵海看着那个扬家的人,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刀君阁,我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样你。但是你也应该清楚,挑衅我,对你,对扬家都没有任何的好处。是不是觉得我很霸道?呵呵,这都是被你们扬家给逼出来的,你们不停的挑衅我们胡家为的是什么?我不想多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少把别人当枪使,也少给自己的家放惹点事儿,你们扬家还没有到能承受那些事情的地步。”

    说完赵海不在理扬家那人,而是转头对七皇子刀百英一抱拳道:“原来是七皇子,在下失礼了,今天事情太多,还要去阁里报道,等在下安顿好了,在请七皇子喝酒赔礼,请七皇子到时一定要赏脸。”

    七皇子刚刚听了两人的话,脸色本有些不好看,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他的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道:“一定,一定,能认识先生这样的人物,是百英之服,在这刀君阁里,只有刀百英,没有七皇子,以后先生叫我百英就可以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如此在下就不客气了,百英兄叫在下鹤草就可以了,在下虽然长的高,不过今天也才十六岁而已,想来一定是比百英兄小的,不知道这几位是?”

    刀百英他们一听赵海说自己是十六岁,一个个都是一愣,随后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赵海,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身高两米五左右的赵海,竟然只有十六岁,这,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不过刀百英还是马上就回过神来,他看着赵海的身体,苦笑了一下道:“鹤草兄弟当真是让哥哥我吃了一惊啊,没想到兄弟你才十六岁,你说你这身材长的,可是羡慕死我了,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郎家郎世平,这位是周家周风,这位是海家海龙,这位是扬家扬得凤,我们今天是受了扬兄弟的邀请,到横刀城里玩玩的,怎么样,兄弟,你可要跟着去?”

    赵海一听刀百英的意思就明白了,刀百英这是在告诉他,他们今天出来,是被扬得凤给邀请的,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扬得凤策划的,刀百英这是在变向的对赵海解释呢,他是想告诉赵海,他与扬得凤并不是一伙的。

    赵海如何会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他微微一笑道:“百英兄客气了,不过今天还要陪家姐去报道,等我安顿好之后,我们在聚吧,各位玩的开心点,请!”刀百英也冲着赵海一抱拳,说了句请,赵海这才领着马车往刀君阁的方向走去。

    等赵海他们走远了,刀百英这才转头看了扬得凤一眼,扬得凤也不是一个笨蛋,他今天请刀百英他们,就是因为他知道赵海他们今天上山,在这半路上遇到,也正是他计算好的,他其实就是想借着刀百英的势,来压一压赵海,就是想在刀百英的面前,损赵海几句,在他看来,赵海第一次见到刀百英,他又点出了刀百英的身份,那不管他说什么,赵海都只能是听着,不敢当场不给他面子,这样一来他就压了赵海一头,而且会让赵海有一种先入主的想法,让赵海以为刀百英是跟他一伙的,这样以后赵海进了刀君阁,就不会与刀百英接触,而刀百英一直与胡家的关系还算不错,赵海不与他接触,那就等于是得罪了他,这样弄不好刀百英就会对付赵海,而他就会坐收渔人之利。

    只是可惜,他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当着刀百英的面,就直接把他的话给顶了回来,还顺带的威胁了他一翻,而且看赵海与刀百英说话的样子,扬得凤就知道,自己的计划破产了,同时还给刀百英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这不由得让扬得凤后悔不以。

    扬天放早就给他来信了,让他在刀君阁这里,不要去惹胡家的人,只不过扬天放一直是心高气傲,在加上之前扬家也挑衅过胡家,胡家却一直没有回应他们,很多时间都隐了,这让扬得凤在面对胡家人的时候,都有一股傲气,好像是他们家的身份,要比胡家高一要,所以他才策划了这一次的行动,却没有想到,直接就破产了,还把刀百英给得罪了。

    扬得凤十分的清楚,像刀百英这样的人,他们都是十分高傲的,控制欲也都是很强的,他们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当枪使,最讨厌别人把他们当傻子,最讨厌别人算计他们,而他今天就等于是算计了刀百英,刀百英要是不生气,那才见鬼呢。

    虽然刀百英到现在,一句也没有说他,更没有训斥,甚至脸上都没有露出一丝的怒容,但是扬得凤却是十分的清楚,刀百英已经把这件事情记住了,已经把他记在了心里,他等于是已经把刀百英给得罪了。

    一想到这里,扬得凤不由得暗暗咬牙,心里对赵海的恨意,又强了几份,在他看来,这一切全都怪赵海,全都怪胡家,要不是胡家,要不是赵海,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全然的忘了,是他们扬家先挑衅胡家的,也是他先算计刀百英的,这一切的起因,全都是他们引起来的。

    恶人就是有这种,把所有过错都怪在别人头上的本事,在他们看来,自己永远是对的,错的永远都是别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