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马儿发狂
    枪魂者总是感觉到心神不宁,他知道现在自己被盯上了,但是他现在却不想分兵,就算是要分兵,他也不会分出太少的人,最少会有二十人左右护在马车的旁边,而分出去的人,也不会离他们太远,以方便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们可以起来接应。

    虽然还是感到有些不安,但是枪魂者也知道,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他们现在毕竟是在刀魂国,而这一次要对付他们的,就是刀魂国的人,好在他们现在是往雾山城去,相信只要到了那里,就会安全了。

    一想到这里,枪魂者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可以说很晚了,他们这些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是应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就算是他们这些人都受得了,那拉车的马也受不了,所以休息是一定要的。

    计算了一下路程,枪魂者转头对旁边的一个兽魂者道:“老鼠,你领十个人,到前面骈探路,重点看看岩风岗那里的情况,今天晚晚上我们在那里休息。”

    被称为老鼠的这个兽魂者,他的魂物正是一只老鼠,同时他也是这一只队伍里的侦查兵,之前小鹤草他们遇到过的,被控制的老鼠,就是他弄出来的。

    老鼠应了一声,领着十人直往前纵去,他们太清楚岩风岗是什么地方的了,那是路上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那里四周没有太多的植被,相反的,地方到是有很多的石头,因此而得名。

    枪魂者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离岩风岗已经不远了。又过了一刻钟左右,他们就到了岩风岗那里,这里的地形确实是很怪,是一个小小的山岗,但是四周却全都是乱石。只在石缝里才长着一些草。

    不过这里好像是经常有人修练,被收拾出了一片空地,枪魂者他们今天晚上休息的地方就是这片空地。

    他们把马从马车上卸了下来,系在一旁的石头上,在那个石头下面,有一些青草。那些马可以在那里吃草。

    枪魂者四下看了看,接着转头对还剩下的那几个植师道:“在四周的植物上,布置警戒线,一定要做好警戒。”

    那几个植师马上就应了一声,接着开始动手布置警戒,不一会所有警戒都布置好了。枪魂者这才松了口气,接着沉声道:“分成五队,每队十人,轮流值夜,其它的人休息。”

    众人都应了一声,马上就开始吃东西休息,他们可不怕被小鹤草他们发现。所以他们生起了火,开始做饭,虽然只是做一些热汤,却也比吃冷食要强得多。

    而这个时间,小鹤草他们却只能在离他们几里之外的地方,吃着干粮野果子之类的东西,这些干粮可不是军粮,而是石家村那里的人,给小鹤草烙的大饼,之前吃饭的那一次。小鹤草没舍得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因为他知道,今天的几天时间里,这些大饼,怕是他们唯一的主食了。要省得点吃才行。

    吃过饭后,小鹤草他们就找了一个地方休息,他们刚刚躺下不一会儿,一阵沙沙声传来,刘圆功他们马上就跳了起来,只有小鹤草没有动。不一会儿一条三十多厘米长,像一要大蜈蚣一样的东西,从草丛里爬到了小鹤草那里,这东西,正是缩小版的铁线草。

    小鹤草把那几棵情狂草给了铁线草,铁线草的身体变长了一点,接着一卷那些情狂草,转身直往岩风岗的方向奔了过去,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刘圆功他们一看到这种情况,也不由得啧啧称奇,吴飞更是道:“真没有想到啊,植师竟然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以前我还以为,只有兽魂者能做到这一点呢,现在看起来,好像不一样,植量竟然也能做到这样,了不起啊。”

    小鹤草微微一笑,沉声道:“能做到这一点的植师可不是很多,毕竟魂界这里的魔化植师并不是很多,而降服魔化植物的植师就更少了。”

    刘圆功他们都点了点头,接着刘圆功转头看着岩风岗的方向,沉声道:“真想看看,那里今天晚上会有什么样的热闹。”

    小鹤草微微一笑道:“别着急,我们现在离他们那里虽然有一段距离,但是今天晚上那里的动静一定不会小,我们在这里,应该也可以听到一些东西,先把他们的马弄走,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的话,把那几个植师处理了,还有那几个兽魂者,有这些人的存在,我们想要轻松的解决掉那些家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圆功沉声道:“不必着急,我们要的就是缠住他们,不要小看了帝国的反应速度,只要我们能缠住他们,不让他们进入到雾山城,那我们就算是赢了。”

