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力毙双敌
    鹤草已经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把自己的视线切换到了铁线草的身上,而铁线草现在更像是一只大蜈蚣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

    不过铁线草也不是乱爬的,他正在沿条一条线爬,而这条线的中心点,正是田牛家,铁线草所去过的那些家,全都是可以监视田牛家的地点。

    铁线草转了一圈之后,小鹤草就发现了有五伙正在监视田牛家的人,其中有两伙是刘家的人,这两伙人分别是两伙兵魂者,实力还不弱,剩下的三伙人中,有一伙却是胡家的人,这个是一个植师,小鹤草还认识,算是胡家年轻一辈中的高手。

    而另两伙人小鹤草却不认识,其中一伙是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兽魂者,他的魂物却是十分少见的虫类兽魂。

    虫类兽魂的兽魂者,可是十分少见的存在,他们一般都是驱虫的高手,而且本身的战斗力也不弱,别看他们的魂物是虫子,但是他们的真实战斗力,比起一般的兽魂者来,不是要强上不少的。

    这一次这个兽魂者,他的魂物是一只蚂蚁,而这个人现在也正坐在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里也可以监视田牛家,但是视线并不是很好,那是一家的一个阁楼,而且好像是有很长时间没有用的一个阁楼。

    而另一个人,却是一个兵魂者,这人一身的黑衣,身上杀气十足,他所在的那个房子,房子的主人已经被他给杀了,一看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那个兽魂者,小鹤草猜测,他可能是枪魂者一伙的。因为枪魂者那一伙人中,他们的兽魂者比例比较大,至于那个兵魂者,小鹤草却不知道他是那一伙的了,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样的狠人。

    在了解了这些人的情况之后。小鹤草就让铁线草回来了,他现在还真的想知道,那些人要怎么对付他,是直往对付他,还是想要对付田牛家,如果对付田牛家。那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手段。

    其实一般的职业者,都不喜欢对普通的物魂者出手的,因为那样的话,会引起大陆上所有人的反感。大陆上所有职业者都明白,他们这些人的实力强悍,可以凌架于普能的物魂者之上。但是这个大陆上人数最多的人还是那些物魂者,没有那些物魂者,就靠他们这些人,怕是早晚都得饿死,所以他们的地位高于物魂者,但是同时他们也很注意保护那些物魂者,如果有那个职业者。无故的杀死物魂者的话,那是会受到十分严厉的处罚的。

    如果这个物魂者是另一个职业者的家人的话,那一般人就更加的不会出手了,祸不及妻儿,这几乎是所有职业者的一个规矩,当然,不守这个规矩的人也有很多。

    像那个黑衣兵魂者,不就没管那么多么,直接就把那一家人给杀了,占了他们家的房子。小鹤草已经把那人列为了最危险人物。

    虽然小鹤草把铁线草给收了回来,但是他还是让铁线草注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看看这四周有没有什么虫子,如果有什么虫子的话,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虫魂者给放出来的。

    在魂界这时。虫魂者真的是太少见了,一般的虫魂者,在出生之后没有多长时间就会夭折,所以大陆上看到虫魂者的机会十分的少。

    但是任何一个平安长大的虫魂者,都是其它势力头痛的对象,小鹤草也十分的清楚这一点,所以现在一看到那个虫魂者出现,小鹤草就特别的注意了一下房间四周的虫子。

    房间四周的虫子有很多,但是真正引起小鹤草注意的虫子只有两种,一种是蝎子,而另一种正是蚂蚁。

    这两种虫子之所以会引起小鹤划的注意,实在是因为这两种虫子实在是太特别了,那只蝎子就趴在离小鹤草房间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下面,一动不动,两只小眼睛冒着红光,按刘圆功的说法,这明显是被人控制的样子。

    而那一群蚂蚁就更加的奇怪了,蚂蚁一般都是不会离自己的窝太远的,就算是离开了自己的窝,那也是出去寻找食物,但是小鹤草注意到的这一群蚂蚁却不一样,这一群蚂蚁好像根本就不是为了找食物,他们以小鹤草的房子为中心,不停的来回的爬,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大概的分清了那一伙人是敌,那一伙人是友之后,小鹤草就准备要动手了,他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那个虫魂者,不过小鹤草不准备在天亮的时候行动,那太显眼了,他准备等到天黑之后在说。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小鹤草一直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就是在等这一刻,天色全暗下来之后,小鹤草就准备行动了,但是还没等他行动,有人已经行动了。

    小鹤草还呆在房间里,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道:“田鹤草,你给我出来,我们要做一个了段。”

    一听到这个声音,小鹤草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田牛他们也被惊动了,那几个刘家派来的武士全都跑了出来,田牛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四周。

    小鹤草看到了田牛,他冲着田年微微一笑道:“大伯放心,没事儿的,你们回去吧,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说完小鹤草打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院外一看,他发现正是之前他注意到的,那个一身黑衣的兵魂者,这人的兵魂是一把匕首,这样的兵魂却是很少见的。

    小鹤草看着这人,虽然这人一身的黑衣,但是他却没有蒙着脸,那是一张十分普通的脸,看起来十分的平常,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人道:“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那人看着小鹤草,冷笑道:“不,我没有找错人。我找的就是你,小子,还记得几年前他被人攻击,最后刘家被打压的事情吗?现在刘家已经灭亡了,我就是刘家最后一个人。刘家被灭,起因就是,所以我要你死。”