    小鹤草点了点头,不在说话了,这一次第一次进行这样的战斗,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虽然他在遇事的时候,十分的冷静的,但是总的来说,他的经验还是太少,需要像刘圆功他们好好的学习。

    几人也都不要出声了,他们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今天他们又是战斗,又是追踪的,真的是很累了,现在是到了好好休息的时候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概晚上九点左右,小鹤草他们突然听到了一阵的吵杂声,几人马上就跳了起来,往岩风岗那里望了过去,岩风岗那里一片的吵杂,夹杂着阵阵的马嘶之声,这马嘶之声十分的大,一点也不像平常的马,这让刘圆功他们都高兴了起来。

    好一会儿岩风岗那里的声音才慢慢的消失,小鹤草闭上了眼睛,通过铁线草感觉着岩风岗那里的情况,岩风岗那里现在已经没有马了,或者说,那里已经没有活着的马了,五辆大车。十五匹马,在加上枪魂者他们骑的马,数量不算小,但是现在那里除了十几匹死马之外,在没有一匹马了。其它的马全都跑掉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小鹤草的心里不由得一喜,他知道自己赢了,枪魂者他们现在没有了马,速度自然会降下来,到时候要对付他们就更加的轻松了。

    小鹤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刘圆功他们,微微一笑道:“大家可以睡一个好觉了,现在他们已经无马可用了。”

    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刘圆功他们都是一喜,刘圆功接着道:“好,太好了。无马可用,这样我们就可以缠住他们了,这一下我看他们怎么死,吴飞,家里有没有信传来?”

    吴飞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不过我想也快了,家里现在应该已经接到了信。很快就会做出布置的,你不用担心。”

    刘圆功点了点头,看了看天色,沉声道:“好了,大家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明天在想办法对付他们,鹤草,你也不要在有什么行动了,今天晚上他们一定会加强戒备的,要是发现了铁线草。那只会更加的麻烦,对方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人,他们不可能认不出铁线草来的,你还是不要乱来为好。”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刘叔放心,我知道了。不会在乱来的。”刘圆功点了点头,这才跟着几人一起去休息了,小鹤草也跟刘圆功他们一样,也找了一个地方去休息了,今天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在说。

    而这个时候,枪魂者的脸色却是不太好,他看着地上的几匹死马,脸色十分的难看,他转头对那五个植师道:“有没有查出什么原因来?为什么这些马会突然的发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有人下毒?”

    那几个植师在那里仔的了观察着那几匹死马,看过之后,几人却是同时摇了摇头,接着一个植师转头对枪魂者道:“队长,我敢肯定,这几匹马不是中了植物毒,至于是不是中了动物毒,这个还真的不好说,我们对于动物毒的了解并不是很多。”

    一听他这么说,枪魂者转头看了一眼老鼠,老鼠对于用毒也是有一些心得的,不过他与植师刚好相反,他最善长的是动物毒,对植物毒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些马,最后对枪魂者道:“队长,这些马不像是中了动物毒,相反的,以我对动物的了解,他们好像是因为发情,所以才会这样的。”

    枪魂者一愣,接着他不解的道:“发情?这怎么可能?这些马中,虽然有一些马没有阉割,但是有很多都是阉割了的,这样的马怎么可能发情?”

    老鼠沉声道:“队长,确实是发情,你看这些马的眼睛,他们在死之前,眼中布满了血丝,而且显得十分的狂躁,不会错的,这就是马要发情的表现。”

    枪魂者转头对那几个植师道:“你们四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这些马吃了之后发情,难道是这里长着可以让这些马吃了之后发情的东西吗?”

    那几个植师应了一声,四下了查看了一眼,没有发现有任何特别的,几人又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些马所在的地方,终于在那里发现了一些红色的根须,这些根须看起来就像是草根一样,但是颜色与草根又不一样,几人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些草根,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这些草根天生就是这个样子,并不是有人在上面下了毒。

    一个植师拿着那几个根须来到了枪魂者的跟前,把那几个根须给了枪魂者道:“队长,经过我们的观察,可能是这个东西,让那些马发狂了,虽然我们以前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但是可以肯定,这是可能是一种没有被发现的草药,我们建议,把这几个草根保存起来,回去之后,打一匹马来试验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