    小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解的看着那人道:“刘家被灭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要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庆祝一下的。当年你们刘家,派出人来追杀我跟我大哥,最后被我们追出生天,之后才开始打压你们,这一切都是你们刘家惹出来的,现在你们还敢来找我算帐?哈哈哈。也好,正好,我当年因为没有实力,所以在对付刘家的过程中,我根本就没有出手,现在好了,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看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走吧,这里可是在城里,你要是在这里跟我动手的话,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无数的人来帮我收拾你,你要是真的想与我一战的话,我们就要城外去。”

    那个刘家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冷笑道:“好。你还算是一个男人,走吧。”说完身形一动,直往城外纵去,小鹤草连忙跟了过去。

    小鹤草他们这里的动静,别个几伙人当然也看的十分清楚。现在两人一离开,刘家的人马上就跟了过去,不过胡家的人却没有跟过去,胡家的那人十分的清楚,小鹤草现在还是在试炼的其间,在这个时候,他们是不能帮小鹤草的,但是别人要帮小鹤草,他们也不会去拦着,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田牛他们一家的安全。

    而那个虫魂者一听到那个兵魂者这么说,也马上就跟了过去,这也正是小鹤草要到城外去战斗的原因,他想把那个虫魂者也给引出来,这样田牛他们才不会有危险。

    虽然说绿洲城这里有城墙,但是城墙想挡住职业者却是十分的困难,那个黑衣兵魂者,到了城墙边上,几个纵身就跃过了城墙,小鹤草当然也不例个,他也跟了出去,其它的两伙人也跟了出去。

    到了城外两人又往前走了五里左右,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座小山那里,这座小山这里并没有太多的植物,这种环境对于植师到是十分的不利。

    那个黑衣兵魂者站在小山上,小鹤草就站在他对面五米左右的地方,小鹤草看着这个黑衣兵魂者,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加三十岁都不到,长的也十分的普通,只是一身的黑衣,在加上一脸的杀气,十分的引人注意。

    小鹤草看着这个黑衣人,突的开口道:“我记得你们刘家的人,多是兽魂者吧?怎么你是一个兵魂者?难道你不是刘家的人,而是冒名的?这到是有些意思,你为什么要冒刘家的名?刘家是不是真的已经被灭了?”

    那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冷哼道:“少在那里自说自话,我就刘家的人,我叫刘格,刘家是有很多人是兽魂者,但是我却偏偏就是一个兵魂者,怎么?不行吗?田鹤草,刘家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被人给灭掉了,虽然出手的不是胡家的人,但是刘家的衰落,却是因你而起的,所以你一定要死,我不但会杀了你,还会继续的杀胡家的人,直到我死,或是胡家死光为止,我已经生无可恋,报仇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目地。”

    小鹤草看着刘格,他突的开口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你这么做,明显就是在找死,你死了,刘家就真的被灭了,如果你活着,刘家就还在,也许有一天,你会真的成功报仇,可惜啊,你却现在来找我,你连最后的机会都失去了。”

    刘格看着小鹤草,冷哼道:“哼,你说的容易,报仇,是那么容易的吗?刘家几百年来的积蓄,一着被人刮分干净了,在这个时候,还怎么报仇,我现在就想拉着你陪葬,小子,你受死吧。”说完刘格的手里突的多出了两把匕首,接着双手一动,直往小鹤草攻了过来。

    小鹤草一看他的动作,却是冷哼了一声,心里一动,手里就多了两把大锤,整个人好像一下就得僵硬了很多。

    刘格已经往小鹤草冲了过来,而小鹤草手里的大锤,却是刚刚才动,而且他的动作好像是一点也不快,他的胳膊几乎是不会打弯的,但是这一锤扫来,却有万钧之力,而且他的大锤速度虽然不快,却可以在刘格刺到他之前,打到刘格。

    刘格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身形一转,让过了小鹤草的这一次攻击,想从另一个方向向小鹤草进行攻击,但是可惜的是,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小鹤草竟然称着他后退的时间,开始了抢功,他手里的大锤上下翻飞,直取刘格。

    刘格本想抢攻,但是他却发现,小鹤草的每一锤,都封死了他的路线,他只能一步步的后退,甚至他慢慢的发现,自己连后退的路线都被封死了,他正在慢慢的被小鹤草的大锤给圈住,甚至直接圈死。

    刘格一发现这一点,两眼不由得一厉,接着他的眼中满是死气,随后他狂吼一声,两把匕首直往小鹤草刺了过去,虽然这样小鹤草的大锤可以提前打到他,但是他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依然往前刺去。

    一看到刘格的样子,小鹤草就知道,刘格要拼命了,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手里的双锤,舞动的速度突的快了起来,同时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石灰色,只不过因为天色已晚,刘格没有注意到小鹤草的变化。

    砰!小鹤草右手的大锤,直砸在了刘格的后背上,刘格的脊椎骨一下就被打得粉碎,他口喷鲜血,眼看是活不成了,但是他却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两把匕首给投了出去,这两把匕首如闪电一般,一下就扎在了小鹤草的身上。

    但是就听到叮叮两声,那两把匕首虽然扎在了小鹤草的身上,却直接就被撞了出来,根本就没有伤到小鹤草,本来还强忍着一口气,打算看着小鹤草与自己一起死的刘格,一看到这种情况,两眼不由得一突人,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小鹤草看着刘格的样子,叹了口气,一弯腰,准备去拣那两把匕首,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突的从旁边钻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两把细剑,直往小鹤草的身上刺去。

    “小心!”一个声音突的传来,但是小鹤草却好像是没有听到这样,他依然慢慢的把那两把匕首给拣了起来,而这时那个攻击小鹤草的人,已经到小鹤草的背后,马上不要刺在他的身上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却从地下穿了出来,直接就从那个人的身前划过,那人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下来,从中间被劈成两半的尸体,往两旁倒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